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木然,报仇 三更
    小说网.法旨下,墨雁在等,等这些苦命的女子,打包行李随她而去。

    巨船之内,别有秘境。

    一群哭哭啼啼的女子,终于是止住了激动,有说有笑地,在拾掇行李。

    她们至今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真的脱离苦海了。

    “芳姐,你打我一下,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一个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女,憋着泪说道。

    妙音坊事发时,她才只有十多岁。

    可这世上,有的是罪恶人心,尤其是在不犯法的前提下,就可为所欲为的话,那自然少不了人想做点什么。

    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经历近十年的风尘,她的心理历程究竟是怎样在变化,谁能体会呢。

    “傻姑娘,是真的,这是真的!大帝仁慈,宽恕了我们妙音坊的罪责,还派使者大人接我们去天权圣地,我们真的脱离苦海了……”

    在少年身旁,是个三十来岁模样的女子,她面若桃花,一脸浓妆哭花了不少。

    “芳姐……”少女微咬下唇,盯着芳姐,一头扑倒在她怀里,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方才在外间,莺莺燕燕太多人,落泪也不尽兴,此刻方才释放一切。

    芳姐也抱着她哭着,安慰地道:“好了,苦日子到头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近十年来,芳姐也时常在想,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着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念头。

    此刻她明白了,在内心深处,每个人都希望被救赎。

    在黎明前,是长长的黑夜,它冰冷、枯寂、冷寒。

    许多人在冷夜中,放弃了生的希望,死去。而有的人,用不放弃心中那一点希冀,才会有机会见到太阳。

    现在,光明落下,驱尽黑暗,黎明到来了。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满心欢喜。

    “霜姐,为何你看起来,竟然有些不太高兴呢?”一座花房内,一少女问坐在床沿,发呆的女子。

    霜姐转头,看少女一眼,眼神有些飘忽地道:“离开了这里……我还能做什么呢……近十年了,我都忘了该怎么修行……”

    正在收拾东西的少女,顿时一愣,默默转头看向霜姐。

    放下行囊,少女无力地坐在地上,她脸上也是苦笑。

    “是啊,离开了这里,我们还能做什么……还有什么价值?”少年不到二十岁,也是个命苦的,本以为进入妙音坊便是一生幸事,可事实证明她错了。

    镇南城一战,妙音坊被连累,如花似玉的弟子门人,被各方发卖,过着人不如狗的生活。

    可是近十年过去了,她们……她们中有的人,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这样活着,没有尊严,但还有些价值。

    可若离开了这里,自己还算什么?

    三十来岁,还不到五行两三重天,到了天权圣地又有什么价值,还不是下等人?

    所以,如霜姐这般,瞬时陷入迷茫的人,也不在少数。

    我们的前路,在哪里?

    让人绝望的是,就算被赦免了罪责,前路依然黯淡无光。

    一入风尘,终身难以自拔,她们已经不洁,到了天权难道还能得到尊重吗?

    世人大多俗世,从玉仙宫被人唤作“欲仙宫”来看,便可知其中真味。

    霜姐执念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坠下了深渊,谁也拉不起来,这就是命。

    一日是风尘女,终身是不良人。

    以后每到一处,人人见到自己等人,都会提起自己的黑历史,都会暗中指手画脚地哂笑。既然如此,那离不离开这画舫,又有什么区别呢?

    至少,在这里,是名正言顺,谁也不会取笑她们,因为来这里的人就是来找乐子的,本也不是正经的。

    “我,不想走了……”霜姐轻喃,眼神空洞,有气无力地道。

    那少女却比她想得开,劝道:“霜姐,你不走,难道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像往日那样吗?”

    站在画舫外,招手微笑?

    霜姐颓然,瞥向妆台上的发簪,颤抖着身子猛地扑过去,抓起便用力朝着自己眉心戳去!

    她不想活了。

    咻——

    一道破空声传来,墨雁丢出一枚灵石,将霜姐的发簪击落,一瞬闪现到她身前提着她的衣领,骂道:

    “想死为何不早些动手,还非要等到今日?难道大帝恩德,是让你们自寻短见的吗?!”

    砰——

    墨雁轻轻一推,将霜姐推回床沿,倒在那里。

    墨雁有些生气,这是她今日,救下的第五人了。

    她也曾有类似的经历,知道此刻神经松懈,肯定有人会想不开,因为她曾经也有过这样的念头。

    但她不能容忍,这些女人就这么自绝,免得外人说,大帝好心做了坏事,导致了她们死去。

    而且,她也十分恨其不争,怒道:“既然能煎熬至今,还有什么难关是过不去的呢?有大帝替你们撑腰,谁敢造次?!”

    床上,霜姐落泪了,哭得悲戚,嚎啕大哭。

    声嘶力竭地道:“为什么,为什么不早些……为什么!啊啊啊……”

    她尖叫几声,费尽所有力气,几乎将床榻震散,哭得鼻涕口水都滑落。

    墨雁轻颤,心中也有波动,她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在怪典风,只是在对命运控诉。

    受苦中的人,总会渴望,有一个人突然降临,将他们解救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们无比渴望,这个人立马出现,可现实中没有童话,救苦救难的菩萨都可能别有用心,何况这个虚无缥缈的救命人。

    她们渴望这个人来得早些,就不用受这么多的苦,只是在发泄,并不是责怪恩人来得迟。

    墨雁可以理解,这种心情,她也曾有过。

    在墨族之内,她是分家,也如奴仆一般,低贱的事情做了无数,也曾想过有个天纵神武的人,能将她解救出去。

    “唉……”墨雁微叹,转身离开去查看其他人,她知道这个女人发泄出来后,就不会想寻死了。

    ……

    中州,东南方。

    在这里,大周皇朝的背面,有一个更古老的皇朝。

    大商皇朝。

    今日,大商皇都,皇宫之中,发生了大事。

    咚咚咚——

    一道矫健的身姿出现,一个至尊强者,降临此地。

    他叫司马瑛,大商皇朝,司马家族的翘楚。也是司马家族,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

    所谓功高震主,司马家族掌控兵权,出了一尊至尊,被皇室忌惮,安了个谋逆的罪名。

    司马瑛逃了出去,所幸,遇到当时神秘的帝尊阁,阁内有人见他天资不错,便招揽入内。

    短短几年之内,依靠帝尊阁的力量,司马瑛成就斐然,从灵台登顶至尊境。

    “司,司马瑛……你要造反吗?!”大商皇主,不断后退,吓得哆嗦。

    从司马瑛站在虚天大帝身旁时,他就知道,大商皇朝要完了。可临危,还是心中害怕。

    噗噗噗——

    司马瑛如入无人之境,灭杀了扑来的侍卫阁老等高手,在至尊境也能以一敌数。

    顷刻之间,他从皇城外,杀来了皇宫内院,站在了大商皇主面前。

    “我司马家族,世代忠烈,竟也落得如此下场,商殷,你可曾有过悔?”司马瑛手中提着剑,是帝道神金铸成。

    大商皇主商殷,跪在地上毫无气节,喘息着道:“瑛儿,你小时候,我,我可曾抱过你啊!!”

    噗——

    司马瑛手起剑落,面色冷然,看着那飞起的头颅,冷声道:“你若真记在心中,便不会有司马家灭族之事!”

    滴——

    鲜血从剑尖滑落,司马瑛转身离去,从此,大商皇朝要改换江山了。

    作者光明草说:这一章有些感慨,世上有多少人,为了生存,身不由己已成了习惯?唉……今天三更,不加更了。下午忙选课的事情耽搁了,时间有限,还没吃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