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四百章 故园,愤怒
    入夜。

    典尘被灌了许多酒,墨丹青与斩天劝他多喝些,否则肯定会后悔。

    典尘本着警惕的态度,也有些好奇,为何非要喝醉才好?

    当他看着墨丹青与斩天大帝,醉得不省人事的模样,被人抬去睡了时,典尘心中觉得莫名。

    这还帝仙呢,也太没防范意识了吧?若是此时,有人来袭,该如何是好?

    当然,在这混沌森林,典尘还真感受到了三位大帝的气息,心想难道是因为有他们在,所以这两人才敢醉倒?

    夜半,典尘正在打坐,却听到一阵寥寥琴音,从远山传了过来。

    “真仙?!”典尘大惊,在这混沌森林之中,居然还有真仙吗?

    他感受着琴音的力量,然后……然后没多久,他就后悔了。

    后悔,为何没有醉倒。

    “我……我,我特么……谁在弹琴!”典尘咬牙,浑身都是一颤,像是失禁了一样的脸色。

    那种声音,让他感觉头皮发麻,浑身骨头都在颤抖。

    太难听了,到底是在弹琴,还是在弹铁?

    那种声音,有些像是,用刀刮铁板的声音,他不知为何居然可以用琴弹出这种声音。

    片刻之后,典尘忍无可忍,飞出窗门,朝着那声音来源而去。

    那是一座神山,孤峰耸立,一条硕大的九幽黑金锁链,将整座山都缠绕锁着。

    典尘看到一个美人,一个绝世美人,在月下弹琴,坐在悬崖边,身前放着琴案,琴案上是一把古琴。

    她的指甲很长,适合弹琴,但却不经意,总会挂到琴身,从而发出那种听了浑身不自在的声音。

    “仙子……”典尘觉得,得打断她,不然今夜不说难以入眠了,连枯坐都会没心情。

    谁知,这仙女在弹琴时,全神贯注,颇为入神,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黎仙乐在自顾弹琴,这是她新谱的乐章,她嘴角挂着笑在练琴,心想等典风回来弹给他听。

    典尘连叫几声,黎仙乐才醒来,不悦地看向典风:“你这人,怎么如此无礼,打断本仙子弹琴作甚?!”

    她怒气冲冲,大有兴师问罪之意,因为她的琴弦恰好又被弹断了一根。

    典尘心中松了口气,可算是没琴可弹了吧?

    谁知,黎仙乐又取出一把古琴,让典尘差点一个踉跄。

    尼玛,你都被锁在这里了,怎么居然还有存货的琴?

    “咦?你和典风长得有些像啊,难道你是……”黎仙乐发现了什么,顿时有些惊喜地笑道。

    典尘微微点头,正想承认,但黎仙乐没说完的半句话,却让他当场脸色刷白。

    “难道你是……典风的儿子?!”黎仙乐一把将琴按在琴案上,有些激动地盯着典尘打量,越发觉得自己猜对了。

    “呃……”典尘翻了个白眼,心想,你是怎么想的,我明显比典风年纪大啊!

    他顿时有种,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感觉。

    偏偏黎仙乐还微笑着,觉得自己猜对了,笑看着他。

    典尘无奈,道:“仙子,我是典风的父亲,不是他的儿子……”

    多少年前,世人提起典风,都不认识,可若提他是典尘的儿子,那不少人都会“哦”一声。

    可时至今日,典尘在一群大人物面前,提起自己的名字,却并没有人知晓。相反,说他是典风的儿子,那些大人物,都会“哦”地恍然大悟一声。

    这就是改变。

    “你是典风的父亲?”黎仙乐眯起眼,顿时眸子冷了下来,一脸愠怒。

    “是,如假包换……”典尘接话,不管说什么,只要不听那要杀人的琴音,就是最好。

    他已经明白,为何会被灌酒,那两货为何要喝醉,原来源头就是这位仙子。

    “哼!”

    “砰”地一声,黎仙乐一声娇喝怒喊,“你还好意思回来?”

    “呃……仙子何意啊?”

    “何意?你还是不是个父亲了,居然离开他二十年,也不曾回来看一眼!”黎仙乐气势汹汹,要为典风骂人出气。

    典尘嘴角微抽,一脸茫然,卧槽,为何仿佛全天下都知道这件事情.

    仔细一想,呃……的确是,自己离开仙遗不曾回来,仙遗内谁不知晓。

    典尘十分无奈,心想,看来要被人嘲讽一辈子了。

    ……

    黎仙乐不再理会典尘,自顾自弹琴,典尘听得心慌意乱,简直不敢再留半晌。

    他怕会怒骂出口,旁边那三座神山中的道友提醒他,不要说黎仙乐弹琴差,否则典尘可能早就吐槽了。

    嗡——

    他一步跨出混沌森林,混沌之气散开,他化作一道神芒,在午夜时分来到了典家之外。

    典家内外,皆有绝世帝阵,常年都是开启状态是,守护着典家。

    可在典尘眼中,这些阵法破绽无数,他是帝阵师,轻易找了个破绽就进了典家。

    他不想正大光明地回来,免得典家借他威势狐假虎威,但心中却又不能忍住,回家看看的念头。

    这些年,他未曾回来就罢了,可都回到了仙遗,又怎能忍住不回去看看呢。

    “那是我的府宅……”典尘暗自踱步,在典家内游离,想一个孤魂野鬼。

    他来到一处高宅外,典家祖地是一个巨大的古城一般,其中府院不少,不然也住不下这么多人。

    “嗯?有人住在这里?”典尘皱眉,随后神识一扫。

    “哼,我不在了,连我的家门都给我占了?”典尘有些不悦,他为典家做出贡献不少,可典家连一座宅院都收回去了。

    “风儿那些年,难道都不曾住在这里?”典尘脸色有些不善,神情阴冷。

    随后,他随意将一位典家弟子记忆读取了,在其不知不觉间,典尘就得到了这么些年典家发生的事情。

    “咔咔……”典尘双拳紧捏,指节捏得发白,他动怒了。

    稍息后,典尘来到典家祖地南面。

    在这里,有一片绿竹林,在竹林僻静之处,有一座小竹屋。

    其实也不算小,住一个人绰绰有余,占地还是有几十平的。可与典尘留下的那座宅院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狗窝,住在这里的人,与典家的杂役仆人有什么区别。

    典尘得到的记忆中,他知晓了,在他离去后地第二年,典风就被典家高层赶到了这里居住。

    那座宽敞舒适的典尘留下的宅院,被大长老与二长老占据了。

    小竹屋破败不堪,早已无人,典尘走进去后,心中万般滋味涌上来。

    小竹屋很粗糙,整体有些倾斜,看起来是不太牢固,常年吹风被吹成这样的。

    四周透风,顶上也多有修修补补的痕迹,手法很稚嫩,看起来就是个学徒做的。

    典尘自然看得明白,那多半是典风自己缝补的。

    那时,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在这里住了十年,期间的一切苦涩有谁知晓?

    那时的典风还小,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怎样的人物,究竟对典家有什么意义。

    他以为如典家内传言所说,他就是个支脉旁系,所以只配住在这里。

    典尘留下的一切,不管是宝物还是资源,只有一部分到了典风手中,还是典家以培养圣体为理由下发的。

    典风都不知道,那其实是典尘留下的东西,更多的都被典家贪墨了。

    “典沧海!典林!”典尘气得浑身发抖,若此刻这两人在他面前,他绝对要一掌劈死!

    当年的他,为典家立下多少功劳,得罪了天下强者,压得至尊都喘不过气来。

    典尘可以很自信地说,是他带领典家渐渐重新崛起了。

    可这一切,在典家高层眼中,都是应该的,典尘走后,他的儿子并没有享受什么父辈余荫。

    从这些蛛丝马迹就可以看出,典家高层,在典尘消失后,早就开始暗暗打算,要夺走典风的圣骨了。

    否则,不会这么对典风,不会不竭尽全力培养他,反而放任他住在这里,生活条件都没什么保障。

    典风想得到,当初的典家高层们,绝对早就打定了这个主意!但是忌惮自己,担心自己是否还活着,所以不敢太早动手,等了十年才动手。

    “典家……”典尘浑身一颤,恐怖的气息爆发,整个小竹林,都瑟瑟发抖起来。

    簌簌的竹子摇曳之声,如恐怖的魔音,让典家内所有人都立刻醒来,心中生出惶恐之情。

    嗡——

    典尘抬手,一掌压下,将他曾经的那座府宅,打得灰飞烟灭。

    他不在乎其中住着谁,这是一个警告,也是他的发泄。

    “发生了什么!”典家,现任家主连忙起来,本正在与一个娇妾*做的事情,可那恐怖的帝道气息让他瞬间萎了。

    片刻后,典家家主府,大堂内,一个弟子来报:“报告家主,大,大事不好……”

    当典家所有人,看到原典尘住宅,已经灰飞烟灭的情景时,都吓得失神。

    “是谁?”

    “一尊大帝,闯入了典家,留下了一个手印!难道,是典风?”

    典家中人,纷纷吓得丢了魂一样,这府宅中,可还有不少人呢。

    这一掌下去,少说几百人死于非命,宅院化作废墟,在地面上印着一个千丈宽的大手印!

    作者光明草说:第三更,要稍晚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