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墨丹青,石楠
    螳螂,应该是斩天大帝,它盯着典风,眼中带着些审视。

    “虚天道友来访,不知所为何事?”斩天螳螂问道。

    典风看向女仙,她从混沌犼背上下来,轻拍了混沌犼一下,混沌犼便跑开了。

    “帝落山脉深处,居然还有如此异种,看来冥古时代的生灵,也不是全没了传承。”典风看向斩天螳螂,道。

    它举着双刀,立在那枯木桩上,看着远处,道:“混沌犼乃天帝坐骑,血脉强大,可惜到了如今也没剩下一尊帝境了。”

    典风微微点头,这头混沌犼他在青龙谷时,回眸见过。

    混沌犼这种生灵,天生血脉极其强大,媲美人族仙体,注定成长起来都能成帝。

    “这一尊,它似乎出了问题?”典风看那混沌犼离去的背影,说道。

    女仙道:“它在幼年时,被伤了根基,难以成帝了。”

    典风才看着她,笑道:“你来这里多日,却也不回个消息,可让人担忧了。”

    斩天螳螂笑道:“虚天道友说得哪里话,我这里很安全。”

    典风微微一笑,不说什么,他知道它听得懂自己的意思。

    女仙也笑了笑,道:“我在这里作客罢了,难得在这里,遇到了一个熟人。”

    “熟人?”典风看向斩天螳螂。

    它却摇头,道:“我可没活那么久,只在远古时代与仙子有一面之缘罢了,她的熟人不是我。”

    这时,在那一片神山之中,一层薄云凝出,显化出一道青色身影。

    是一位女子,穿着与女仙有些相似,看起来十分古朴,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这,竟然是一尊仙!

    典风惊异,他本以为这里有几尊自封的大帝,或是伪仙,想不到有一尊真仙。

    青衣仙子从云端落下,款款而来,身材高挑,脚下踏着一双青木高靴。

    她极有气质,带着温婉的笑,看起来很让人亲近,生不出恶意来。

    “虚天道友,在下墨丹青,这厢有礼了……”

    她虽是真仙,却不介意典风只是个大帝,居然也委身行礼,到让典风诧异了。

    “典风也有礼了……”典风立刻回礼,可不敢倨傲,礼数周全。

    墨丹青轻笑,露齿,却不失礼,显得真切。

    她打量着典风,不肆无忌惮却也不顾忌,看了个全,却不深入。

    “仙子姓墨,难道是?”典风突然想起什么关联,于是问道。

    女仙替她说道:“丹青乃是天痕大帝座下首徒,当初也是叱咤天下的人物呢。”

    果然如此!

    典风微微点头,与墨这个姓氏关联,肯定是有所缘由的,典风此前猜测她是墨天痕亲女,倒也差得不大。

    “石楠,你别打趣我了,你才是一个人物,我可知道你横击过真仙。”墨丹青笑看着女仙道。

    女仙随着石中帝姓石,用拜师前的本名“楠”字,故此名为“石楠”。

    典风斜睨石楠一眼,有些讶异。

    他知道石楠杀过大帝,却不知道,她居然真的抗击过真仙。

    斩天螳螂笑道:“相识即是有缘,既然虚天道友也来了,我等今日小聚一番,该痛饮!”

    石楠笑看它,道:“那一日我来时,你就喝醉了,你酒量到底行不行?”

    “哦?”典风诧异,微微舔了舔嘴角,居然还有能醉倒大帝的佳酿?

    墨丹青见典风这动作,顿时抬袖掩面,笑了笑,放下手后道:“典道友,请吧。”

    说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里只是这混沌森林的边缘,墨丹青与斩天大帝,自然都住在深处,只是出来相迎才站在这里而已。

    ……

    斩天螳螂摇身一变,化作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还极帅气温和,与先前那狰狞的面目形成反差。

    典风倒也不诧异,酒席上螳螂再以本尊出现,就显得有些画风不对了。

    而帝境的强者,要改头换面,瞬息就能做到。

    “听说,你放出了九封魔域内那位?”宴饮中,斩天问道。

    典风点头,倒也不顾忌,那日默契浩荡西荒域,谁都看见了。

    “他被压在那里多年,难保心中没有怨气,还是得小心些。”墨丹青道。

    石楠也是点头,道:“你有些冒昧了,若他真乱了心智,就算能制服,恐怕也会付出极大代价。”

    典风摇头,自信地道:“放心,他最近忙着……反正很忙,没空去祸害天下。”

    说着,典风嘴角,勾勒出一丝不厚道的笑意。

    “听说魂天书,在你手中?”墨丹青顿了顿,还是问了出来,看着典风。

    典风微微蹙眉,却微微点头,道:“的确在我这里。”

    他也看向墨丹青,此时她问是何意思,难道想要回去?

    她是墨天痕的徒弟,自然有资格问典风要,若是如此,恐怕今日会很尴尬。

    然而墨丹青却只是点点头,就不说什么了,丝毫没有觊觎的意思。

    “丹青已经修行到,元神不灭的境界,你不用担心她会觊觎你的魂天书。”斩天笑看着典风,打趣道。

    典风哂笑:“是我多心了,枉做小人,自罚一杯。”

    说着,一杯入喉,酣畅地长吟了一声。

    “嘿,我这酒可是取建木之精华,与此地特有不死神树果酿成,你这分明是想借此多喝一杯!”斩天笑骂道。

    典风一怔,老脸一红,却正色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这一壶琼浆,当真是神酿,典风只饮几杯,都有些恍惚感了。

    他可以确定,不是下了药,而是真的酒醉人。

    当初黑天,就用不死神树酿酒,保存了很长时间后,却也没有这一壶这么醉人。

    听说加入了建木精华,典风心中就恍然了。

    在帝落山脉,建木祖根每隔万年,会发出新芽儿来,可能出现在帝落山脉各处。

    斩天活在这里几个时代了,要培养几株建木不是难事。

    此刻典风等人,便是坐在一株建木内部,它几乎通天,被刨空了一些部位当做房间,却也生机依旧盎然。

    建木,早在帝落山脉,就得到了新生!

    只是与当年那一株比起来,差距甚大,这一株只能算是不死神树级别。

    典风瞧着这建木,就会想到,自己神藏空间内,那一株建木。

    他早就怀疑,神藏内那株建木,应该与建木祖根,有什么联系。

    “来来来,喝酒喝酒,今日不醉不归!”斩天很畅快地举杯,对典风劝酒道。

    很快,众人迷醉了,典风就渐渐感受到,原来帝境强者与凡人也没什么区别。

    “来来来,典兄弟,再,再喝一杯!”斩天已经有些醉意了,举着大碗,要典风喝。

    典风连忙推辞,他觉得脑袋都眩晕了。

    斩天立刻炸毛,举起手仿佛一柄天刀地劈出,刀气从典风耳旁掠过,斩碎远处一座神山。

    骂道:“嘿,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典风嘴角抽了抽,一脸冷汗,心想哪有这样劝酒的,刀都架在脖子上?

    他无奈,只得喝下。

    “咕噜噜……”酒水顺着脖子洒下,流入胸膛,浸湿了黑衣。

    “嗝!”典风打了个饱嗝,放下碗,口中哼出的满是酒气。

    另一旁,墨丹青与石楠,竟是比两个男人还酒量好,一边酌饮一边畅谈往事,依旧脸不红心不跳地。

    “真,真羡慕她们真仙,酒量就是比帝境高!……嗝!”

    “砰”地一声,斩天醉倒,脑袋耷拉在了桌上。

    随后,它竟是变回了原形,一个拳头大的螳螂,躺在了酒碗里。

    典风无语,墨丹青却习以为常的样子,将它连着碗一起端开,随意丢出了窗外。

    “这……”典风惊异,它可是醉了,就这么丢出去真的好吗?

    墨丹青却淡淡道:“不用担心,它是帝境,摔不死。”

    典风满脸黑线,卧槽,摔不死就行?

    随后,墨丹青竟然将斩天抛在脑后,继续与石楠谈论往日故事。

    典风朝着窗外看了看,云就在窗边浮着,这高度丢下去,斩天怕是要醒酒了……

    他还是厚道地站起来,走到窗外查看,却正巧见一只白鹭飞起,背上托着一只酒碗。

    斩天螳螂躺在酒碗里,酒水越来越少,这货居然还在喝酒!

    “嘹……”白鹭见典风看来,轻鸣一声,闪动着翅膀朝着建木一枝飞去,在那里是斩天的寝宫。

    典风放心地回头,然后看到了,让他难以置信的一幕。

    只见,墨丹青与石楠,两位仙子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仪态与气质,为了最后酒壶中最后一杯酒归谁,竟然厮打了起来。

    “这酒是我与斩天酿的,最后一杯,该归我!”墨丹青一副痞子的气概,一脚踩在板凳上,一手撑着膝盖,居高临下俯视着石楠。

    石楠也拍案而起,学着墨丹青的架势,瞪眼道:“我是客人,你应该让给我才对!”

    砰——

    砰砰砰——接下来,就是一场肉搏。

    谁也没使全力,就如凡人打架一般,打着打着,两人居然倒地,抱在一起醉醺醺地睡着了。

    “吱吱吱……”

    听着这呼噜声,典风张了张嘴,拍了拍脑门,一脸“这不是幻觉吧”的神情。

    “咝,”深吸一口气,半晌后典风确定这不是幻觉,于是摇头,无奈地道,“每个温柔的少女……心里都住着一个悍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