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顽固不化
    典尘一家子,浩浩汤汤地来,没有隐匿气息,典府内的人自然都已然发觉。

    在典府后院,可谓是高朋满座,最少都是半步至尊修为,一群人来了自然能感觉到。

    不过,也没有人说什么,当做没看见。

    直到典昊叫门,典风才终于,悠悠地道:“不在家。”

    他说得平淡,举起杯抿了一口酒浆,微微蹙眉,不知怎地突然就没了兴致。

    典府正门外。

    典昊一脸尴尬,转身看向典尘,呃了一声道:“父亲,这……”

    那声音,很明显,就是典风说的。

    典昊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没猜错,这个大哥果然是不想见到自己一行人。

    “臭小子,难道还要为父亲自叫门?”典尘端着架子,一脸不悦。

    典玲珑见他走上前去,连忙道:“尘哥……你态度好点儿,孩子心中还有怨愤呢……”

    她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倒不是不让进门觉得没面子,而是见典风这态度,她心中就很伤感。

    一直以来,她在源星只顾着教养两个孩子,都没发现,原来自己对大儿子还是那么在意。想想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典玲珑心中就觉得亏欠。

    可典尘,却冷哼一声,走上前去,皱眉冲着院内道:“为父都在门外了,你还不来开门相迎?”

    他是为父,觉得高典风一等,先天有俾睨典风的资格。不管是有什么缘故,觉得典风应该亲自出门迎接才对。

    院内,传出典风冷冷的声音:“人家说不在家,意思就是不想见你,难道你还不懂吗?”

    “你……”典尘气结,脾气上来,被亲子当众这般对待,一个自持身份的父亲是下不来台的。

    于是,他微怒道:“翅膀硬了,连父母都不认了吗?……臭小子你给我出来!说说你和晚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闹成这样,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

    “尘哥!”典玲珑心悬起,她觉得典尘这态度,可能会将事情越搞越复杂,她连忙道,“风儿……”

    典府后院中。

    当典尘说完那句话时,典风皱着眉,心情瞬间滑落到谷底,手中酒杯被他猛地捏成碎末。

    沙沙……摊开手掌,仙源沙在指缝间滑落,典风眯起了眼。

    黑天心中暗骂:“煞笔典尘,居然还敢提那婚约的事儿……”

    因为那婚约,典风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只有黑天最明白。

    黑天觉得,若不是典尘的离开,典风绝不会被挖走圣骨,典家不敢那么干。

    典尘当初就考虑不周,将典风一个人留在典家,那个无情又危险的地方。

    而现在,典尘居然先入为主地,觉得是典风做错了什么,对不起典晚秋的事情。

    这下,将典风的怒火,再次点燃。

    “……滚!”沉默了几息后,典尘沉闷地吼出一声,他还是尽量压制心中的怒火和委屈。

    砰——

    无形的音波,从典风口中颤出,透过院墙,只针对典尘一人,将他击飞。

    “风儿……”典玲珑见此,大惊失色,连忙闪到典尘身旁将他扶起。

    典尘满脸通红,是气得,也觉得非常没面子,怒道:“臭小子,你不怕天打雷劈吗,居然敢打为父了!”

    在此之前,典尘就被典风揍过两次,现在是第三次,且还是典尘知道了典风身份的情况下。

    当着典尘众多姬妾,典尘脸上无光,甚至被一群孩子看了笑话。

    典风尽量平静心情,冷淡地道:“等你学会好好说话,再来见我吧,现在我在待客,很忙。”

    我很忙,所以没空见你,所以你滚吧。

    就是这意思。

    典尘气极了,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史上,在家人孩子面前,最没面子的父亲。

    可他也不想想,会搞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他自己作的。

    典府后院内,黑龙大帝一脸诧异,他不知道内情,真想不到典风与典尘有这么大的间隙。

    “师弟……你这是怎么了?”黑龙大帝关切地问道,觉得典风不是那种欺师灭祖的人,否则黑天也不会悉心教导。

    黑龙大帝觉得,此中必然有大隐情。

    一旁,众年轻俊杰,顿时你一言我一语,将典风与典晚秋的恩怨,详细解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哼!那妮子真不是个东西!”黑龙大帝愠怒,瞥了典墨一眼,“也不知道你咋看得上她!”

    典墨一脸无奈,他能说什么,谁年轻时没爱错过人?

    落婷芳却是微笑,对黑龙大帝的话很赞同,她也这么觉得。

    “我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昨夜她还有脸叫典尘叔叔?”黑龙大帝气极,他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没脸没皮的人。

    虽然这些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可黑龙大帝能感同身受,他也曾是个苦命的人,替典风越发觉得不值。

    黑龙大帝哼道:“师弟你别担心,若是你念及旧情下不去手,下次见面我替你宰了那个典晚秋!”

    典风嘴角微抽,连忙看向自家妻子们,解释道:“我对她可没余情,早休了……”

    典府门外。

    “嗯?黑龙前辈,你也在里面?”典尘被扶起来后,正想怒骂几句,却听到了黑龙大帝的怒骂声。

    他认得黑龙大帝,就是典尘将封印黑龙大帝的黄泥阵台,给揭开的。

    黑龙大帝一愣,看向典风,眼神询问,我该不该回答他?

    典风哂笑,道:“师兄与他有恩情,我与他的事情,师兄不必管,今日你只管好好吃喝就是。”

    黑龙大帝点点头,家务事最是难断,他也才懒得插手。何况,他也没有替典尘分辨的意思,他觉得典尘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黑龙大帝被封印的那些年,对于女儿是何等思念,恨不得日日都能见到。

    可典尘这货呢,因为身旁妻、子环绕,竟二十年来也不回仙遗看一眼典风,这还是亲爹吗?

    “活该!”黑龙大帝,对典尘丝毫不同情,暗暗摇头嘲讽道。

    “黑龙前辈?”典尘还在外面问。

    典风大声答道:“黑龙师兄是我的贵客,他已经醉了没空理你。”

    黑龙大帝暗暗点头,对典风竖起大拇指,这话就让他好做人了。

    毕竟典尘对他来说,算是恩人,若不应声岂不是显得无礼。

    “喝醉了?”典尘皱眉,觉得事情不简单,怀疑地道,“黑龙前辈是你师兄?”

    突然,典尘想起了黑天。

    “黑天,我知道你也在,快让那小兔崽子给我开门啊!”典尘不输气势,他就不信,典风还真敢将他怎样。

    典玲珑在一旁劝着,典尘却不愿低头,一个父亲若是对儿子认错,那颜面何在?

    在他看来,典风应该高高兴兴与他相认,然后来一场感人肺腑的父子见面的戏码,阖家团圆才是。

    黑天听了典尘的话,摇了摇头,皱着眉道:“典尘,我当初让你离开,却没让你二十年不回去,成仙难道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典尘守在源星二十年,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成仙?

    典尘的传承记忆与天缝等信息,都在暗示,仙门极有可能开在源星。但具体是什么时候,是未知的,所以典尘一直守在这里,就是不想错过了仙门打开的时机。

    这一等,就是近乎二十年。

    “黑天,你怎么也……”典尘皱眉,他还以为,黑天会帮他说话呢。

    “夫君,风儿只是在赌气,你认个错,事情就过去了……”一女悄声地劝道。

    “是啊尘哥,你就认个错,孩子就消气儿了……”典玲珑也一脸乞求地看着典尘。

    “你们……”典尘却一脸错楞,他是个极其传统的仙遗人,什么三纲五常认为是死理。

    对儿子认错,这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吗?

    反了天了,我有什么错?一个父亲,就要有父亲的威严,就算错了,我也是对的!

    典风在后院内,手中举杯,杯口与嘴唇碰在一起,却没有饮下。他在等,想看看典尘,是何反应。

    众人也都沉默着,看着典风,典家的家务事,他们自然不会多嘴。

    “要我向他认错?你们是怎么了?自古以来,哪有为父屈尊向儿子认错的,有这样的道理吗?!”典尘怒气冲冠,认死理,觉得自己是父亲,典风凭什么在自己面前摆谱?

    “夫君……”

    “尘哥……”

    典尘的妻妾,也都是一脸无奈,也不知该怎么劝这对父子了。

    也有妻妾,对院内的典风道:“风儿,他毕竟是你的生父,你这般拒之门外,传出去是何名声?”

    典风淡淡道:“你若不说,我都差点想不起来,我居然还有一个父亲?呵呵……”

    一声冷笑,让典玲珑,心疼不已,她哭道:“风儿……是娘对不起你……”

    典风听了,微微蹙眉,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忍。

    相对于典尘,对典玲珑,典风没那么多恨意,此刻见她落泪,丝毫怨恨不起来了。

    典风心软,也是重情义,见不得典玲珑落泪。

    见娘亲哭成泪人,典昊也一脸皱眉,看不下去了,对着典府大院怒道:“大哥!母亲都哭了,你还不快开门?!”

    “哼!”典风冷哼,那一丝不忍,瞬间消失了。

    原来,是想打感情牌?

    作者光明草说:典尘就是个反面教材,做父亲千万不能这样,否则别指望得到什么父子亲情了。儿女是独立的个体,不是父母的附庸财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