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见雪山女帝
    仙遗大陆,北原雪域。

    大雪山,冰宫。

    美人依槛,玉手抚弄着额头,她穿着一身冰色,长发随着冰风飘摇,将她衬托得像个冰雪女神。

    玉臂光洁不知冷,长腿修长露于风雪中,脚下是冰晶玉靴,将她衬得高挑。

    “他竟然成帝了……”女帝秀眉微蹙,除却典植复苏后,这还是五十万年来第一次蹙眉。

    女帝抬头,看了一眼苍穹之上,在她冰宫外天空中,典植留下的那道符篆已经消失了。

    可她依然不敢轻易迈出冰宫一步,因为现在仙遗大陆上,又有人成帝了。

    也就是在典风成帝那一日,典植留下的符篆,才消失的。

    或许是他知晓,有人接力,自己不必再费神了,天地间再也寻不到重瞳大帝的意思痕迹。

    “你真如此无情吗,连留下一道烙印陪我,都不愿意,你家那后生成帝后你也散去了……”

    女帝轻声自语呢喃,一滴清泪,不知何时酝酿了,就滴下来。

    嗒

    帝泪落入阑干外,冰宫院墙下的雪地上,化作一片雪湖。

    许是意识到了落泪,女帝深吸一气,眼中水色蒸发,变回了冷傲无情的女帝。

    “主人……”雪蚕在身侧,雪桑树的枝桠,有一头深入冰宫之内,所以它能进来。

    雪蚕衔着一枚雪桑仙果,那是它的口粮,它吃这个已经没有任何效用……但是管饱呀。

    女帝瞥了它一眼,莫名就觉得气,骂道:“都四十万年了,还没成帝,只知道吃!我看吃死你算了!”

    雪蚕小脑袋一缩,顿时委屈地缩成一团,被呵斥得快哭出来,泪眼汪汪地低头……吃着雪桑仙果。

    女帝皓齿轻启,见它可怜想安慰一番,却又自持,只是略有些愧疚地看它一眼。

    她有时会莫名生气,总将气撒在雪蚕身上,可它一受气就卖可怜,让人难以狠下心继续呵斥。

    因为太可爱了,所有怒火一遇见它卖萌,都能被消解掉。女帝觉得自己大概就是因此,才一直养着它吧。

    她知道,雪蚕本不是什么神种,能活到现在全靠寄生在雪桑仙树上,指望它有所建树那也是有些为难。

    当然,这是委婉的想法,直白一点就是天生废材,烂泥扶不上墙那种。

    四十万年,女帝有时也纳闷,就算是头猪,也该能成帝了。

    可雪蚕证明了,这世上有些事,不是有时间就能做到的。

    不是那块材料,再怎么努力,成就也终究有限。所以,选对契合的路,很重要。

    “没心没肺……”女帝白了雪蚕一眼,它竟然开开心心吃起来,似乎瞬间将委屈忘记了。

    养它当养一个宠物,这种没心没肺的,用来撒气正好……女帝心中幽幽地想到。

    “呵呵,我竟也成了一个深闺怨妇?”

    女帝自嘲一声,遥望西荒域一眼。

    她知道,在那里,有一座古老的神国,叫“古兰”。

    古老的古兰神国,极其美丽,堪称世外仙境。

    那时,几个少年在古兰神国闯荡,何其美好的回忆,瞬间涌上女帝心头。

    “可惜,一切都成了过去……古兰也消失了。”

    突然,女帝似乎意识到什么,看向苍穹,自语道:“你是在怪我……没能在你走后,保住古兰神国吗?”

    “女帝阁下,竟然也有如此多愁善感之时?”

    突然,虚空中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典跨域而来,显化在冰宫之外。

    女帝眼中的情意,瞬间消失,化作冰冷之色,她瞪向典风:

    “与你先祖一样没规矩,来这里不知要走正门吗?”

    她是暗恼,被人看见了伤感的时刻,这与她平素对外的冰冷个性不合。

    如果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总表现得脆弱,便会被看轻,会被觉得好欺负。

    “怎么,我来做客,女帝不欢迎吗?”典风轻笑,他早已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对女人的心思也算了解了。

    女帝道:“你刚回仙遗,万族都要朝见你,你却跑来我这里是何意?”

    “虽然求见者甚多,但正经值得见的,却没几个。”典风笑道。

    女帝轻笑,戏谑道:“你可真记仇。”

    典风耸了耸肩,没所谓地轻笑,没解释。

    求见者中,不知多少是心思各异,不知多少是来请罪的。

    可典风记仇,有些人他不准备宽恕,所以直接不见。

    “我这冰宫,无甚可招待你的,你来做什么。”

    典风轻笑,道:“女帝不至于吝啬至此吧,连一盏茶都真的没有吗?”

    女帝神色不善,哼道:“你难道,想让我给你斟茶?”

    气氛顿时微冷,典风一怔,随后摇头道:“女帝误会,我并非这个意思。”

    典风明白,自己有些说错话了。

    女帝独居至今,身边除却一只雪蚕,谁能活那么久?所以,她是没有侍从的,也不喜欢有人服侍。

    典风要喝茶,难道要女帝亲自泡茶?

    都是帝境,两人又不是什么关系密切,这么做的话,无疑是自降身份。

    “想进来坐坐吗?”女帝轻瞥着典风,玉手捧着下巴,手肘点在阑干上,带着戏谑看着典风。

    这若是外人,多半觉得,女帝是在故意诱惑。

    可典风知道,女帝是想看他,有没有本事进入冰宫。

    冰宫是神殿,同时也算是牢笼,有帝阵,轻易谁能进去。

    然而典风只是瞥了这冰宫一眼,将阵法看了个透彻,找了个漏洞,一步钻了进去。

    这世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阵法,越是阵道修为高深的人,越明白这个道理。

    典风如一道黑芒,乍现之后,便站在了女帝身旁,三尺外。

    三尺是一种距离,关系不亲密之人,应当保持着这种距离。

    典风笑看着女帝,女帝秀眉一挑,也不甚意外,但却没有要请典风进去坐坐的意思。

    “好了,我知你来找我,定不是为了喝一杯茶,有事直说吧。”女帝淡淡转过头,不看典风,因为一看他就忍不住想起典植来。

    典风也不纠结礼数,女帝独居冰宫几十万年,真请他进去坐,那天下不知会传出什么八卦来。

    虽然是大帝,但人言可畏,你总阻止不了谣言四起。

    典风想了想,有些试探地问道:“不知女帝,与先祖重瞳大帝,是什么关系?”

    “不用你管……”女帝轻飘飘地回答,没有发怒的意思,不想被典风看出其中真切。

    典风顿了顿,笑道:“那好吧,我便直问了……女帝为何,会被锁在这里,难道是犯了什么错?”

    女帝瞥他一眼,哼道:“怎么,你要伸张正义吗?”

    “呃……”典风怔了怔,轻咳一声。

    他大略觉得,女帝不是个坏人,应该没做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否则典植不会只是锁着她,早就将她杀了。

    可典风总要过问一下,他准备清理仙遗大陆上一些败类,论罪行罚!

    女帝突然一怔,看向典风,有些惊异:“你已经杀了三尊大帝,还想做什么?”

    佛界老佛陀、万仙遗、长生殿仙王孙,此三人,皆是死在典风手中,女帝能看得见。

    “大帝?女帝错了,我杀的是三个帝境,不是大帝。”典风正色,对“大帝”两个字很敏感,“大”这个字不是谁都能冠上的。

    有些帝境,绝对没有这个资格!

    女帝秀眉紧锁,脸皱起也没有丝毫皱纹:

    “你想杀了所有大帝?……帝境?!”

    典风毫不顾忌,淡淡道:“是,所以未免误伤,我才来请教一番女帝。”

    女帝不服地娇哼:“你觉得,你一定能胜过我?”

    “我觉得能。”典风自信地笑道,盯着女帝,也很严肃。

    女帝眉头蹙起,额前满是黑线,她觉得又遇到一个霸道的无赖。

    “你们男人,对不喜欢的女人,都如此没有风度吗?说句软话,难道会死?”女帝不悦,此话似乎另有深意,她似乎想到了某人。

    典风哂笑,道:“既然不喜欢,何必招惹呢,还是公事公办得好,免得辜负良人……”

    女帝猛然抬头,直勾勾地盯着典风。

    随后她戏谑一笑,伸手将衣裙下摆撩开,露得极高,胸前衣襟也裂开。

    可典风却视而不见,只是微微瞥一眼,眼中并无任何其他的意思。

    “女帝身材不错,竟舍得让我一观,真是大方。”典风轻笑,只是打趣,看得出来女帝是在耍脾气,并不是真想勾引他。

    嗡

    女帝身上浮现一件长袍,将她自己裹起来,有些郁闷地看向典风:“与你那先祖一样,都是不解风情的!”

    典风笑道:“女帝如此身份,为何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呢,天下男儿多得是。”

    典风再傻也看出来了,女帝与典植的关系,极为不一般。

    女帝冷哼一声,道:“三条腿的男人是有,可典植只有一个!”

    到了这份儿上,她也不掩饰什么了,大方地说了出来。

    典风轻叹,他能明白女帝的意思,她认定了一人,只可惜缘分不站在她这边。

    说实话,典风有些敬佩起她来,四五十万年了,心中还是那个人。

    在今日,恐怕再难寻到这般痴情人了。

    作者光明草说:女帝与重瞳大帝的爱恨情仇,咳咳……我觉得,阵法就像是软件程序,没有完美的,高手都能找到漏洞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