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那又如何
    这世上,最值钱的是时间,因为买不到。而同样,它也是最不值钱的。

    三月之期,就在明日了。

    这三个月以来,仙遗大陆上看似平静,各方高手都停止了活动,偏安一地。

    可明眼人知晓,这不过是表象,暗潮时时都在涌动,谁也不知明日会发生什么。

    天帝府很紧张,最近在仙遗各大城池,出现了一些新面孔。

    有的是域外联军那几族,显然是来打探消息的,时而是露个面就消失无踪。而天帝府请来的客人,也已经入驻仙遗,在帝都露面过几次。

    典风不曾去看过,因为他对这群人并不感兴趣,他这些时日以来要安排的事情,有很多。

    “九转帝丹出炉了!”黑天在几日前,便与典风说明此事,九转帝丹炼制成功,这一炉有三枚。

    终究还是太少,毕竟是帝品神丹,就算挥霍海量天才地宝,也只成丹三枚,其他的都被炼废了。

    “三枚帝丹,如何分配?”得知此事的人不少,天权之内,至尊境的高手都知晓。

    大家窃窃私语,这毕竟是能成为准帝的一个机会。只这几日,来虚天宫拜访典风的至尊,有些络绎不绝的意思。

    “诸位还是再等等吧,这三枚帝丹已经有了用处。”典风无奈,只得明着说了,免得有人总想着走后门。

    三枚九转帝丹,黑天与金龙皇各领一枚,剩下那枚自然是叶天龙的。

    在成丹那日,天降异象时,叶天龙便跑来,从典风这里打劫了一枚过去。按他的说法,女婿孝敬岳父,是理所应当的。

    典风无奈,只得由着这个痞子圣主,不过典风原本也就打算,要给叶天龙一枚的。

    “老谷主,真是无奈,您只好再等等了。”典风亲去了万宝谷,对鲁谷有些歉意地道。

    鲁谷表示理解,笑道:“我还能活几千年,不着急突破,自己慢慢积累也不错。”

    典风道:“您不必等多久,等这次九阳神城的事情了结了,会再开炉炼制一次的。”

    “也只有这一次了吧?”鲁谷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典风点头,道:“不错,九转帝丹消耗巨大,我的库存都被掏空了,最多也只能支撑再开炉一次。”

    “你要小心些,这世上总不缺少,敢于铤而走险的人。”鲁谷意有所指地说道。

    暗暗点了点头,典风知道,鲁谷的意思是指什么。

    这几日,来求取帝丹的太上长老不少,几乎都来过一次。有些人离开时,只有失望,而有些人离开时,还有些许的不悦与怨愤。

    虽然刚刚内部清理了一次,可人是会变的,不患寡而患不均。

    不公平,难免让人心中不舒服,心思极端些的人,可能就会做出什么冒失的事情来。

    “老谷主放心,我自有防备。”典风长叹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

    他其实不愿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尤其是自家人。

    可现实总那么冷酷无情,你不防备,就总有意外会发生。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所以在启程前往中州前,典风将冰雨,留在了这里。

    同时,他让帝尊阁的琴妙音,照顾些天权圣地。

    琴妙音能弹奏仙王琴,在这帝器仙器无法催动的时期,其实她比准帝还可怕!

    而当典风与琴妙音,在帝陨谷见面,交代此事的时候,琴妙音却有些吃味。

    “怎么,你是想让我这朵野花,帮你护卫你的那一片家花?”琴妙音美眸中闪动着醋意。

    典风轻抬起她的下巴,近乎调戏地笑道:“你若愿意,也可进入典府。”

    琴妙音后倾一下,下颚脱离典风指尖,她美眸中带着审视,盯着典风问道:

    “其实你并不喜欢我,只因为我是仙遗唯一一个,能拨动【九幽玄阴琴】的人,所以你才必须要把我放在身边,是吗?”

    她的眼神很认真,透着聪敏与睿智,她琴妙音从来都不是一个,只会弹琴的花瓶。

    典风轻笑,开口欲言,琴妙音却打算,正色道:“我要听实话,不是你那些哄骗小女子的蜜语。”

    “哈哈,”典风忍不住嗤笑,道,“我从就不是个会花言巧语的人,我做人一向坦荡,所以总有人说我不解风情……”

    “那这么说,你的确根本不喜欢我,只是为了这把琴,才……”琴妙音转头,瞥了一眼背后背着的古琴,盯着典风问道。

    典风未等她说完,就道:“妙音,我不否认,一开始的确是因为这把琴,我才觉得必须要将你放在身边。”

    琴妙音听着,眼神略微有些晦暗,脸上浮现一丝苦笑。

    是啊,他是绝代天骄,受亿万人敬仰。

    自己呢?一代罪人罢了!

    典风继续道:“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是冷冰冰地利用你,对你无丝毫情谊吗?”

    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日久生情,也有道理。

    起初时,典风的确目的不单纯,加上是琴妙音主动,所以两人有了故事。可事情演变到今日,琴妙音对典风来说,也不是个工具,而是红颜知己。

    琴妙音怔住了,因为典风说完这话,便霸道地凑来,不容她推开,便霸道地将她抱在了怀中。

    “咝……”嗅着典风宝体异香,琴妙音心中平静下来,那一丝被“金屋藏娇”的不忿,也被压下。

    她觉得,自己此时的心绪,大约就是所谓的“古井无波”了吧。这份恬静,她不想打破。

    其实当年典风与琴妙音发生故事,纵然是有缘由,可琴妙音深知,自己也带有目的。

    她很聪明,知道只要成为典风的女人,肯定待遇不同。至少不会终身被监禁在虚空戒中,她用身子换来自由,也是起初的目的。

    可时间久了,她才渐渐发现,这个男人身上的有点气概,竟不能单一论之。

    帝尊阁的建立,以及它创立的目的,是为了守护仙遗,甚至守护天下。

    当知道典风有如此气概时,琴妙音当时有些痴了,觉得世上再无这般男儿,庆幸自己的选择。

    “走!”突然,典风松开怀抱,拉起琴妙音的玉手,咬牙下定某个决心地道。

    “啊?”琴妙音微惊一声,娇嗔中有些失落,这个怀抱很有安全感,她想再感受一会儿。

    可典风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当场怔住。

    “走,我带你回天权,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典风的夫人!……”典风顿了顿,纵使再傻,也把“之一”俩字扼在了喉咙中。

    “什,什么?!”琴妙音大惊,瞪大一双浑圆的美眸,晶莹纯净的眼珠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他,要带我回家?

    琴妙音张了张嘴,有些不知如何言语,心中有些慌乱,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她早已倾慕这个男人,虽然小她千岁,可他的魅力足以让任何怀春女子动心。

    琴妙音一直以为,自己大概这一生,与典风都只能是情人,暗中来往不能为天下所知。

    毕竟她是罪人,不想污了典风的大义名声。

    故此,此刻典风提起,要将她带回天权典府,她震惊到无以复加。

    “你,你可知道,我乃是悖逆仙遗的罪人?”琴妙音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后,盯着典风的眼睛问道。

    “那又如何?”典风霸道地笑道。

    “你可知道,若世人知道你我之事,必难容你,你一世英名将染上污色?”

    “那又如何?”

    “你可知道,若有心人以此为据,号召天下英雄伐你,你将可能举世皆敌?”琴妙音盯着典风,这男人眼中的坚定与不羁,让她心中难平。

    “那又如何!!”

    典风睁大眼盯着她,眼中没有任何杂念,满是坚定与不容置疑,笑得邪魅狷狂:

    “我本不是沽名钓誉的世俗之人,你既已是我的女人,那我便容不得你在外受丝毫委屈……只有我能欺负你!”

    这是霸道,不讲道理,但同时也是女子最喜欢的,因为这份霸道是为了她。

    这一时间,琴妙音觉得心中微甜,仿佛一下回到了二八芳龄时,那种太久都没有过的怦然心动的羞涩,现在正在她身上显露。

    滴——

    两行清泪,从脸颊滑落,滴落到帝陨谷百花从中,顿时化作一汪清泉。

    琴妙音本以为,成为妙音坊之主后,世间便是人情冷漠,世态炎凉。从未想过,在某一日,还会有如此少女般的心境与感动。

    她盯着眼前这个男子,仰视他,发现他眼中的情感,有坚定、坦荡、不羁、骄狂!

    “诶,你怎么哭了?本公子有这么煽情吗?”典风见她落泪,哂笑一声,伸手抹掉她两颊的泪痕。

    “噗呲,”琴妙音突然破涕为笑,瘪着嘴,第一次在典风面前露出娇蛮之色,道,“还说你不会花言巧语地说情话!说,这样的话,你对几个女人说过?!”

    “呃……”典风怔了一下,“这也算甜言蜜语的情话?”

    琴妙音微咬下唇,略带风情地白他一眼,道:“我怀疑你是个装傻的,你就是个花丛高手!”

    “我冤枉!”典风无奈地举着双手,叫喊道。

    作者光明草说:咳,我不适合写感情戏,0.0……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