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行刑,意外 三更
    “典风,我想生撕了那几个杂碎!”虚空中,白虎张口,想要发泄。

    典风瞪他一眼,道:“给我消停些!”

    白虎顿时气息萎靡,撇了撇嘴,一旁的青龙见此无语,堂堂神兽的威风,全被这货的蠢萌替代了。

    典风道:“虽然这里明显就是一个陷阱,但万一域外有傻子呢,所以还是不要暴露。”

    天权众人皆是无语,你特么在逗我们吗?

    “能修行到准帝境的,不可能有这般的傻子……”玄女轻笑,只是无意间瞥见了白虎,立马改口,“倒也不是不可能。”

    哈哈!众人心中憋着笑,脸上忍不住浮现笑意。

    “你这婆娘什么意思?!”白虎怒了,扯着嗓子吼道。

    好在这里的虚空,被典风禁锢,一切声音都传不出去。

    玄女只冷瞪白虎一眼,后者立刻脖子一缩,躲到青龙边上,拉着青龙的青衫嘀咕道:“你管管你这婆娘,好凶,比母老虎还凶!”

    玄女顿时眯起眼,众人大笑起来,这个活宝,带上他倒是对的,总能消遣一下无聊的时间。

    渐渐,要天明了。

    “怎么没有人暗中潜行而来?难道他们真打算光明正大出现,还是说不管这个羽族准帝了?”玄女等得无聊,黑龙天生高狂,她血统中,就没有耐心这东西。

    “不知怎敌,我总有些感觉不好。”典风突然开口,觉得九阳神城太安静了,如同暴风雨的前奏。

    黑天严肃道:“如此大敌,怎么警惕都不为过,典风,先将我徒儿收入虚空戒中吧。”

    众人都嗅到了一丝,大战的气味。

    典风点头,祭出虚空戒,将莫非邪收入其中。

    黑天持着仙矛,虽然它无光了,可在坚韧程度上,是准帝器万万比不得的。

    嗡嗡嗡——

    青龙手中出现两柄天刀,乃是他一对龙角炼化而成。白虎取出帝器虎爪,戴在双手。叶天龙手持风言的帝剑,就算不能催动极道帝威,也胜过准帝器。

    而典风,则是祭出虚空戒,以防万一。

    众人皆是祭出法器,时刻准备着。

    但虚空却静若无波,丝毫涟漪都没再掀起。

    不过却有一批批的小修士,从仙遗各地,来到九阳神城周遭。

    他们是来观看行刑的,天帝府要处置一位准帝,这等大事,怎么能不来凑热闹呢?

    虚空中的准帝们暗叹,这些人恐怕是属于实力与眼界都极低的,竟是没看出这里的杀机。若是真打起来,这些人能活下一成,就算不错。

    辰时,阳光洒在大地,典风眯眼看去,暗叹可惜今日不能修行。

    天明了。

    “包子勒,上好的龙肉包子!”有人在九阳神城废墟外摆摊,其实这几日一直有人这么做,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在这里,有利可图,因为这几日人流量都极大。

    “敢吃龙肉包子,看我不削死这个小贩!”白虎大怒,撺掇青龙。

    典深吸一口气,嗅了嗅那香味,就算隔着十里也能闻见。

    几息后,典风摇头,道:“不是龙肉陷的,是妖驴肉。”

    “嘿,你这小厮,明明是驴肉陷儿,为何招牌居然敢说是龙肉?”那包子铺内,有人吃了出来,顿时问道。

    那包子铺老板笑道:“古语有云——天上龙肉,地下驴肉,我说这是龙肉也没什么不对,您说是吧?嘿嘿……”

    “哈哈,有意思!”虚空中,天权众人哂笑,被这个狡辩的包子铺老板惹得一笑。

    突然。

    “快快快,快让开,天帝府的人来了!”一片纷杂的人声中,有人高声大喊了一声,立刻全场都安静下来。

    嗖嗖嗖——

    远空,五匹天马拉车,在虚空中狂奔而来。

    这是囚车,车上是被锁着的羽秋生,他被封住法力与口舌,只能激动地挣扎着。

    在囚车之后,一辆不朽黄金铸造而成的战车,疾驰而来,车上站着几位熟悉的身影。

    是开明兽与姬天罪、白青松三人。

    再在两侧,同行的天帝府修士诸多,都骑着异兽或是极奢华的飞行法器,排面声势都极大。

    虚空中藏着的高手们,立刻警惕起来,从现在开始,才是正戏。

    “下来!”一个赤甲卫走上囚车,以秘钥打开囚车牢笼,将羽秋生放出,一手扯着拴着他的铁索,从囚车上下来。

    羽秋生怒瞪着这个赤甲卫,大怒,但却只能瞪着,吹胡子瞪眼而已。

    他是准帝,可在修为与肉身被禁锢的情况下,也只能是虎落平阳。

    “呵!瞪什么瞪,稍后我便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那赤甲卫残忍一笑,露出咬牙,一脸的变态模样。

    羽秋生嘴唇微动,虽然没有声音,但是看得出唇语,他在骂:“你敢!”

    “哼,你屠杀数千万各族生灵,天道难容,今日你必定会惨死!”赤甲卫丝毫不畏惧,有些小人得志般,毕竟能对一个准帝施刑,是难能可贵的机会。

    这牛逼,可以吹一辈子。

    嗡——

    一辆战车开来,停在九阳神城最中心的高空,赤甲卫将羽秋生押上战车,将其绑在了战车上的十字架上。

    羽秋生奋力挣扎,赤甲卫持着一柄帝器短剑,只有这东西才能让他伤到一位尊准帝。

    赤甲卫笑道:“别白鹅费力气了,锁着你的铁索,曾经锁过大帝,你下辈子也别想挣脱!”

    羽秋生一脸绝望,不时转头朝着四周遥望,脸上露出悲怯之色,他希望有人能来救自己。

    行刑不着急,得等到午时,那时候该来的人也来了,震慑天下也好。

    羽秋生却十分煎熬,死只是一瞬间,可等死却仿佛一个纪元般漫长。

    太阳渐渐升上正中,羽秋生浑身汗水,不是热的,而是心急如焚。

    他不想死,可他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诱饵,也不太希望有人莽撞地来救自己。这很矛盾,但他眼见太阳升上高空,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唔唔唔……”他不能言语,只能支吾,一代准帝的威严扫地,让人看低。

    姬天罪出前,仰望一下已经正空的太阳,道:“午时到,行刑!”

    站在羽秋生身旁的赤甲卫,顿时残忍一笑,道:“是!”

    他耍着帝器短剑,轻轻指着羽秋生,却又收回,反而一旁有人递上来一碗药液。

    “喝下他,你将会保持清醒,能撑过这一场花式的刑罚。”赤甲卫冷冷一笑,扣住羽秋生的喉咙,生生给他灌下药去。

    “嘘……”来看热闹的修士们,顿时唏嘘不已,堂堂一位准帝,竟是沦落如此境地。

    但他不值得可怜!

    赤甲卫看着被呛咳的羽秋生,淡淡道:“我可以先给你讲述一下,今日要对你动的刑。”

    “首先是凌迟,我会用这剑,将你的肉一片片切下来。”

    “不过不用担心,你是准帝,此剑没了帝道法则的神性,只是削肉是杀不了你的。”

    “凌迟之后,是刮骨,你已是一具骨架,但神魂不灭自然有感知,你会知道什么叫痛入骨髓……”

    “你是准帝,肉身恢复性极强,我剐得累了休息期间,你应该又长出了完整的肉身,到时候咱们再重来……多来几遍。”

    “然后是……”

    “呜呜呜!”羽秋生吓得大汗淋漓,还未动手,心态就崩了,竟是吓得挤出了眼泪来。

    他张嘴,无言,但读唇却是:“杀了我,你直接杀了我吧!”

    赤甲卫冷冷摇了摇头,道:“不不不,一刀斩碎你的元神,这毫无意义,数千万亡魂也不会答应!”

    赤甲卫伸手,握了握帝器短剑,就要开始。

    突然,一道金芒从虚空高处而降,落到九阳神城半空。

    那是一枚舍利子,来自佛界,上面烙印着先贤留下的神纹。它浑圆,拳头大,金色的光辉照耀天下。

    随后,它周身一阵流光闪烁,一道恐怖的能量,在酝酿要暴发!

    黑天神识一扫那东西,便立刻大惊:“典风,快出手,他们要引爆一位佛陀的佛骨舍利!”

    “什么?!”众人大惊,可在这瞬息之间,舍利已经爆开!

    嗡——虚空戒一颤,将天权所有人,都收入其中。

    作者光明草说:求花花,求花花,求花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