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冷酷的墨飞鱼
    小说网.妙音峰,在天权圣地七峰之下,与凤家的浮空岛并列。

    虚天大帝法旨,昭告天下,将所有被瓜分的妙音坊弟子门人,全数找了回来。

    没有谁敢忤逆,大帝的旨意,那就是天意。

    但即便有典风的法旨,有些事情,也是无法挽回的。比如,她们受到的伤害。如今,还活着的妙音坊弟子门人,不到当初一半了。

    “我对不起她们……”琴妙音有些畏缩,第一次露出这种情绪,在虚天宫远眺妙音峰,却不敢让她们看到自己。

    “唉。”典风在她身旁,轻抚她的香肩,安慰道,“今后好生待她们就是了。”

    过去的是非,现在再讨论,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只有尽可能地补偿这些可怜的女子。

    “是我将她们送下了地狱,她们……本都该是高傲的仙子……”琴妙音自责,不敢去见她们。

    时至今日,与典风在一起久了,她一些观念也发生了变化。她早已意识到,当初是她错了,才造成了这样的结局。

    此时此地,只有典风与她,其他人都知道琴妙音几日来心情复杂,倒也不埋怨典风偏宠。

    “她们依然可以做高傲的仙子……在我的门下,她们都将成为明昭天下的强者,届时谁也不会再想起她们的过去。”典风安慰道,语气中也颇有些自信。

    典风已经决定,要帮琴妙音,好生补偿这些妙音坊的人。

    不,如今是天权圣地妙音峰了。

    琴妙音一怔:“你不是说,轻易不会教徒吗?”

    她知晓,典风很忙,连自家孩子都来不及日日教导,哪里还有时间操心别的弟子。

    典风抚着她光洁的后背,笑道:“你放心,只要她们愿意学,我就可以教,至少可以让她们成为一代至尊!”

    琴妙音眼中精芒大盛,心中一暖,知道典风是为了替她赎罪。

    一尊大帝亲自出手,只要不是雪蚕那样的万古废体,要教出一群至尊,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夫君……”

    “别说话,什么也别说……感动的话,就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吧……”

    “嘤咛……”

    ……

    春宵一刻,千金难买。

    不知怎地,典风成帝以来,也有两年了,后院的女人们,却再也没有谁怀孕过。

    典风一直怀疑,是否成帝后,有什么不一样。

    于是他去请教了黑天,得到了答案。

    “成帝后,自然不一样,你今后生出的每个孩子,都是真正的帝子……自然难得。”黑天笑道,他是老牌真仙了,自然知晓。

    “大帝已经算是另一种层次的生灵,生命形态极高,自然难以命中……”金龙皇知道后,也打趣道。

    大帝境界以上,要想生个孩子,那真得看天意。

    有的人成帝后,就算妻妾成群,也无法再生出一个子女。

    一旦生出来,那就是媲美圣体的帝子级,多么难得,所以当然得对帝道生灵有所限制。

    “且修为越高的人,越是难以有子嗣,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因为你的遗传因子太强大了,母体柔弱自然难以受孕。”黑天补充说道,他很有经验。

    此前生出的几个孩子,虽然典风成帝时,他们得到了天地降福,拥有了帝血,但其实不算是真正的帝子级。

    否则,帝子级那么容易生出的话,各个大帝就窝在家里生孩子,仙遗早就万界无敌了。

    典风无语,道:“那我要再想生孩子,难道得让她们都成帝?”

    说着,典风都苦笑,这怎么可能!

    就算他再强,将来成为了天帝,他也不可能一手将自家人,都培养成帝仙的。

    成帝是最大的分水岭,最终依靠的只能是自己。

    然而,金龙皇却打击道:“就算你跟一群女帝成亲,‘奋斗’个千百年,也不一定能怀上一个。”

    此前黑天就说了,这是生命层次提升,所被天地规则限制了,故此帝仙很难有子嗣。

    典风很喜欢孩子,有事儿没事,从自家儿女脸上捏一把,那种幸福感!没成家的人,是不会理解的。

    此事却是难了,如今要生个孩子,都得完全看天意,老天爷什么时候高兴,说不定才能中一次。

    ……

    帝尊阁。

    “副阁主,我们做错了什么,您竟要问罪我等?!”一位准帝跪在帝尊阁外,那是一座邢台。

    邢台边,是墨飞鱼管着的几位域外准帝,他们听从命令,如今听墨飞鱼的吩咐。

    在这位准帝后方,还有一大群人,被捆神索之类的法宝锁着,被人押解着排着队。

    墨飞鱼没有回答这个罪人的话,而是手中浮现一本账本,翻开阅览少息后,冷盯着这尊准帝,道:

    “白无涯,收受贿赂、强掳抢掠、烧杀奸淫……皆查有实证,按《帝尊阁法令》,数罪并罚,叛斩立决!”

    “不!”那准帝,也正是白无涯,颤抖着身子,强扭过脖子看向身后。

    白无涯看到,一把长刀,正在砍来。

    “不!我要见阁主,我要见大帝!我是准帝,我是准帝,你一个至尊凭什么处置我,我要见大帝……”

    噗——

    随着这能斩神魂的天刀落下,白无涯头颅滚落,还保持着狰狞惊怒的面色,但却已是神形俱灭。

    准帝血倒喷上天,冲起百丈,如滚滚大江中,爆起的水柱。

    血雾零落,被吹散,好在在此的皆是强者,准帝血伤不到他们。

    不过这邢台周围,遍地却被准帝血腐蚀,变得千疮百孔。

    这便是准帝,大帝不出的时代,足够镇压一片星域的巨擘级人物。可在如今这个时代,准帝命也不值钱,墨飞鱼杀起来半点不吝惜。

    “将他拉开。”墨飞鱼淡淡地,对身旁的人吩咐道。

    随后,便有一位准帝走出,托着白无涯的头颅与残尸,丢入一旁熊熊燃烧着的一座香炉中。

    这是一座帝炉,是典风曾经的战利品之一,如今用来当焚尸炉了。

    嗡——

    准帝尸丢进香炉,燃烧起来,很快便有一股肉香,随后是焦臭味。

    “咳咳咳……”闻到这味道的人,脸色都刷白,极为难看。

    那些被捆绑着的人,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几乎吓尿。一尊准帝,说斩就斩了,半点也不容情!而连准帝都不是的人,心中自然更绝望。

    墨飞鱼瞥向正排队的那一梭“粽子”,冷声淡淡道:“下一个,墨……”

    墨飞鱼皱眉,看向那边排队的人,现在被押上了邢台的第一个,他很熟悉。

    “墨飞虎……”墨飞鱼念出这个名字,拿着账本的手,都在微抖。

    他看向墨飞虎,眼中是不忍,随后是恼怒,恨其不争之色。

    “大哥!飞鱼大哥,饶命啊!……”墨飞虎一个粗壮的大汉,一代至尊,竟然哭得像个孩子,心中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墨飞虎绝望不已,他声嘶力竭,哀嚎道:“飞虎大哥,我们可是同族啊,你救救我啊……我求你了,你去向阁主求求情,我不想死啊……”

    “咝……呼……”墨飞鱼心中也悲痛,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吐出,眼角都湿了。

    “飞虎,飞虎啊!!”墨飞鱼念着他的名字,跺了跺脚,气恼地道,“当初你初露端倪,我见你走偏,就曾苦心劝导过你,可是你……你为何,为何要当做耳旁风啊?!”

    墨飞鱼是个极重情义的人,墨飞虎所犯之罪,已经无法挽回,否则他也不能亲自带人抓了这位同族兄弟。

    墨飞鱼气得不行,大骂墨飞虎,他心中也有些后悔,为何当初没有将他劝回正路上。

    猛地跺脚,恨其不争,墨飞鱼跺到脚麻,紧攥着手中的账本,眼泪滑落脸颊,从下巴滴落。

    “飞鱼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墨飞鱼跪在地上,脑袋被一位准帝按在斩首的邢台上,吓得已经是浑身发抖,下半身失禁。

    “雁妹子,哥求你了,你帮忙说说话呀!”墨飞虎偏着脑袋,被按在邢台上,眼珠子瞪得兀大,看向墨飞鱼身旁的墨雁。

    “唉……”墨雁深吸一口气,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不忍看到这一幕,转过头去了。

    墨飞鱼长舒了一口气,眼睛不知何时已经红肿,但他还是忍着悲痛,重新看向那账本上,念道:

    “墨飞虎,行贿受贿、擅入藏经楼、偷学天功、出卖秘法、走私违禁黑灵石……皆查有实证……叛,斩……立决……”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墨飞鱼哽咽出来的,他说完“斩立决”三字,便扭头向一旁,闭着起了眼。

    “大哥!”最后听到的,是墨飞虎,一声忏悔与可怜的呼嚎。

    噗——

    墨飞鱼听到,天刀入肉的声音,随后墨飞虎的声音戛然而止,什么东西滚落下了邢台。

    “拖开他!”墨飞鱼没有睁眼,忍着心中的悲伤,命令道。

    嗡——

    随后,一阵肉香与焦臭味传来,墨飞鱼才敢睁眼。

    墨飞虎已经不在眼前,邢台上,只多了一滩至尊血,似乎不见到墨飞虎的尸体,墨飞鱼心中能好受些。

    “呼……”长舒一口气,墨飞鱼咬牙颤抖着,他知道墨飞虎是罪有应得,可人之常情让他依旧很痛苦。

    毕竟是同族兄弟,还有些血缘关系,曾一起经历过生死,彼此谁也记不得救过彼此几次。

    可有些原则,是不能突破的,墨飞虎做错了,必须要受到惩罚,否则帝尊阁如何立于仙遗之上!

    作者光明草说:突然开车,o* ̄︶ ̄*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