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帝临佛界
    小说网.嗡——

    帝道气机,盖压天地,降临佛界。

    此去已是三日,典风从那星辰巨龙体内出来,径直便先降临此地。

    佛界!

    这枚氤氲着佛光的星辰,之内,此刻的气氛,极为紧张。

    佛界外,也有一条条星脉,连成一片,被人早在多年前,就种下大阵。

    现在,阵法催动,一片星脉展现力量,为守护佛界古星。

    “日前袭杀我那个老和尚,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进去找你?”典风站在星空中,背负双手,一身黑色长袍,长发披肩,双眸中带着淡漠的冷色。

    他声音不大,但却传彻这片星空,让佛界中所有修士,都听得到。

    “是谁?!”

    “有人在星空中喊话,谁有这么大的力量!”

    佛界中,一群老僧震惊,所有修士,都揪起心来。

    须弥山。

    佛界灵山祖根,须弥山。

    它不高大,比起仙遗佛灵山,也略矮。

    但它却极为庞大,气势恢宏,如一座古老的神山之国。

    须弥山之巅,老佛陀坐在那里,座下是一株混沌红莲,乃是超过十二品的帝品。

    “沧澜佛祖,那人在星空中喊话……”老佛陀身旁,佛界硕果仅存的九位准帝,都站在这里。

    九人面色紧张,他们也知晓了,在大荒中发生了什么。

    一个域外之人,竟然来到佛界,毁掉了神山祖根之一的五行神山,成就了自身。

    他们之前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奈何没有帝阵师在位,做不到这些。

    “无妨,陀阑真佛留下的仙阵,足以阻隔那人,大不了从今以后不出佛界……”老佛陀,也就是沧澜佛祖,开口说道。

    须弥山上,此刻只有这十人,他们皆是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星空之外。

    沧澜真佛看向星空中,发现典风的目光,也看过来,两人在虚空中对视一眼。

    “施主退去吧,你我若战,只会生灵涂炭。”沧澜一副大义凌的模样,悲天悯人的样子。

    典风之觉得可笑,隔着百万里,声音却传彻佛界天下:“你若怕佛界生灵涂炭,那就入星空中来,你我清算,绝不牵连佛界众生。”

    沧澜佛祖摇了摇头,闭着眼道:“我佛慈悲,施主杀气太重,还是自行回去温养些时日吧,否则难免误入歧途,嗜杀成性……”

    “你袭杀我的时候,可没这么磨叽,怎么,敢做不敢当吗?”典风语气冷冽,此人敢趁他垂死时下杀手,他自然不可能揭过这一页。

    佛界的九位准帝闻言,看向沧澜佛祖,都有些惊异。

    他们还不知,沧澜怎么招惹过了典风,还以为是佛界的宿敌。

    沧澜脸色微凝,有些微红了些,却被他掩下,淡淡道:“施主在佛界大荒中渡劫,连累数十万生灵,贫僧出手有何不对?”

    典风笑了,站在虚空中,摇了摇头,表情有些戏谑。

    “若我不在大荒中渡劫,恐怕你五行神山中,数百万佛门中人,要代替大荒中那些妖兽去死了!”

    那一片大荒之中,一场帝劫,的确伤了许多生灵,但典风也没奈何。那种情况下,他只能选择在大荒中渡劫,来不及离开佛界。

    典风当然知晓,这个老和尚,想杀他灭口的意思。至于更深一层的别有深意,典风有所猜测,但不确定,这个老和尚是否又是个伪君子。

    “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阿弥陀佛!”沧澜佛祖面色淡然,似乎是为自己的出手,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借口,觉得心安起来。

    可修士渡劫,有几个人,没有连累过山林妖兽的?

    能尽量选在没有智慧生灵的地方,已经算是不错了。

    “老和尚,我再问你一句,你出不出来?”典风眯起眼,杀意根本不需要掩饰,他就是来算账的。

    沧澜见典风又发问,脸上浮现戏谑,顿时觉得典风虚张声势,进不来在那里激将罢了。

    典风眼眸一虚,眯着,道:“你若不出来,那我便进去,届时会有你多少佛门子弟被牵连,也怪不得我了。”

    说实话,对于佛界与佛门,典风没有半分好感。

    仙遗的佛门四宗,除却一个雷音寺暂时没太大污点之外,其他三宗让典风失望之极。

    而佛界的佛门,更是泯灭人性,在九阳神城投下一枚大帝佛陀的舍利子,炸死了几千万各族修士与凡人!

    这笔血债,不能从佛界众生身上讨要,否则典风与这些臭和尚有什么区别。但这笔债,佛门必须要负责,那个投下舍利子的准帝,才不是唯一责任人。

    “我问你,在仙遗九阳神城,投下的那枚帝道舍利子,是不是你给那和尚的?”典风遥遥百万里,却眼神犀利,看得清须弥山上,沧澜和尚脸上的每一道皱纹。

    沧澜老脸一颤,皱纹多了几丝,额头渗出冷汗。

    “看来,真是你佛门的责任,不是那个和尚擅自偷走的舍利子……”典风语气彻底冷了下来,这下不只针对沧澜,将他身旁九个准帝和尚,也瞪了一眼。

    “啊!”九人顿时如坠冰窖,被这一眼,盯得眼皮直跳,大帝威压将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哼!”沧澜抬手,替九人挡住典风的威压,抬头看着星空中的典风,道,“施主在说什么,贫僧听不懂,什么舍利子?……”

    沧澜装傻,只有站在道义的顶点,他才能厚着脸皮与典风说话。

    有些事情若是泄露,有碍于佛门在佛界众生眼中的地位,会将他们高高在上的姿态打击得体无完肤。

    所以,绝不能承认,即使明白人都知道真相。

    有些事情,可以做,不能说。

    “好吧,既然你要装傻,也厚着脸皮否认一切,那就让我来一巴掌打醒你……”典风眸子微冷。

    嗡——

    他祭出一页金色薄纸,那是帝道神金铭写的天功,苍穹仙王留下的天书残卷。

    当初武统以几乎赠送的方式,将其换给了典风,在典风、黑天、金龙皇三人的研究下,很多玄妙之处都展现了出来。

    这是其中一页,这一页中烙印的阵纹,有一神效。

    可在任何阵法中,畅行无阻。

    但得打入符文秘钥,才能激活,这个符文密码,在几人整合所有残页后,在其中一页里找到了。

    嗡——

    典风祭出这一页,将其催动,当做一件神兵罩在头上三尺。

    而后,他化作一道黑芒,射向佛界。

    呲——

    那一片星脉拱卫而成的仙阵,竟然丝毫没有阻拦典风,由得他穿行而过!

    “什么!”沧澜佛祖大惊失色,他时刻盯着星空中,当典风射入佛界时,他脸上再也不能古井无波。

    嗖——

    几乎一瞬,典风便出现在了,沧澜佛祖眼前,他立于九天之上,冷冷地俯视着在云层下的须弥山。

    “沧澜佛祖,如何是好啊?!”九位准帝吓尿,典风那眼神,那气势,几乎压得他们形体要裂开了。

    “唉!”沧澜深吸一口气,而后长长吐出,他神情复杂地仰视典风,道,“施主,何必呢?贫僧愿意赔礼。”

    典风冷笑:“可以赔礼,但……我这个人很公平,先让我拍你两掌,你若不死,你我恩怨就此作罢!”

    沧澜脸色难看,他见过典风渡劫,知道他的一掌之力有多可怕,他觉得自己承受不住。

    “怎么,你好歹也是丈六金身大成,除却佛门修行外,也是个帝境体修士,不敢与我战一场吗?”典风轻笑,有些戏谑,就是在嘲讽。

    沧澜叹了口气,作出一副弱势的模样,道:“施主能与石中帝同阶拼杀,岂是丈六金身能敌的……施主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九位准帝,以及须弥山中所有佛门中人,听到这话,皆是诧异。

    体修士而言,佛界丈六金身,还有在怕的吗?

    可他们今日知晓了,丈六金身,算不上体修第一脉。

    “若是早知如此,你又何苦呢?在大荒中趁我垂死袭杀我,这就是你们佛门风范吗,所谓的慈悲与积善之心,都去哪儿了?”

    典风冷笑,不遗余力地嘲讽,这个沧澜没有了大帝的风度,连气概与尊严也失去了。

    典风看出,此时的沧澜,根本不是完美帝境,他多半对自己做了什么手脚,好让自己能封印残活下来。

    此刻的沧澜,虽然还有帝道力量与法则,但其实也就微微强过伪帝。

    所以沧澜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和典风对战,他自知不敌。

    “唉……贫僧有错,愿意赔礼,施主何必咄咄逼人呢?”沧澜一副苦情的模样,将自己装得,似乎他才是受害者。

    无耻!

    典风当然看得出沧澜的心思,无非是想处于弱势的一面,让典风不好意思找麻烦。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我都请罪了,你还要出手那就是你的错了,不大度!

    然而,典风冷笑一声,表示道:

    “我从不是个圣母,只知道恩怨分明,你以为今日,我只找你一人的麻烦吗?”

    典风声音冷冽,神识辐射,将整个佛界都扫了一遍,神情阴鸷地冷声道:“仙遗九阳神城的血仇,需要你佛门来偿还……我会一一甄选,与此事有关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不!”沧澜脸色大变,连忙道,“一切皆是贫僧指派,与佛门无甚关系,施主不要乱来!”

    典风眯起眼,道:“你突然揽责,态度迥异,看来此事你佛门涉及的人可不少……看来,佛门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佛界从今以后,还是改个名字吧!”

    “什么!施主想灭我佛门吗?”几位准帝也大为骇然,眼珠子瞪得兀大,心惊肉跳地看着典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