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爷爷,为什么
    典尘愣在了原地。

    突然,觉得有些揪心,还有些心慌。

    他以前从未想过,自己若是离开了典家,典风会不会得到典家的厚待。

    他觉得,自己是一尊至尊,且又为典家立下不少功劳,就算自己走了,典家也会厚待典风才对。

    可事实,并不是如此。

    贪婪,是人性原罪,一旦有人生出不好的念头,且他打主意的人又没有反抗的力量……那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这世间,有风骨风度的人,在少数,大多数不过都是小民,恃强凌弱再常见不过了。

    “典家……真敢这么干?”典尘有些语结,他抬杠的本事似乎也失去了,抬头看向走在最前面的典风。

    典尘背对着所有人,没有转过来,小兰说起此事时,他也依然神情淡然。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再提起虽然也会有怨气,可终究不会影响典风的心境了。

    只是典尘一家子听来,却心中震撼,这个结果是万万不曾想到的。

    “我可怜的儿……”典玲珑心中悲戚,现在典风越是坚强强大,她心中就越痛一分。

    为人母者,在孩子最需要时,最痛苦时,自己却在星空彼岸享福……此刻想想,她心中如刀割一般,痛恨自己,不该远离。

    “大哥……”典昊也怔了怔,抬头盯着典风的背影,深深地看着。

    他突然觉得,这位大哥如今如此强大,也不是毫无理由。

    再看看自己,一路行来,有典尘保驾护航,从没有经历过什么惊险,更别说如此委屈的事情。

    这准帝修为,未免来得太简单了,不过是承了父亲的福泽而已。

    若是换个境遇,与大哥身份对换,自己能做到这一步吗?典昊在心中想着,暗暗摇了摇头,他觉得恐怕不行。

    这一刻,典昊心中对典风的不服,全都化为了佩服。

    同时,他眉头也皱起,扶着母亲,她已然哭成个泪人。

    见典风也不劝,典昊张张嘴,想说什么,但终究也什么都没说出口。

    典昊知道,他是最没资格说话的人之一,大哥不管怎么对待他们,都不为过了。

    “母亲……”小女儿五六岁,见典玲珑哭得悲怆,都小眼睛红了起来,一起落泪。

    她不知道什么是悲伤,只知道母亲悲伤,她也该悲伤。

    “好了,再哭又有什么用呢,一切已经发生了。”典风皱眉,头也不回地道。

    他见典玲珑哭,心中也很不是滋味,虽然他一直告诉自己要冷漠一些,但心总是肉做的。

    典风想劝,不过说出口时,也只能带着些漠然的语气。

    他微微转头,用眼角余光瞥向身后,典尘在那里站着,像一根木桩。

    典尘没有说话了,渐渐低头,神情中满是愤怒,他想不到典家会这样对他的儿子。

    他少时就名满天下,在仙遗打拼惹了那么多仇人,替典家也拿到了不少好处。

    可谁曾想时过境迁,自己才不过消失十年,居然典家高层,就要牺牲他的儿子来达成家族的利益。

    此时,典尘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典风不待见他,甚至不愿意正眼多看几眼。

    “该死的典林,该死的典沧海!”典尘恼怒,低吼一声,满身的杀气,“再回仙遗,我要掀翻了典家!”

    典风转身,轻瞥了他一眼,而后转回去,不知在想什么。

    “典林典沧海,早都死了……”小兰撇嘴,有些微冷地说道。

    “什么?”典玲珑惊异,典林可是她的亲兄弟。

    典风淡淡道:“都是我宰的。”

    “他毕竟是你的舅舅……”典玲珑心软,不管典林做错了什么,毕竟血脉亲情还在,她觉得典风有些手重了。

    典风皱眉,心情兀地又有些不好了。这样的道德绑架,他听过无数次,却没想到,典玲珑也会这么说。

    小兰冷哼,对这个婆婆冷硬地道:“典家何曾将师兄,当做是亲人对待?!”

    重情义是好事,可若是甘愿被情义困住手脚,那受害者该如何出这口气?

    大度?滚吧。

    “母亲……”典昊皱眉,拉了典玲珑一下,示意她注意些说话。

    听了这些真相,典昊都觉得典家那些人该死,心中也丝毫不怜悯。

    “好了,过去的事情,再多说也是无益……只是今日孩子们想见见你们,去后花园一叙吧……”典风道。

    ……

    “好香!”一来到后花园,典尘一家便看到,那满园的奇花异草。

    当然,香味是那烤肉、酒浆中传出的。

    “请坐。”小兰指着那里,几桌空着的,是方才刚摆的。

    既然都来了,就算不认亲,那也该有待客之道,典风是这么想的。

    “哇,好香呀,有什么好吃的?”典尘几个年幼的孩子,顿时撒欢地跑过去,上桌就是干。

    典风轻轻一笑,典尘脸色微红,连忙咳道:“咳……都给我住手,成何体统!”

    典风却淡淡道:“孩子天性如此,何必拘泥,若喜欢,这里还有许多……不过不能与我们一桌,我替他们准备了一些能消受的美食……”

    孩子们尚且年幼,境界修为都很低,此时不宜食用能量太高的食物。

    如那帝翅、饕餮肉、帝鳄肉等,就算只吃一块,他们恐怕也会爆体而亡。

    所以,典风在那几桌上,为他们准备的,是常人能消受的食物。

    不待典尘说什么,典风便看向那边,从仙遗来的众人,道:“介绍一下吧,这些是我在仙遗的朋友们,这次随我一起来旅游……这边的是我的妻子和孩子们……这两位就不必介绍了吧?”

    黑天与黑龙大帝,典尘都是认得的,自然不必介绍。

    “这么多……准帝?!”典昊大惊失色,他本以为在这个年龄段,能有准帝修为已经是世间难得。

    可是看看这里,典风从仙遗带来的人,竟然还有数位年轻准帝!

    “典尘前辈……”

    “典尘……”

    “典尘前辈好……”

    仙遗来的众人,一一见过典尘,颇有礼数。

    可面对典尘,典风家的女人们,却不知所措,这……该如何称呼才好啊?

    若叫“公公”,怕是典风不悦,可若是不叫,也总不能干瞪眼,一句问候也没有吧?

    这时,几个孩子的声音,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安静气氛。

    “爷爷?你是爷爷吗?”典尘才两岁,可天资聪颖,早就学会了说话。

    苏梅将典月放下,孩子踩着歪歪扭扭的步伐,跑到典尘身前,仰视着他,好奇地盯着。

    爷爷?

    典尘浑身一颤,张了张嘴,却感觉心中无话可说。

    他看向典风,典风只是微微垂眸,没有阻碍孩子的叫喊,典尘心中一松。

    典尘蹲下身来,笑看着典辰,张开怀抱,道:“好孩子,快来爷爷这里……”

    众女看向典风,典风也没说什么,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他很矛盾,他在置气,但这份血脉是割舍不掉的,他没有理由限制孩子们与典尘来往。

    典辰乖巧,许是见气氛不对,便回首看了一眼娘亲苏梅,又转头瞧了典风一眼。

    典风对他微微一笑,典辰才笑呵呵地,扑进了典尘的怀抱。

    典尘大喜,将典辰抱着站起来,伸手摸着他的小脸儿,逗着他问道:“孩子,告诉爷爷,你叫什么?”

    “我叫典辰!”典辰话语清晰,却也有些奶声奶气地笑道,“娘亲说,爷爷也叫典尘,是吗?”

    “典辰?”典尘一惊,险些将孩子滑脱手,好在他修为高绝,不至于出现这种失误。

    典尘转头,看向典风,却见典风转头,根本不看自己。

    典辰?典尘!

    古往今来,将父亲或是爷爷的名字,赐给子孙后代的典故,也是常有的,为的是一种缅怀和期许。

    典玲珑心中喜悦,看来,孩子还是一直都在思念着父亲的,只是……

    “是,爷爷也叫典尘……”

    典尘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地,他不觉得自己错了,但却莫名觉得脸红。

    忽然,典辰在典尘怀里扭头,看向苏梅。苏梅给他一个小眼神,孩子微不可查地点点头。

    转回头来,典尘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瞪大眼珠子问典尘,道:

    “爷爷,你为什么二十年都不回家,是不要父亲和我们了吗?”

    众人眼前一亮,眼神莫名,觉得这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典风暗暗哂笑,瞥了苏梅一眼,轻轻白她一眼。他知道,这应该是苏梅教的,孩子那么小,哪儿能问出这么尖锐的问题。

    “我……”

    典尘嘴角微抽,任由他在典风面前再能抬杠,在孙子柔和的话语之前,他也再无法巧言辩驳。

    他脸红起来,是彻底地红到了脖子后面,但却不是发怒,而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暗恨,自己为什么非要着了魔一样,守在源星二十年呢?

    一个成仙的契机,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爷爷,你怎么不回答呀?”典辰盯着典尘,一脸天真无邪,一双萌萌的大眼睛中,露出些委屈之色。

    那模样,看得能让人心疼。

    典尘深吸一口气,一副好口才,在此时也显得苍白。面对一个孩子的质问,他无法再说得义正言辞,那一双无邪纯净的眼神,竟然让他这尊大帝都不敢直视。

    再不要脸的人,也总有一个,让他没脸当面说瞎话的人。

    作者光明草说:再不要脸的人,也总有一个,让他没脸当面说瞎话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