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灵魂歌手,不敢不服 三更
    小说网.见典风捂着胸口,一脸苍白酱色,女子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指着典风得意地道:

    “看吧,说谎的人,良心是会痛的!”

    呃!

    典风一口气没提起来,他觉得自己若是个凡人,现在已经嗝屁过去了。

    粗喘着气,随后典风屏息,缓缓吐出气息,斜睨着女子。

    他现在有些怀疑,这女子是真的自信,还是在装傻。

    你弹成什么模样,难道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你,竟然能如此厚颜无耻地,反过来指责我说谎?

    典风感觉,心中抽痛,真的发堵,这辈子他也就被夺走圣骨那日,有这么堵过。

    这年头,连真仙都能睁眼说瞎话了吗,难道真的毫无半点自知之明?

    典风想说几句重话,却看见她眼角有泪珠,却也不好意思骂太狠。

    于是,典风道:“我这不是良心在痛,是被你气得……”

    对于曾经能将别人气得吐血的典风来说,今日真的很煎熬,他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就是因果,总有一日,自己会尝一次,曾用在别人身上的手段。

    “哼,你赔我的琴!”女子雄赳赳地抬着头,怒瞪着典风,觉得典风是故意弄坏了她的琴。

    典风深吸一口气,突然觉得,这琴弦毁去了岂不正好!

    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让我魔音灌耳。

    于是,典风双手抄在胸前,站在虚空中冷笑道:“不赔,你又能怎样?”

    他想气气她,以报魔音之仇。

    砰——

    她一掌拍在琴案上,古琴瞬间崩碎成渣,一身真仙气机爆发,让典风都稍感觉到了压力。

    嗡——

    那缠绕着这座神山的九幽黑金锁链,发出神芒,它上面烙印着封印法阵,将真仙的威压挡在了神山范围内。

    “你这个无耻、无礼、无底线的登徒子,哼!”

    典风做了个怪脸,笑道:“那又怎样?”

    她瞪着典风,一脸不善,竟是有些杀机。

    但旋即,她露出笑容,只是有些冷:

    “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打断我对音乐的追求,我是个执着的追音人!”

    “看出来了,你的确很执着……”典风幽幽地道,翻了个白眼,心想没了琴,我看你还怎么执着。

    然后,典风就看到了,一个艺术家的执着。

    嗡——

    她轻弹耳坠,虚空裂开,一张全新的古琴,被她抱了出来。

    我日!

    典风瞪大眼,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你特么还有琴!

    典风觉得,心都有些颤抖起来,这是第一个,让他未战先怯的人。

    没办法不怕,那噪音堪称绝世,一发入魂,一辈子绝对不想再听第二遍。

    此刻的典风太后悔,暗骂自己为何要保持清醒,先前干脆与墨丹青、斩天、石楠他们一样醉了就一了百了了!

    “哼!”女子傲娇地一哼,扭头瞥过去,见典风这模样,她露出了满意自得的笑容。

    然后,又取出一张琴案,她坐下,双手轻轻放在了琴上。

    此刻,女子的气质,真的契合仙子,眼神缥缈,手指灵动,正襟危坐的样子看起来十分严肃正经。

    “来了!”典风感觉,这回她有些不一样了,觉得她这般严肃对待,应该是要好好弹了,好让我高看一眼?

    典风如临大敌的模样,让女子冷笑一声,她十分自信地道:“看好了,本仙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传说中的《天殇神曲》!”

    《天殇神曲》?难道是!

    典风震惊,她提及了《天殇神曲》,定然是神曲大帝的门徒或是亲人!

    神曲大帝一生,操琴无数,最得意的一篇乐章,不是《九幽渡仙曲》,更不是《葬仙曲》《平乱曲》等,而是《天殇神曲》。

    神曲大帝之名,便是万族取“天殇神曲”中的“神曲”二字,而称的。

    这一曲,听到的人不多,除却是神曲大帝教授门徒时,其他听到的人,都死了。

    典风顿时如临大敌,心中觉得,这女人难道想杀了我?

    这一曲祭出,那恐怕将是天地变色,杀机盎然。

    随后,典风心惊胆战地,看着她双手落下,颇有章法地,娴熟地拨弄起琴弦。

    “叮……”

    典风浑身一颤,一脸惊恐,果然!

    “叮当叮叮铃……”

    什么狗屁《天殇神曲》,比方才更难听了数倍!

    难道《天殇神曲》的奥义,是想难听死人吗?

    这一刻,典风心中都有了些不自信,难道这才是神曲大帝的真传?……狗屁!

    随后典风就立刻在心中否决,这绝对不是《天殇神曲》,跑调跑到了什么鬼地方去了!

    典风冷看着这尊女仙,他心中竟然生出杀意来,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情,他想杀人了。

    他觉得,再不做点什么,自己要被恶心死了。

    可就在此时——

    女仙突然仰起头,朱唇轻启,皓齿反射月华,给她增添了几分魅力。

    可典风表示,再怎么长得好看,可弹得烂就是烂,颜值也救不了!

    然而,典风立刻就发现了,自己是低估了这尊女仙,她恶心人的本事才刚开始。

    “啊啊啊……呜呜呜……古老多少英豪,踏上不归路……”

    她,竟然开始唱歌了!

    典风浑身颤抖,他险些一口老血喷出去,尼玛,还敢再难听点儿吗?

    他本以为,这女仙可能是故意在恶心他,可他觉得自己错了。因为就算是到了这份儿上,她居然还是眯着眼,带着微笑,沉醉在自己的琴声与歌声中!

    我的天呐,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唱到如此难听。更关键的是,她是认真在唱,不是在玩闹,是真难听。

    灵魂歌手,深入骨髓!

    “啊,啊啊……”

    你麻痹,居然还颤音,颤你大爷,你是不是真的自我感觉极其良好?!

    “姑娘,姑娘,姑娘!别唱啦!”典风连叫几声,再吼出一声爆炸的雷音,将方圆千里的花草都掀翻。

    女仙冷哼一声,停下了歌声,带着孤傲与冷艳的笑容,瞥着典风轻蔑地道:

    “怎么样,服不服?我唱得好听吧?”

    “咝……呼!”典风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去,他哭丧着脸,点头道,“我服,我服了,你别再唱了,别再弹啦!”

    再听下去,大帝的定力,也要吐血骂娘了!

    “哼哼,服了吧!”女仙得意地按住琴弦,心中喜悦地道。

    “服服服,我墙都不扶,就服你……实在是灵魂歌手,在下佩服。”

    典风觉得,良心在隐隐作痛,可为了“活命”,他觉得说谎也可以忍受。

    “嘻嘻,你看看,终究还是说了实话吧?连父亲那样的音乐家,都不吝夸奖我,你一个小小大帝还敢说我的不是?!”她嘟着嘴,一副满足的模样,被人夸的感觉太爽了。

    典风只觉得,她心智可能有问题,却也不能明说。

    “令尊是?”典风试探地问道。

    不管怎样,先转移她的注意力,不能让她再弹琴唱歌了,尬聊一番也好啊!

    典风觉得,得找话题,必须不能再让她弹奏歌唱了。

    女真仙道:“神曲大帝,就是我父亲呀!”

    “呃……”典风惊愕,说不出话来,仿佛喉咙被什么人捏住了一般。

    他实在是震惊!

    “这你都看不出来吗?能培养出我这么杰出的操琴师,肯定只有我父亲那样的音乐家,才能做到啊……”她一脸鄙视地斜睨着典风。

    典风长呼一口气,神曲大帝有你这样的女儿,大概是前世做了毁天灭地级的恶事……才得到的报应吧。

    典风恶意地揣测道。

    现在他肯定了,这个仙王的亲女,绝对是五音不全,且毫无音感!

    或者说,她的音感,与常人不同。在典风听来难听得要死的琴音,指不定在她耳中就真是仙乐。

    所以,她才会这般自信。

    “真……真不愧是仙王亲女啊,能弹出这样的音乐,真是让人敬佩……”每说一句谎话,典风就觉得,良心在抽痛,可为了活命没办法。

    “呀,看来你喜欢我弹琴,那我再给你弹一曲《平乱曲》如何?那种铁马冰河的战场铮铮铁血之音,你们男人应该很喜欢吧……”

    她喜悦地道,知音难求哇,于是决定再送典风一曲。

    不要啊!典风一脸绝望。

    “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愿意听我这么多曲的人,即使是父亲也只听完我一曲就总去忙别的了……你可真是我的知音,今晚别走了,我给你弹一夜吧!”

    典风绝望,心想,你这是恩将仇报啊!

    只是同时,他心中,也对她生出些同情来。

    神曲仙王赞她弹得好,那是为父之慈,不想打击她。世人不敢说她弹得差,是因为她是仙王女,自己也是真仙。

    可真愿意听她弹琴的人,其实是没有的。

    就算是神曲仙王,也只能坚持着听完一曲,然后赞一句,立刻离开去思考人生……

    “别弹了……我们聊聊天吧,我这几日都在,听你的琴不急于一时……”典风连忙劝阻,本想离去了,不知怎地,心软了下来。

    “好吧!”她很爽快,对知音之人她一向如此,且典风是唯一一个,听她弹两曲的。

    她乖巧地将双手,从琴上移开,撑在琴案上,托着腮帮子看着典风。

    典风脑子飞速运转,在思考——尼玛,赶紧找话题,找话题啊!

    思忖了几息,典风却满脑子空白,最后只得问道:“呃……你叫什么?”

    作者光明草说:求花花。其实这种人是有的,他们不是真的不懂装懂,而是他们的音感与常人不同,所以弹得烂反而自己觉得好听。对于这样的人,请大家多给点关爱,愿世界充满阳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