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释放睡仙
    “新晋大帝,居然有空,来我这里作客,还真是蓬荜生辉呀。”

    九封魔域,最深处。

    越过一座座峡谷河床,典风来到了这里,面见睡仙。

    席地而坐,看着这悬崖下,典风知道睡仙被压在下面。

    “你睡了这么久,想起来走动一下吗?”典风俯视,一眼看破虚空,看到了封印大阵中,睡仙的真容。

    他是个美男子,或者说睡觉真能养颜,睡仙虽是男子,但那皮肤吹弹可破。

    “你说什么?”睡仙投影出一道虚影,站在典风面前,惊问道。

    典风道:“我的意思是,放你出来,你想不想出来?”

    睡仙大喜,随后有些怀疑地看着他,道:“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我师尊亲手封印的,你有本事能解开?”

    睡仙自己,也是懂阵法的仙阵师,若是能轻易解开,他早就自己出来了。

    而典风不过是个帝境,就算拥有仙阵师的手段,也不会有什么办法才对。

    典风笑道:“所有封印阵法,都是对内极紧,对外就略有不足。”

    睡仙微微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封印大阵的用处就是,不让被封印的人挣脱。

    而在外面,要想解开阵法,总比从里面打开容易得多。

    而典风钻研苍穹仙王的阵道天书,已经越发成熟,揭开这个阵法他很有把握,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你真有办法?”睡仙大喜望外,没想到典风一来,就给他带来这般惊喜。

    典风笑道:“你又不是什么罪不可恕的人,你师尊封着你多半是以防万一,毕竟你也看到了万仙遗……”

    睡仙顿时凝眸,眉头皱起,眼中有些厌恶地道:“与典植比起来,万仙遗不配称作大帝!”

    睡仙也能理解,但被封印多年,心中自然也很有怨气。

    没有制衡的力量,是可怕的,因为不受控制,可以为所欲为。

    如那万仙遗,暗地里到底做了多少恶事,谁又知晓,这浮出水面的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睡仙被封印起来,只被限制自由,不能对外祭出法力神通而已,并不存在折磨与侮辱的意思。

    不过典风还是要看看,睡仙是否心怀怨怼,如果他持心不正,典风不会放他出来。

    “你知晓,灵气之战吗?”典风突然问道,盯着睡仙的眸子,认真地说道。

    “自然知晓一二,不过那等事情,不是你我能插手的。”睡仙摇了摇头,有些自嘲地道。

    在这一界的边疆,每隔一个时代,就会有一场灵气之争。

    能参战的,至少都是仙王,天帝是主心骨。真仙只能在仙遗等星域守家,以防有人趁机生事。

    但就算是守家这样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神古时代魔界就有血刀仙王跨界,导致两位真仙与诸位大帝陨落。

    当然,血刀仙王也陨落。

    “你肯定做了些不太好的事吧,不然你师父不至于将你封印起来,不信任你将来一定能持心中正,是吗?”典风盯着睡仙的眼睛,很认真地看着,一脸审视。

    “呵,看来,你想先审问我一番?”睡仙轻笑,也不发怒,知道典风的心中在想什么。

    换做是他,他觉得,自己也会这么小心。毕竟一尊真仙,随便放出去,万一为祸天下,那都是典风的责任了。

    而典风想的是,接下来他要做一些事情,需要帮手,所以才准备放出睡仙来。

    虽然他自信,可一人之力终究有限,多个帮手也好。

    黑天与金龙皇,倒是完全可以信任,可惜他们要再成帝,还有些时日。

    可典风不相等了,这次灵气潮汐,仙门会什么时候打开,谁也不知道。未免仙门洞开时,麻烦一股脑涌来,典风觉得,不如先解决掉一部分麻烦。

    因此,典风才来了九封魔域。

    “你要说是审问,倒也可以这么认为,我觉得面对一尊真仙,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典风认真地看着睡仙,道。

    睡仙轻笑:“你倒是耿直磊落,竟是直接承认了,就不怕我不高兴吗?”

    “我相信阁下,你能从睡魔一脉诸多弟子脱颖而出,成为唯一一个从梦中成道复苏的人,自然也明白我的心思。”典风道。

    典风可以看见,在这封印睡魔的大阵下,还有一层封印。

    他曾经也看过,在那里,有一堆棺椁神墓,里面沉睡的人,几乎都是帝境真仙!

    只是,他们长睡不起,入梦神诀修行得走火入魔,被困在自己的梦中醒不来,成了活死人。

    这也是为何,虽然入梦神诀是一部天帝天功,典风却不让冰雨深入修行的原因。

    一睡不起的话,那可真的毫无办法,与死了没什么区别。

    “看来,我若不说清我的底细,你是不会放我出去了?”睡仙脸色无奈地道。

    “我很乐意与你做朋友,但前提是,你得有这样的资格。”典风正色,毫无嘲讽之意。

    睡仙无奈,若是换个人说这话,只怕他立刻要杀人。可典风,有说这话的资格,连斩三尊帝境,就可看出典风的性情了。

    睡仙觉得,这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有大局观,有是非观,虽然也有些护短,但底线分明绝不允许逾越。

    睡仙知道,若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就算自己是天帝首徒、是真仙,恐怕这个新晋大帝,也敢在这里斩了自己。

    万仙遗还是天帝庶子呢,这货不也敢杀吗,简直毫无顾忌。睡仙见过典风渡劫那一场,心中忌惮,惹不起惹不起……

    于是,他只好,道出了缘由:

    “其实也无甚,只是我在梦中修行时,来了一场大屠杀而已……”睡仙淡淡道。

    “嗯?”典风不解,这有什么值得忌惮的?

    睡仙道:“我们这一脉,在梦中修行,所以我在梦中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自然做事就毫无顾忌,不择手段,师父担心我会在现实中也如此……”

    从梦中投射现实,睡魔一道,本就是这样修行的。所以,睡魔天帝有这样的顾忌,倒也无可厚非。

    “你不会真做得出来吧?”典风突然眯着眼,打量这他,有些审视的意思。

    睡仙翻白眼,道:“你以为我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吗?这片天地间,我知道还留有天帝的手段,别说是我一个真仙,就算是仙王敢乱来,也有能收拾他的法子!”

    “你明白就好,若你敢乱来,我第一个斩了你!”典风轻哼,笑了笑,却不是在开玩笑。

    睡仙不服地啐道:“一个帝境,也敢说这样的话,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看来你虽然在这里沉睡,可也在与时俱进嘛,现在流行的词汇都学会了。”典风笑道。

    ……

    轰

    典风在九封魔域,忙活了半年,终于在第二年夏至这一日,成功揭开了睡仙的封印。

    顿时,魔气四散,盖压天地,席卷八荒,将整个西荒域都囊括在了九封魔气之中!

    “这,这是什么雾气,我的修为消失了!”有人大惊失色。

    “蠢货,不是消失了,只是暂时无法催动法力而已。”

    “这到底是怎么了,魔气盖压天地,难道有绝世魔头要出世了吗,完了,一场浩劫在所难免!”老者们惊叹,绝望。

    “怕什么,天掉下来,还有大帝顶着呢!”有人不担心,天压下来,还有高个子在顶着。

    “对,还有大帝,大帝会出手的……”

    现如今,天权圣地里,放着一尊大帝,天下再怎么乱,人心还能安定。

    睡仙的出世,帝境下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各方却都传来极道强者的凝视。

    “哈哈哈哈,老子终于自由了!”睡仙大笑几声,终于挣脱出来,九封魔域内的魔气,全数涌入了他的体内。

    一片神秘诡谲的凶地,今日现出所有真容,一切都映照在了阳光下。

    “恭喜先祖!”九封魔域内,一群魔族跪拜深处,心中惊喜。

    睡仙冷眼瞪来,哼道:“老子虽然是魔,却与你魔界没有半枚灵石的关系,滚!”

    砰

    一声喝出,魔族跪拜的修士,全数被崩飞,却留住了性命。

    睡仙知道,这漫长岁月以来,九封魔域里的魔族,都对外宣称自己是他们魔界的先祖,可睡仙表示这个锅不背。

    以前他只是懒得昭告天下,现在不同了,他出世了,若被打上魔族的标记,恐怕难免与各方有所误解。

    “嘿,小子,你竟然真能放我出来!”睡仙转头,看向悬崖上的典风,大笑道。

    嗖

    典风不言语,轻笑一声,化作一道黑电袭来,一拳轰出。

    砰

    睡仙自信,他是真仙,与典风一拳对轰,两人都在虚空中一个踉跄。

    睡仙后退几步,典风却稳如神山,岿然不动。

    “咝,石中帝一脉,果然强绝!”睡仙惊疑,收手惊叹,不再出手。

    他知道,这是典风给他下马威,也是在警告他。

    典风淡淡一笑,道:“你睡了这么久,肉身力量能接下我全力一拳,也不愧是睡魔一脉。”

    典风笑中,带着深意,他就是在警告睡仙。

    我有制衡,甚至是干掉你的力量,所以,最好不要冲破一些底线。

    双方都没有说明,但谁都看得出,彼此的意思。

    睡仙不说话,表明他知道了典风这个心思。

    突然,睡仙垂眸,皱着眉自语道:

    “出来了……可我能去哪儿?”

    作者光明草说:最近又琐事杂多了,不过每天三更不会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