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灵气之争,太初之子 开更
    这座仙门很巨大,被埋在地里,只露出的一角便如一座山岳般。

    典风不打算刨开看,只用帝阵封了起来,又在这里立了一块镇魔碑。

    这是效仿封魔之地里,那镇魔碑制作的,外人来了一看只会觉得,这里镇压着了不得的魔头或是幽冥通道。

    “第三条路……应该是即将打开的仙门了。”典风看向星空中,思绪悠长。

    至尊天碑说,知道有三条路,可通达仙界。

    第三条它没说就走了,但典风轻易也能猜出,便是那这百年内即将洞开的那道仙门。

    只是不知晓,这座仙门,会在何时何地洞开。

    “东胜域通天建木、不周古山、九十九阶天梯、昆仑祖庭……这些地方本都通达仙界,为何却一一被斩断,只剩下一个不周山遗迹那里,还有一条仙路呢……”

    典风思忖着,觉得事情,有些复杂,水很深。

    仙遗这边,许多事情都还谜团未揭,可源星似乎又要风云骤起了。

    典风觉得有些问题,一条条通达仙界的通道,为何要被人斩断。究竟真是大能战斗,无意中击碎,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若有人故意为之,为何要这么做,斩断通往仙界的路,对他有什么好处?

    “该与他谈谈了……”典风舒缓眉头,看向了天权圣地。

    ……

    典府,后花园。

    三株不死神树,在院中嬉闹,典风成帝后,它们完全失去了之前那种,觉得自己了不得的心态。

    一尊大帝,可不是准帝,能轻易撕碎它们,所以它们自然恭敬听命。

    典风坐在院中,对坐着一人,两人在饮茶。

    水是神泉水,茶是不死神茶。

    如今天下,也只有典府,才有这般奢侈了。

    “你如今,还真是有大帝风采啊。”黑天抿了一口,坐在典风对面,面对帝境强者也淡然无比。

    他曾是真仙,典风有这个成就,也不能让他太意外。

    “什么风采,不过是站得高了,感触多了而已。”典风摇摇头,轻笑道,他不想与黑天生出什么代沟来。

    黑天对典风而言,与许多人不同,亦师亦友,也救过他的命。

    在外面那些姿态,在黑天面前,自然不能端着。

    “今晚在这儿吃饭,我做一锅大杂烩,将九大食材和七味鸡一起红烧了……”典风道。

    黑天眼前一亮,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点头道:“好好好!”

    现如今,与典风熟识的人,多半都被他带偏了,走上了“食神”的路。

    “嘿,能让当今大帝亲自下厨,这要是说出去,天下人会惊得下巴都掉了吧?”黑天轻笑,颇有些自得,也只有他能享受这般待遇。

    当然,典府中的人,也能享受。

    “大帝也是人,难道你觉得我成帝后,真的高高在上了不成?”典风笑道,他对故友,依然一如既往,没有变过。

    实力会让人改变,尤其是突然站到绝巅,很多人都会有迷失的可能。

    黑天微微点头,赞道:“你这个心态很好,我总算不必担忧,你会走向歧途。”

    “难道你教导出来的人,竟也会走向歧途吗?”典风笑了笑。

    谁知,黑天却是蹙眉,脸上表情微凝。

    “还真有走偏了的?”典风惊异道。

    突然,典风想起了,黑天曾说过,他一共教导过九人。

    除却典风知道的黑龙大帝与风言外,还有七人,他们的结局如何?

    黑天微微点头,脸上有些轻叹,道:“有几人还未有所成就前,就走偏了,后来自取灭亡……”

    “有时候,教徒弟真的是很高风险,一心教导却不一定能教出良徒来,说不定就是一个祸害。”

    黑天说着,瞥了典风一眼,眼中满是庆幸与欣慰。

    典风想起了,被他斩杀的三位帝境,于是安慰道:“你不必多想,连伟大的仙王天帝,都能有不肖子孙,这不是你教得不好。”

    黑天说得对,教徒弟,真的很高风险。

    就算他再尊敬师父,再听从号令,可一旦他有了超脱出去的力量,难免生出什么想法来。

    或许一直,他都是隐藏着野心与恶毒,毕竟人心隔肚皮,谁又能真正看清另一人呢。

    “我当然教得好,至少有你们三个大帝,便足以说明我有这方面的能力。”黑天却不怎么伤感了,突然笑出声来,颇有些得意地说道。

    “呵呵。”典风微笑,其实看得出,黑天心中还是介怀的。

    关于那七人,典风没有再多问,他知道必然不是什么好结果。

    可黑龙大帝、风帝与自己三人,却也证明了,黑天是良师益友,能教出于天地有益的徒弟来。

    茶过三巡,典风侧目,瞥着他,终于问道:

    “有些事情,可以告诉我了吧?”

    黑天轻笑,毫不意外,道:“我就知道,你近日肯定会问。”

    “我已然是帝境了,难道还没资格知道?”典风笑问道。

    黑天摇头,哂笑:“有些事情,的确该告诉你了,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我并不是什么都知道。”

    “那我的身世,你该知晓吧?”典风眯起眼,严肃地问道。

    身世,或者说,体质。

    典风体内,几乎能无限生出圣骨来,这让典风心喜的同时,也曾一度很恐慌。

    他从未听过,这世上有这样的体质,史上也没有任何关于这个的记载。

    他翻遍了天权圣地的古籍,也查不到一丝半毫。

    但典风觉得,黑天应该知道,从典风记事起,黑天就被封印在他圣骨之中。

    黑天看着典风,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才笑道:“你的身世没什么蹊跷,你的确是典尘亲手的,只是……”

    “只是什么?”典尘身子前倾,凑到黑天面前,示意他注意些,不要让典府其他人听到。

    典风担心,自己来历可能很吓人,免得吓到家里的人。

    黑天轻笑,与典风心有灵犀,于是传音道:“只是你的圣骨,是你出生后,我种进去的。”

    “什么?!”典风猛地吸气,震惊。

    黑天继续道:“你的圣骨,不是一块骨,而是……诸多先贤心血凝成的,最强仙骨!”

    典风皱眉,心中已经惊涛骇浪,自己的圣骨,竟然是合成的!

    “你拥有人族所有圣体、仙体的血脉之力,只需全数激活,你便能拥有这一切。”黑天继续说道,语不惊人死不休。

    “为什么,要做出这样一块骨?”典风沉声,不是传音,开口问道。

    他很困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仙遗需要一尊新的天帝,这一界,都需要一尊新天帝崛起!”黑天严肃说道。

    “为什么?”

    “天下之大,典风,其实你知道的不过是一隅之地,在这一界、魔界、鬼界乃至仙界之外,还十分辽阔……”黑天语重心长地说道,

    黑天问道:“你可知,青帝宝树去了哪儿?”

    典风眯起眼,说起此事他正想问,摇了摇头。

    “至尊天碑告诉了你一些,列位天帝仙王,到底去了哪儿……青帝宝树,与他们去的地方一样,那就是……宇宙的边荒。”

    “边荒?这一界的边缘?”典风眯起眼。

    “不错,一场新的灵气之争,即将开始,或者已经开始了……”黑天叹道。

    “灵气之争?什么意思?”典风困惑,皱着眉头。

    当初天碑说,列位先贤,是去了其他地方,去想办法解决仙遗灵气退散的问题。

    若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仙遗乃至这一界,都会渐渐走向末法时代。

    天地间的灵气是一定的,不会猛然增多,也不会突然消失。

    只是灵气一直在转移,在各个星域乃至各个界面之间,流转而已。

    “……所谓灵气之争,你可以看做战争,就如同凡人国度争夺土地资源,修士世界需要争夺的,是灵气。”

    “灵气还能怎么争?”典风诧异,觉得莫名,灵气虽然感觉得到但是摸不着,又不是土地那样可以划分,怎么争夺?

    黑天笑了笑,道:“诸天万界,你可知为何,唯独这一界,屡次被其他界面侵犯?”

    “为了,灵气?”典风觉得莫名。

    “不错,就是为了灵气!”或许是觉得口干了,黑天一口饮下神茶,放下茶盏笑看着典风。

    黑天又自顾地道:

    “没了灵气,天地会剧变,法则会不显,修士将会越来越难晋级,凡人万族的寿命,也会缩短。”

    典风微微点头,这倒是可以理解,如今这个时代比之古时,的确是这样。修士更难成道,凡人寿命也更短了。

    “而灵气越是充足,对一方天地,对修士,对凡类,也大有裨益。”

    典风点头,认可这个说法,这无可厚非。

    “而灵气之争,就是每个大时代,诸天万界,都要展开的一场大战……无关乎正邪、更无关是非与黑白,各方都为自己天地而战,排位越是靠前的界面,在下个时代,灵气便会越是旺盛……”

    “而我们这一界,在前几次灵气之战中,排名都是第一。可正因如此,仙遗底蕴耗损严重,有天帝仙王不断陨落,急需注入新鲜血液。”

    “咝!”典风深吸一口气,恍然大悟,缓缓道,“我明白了……虽然不是为了什么恩怨,但这是生死存亡之战,若一直排名末尾,恐怕末法时代会在那一界迅速降临,永远被压在各界底层……”

    黑天点了点头,这是比道统之争,还要恐怖的,是生死存亡之争!

    典风皱着眉,心绪难平,突然,他问道:“可是,就算有这个灵气之争,为什么,要把这块骨给我?若只想培养一个人,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为何要将骨放在我身上?”

    这个问题,很关键。

    就算黑天说得是真的,典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异之处,值得被这般培养。

    “当然不止因为这个,你说得对,仙遗需要一尊新天帝,自然不是随便选一个人的。既然我受命选了你,自然你有你的奇特之处,不是他人能比较的。”黑天点点头,笑道。

    “我有什么不同?”典风道。

    黑天看向典风胸前,努了努嘴,示意典风看看。

    典风低头,便看见了,一直被他挂在脖子上的,那枚白牙。

    “与这白牙,有什么关系吗?”典风奇异,虽然一直觉得白牙来历恐怖,却也不知有这般关联。

    “这白牙,是从一位先贤的颅骨上脱下,而这位先贤,名为……太初。”

    典风大惊,太初,这不是一个时代的名字吗,怎么会是那艘古骨船上遗骸的名字!

    “我与太初有什么关系?”典风惊异,“难道我是他的转世不成?!”

    黑天道:“太初,乃是这一界,第一位天帝……他境界太高难以繁衍后代,一生只有两个亲子,一人是后来的冥古混沌天帝,而另一人……”

    说着,黑天看向典风,眼中饱含深意。

    “是我?!”典风瞪得眼珠子浑圆,快要脱出。

    作者光明草说:又有一位作者,猝然长逝了,日更两万字,唉……这一章揭开一些秘密,但还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