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三帝相见,蠢 三更
    “劫色?嗝……”醉汉打了个酒嗝,又嗝出不少酒气,整个巷子里,都充斥着酒气。

    “嘿嘿,小妹妹别说那么难听嘛,你有美色,我有财源,跟着我只有你想不到的荣华富贵!”醉汉拍着胸脯,保证道。

    说着,一双手,已经几乎接触到典晚秋胸前。

    典晚秋皓齿轻启,张开小嘴,轻轻呼出一口气。

    “噗!”醉汉的双手,立刻坠地,被齐齐斩断!

    “啊!”剧烈的疼痛,让这个神藏,彻底清醒,瞪眼看着双手手腕,在朝着外面彪血。

    “你这恶婆娘!”醉汉怒喝,眉心射出一柄飞剑,是一种神料铸成,削铁如泥。

    “呼……咔嚓……”

    典晚秋又呼出一口兰气,将飞剑斩断,醉汉大惊失色,被反噬咳出一口鲜血。

    此时,他完全清醒了,认清了事态:“你你你,你是谁!”

    一个看起来如凡人,完全没有半点修士气息的少女,竟然如此强大,吐一口气就让他毫无还击之力。

    是灵台?

    在这醉汉眼中,灵台就是大能了。

    典晚秋冷笑,道:“我这一生,还是第一次被人劫色,虽然你无法成功,但我还是要赞赏你一句,勇气可嘉。”

    “噗通”一声,醉汉顾不得断掉的双手,直接跪下来跪在典晚秋身前,额头渗出冷汗,不停地磕头。

    道:“这位小仙女,呃不,姑奶奶,小的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我是个屁,给放了吧?”

    “嗯?”典晚秋皱眉,此人太没骨气,让她愈发厌恶。

    但不知怎地,她不想立刻杀了他,或许是因为他勇气可嘉,把她逗乐了一下的缘故。

    那醉汉脑门都撞出了血渍,哭丧着道:“我是该死,我有眼无珠,我不该起色心……可是您不知道,我家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一双儿女嗷嗷待哺,若是我死了,他们可该怎么办呐……”

    醉汉哭戏很不错,典晚秋觉得,按照源星上的说法来说,奥斯卡欠他一个小金人儿。

    可典晚秋知道,他就是个滚刀肉,在顷刻间醉汉毫无意识,她就已经读取到了此人的所有记忆。

    一尊大帝要从一个小修士元神中读取记忆,后者根本不会有察觉。

    她见到,此人从小就是个熊孩子,五岁成孩子王打群架,八岁就偷看隔壁小姐姐洗澡,十岁就偷偷趁着班上小姑娘睡觉时偷摸人家大腿……

    天生色胚,而且成为修士后,他越发胆大包天,这些年来被他暗害的女孩儿有百十个了。

    看到此处,典晚秋眉头大皱,怒瞪他一眼。

    还在求饶的醉汉,立刻炸开,化作血雾。

    “哼!”典晚秋冷哼,眉心射出一道光,将此人的元神笼罩,拉回她的识海之中。

    她要对他所有的记忆,进行读取。

    “正好差一个修士,让我了解一下源星修士界是个什么样子……”典晚秋站在原地,丝毫不觉得身前一滩血渍有什么不妥。

    她静静读取,突然瞳孔微缩,有些惊喜地自语道:“墨庭……典墨,他居然也在这里!”

    墨庭,是如今源星修士界,一个大名鼎鼎的组织,在中华国内负责处理修士犯罪。

    而墨庭的创建者,就是典墨,他没有化名,也没必要化名。他是准帝,自然自信,毕竟谁也想不到,典风与典晚秋会降临源星。

    “典墨……”

    典晚秋喜不自胜,眼中有微光泛起,这一瞬她想起了过去种种。

    谁也想不到,会在源星,再有机会见到典墨。

    典晚秋一直都在找典墨,分手后不久她就后悔了,觉得失去了整个世界,从此更变了性格,越发极端。

    可她心中,却忘不了,青梅竹马的他。

    然而转瞬,她双眸红起,咬牙切齿地道:“龙!飞!雪!……别以为你改名成落婷芳,我就不知道是你!”

    对一个女人来说,抢走她男人的女人,是应该大卸八块的。当然,典墨也是个负心汉,为了一个所谓的兄弟,居然能舍去她!

    她当然不会管,是不是自己的错,就算是自己错了,难道典墨不该宠溺容忍自己吗?

    作为典家明珠,从来都是被宠溺坏了,她自然是这样的心态。

    一个人可怕的地方不在于,她有没有本事,而在于她没有本事还没有自知之明。

    她对自己足够自信,天权十大美人、元灵神体道胎、一代女帝等等头衔,让她觉得,典墨作为自己的男人,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典晚秋占有欲极强,男人就像是小时的玩具,谁敢与她抢,后果都是要承受她的怒火。

    “落!婷!芳!”典晚秋冷哼,眼中透着杀机,看了看郊外。

    墨庭是一位准帝建立,它足够强大,自然不用隐身起来,所以基地就在城外郊区。

    轰——

    这一夜,一尊女帝发怒,城外郊区连绵大雨,雷霆不断。

    典晚秋如一个魔神,降临郊外,来到这个基地,她要杀了那个不知羞耻抢走她男人的女人!

    她觉得,就是落婷芳,将典墨拐走了。不然以自己的魅力,典墨怎么会离自己而去。

    有的人,从来不愿意承认,是自己有问题。

    轰——

    她一手印下,顿时墨庭基地,一撞硕大的古楼崩塌。

    她很有分寸,下手有轻重,不会击杀掉准帝,但准帝以下的人绝对活不过。

    然而她落下手掌后,才发现,被她劈成废墟的墨庭基地,竟然半个人影也没有。

    嗖——

    她立刻远退,如一道魅影,她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既然都来了,聊聊再走吧。”典风出现在她身后,几乎伸手就能碰到她的肩膀。

    典晚秋浑身一紧,大惊失色,浑身仙芒绽放,胸前仙骨迸射虚空之光,她瞬间消失在典风面前。

    这是《虚空经》中的秘术,虚空放逐,对自己释放有奇效,能轻易快速遁走。

    可典风既然猜到她要来,自然早有准备,且道:“回来吧,……虚空接引!”

    “嗯?”典风惊异,这招失去效用,虚天圣骨中的虚空之力,竟然早被典晚秋清除掉了。

    典晚秋遁入虚空夹缝,留下一道冷笑:“你以为我会那么傻,会觉得你的圣骨没有古怪?”

    “就算如此,你也走不掉!”典风冷哼,神念一动,虚空中,一件神器显化定住了虚空!

    虚空戒!

    典风成帝后,第一次祭出虚空戒这件仙王器,用来对敌。

    虚空冻住,典晚秋就算已经遁入了虚空夹缝,也被锁定在这片区域内。

    “虚空大裂斩!”典风抬手,一招斩下,将她从虚空夹缝中,斩落出来。

    “咳……”典晚秋大惊,坠落出来后,嘴角露出血迹,惊道,“怎么可能,同是帝境,你居然能在虚空秘术上力压我!”

    她不解,她也祭出了“虚空大裂斩”却被典风一招截断,她躲闪及时却也受伤。

    同是帝境,典晚秋不明白,她道:“你明明废掉了,就算是大帝,在虚空一道上也不可能与我相比!”

    典晚秋觉得,典风的虚天神体废掉了,就算再有其他血脉,在虚空秘术上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可是她错了,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典风眯起眼,冷冷地盯着她,此地已经被虚空戒锁困,他有足够的时间。

    “当时你是怎么想的?”典风突然开口,问道,眼神淡漠。

    现在再说对错,没有意义,典风只想知道,她那时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典晚秋一怔,她知道,典风问得是,夺走他圣骨那一日。

    这个问题,典风想了很多年,也觉得自己猜得到她的心思,但终归还是想问。猜的与她自己说得,意义不同。

    典晚秋冷声道:“谁让你是圣体,若你的体质是典墨的,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

    典风哂笑,自嘲一声,竟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算了,我不用再问了,当初的是非对错,已经没有意义……但是,我们之间,还有别的因果没有了结!”典风语气一转,变得杀气凛然。

    “什么因果?”典晚秋皱眉问道,她想不出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恩怨。

    “你号令长生殿,偷袭天权的事情,你忘了?”典风冷声说道,“这世上,任何人敢打我家人的主意,他都得死!”

    典晚秋一凛,有些惊惧,看着那枚虚空戒有些慌了神。

    嗡——

    突然,虚空裂开,半空中,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典尘穿着一身休闲服,但却有大帝的气势,降临此地后,一眼看到了典风与典晚秋。

    他感应到两尊大帝的杀机,所以赶来。

    “你来做什么,这里没你的事。”典风皱眉,典晚秋在眼前,典风此刻更不想见典尘。

    典尘有些不悦,刚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但却突然怔住,他看见了虚空戒!

    典晚秋眼前一亮,心中生出妙计。

    “典尘叔叔,我是晚秋啊,典晚秋!”典晚秋一声大喊,将典尘惊醒,他有些浑噩,见到虚空戒他有些懵。

    到底怎么回事,虚空戒怎么会在这个帝尊阁阁主手中,难道?

    难道他从风儿手中夺走的?那风儿呢?现在怎么样了!

    “你是晚秋?!”典尘惊楞,他仔细瞧了瞧,嘿,这位女帝的眉眼还真像典晚秋小时候!

    典晚秋担心典尘联想出真相,接着指着典风道:“他杀了典风,抢走了虚空戒,现在还追来源星要杀我,叔叔救命啊!”

    典风眉头大皱,深吸一口气,被气的脸红脖子粗。他根本想不到,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居然能如此睁眼说瞎话。

    可是典晚秋这瞎话,刚好与典尘这脑袋契合,与他想的到一处去了。

    典尘立刻一脸杀气,看向典风,眯起眼问道:“你说你来源星是找人的,原来是想找我儿媳妇,要杀人灭口吗?!”

    典风咬牙,真想再揍典尘一顿,这脑子是怎么想的?!

    典尘的杀机,完全锁定了典风,此刻他管不得这个帝尊阁主有多强,他只想“报仇”。没错,他顷刻就信了典晚秋的话。

    毕竟,在他心中,典晚秋是儿媳妇,说的话自然比这个帝尊阁阁主更可信。

    嗡——

    典晚秋趁典风不注意,祭出一杆长枪,仙王器的气息弥漫,她一枪点破苍穹,突破了虚空戒的束缚。

    典风注意到她竟祭出一件仙王器时,已经晚了,她自我放逐,逃掉了。

    那长枪,典风只看到一眼,他知道那是第一代元灵神体道胎的仙王器,竟然被典晚秋得到了!

    追不上她了!

    典风皱眉,一脸不善地看向面前的典尘,这货不知死活,已经冲杀了过来。

    “你还我儿命来!”典尘大吼,战血沸腾,喊得那叫一个天崩地裂。

    他已经被愤怒冲昏头脑,都不在意典晚秋了,径自杀将而来。

    典风冷哼,心中有一丝丝感动,但却满是怒火。

    若他真那么有情,岂会不认得自己?且他现在打扰了典风的好事,典风心中也憋了一肚子火气。

    “蠢货!”典风骂了一句,悍然出手,如一道黑光猛地朝着典尘撞去!

    作者光明草说:今天时间有限,就不加更了,不过这一章很长,求花花。又忙了一整个白天,白浪费时间,办个手续很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