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墨族宗家之祸
    典风离开了墨族祖地,他的事情极多,没空在此停留。

    宴会结束后,典风便独自离去,留下了墨飞鱼等九位分家至尊,停留在此。

    大帝法旨已下,谁也不敢忤逆,但具体细节如何实施,自然是由他们来做。

    墨飞鱼持着典风的虚空戒,因为要搬走分家全族,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可有一件神器就快多了。

    第二日,整个墨族分家,便都打理完毕,随着墨飞鱼九人,离开了这个墨族祖地。

    分家的人,没有一个不愿意走。

    在宗分这种制度下,宗家分家早就貌合神离,彼此警惕不满且心怀怨愤。

    能翻身做主人,谁愿意继续做奴仆?如果有这样的人,那一定是脊梁骨都断掉了,没有骨气血气可言。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们分家也能自立一家了?!!”

    墨族分家的人知道时,都心中激动,这一日不少人都有些恍惚,觉得可能是在做梦。

    等发现不是做梦,是事实的时候,无数人欢呼雀跃,高呼:“多谢大帝隆恩!”

    分家的人,沸腾了,这一日,都终于挺直了腰杆。

    在田里被屯长拿着鞭子鞭打,小心翼翼干活儿的分家凡人们,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激动地夺过宗家屯长手中的鞭子,然后一拥而上将其生生打死!

    此人恶贯满盈,不仅鱼肉分家子民,还时而打死几个人。如今局面调换,他的下场,不会有人可怜。

    而在宗家跋扈子弟房中,被强抢养为妻妾的分家女子们,翻身掏出早就藏在枕头下的利刃,刺入了枕边人的胸膛!

    她们被强抢而来,宗家贵胄子弟能看上她们,是她们的荣耀,但谁又知道她们心中的苦楚?

    被宗家子弟当做消遣玩偶,送来送去,有时一晚也要侍寝几人,这与青楼女子有何区别!

    分家的女人,也是有尊严的。

    无数人早就想,杀了多年来,一直压在自己身上那人,但也担心畏惧会连累分家的家人,所以一直只能隐忍。

    现在时机到了,她们流着泪,拔出血红的刀子,跪伏在地感念大帝恩德。

    在宗家宅院中,为奴为婢的分家人,听闻大帝法旨传遍此地天下后,激动得脱下了身上的狗皮。

    奴婢穿着,自然不好看,且具有侮辱性,让人自觉卑微越发低贱。

    有主人对待仆从不错的,他们幸免于难,那些恶主,今日都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

    嗡

    一片片宅院、花园、良田被焚烧,这些都是分家人建立起来的,他们走前有资格毁掉这一切!

    而那些昔日里,作为宗家狗腿子,反过来欺压分家的分家人,也全在今日受到报应。

    “不要杀我,我也是分家人啊!”一个分家的反骨崽,被乱刀砍死前,哀怨地吼道。

    “救命啊……分家的人造反了,快去请族长持神器来镇压啊!”

    史上,分家忍无可忍暴乱的次数,也有许多。但每一次都被镇压,因为镇族神器,都在宗家手中掌管着。

    宗家的人,心中都很不是滋味,,分家都离开了,看着百废待兴的族内秘境,他们心中有不少怨恨。

    且知晓分家奋起反抗,不少宗室子弟伤亡后,宗家的高层坐不住了。

    “族长还是安生些吧。”墨雁站在墨龙身旁,语气淡然,一脸不屑的冷笑。

    虽然她是至尊,墨龙是准帝,可墨龙却也不敢动。

    宗家的高层长老们,都看着墨飞鱼这几人,有人怒道:“墨飞鱼,墨族都是你们的同族,你就眼看着这些分家的人,滥杀无辜吗!”

    墨飞鱼冷笑,淡淡道:“若真有无辜的,我会处置……”

    无辜?

    宗家的人,习惯了将分家的人当狗,恐怕就连几岁的孩童,也不能说有几个无辜的。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宗家习惯了高高在上,视分家为奴仆。却从未想过,有一日分家能崛起,到时宗家该如何自处。

    或许,他们也曾想过这个可能,所以一直在打压分家,一旦分家有天才崛起,立刻暗中想法子弄死。

    这也就是为何,许多腐朽的世族,永远不可能再有强者崛起的原因。上天不可能让你那么如愿,所有的人才,都会出现在你嫡系宗家之内。

    上天给了他们复兴的机会,可惜很多人自毁长城还不知,到头来却问苍天为何不垂青于我族。

    “你!”墨飞鱼等人的态度,让宗家的人极为不满。

    当他们看见,墨飞鱼头上悬着的虚空戒,瞬时没了那心思,低着头憋着心中的怒火。

    宗家极其不满。

    可惜,他们注定,只能将这份不满,藏在心中,甚至不敢露于言表。

    九人都很解气,虽然没有仗势欺人,但冷言白眼还是有的,倒也不算是小人得志的模样。

    那些被打杀的宗家人,也是取死有道的。有大帝撑腰,他们若还忍气吞声地悄悄离去,那还有什么骨气可言。

    是时候,将漫长岁月以来,心中积累的不满,爆发一下了。

    轰轰轰

    墨族秘境各处,浓烟四起,轰鸣爆炸声不断,一幢幢古楼倒塌。

    一尊尊宗家的高手,被分家众人追杀,死前绝望不已。

    宗家能压制分家,依靠的是族内神器,可如今大帝代表在此,一口仙王器压在这里,谁还敢动神器?

    单凭修士个体实力,除却至尊与准帝境外,半步至尊以下境界的修士,宗家的数量远远不如分家。

    “墨老!”一位宗家长老,站在云端,实在是忍不住了,看向墨飞鱼吼道。

    一处处的惨相,正在上演。

    墨飞鱼等人语气淡然,道:“宗家有何感想?”

    “我……”宗家的长老们,顿时都哑口无言,自然知道墨飞鱼的意思。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墨族宗家,今日有此祸事,全是昔日种下。

    “墨老,他们可都是墨族的子弟呀,您就真能这么忍心,看着母族自相残杀吗?”墨龙也看向墨飞鱼,低声下气,语气哀怨中带着斥责。

    墨雁语气微冷道:“我们的母族,是墨家分家,宗家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也是姓墨呀!”一位长老面色通红,怒道。

    老顽固的思想就是觉得,宗分有别,分家就该为奴为婢。至今,还没有悔改之心,之觉得是分家走了狗屎运,傍上了一尊新晋大帝而已。

    墨雁冷笑:“原来,各位族老,还知晓我们分家的人,其实也是姓墨的吗?”

    “……”宗家的族老们,哑口无言,无可辩解。

    若早意识到,分家也是自家人,何至于落到今日这般田地,一姓之人反目成仇,相互杀戮。

    然而宗家现在,景象实在是惨烈,墨龙等人都站不住了,想要赶去做点什么。

    嗡

    虚空戒笼罩而下,八道准帝的身影,从虚空戒中走出,是典风度化的那域外八人。

    他们一出现,便淡淡地站在墨族宗家高层周围,将他们围住,顿时谁也不敢再动。

    墨龙扭头,神色哀求地看向墨飞鱼,道:“墨老啊,差不多行了吧,分家已经出气了!”

    “才这么一会儿,你们就受不了了?可记得,千百万年来,我们分家人受的委屈,比这起来不过九牛一毛罢了!”墨飞鱼冷哼,丝毫不留情面,他知道墨族宗家从今日起,就是个笑话。

    从今以后,天下人提到墨家,自然只会想到,典风扶持的这个墨家。

    曾与一尊大帝结下死仇,这岂是能轻易放过的罪过,典风可不是个圣母,心怀天下却也嫉恶如仇。

    墨家宗家,必须要没落,这是典风的意思,也是他们应该付出的代价!

    没有赶尽杀绝,已经算是看在墨天痕和墨丹青的面上了。

    “兄长说得对,分家受的委屈,这么多年来你们若是曾在意过,也不会有今日之祸。”墨攻站在一旁,冷悠悠地笑着。

    今日,就是来扬眉吐气,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日子!

    既然阁主大人,都已经默许了,他们只要不越过阁主大人的底线,今日什么都能做!

    嗡

    四处狼烟起,一片仙境浩土,在这一日,掀起了不得的火焰,烧去了一切。

    “我们分家创造的东西,走前自然也要毁掉,不能留给这些宗家人!”分家的修士,仰天长啸,四处点火,将可以烧掉的建筑全烧了。

    基础建设这种事情,高贵的宗家人怎么愿意干的,所以墨族秘境内一切建筑,除却宗祠与墨府外,都是分家人建造的。

    今日,全部付之一炬,化作焦土废墟。

    敢来阻拦的人,都成为攻击的对象,很是凄惨。

    墨飞鱼一声冠绝天下,道:“无取死之道者,不准伤!”

    这是典风的底线,也是墨飞鱼的底线,在这宗家之内,的确也有好人。

    “是!”分家的人听了,隔着万里都在应声,表示恩怨分明绝不滥杀。

    宗家的族老们相视一眼,心中长舒一口气,分家没有杀红眼,这是好事。

    可旋即,他们又是大惊失色,因为墨飞鱼这话,别有深意。

    无取死之道者,不准伤……那岂不是说,取死有道的人,分家要全杀了?

    “墨老!”宗家族老们,顿时深吸一口凉气,惊看向墨飞鱼。

    然而帝尊阁八位准帝,牢牢围住了他们,墨飞鱼神情淡漠,像是没听见。

    墨龙等人,顿时心底凉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