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再三隐瞒
    嗡

    典风一步跨出,便来到城头,并指成剑,削断捆绑那帝尸的绞杀魔榕藤蔓。

    一大片藤蔓,顿时缩回去,似乎感受到典风剑芒锋锐,隐隐妥协。

    典风皱眉,扶着那帝尸,看向城中心绞杀魔榕,道:“大帝有大帝的尊严,你这般欺辱他,有些过了。”

    嗡

    一道神念传来:“不是我杀的,是他自己踩进残缺的半步杀阵中,怪不得我”

    绞杀魔榕竟然迅速答话,显然是感受到了,这位虚天大帝的强大。

    它只是捡起了此人的尸体,捆在城头当幌子,威慑其余帝境强者而已。

    典风将帝尸轻轻抬起,划开虚空,将尸体流放到了虚空夹缝之中,成为虚空中的流星。

    城外,李夕然、司马正雨和白少游相视一眼,欲言又止,觉得典风太浪费。

    一具帝尸,将所有精华炼在一起,可以造就一件帝器。

    他们三人中,除却李夕然外,其他两人连自己的帝器都没有呢。

    但典风也说得对,大帝不可轻辱。用当世其他帝境强者的尸身,祭炼成兵器的话,估计他们会无形得罪许多人。

    “你既已取走他的尸体,为何还不退去?”绞杀魔榕传音,无数藤蔓张牙舞爪,隐隐在威迫。

    典风道:“我们在城外许久,你应该也知晓,我们在打什么主意。”

    “人族的虚天,我知道你很强,但我们却也不怕你。”这时,另一道神念,从绞杀魔榕覆盖着的古城中传出。

    气度不凡,不卑不亢。

    典风暗暗点头,看来这就是那只天葫芦了。

    绞杀魔榕也道:“此城中危险无数,我劝你最好不要进来,修行不易,不要自毁前途”

    “哈哈哈,说得倒是有趣,两株魔种什么时候,也懂得宽慰警醒他人了?”典风眯着眼,笑道,心中有了些定夺。

    那天葫芦传音道:“虚天大帝,我知晓你杀过魔种,但你要知晓,我不是天王莲,也不是万毒魔芋!”

    天葫芦位列十大魔种第二,这一族都有自己的自信,尤其是长到了帝境的天葫芦。

    可它现在,却都不现身,还在暗暗威胁警告典风,说明它有什么顾忌。

    典风不觉得,是它被自己吓住了,多半是它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让绞杀魔榕庇佑它。

    典风暗笑,便要踱步进城!

    绞杀魔榕道:“你要想清楚了,这乃是一座仙王故城,就算你精通阵法,在这里也别想恣意纵横!”

    典风冷笑,他更确定了,这只天葫芦现在状态不好。

    否则,能动手的话,它们就不必如此多废话了。

    可惜外间那三人没发现,不然他们也早就闯进来了。

    典风从城墙跃下,落在城中,脚踏实地。

    “就算有阵法,你的藤蔓所在之地必然是安全的,我只要不离开这些区域,自然可安全无虞。”典风笑道。

    若有杀阵,绞杀魔榕,又怎敢在那范围内,散出自己的藤蔓?

    所以在绞杀魔榕有藤蔓的地方,绝对是安全的。

    “你”绞杀魔榕一惊,却忘了这一茬,又威胁道,“你难道不怕,是我掌握着古阵?”

    典风笑道:“若是你掌控这里的阵法,又何必将一具帝尸放在城头,作为威慑呢?”

    故此,绞杀魔榕绝对没有掌控这城中阵法的力量。

    也从没听说过,太古魔种中,还有“阵法师”的。

    绞杀魔榕与天葫芦不语,沉默起来,典风一步步朝着前方走去。

    他没有飞行,所行进的高度,不曾超过此前绞杀魔榕藤蔓覆盖的高度。

    典风径自走在隐蔽下,抬头全是绞杀魔榕的藤蔓,他像是羊入虎口一般,镇定自若,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轻笑。

    “虚天!再往前,我就不客气了!”绞杀魔榕威胁道,盖在典风头顶的那些藤蔓,开始攒动,缓缓聚来。

    嗡

    典风浑身燃起仙火,涅盘阳炎的炽热,让绞杀魔榕大惊失色,连忙将藤蔓离得远远地。

    “虚天,你以为我们是木,便一定惧火吗?”绞杀魔榕怒道。

    “是的,你就是怕火。”典风很耿直地道,毫不给面子。

    “你!”绞杀魔榕大怒,却不敢乱动,典风火焰越来越盛,它的藤蔓就缩得原来越远。

    绞杀魔榕号称“小牵星藤”,牵星藤都怕火,它自然也怕火。

    “虚天,我却不怕你的仙火。”天葫芦传音,中气十足地道。

    可它越是表现得中气十足,又不出现,就越表示它此刻状态很差。

    作为敢吞天的天葫芦,居然如此闷声,只敢出言威胁,典风才不信它是转性了或是天葫芦一族的另类。

    “你既然不怕,那你出来啊。”典风淡笑道。

    嗒嗒嗒

    他轻轻踱步,在破败的古城中行走,四处看看,枯寂破败狼藉的模样,让人唏嘘。这里曾是一尊仙王的城池,但至今,却是完全变了模样。

    有万丈高楼,被风雨腐蚀,曾经或许富丽堂皇,但却经受不住时间的冲刷。

    天葫芦没再说话了,绞杀魔藤也不出言,典风看似大大咧咧地行走,但却心细如发。

    他眼眸绽放神采,开启了阵道天眼,观测每一寸虚空与大地。

    发现有密纹笼罩的范围,他不涉足,不管是不是什么有危险的阵法。要知道,许多杀阵,都是用一些极细微的不起眼小阵法,来勾动的。

    就像是猎人设置陷阱,野兽走到相应区域,看不到危险,但随意触碰到什么机关,就可能引发一系列来不及反应的危机降临。

    阵法也有这样的道理,一阵套一阵,用一阵来催动另一阵,环环相扣,十分精妙。有些小阵法,看起来毫无害处,但若是才进去了,就会激活隐藏的杀阵。

    典风布阵时,也会这般设计,自然心中有防备。

    且他还在防备,这古城中,是否还有其他强者。

    那一块通灵帝玉,到底只是玉,还是说是灵族大帝?

    城外那三人,到底还有没有对他隐瞒什么?典风才不会轻易相信那三人,他们的话不足以取信。

    “虚天,止步吧,再往前,今日我们真的要你死我活了。”绞杀魔榕传音道,典风已经走到了城中心了。

    抬头,十里外,便是那一株绞杀魔榕本体。

    绞杀魔榕非常高大,耸立入云端,树枝与树干上,都垂落缠绕着它的藤蔓。有些藤蔓扎根在地上,又生出新的绞杀榕树,在绞杀魔榕身旁,是一片它制造的“子孙”。

    绞杀魔榕便是如此繁衍后代,用自己的根插入地下,然后将其截断脱离本体,就能造出一株新生的绞杀魔榕。

    当然,众多绞杀魔榕,不可能全部存活。

    在母体离开后它们会相互吞噬,整个过程极其残酷,最终只能剩下一两株绞杀魔榕。只有这一两株,才能完美继承绞杀魔榕的神性,称得上“魔种”。

    隔着绞杀魔榕本体还有十里,但典风身前不远处,已经是一片小绞杀魔榕了。所以绞杀魔榕威胁,典风再向前,就要出手了。

    虽然它怕仙火,但想一把火给它烧死,那是不可能的。

    当初牵星藤会被烧死,也是因为先被打残了。

    “我想要通灵帝玉和天葫芦,交出来,我就不为难你。”典风对绞杀魔榕道。

    天葫芦怒道:“虚天,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想害我性命!”

    典风皱眉:“我有说要你的命吗?”

    “若没了自由,与死有什么区别!”天葫芦哼道。

    “那就没得谈了,你天葫芦一脉臭名昭着,绞杀魔榕更是罪孽深重,对你们出手我毫无心理压力。”典风淡淡道,能到这一步,谁不是尸山血海走过来的,每一个帝仙都取死有道。

    “虚天,我们可以谈谈若你不为难我们,通灵帝玉可以送给你。”绞杀魔榕道。

    人的名,树的影。

    典风的强大,早已定论,非真仙不可力敌。

    它俩自诩不是典风对手,所以想妥协。

    典风眯起眼,道:“好啊,但你们要先告诉我,为何你们要等在这里”

    这个问题,也是典风刚刚才想到的。

    李夕然三人告诉典风,绞杀魔榕与天葫芦,在几日前就在这里了。那么问题来了,它们为何不走,还守在这城中呢?

    太古魔种,可谓人人得而诛之,它俩冒险也要等在这里,难道只是因为这里有许多阵法,呆在这里显得安全些吗?

    不然吧

    典风眯着眼,笑眯眯地,他暗暗觉得,城外那三人还隐藏了一些东西!

    且半晌,两株魔种都没说话,典风心中,越发笃定了这个猜想。

    “你你居然知道”天葫芦长叹一声,有些疲惫的语气,终于还是绷不住,展现出了颓势的一面。

    “看来我猜得不错,这座古城中,应该有什么秘密,让你们也觊觎吧?”典风轻笑,微微点头,冷冷转头瞥了一眼城外。

    李夕然、司马正雨、白少游,呵呵居然还敢隐瞒于我!

    城外,三人皆是突然一颤,感觉后脊一凉,脸色刷白。仿佛有一道凉风,吹入了体内。浑身有些鸡皮疙瘩起来。

    簌簌

    绞杀魔榕展开了它,挡在典风前路上的藤蔓,道:“虚天,若你承诺不对我们出手,便进来吧,这里的东西有你一份”

    典风眯起眼,魔藤散开后,露出了一座古山,不高,在城中心一侧。

    古山上,缠着一片枯藤,是葫芦藤,一只枯黄的天葫芦挂在葫芦藤上。

    在葫芦藤下,山涧缝隙内,流出一股清泉,泉水流露异香,只嗅一口便让人仿佛要羽化登仙。

    典风惊异,道:“不老仙泉!”

    作者光明草说:求花花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