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老熟人”见面
    当日,琴妙音住进了.网

    典风本打着,被妻子们牢骚的准备,可当他领着琴妙音出现的时候,众女却很熟络地与琴妙音攀谈起来。

    典风当场懵逼,还是耿直的龙丹,一语道破了天机:

    “黑天前辈早与我们说了琴姐姐的事……”

    典风拍着脑门,有些无地自容,心中大骂:“黑天你大爷的!”

    帝尊阁黑天也在其中,自然知道一切,且不说琴妙音在虚空戒中时,黑天也一直知晓。

    曾有一段时间,众女发现典风时而身上有异香,那是女子的味道。

    众女多方查探,最终去问了最了解典风的黑天。而黑天丝毫不隐瞒,果断就八卦了一下,当时不知安的什么心。

    “这个老混蛋,绝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典风暗骂,心想难怪,有一段时间众女都以探亲、闭关、陪孩子为理由,让典风独睡空床。

    琴妙音的存在,早已被这一家子暗暗接受了,她的出现并不让人意外。

    冰雨见了,冷怼典风一句:“这天下的美人,都入了你的家中了,心中美吧?”

    众女立时眯眼看来,典风满头大汗,与琴妙音说话时的巧辩,消失得无影无踪。

    “呵呵。”最终,只能来一个,尴尬而不失体统的苦笑。

    好在龙丹一句话,打破了尴尬:“晚上吃什么?”

    尴尬紧张的气氛,瞬间冰释,典风对龙丹抛去一个媚眼,很是感激。

    众女却满脸黑线,紧盯着龙丹,这女人却毫无自觉,一副天然呆的模样,似乎在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只在意一日三餐。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脸都肉起来了!”苏梅无奈地摇了摇头,本来是一个家庭会审,现在气氛全变了,自然万事皆休。

    本想趁机给典风一个脸色,免得他真的有收集美人的癖好,将天下美人都搬来这天权虚天宫。

    龙丹委屈地嘟着嘴,嘟囔道:“不多吃怎么产奶?”

    “你……”众女咬牙切齿,这姑娘太呆了,简直扶不起。

    “今晚吃鸡,七味鸡!”典风无视众女,看向龙丹,很坚定地说道。

    ……

    晚饭过后,夜幕降临,典风等人齐聚天权演武场,要去中州了。

    “哈哈哈,典风你真是能享齐人之福,好生让人羡慕呀!”黑天大笑几声,他知道琴妙音来了天权,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大笑。

    典风满脸黑线,忍住揍一顿这家伙的冲动,长舒一口气后狠狠瞪了他一眼。

    黑天如今是准帝,与金龙皇一般,在几日前九转帝丹出炉后立刻服下,三日前已经渡劫成功。

    若黑天在准帝之下,典风铁定要走一顿他的,这些年来两人就是这么打过来的。

    “咦?”典风一惊,看到了黑天身旁的莫非邪,道,“你带他去作甚?”

    “典师兄。”莫非邪有礼地躬身,对典风问候道。

    黑天看着爱徒,笑道:“带他去见见世面。”

    典风皱眉,提醒道:“这太冒险,或许到时候,根本顾不上他。”

    莫非邪眼神微暗,紧攥着双手,暗恨自己实力太低。

    金龙皇插嘴,无所谓地道:“去也无妨,在打起来前,将小家伙收进虚空戒中便是。”

    黑天点了点头,也是这个意思。

    典风颔首,道:“也好。”

    “其实,九阳神城不一定打得起来。”黑天突然说道,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典风微微点头,他知道黑天的意思。

    “走,去九阳神城!”

    嗡——众人飞出仙门,典风祭出仙源阵台,横渡虚空。

    ……

    九阳神城。

    什么叫废墟,什么叫乱葬岗,什么叫末日?

    如今的九阳神城,便是这般景象。

    原本数千万人口的巨城,神级古城,竟然就这般化为了过往云烟。

    现在这里,满目疮痍,一片鲜血浸润的焦土,与那一道道恐怖如鸿沟天堑的剑痕,让这里仿佛变成了古战场。

    死亡是这里唯一的基调,凄凉之意扑面而来,任谁到此,都会忍不住带着恨意感叹一番。

    “只那么杀了那个羽族准帝,太便宜他了!”莫非邪咬牙,藏在虚空中,与天权众人在一起。

    典风微微点头,道:“是便宜他了,不过他不会死得太痛快,这一点我已与天帝府沟通过了。”

    在修士的世界,残酷的刑罚,花样远比在凡人的世界多得多。

    修士生命力旺盛,这是好处,可在受刑时也有坏处。

    “我们就这么等在这里?”白虎挠着脑袋问道。

    他离开天权,去找母老虎,可惜能与他实力相匹的母老虎实在找不到,早在半月前就回了天权。

    这就是所谓的,凭实力单身。

    青龙瞥他一眼,笑道:“要不去给你找一只母老虎来?”

    “滚……”白虎翻了个白眼,此时人形白衣壮汉的他,摆出这个表情,的确有些憨态可掬。

    “等着吧,天帝府请我们在这里等着,我们等着就是。”一袭黑衣的玄女,白青龙与白虎一眼,示意悄悄的不要废话。

    两个大男人,顿时缩了缩脖子。

    金龙皇见此轻笑,有些老怀甚慰。

    与黑天同行的这些年,金龙皇看开了很多事情,对黑龙一族的偏见,也早已消解。

    玄女对金龙皇一直冷冰冰,丝毫没有面对同族长老的亲昵,她自然对金龙皇的过往介意,但也知道不能全怪金龙皇。

    黑龙是灾祸之源,这件事情在远古时代,被传得人人都信了,为了整个真龙族,金龙皇那么做其实不算错。

    当然,作为同族长辈,他冷酷无情,也不算对。

    世上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没有单纯的黑白,曾经的仇人可能终有一日,会让你提不起恨意。

    立场不同,站在的角度与大局观不同,为人处世自然不一样。

    如今,金龙皇将玄女当做亲女一般对待,虽然不受代价但他不介意,他也想用这样的方法,为自己曾经做的事情赎罪。

    真龙族与黑龙的恩怨,早已说不清,因果纠缠,谁对谁错根本无法下个定论。索性不如抛开,左右真龙族已经没有了,还介意这些作甚呢?

    玄女感觉到金龙皇的目光,冷冷瞥过去,却发现他眼中的慈爱。

    玄女突然心中微动,被这种目光注视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体味过了。

    黑龙大帝早年就消失了,玄女与兄弟姐妹们相依为命,后来经历大变,她被困炼妖之地。

    再出来,已是岁月蹉跎。

    时间会冲淡很多事情,比如这种不单纯的恨意。

    “哼!”玄女轻哼一声,傲娇地转过头,看向九阳神城废墟。

    祖母的死,玄女知道,那是一根刺。

    金龙皇张口欲言,突然黑天道:“有人来了!藏身虚空中。”

    众人顿时神经紧绷,警惕起来。

    典风也点头,他感知到了,有人藏身在虚空中,从很远的地方开始,就冲着九阳神城而来。

    此时,才是子时午夜。

    典风双眸深邃如虚空,绽放微茫,洞彻上下。

    轰——虚空中,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另一边的人也发现了典风等人,两人天眼交汇,在虚空中引发一阵虚空动荡。

    典风忽然松了一口气,戏谑笑道:“是老朋友了。”

    “谁?”

    “古族的古神虚,与其他几大世族的底蕴强者。”典风补充说道,静静地站着,并不打算去问候。

    “天帝府明知我们有旧怨,还将我们安排在一个地方,这是什么意思?”叶天龙皱着眉,语气不善。

    典风看他一眼,道:“你多心了吧,至少眼下,世族是不敢与我们撕破脸皮的。”

    众人点头,当下应是一致对外,谁敢在此时内讧,那就是举世难容。

    在对面虚空中,几大准帝脸色也不好看。

    古神虚冷道:“对面是天权的人。”

    “真的?”青无天皱眉,眉眼间闪着阴鸷。

    “在虚空一道,我古家自认第二,无人敢称第一,他们藏身虚空中也瞒不住我!”古神虚道。

    黄阙微瞥古神虚一眼,嘴角浮现一丝讥诮之色。

    没人敢称第一?那天权圣地的那几人呢?

    古神虚比前些时日,更自信了,因为他已经将《虚空经》完全领悟,其中所有妙术他都已经掌握,自信大涨。

    古神虚很自信,若是再与典风对上,绝不会输给典风。

    可他却忘记,强者时刻都在成长,一步落后,只怕要步步落后。

    “等着吧,这次钓鱼事关重大,若是能打掉域外各族强者,仙遗的威权将再次明耀诸天。”墨战眼中绽放精芒,他看起来毫无生气,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元神波动,能证明他是个活人。

    《魂诀》已经被墨战练到深处,他的元神近乎不灭了,与古神虚一般,眼界变得高了起来。

    实力的进步,时常让人自大,觉得自己已经脱胎换骨,当横推一切敌。

    “仙遗的威权?”诸位准帝心中暗笑,“恐怕是你墨族的名声吧?”

    这一战若是打响,能干掉几个域外强者,那参战的人,自然名传星空。

    人生在世,金钱、美人、名声,此三者,至少是想要占一样的。

    作者光明草说:求花花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