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发财,麻烦上门
    九阳神城引起的风波,逐渐平静下来,仙遗四方一片安宁和谐。

    这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又到了歌舞升平的和平盛世。

    但潜藏在暗地里的汹涌暗流,却在无声无息中,吞噬了不知多少人。

    帝尊阁最近颇为活跃!

    对于这群,在世人面前,总带着面具,行事却光明磊落的神秘强者,无人不在日日八卦。

    神秘两个字,总能引起世人的好奇心,让人忍不住,想拨开面具一窥帝尊府的真容。

    有人去了帝尊府,九天之上的帝尊府基地。

    来的都是各方大佬,在准帝涌现之前,都是一方诸侯。

    所有人都想见,那位最神秘,几乎没出现过的帝尊阁阁主一面。但无疑,这样的要求,都被墨飞鱼等人直接拒绝。

    典风的身份,只有帝尊阁中,至尊以上且签署过契约之誓的强者,才能知晓。

    唯一一个例外的,是聂南双。

    典风是信得过,她作为一位帝女的品质,虽然贪吃了些,到不会泄露他丝毫消息。就算她与风醒打得火热,出双入对,风醒也并没有对典风的身份,有丝毫怀疑。

    春去秋来,转眼,凛冬已至。

    今日是冬至,整个仙遗西北方向,都已经银霜素裹,降下霜雪。

    比不得北原那一片苍茫,可这突然增添的银装,却给西北增添了些韵味。

    典风已经决定,在来年开春之际,便打开试炼神域,接引仙遗的人进入其中。

    这个消息由天权散发出去:帝阵师典风,将在明天开春,打开试炼神域,邀天下年轻人杰共入。

    这次,没有什么名额限制,只要符合年龄,典风便可放进去。

    “咝,谁都能进,这试炼神域,还有意义吗?”有人质疑。

    更有人不信:“世间传言,典风是帝阵师,可我却难以置信,他真能在未到百年之期前,就打开试炼神域的入口?”

    “典风此举,明显是有深意,天下将大乱,他这是想给年轻一代的人杰一个成长和避祸的空间!”姬天罪得知此事后,当众感叹,在醉仙楼与楼主饮酒时谈起。

    “原来是这样啊!”天下人,瞬间就明白了,顿时心中对典风,暗暗竖起大拇指。

    虽然典风现在,其实也还算个年轻人,但他却已经站在连老一辈至尊,都不可望其项背的高度了。

    可他还能想到,为年轻一代,谋个好去处,提拔培养一下他们,这很难得!

    很多强者,担心被人超越,总巴不得打压一切,将来能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

    可有大局情怀的人,却知道,这对整个仙遗来说,会有极坏的影响。

    只有年轻一代成长起来,将来不至于青黄不接,才能让仙遗始终屹立在星空之巅!

    典风正是这么想的,如今年轻一代能扛鼎的人,还是太少了。

    除却几个帝子帝女之外,就只有典风一人,老一辈准帝们将衰,此时不让年轻一代成长,更待何时?

    ……

    “开春便要再开试炼神域,孩子,这是你的大幸!”

    不知多少十七八岁少年的家长,听闻这个消息后,激动到无以复加。

    上次试炼神域打开,这些孩子还太年幼,不具备进入的资格。

    虽然同样都是年轻一代,但经历过神域历练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不仅意志坚定了些,也会得到大小不等的机缘,对未来的崛起是个极好的基础。

    若是自家培养,哪有那么多帝墓、仙府、仙陵等遗迹,让你去钻,去寻觅机缘?

    就算是天帝府,坐拥一处古秘境,也只能每一代培养出几个天才而已。

    “父亲,我要去试炼神域!”典帅走来,对典风坚定地说道。

    典风轻笑,道:“傻孩子,那里有的,咱家都有。”

    典帅一怔,疑惑起来,道:“那父亲为何,还要邀天下年轻人,都进去呢?”

    放下正在编撰的《阵修》玉简,典风道:“不过是个由头,想保住年轻一代的种子罢了……大乱将起了。”

    前些日子,天机门易经来拜访过了,告诉典风,星象紊乱,有乱天动地之势。

    黑天也算了一卦,大凶!

    当然,是替仙遗众生算的。

    仙界之门即将开启,仙遗这个诸仙遗迹最多的地方,自然引得各方觊觎,九阳神城的前车之鉴可以预见。

    一位准帝,就可抬手毁灭神城,轻易抹杀数千万人。

    想想,若是周天的准帝,都汇聚仙遗,来一场大战……那恐怕,除却那些不可触及的禁区外,整个仙遗都要陷入战火浩劫。

    当然,典风此举,也有自己的想法,不全是为了别人。

    他要从这些年轻人中,选拔最具有资质的,作为他帝尊阁的弟子,甚至是成为他这个阁主的弟子。

    一个传承要传下去,资质上佳的弟子,很重要。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典风本来也要进入试炼神域,因为在那里,还有许多东西值得他觊觎。

    比如,那几株天葫芦;比如,幻海魔莲;比如,那些帝墓仙陵中,藏着的机缘好处。

    ……

    “我们发财了!”叶天龙跑来虚天宫,对典风激动地说道。

    典风白他一眼,道:“你好歹是个圣主,能不能有点出息,这么些好处就这么激动?”

    所谓马无夜草不肥,典风将域外准帝,从天帝府侵夺的那些宝物,匀出一些给了叶天龙。

    他还不知典风与帝尊阁的关系,还以为这就是全部,因为实在是巨额!

    于是,这个秘密,叶天龙自然会守口如瓶。

    两翁婿很有默契,分赃和和气气,谁也不多说一句,一起闷声发大财。

    “狗日的天帝府,这么多年的底蕴就是深厚,仅仅被域外准帝掀翻几座府库,就有这么多东西!”叶天龙拿了一个清单来,这些日子他派人清算,现在才总算搞清了。

    可想而知,是有多少!

    叶天龙将清单递给典风,骂骂咧咧地得意笑道:“咱们算是发了一笔横财,这一批资源宝物,我天权五十万年的底蕴也抵不上啊……”

    此时,叶天龙心中,是美滋滋的。

    任谁,突然发了这样一笔横财,都会忍不住激动。

    典风却很淡然,扫了一眼后,便将清单丢回给了叶天龙。

    “咱们天权会越来越好,不要现在就满足了,等我去试炼神域搜刮一番后,你再兴奋不迟。”典风笑道。

    “你要亲自进去?”叶天龙一惊,连忙瞪典风一眼,警告道,“你不准进去!”

    他是在担心。

    修为越是高的人,进入试炼神域,就会遭遇更大的劫。

    尤其是在出来,走神路的时候,必然如此。

    典风却笑道:“你忘了落月城那条路了吗?”

    叶天龙微愣,随后恍然大悟,大喜道:“你是说?……咝,哈哈哈,咱们又要发大财了!”

    落月城那条路,最是安全,连神路一半都不用走到,就可从那里的密道出来。

    典风知道此事,天下人都知道此事,但落月城的虚空坐标,只有典风知道。

    因为没奈何,当年整个落月城中,阵法师只有一个月无心,还是自学的。你能期望,最高修为是神藏的一个小山城,能有人会烙印虚空坐标吗?

    所以,纵使都知道那条路,可能保证再次走上那条路的人,只有典风与月无心。

    “当然,我也不会将试炼神域搬空,只取走一些高端的东西,年轻人们暂时用不上的。”典风轻笑道。

    试炼神域有它独特的作用,不能渴泽而渔,将来还要靠着它,给仙遗不断创造优质年轻人才呢。

    ……

    叶天龙走了,他最近很忙,天权的大小事务,他都在掌管着。

    成为准帝后,他更进一步的心思,其实减弱了。他深深感知到,帝境多么触之不及,连典风开创了自己的功法都不能触摸,他还差得远。

    于是,工作,成了他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师兄,那些人又来了……”小兰走入典风的书房,见他正在撰写什么,轻声说道。

    啪——典风将玉简丢在桌上,眉头皱得很深。

    “怎么又来了,不是告诉过他们,我在闭关不见的吗?”典风不耐,那几个人他不想见,因为担心被看出什么。

    北斗星域那七人,现在还在仙遗停留!

    他们在那日,典风从星空中回来后,就拜访过一次。

    但被拒绝,典风以在九阳神城受伤为理由,谁都没见。

    叶天龙代为接见,其中那个名为白华的女准帝,来头甚大,让整个天权都极其重视。

    “师兄……”虽然已经是夫妻,但有几女如小兰这般,喜欢称典风师兄,夫君二字总觉得有些违和。

    小兰无奈地道:“你那几个小崽子,说漏了嘴,人家知道了你没事,所以吵着要见你。”

    典风皱眉,道:“我都这般躲着了,明显就是不想见,还死乞白赖要见我,恐怕目的不单纯!”

    小兰哂笑,微微颔首,她也觉得这几人,目的很不单纯。

    典风眯起眼,突然冷笑一声,道:“天帝府为了九阳神城一事,将这几人,从北斗星域请来,难道只是为了抗击域外各族?”

    “师兄的意思是?”小兰一怔,她却没想得如典风这么深入,顿时有些惊。

    典风深吸一口气,道:“恐怕天帝府早已怀疑,七星体就在天权,甚至与我有关……”

    “所以,他们来试探我,我才不想见,免得被他们看出什么来。”

    北斗星域,乃是七星天帝的道场祖地,整个星域都以七星天帝为祖,修行关于星辰的功法秘术。

    他们对七星体的了解,绝对比典风要深,或许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他们看出,自己曾与七星体接触过。

    “既然他们非要来,那就请他们来吧,我在虚天宫宴请他们。”典风最终还是决定,要见一见,免得反而被人觉得心虚。

    作者光明草说:最后一章,稍等些,待我去买个橘子,就回来码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