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引蛇出洞
    白鹤真仙倒也不推让,谁先谁后都一样,又不是只剩下一枚太初之牙了。

    他将小白鹤,从背上抓下来,抱着它靠近骨船。

    走到骨船外,不能再靠前了时,白鹤真仙才将小白鹤放下,将它轻轻放在登船的阶梯口。

    木梯口,小家伙转头,仰头盯着白鹤真仙,有些畏惧地看着太初骨船,瑟瑟发抖。

    它似乎感应得到,来自太初骨船甲板下,那种幽森渗人的气息,它不敢前进。

    “去试试吧孩子,成不成都没关系。”白鹤真仙轻笑,伸出扇子般的羽翼,轻轻抚摸了一下小白鹤的脑袋。

    典风站在远些的地方,看着小白鹤,微微点头。

    这只小白鹤,典风看出来了,天赋异禀。

    它双翅骨髓都是黄金色,虽然如今盈盈弱质,可将来必然会是世间极速之修士。

    这份资质,算媲美人族圣体,典风暗中却叹,它应该是上不了船的。

    果然,小白鹤歪歪扭扭地,辛苦爬上木梯,却在最后一阶被弹了下来,白鹤真仙一直小心着,安然将它借住。

    “唉……”白鹤真仙将吓得瑟瑟发抖的小白鹤,放在背上驮着,它轻轻一叹,眼中也有些失望。

    白鹤族,原本就是什么神兽,白鹤真仙比之人族也只是凡体起家,自然知道成就与体质没有必然关系;但同时他也知道,还是有不小的关系的。

    他走的路,太过艰辛,以后白鹤族,恐怕都难以再出一尊帝仙了。

    “虚天小友,你请吧。”白鹤真仙叹了口气,退开路来,让典风去试。

    典风微微点头,牵着孩子,两人来到登船木梯旁。

    “快看快看,要尝试了……”不少人,暗中盯着,都屏住了呼吸。

    白鹤真仙,也颇有些在意地,看着这对父子。

    典风是否有仙王之资,世间不知,他这个孩子却仿佛,更有可能一些。

    “父亲,这船好老旧呀。”典辰歪着小脑袋,看了一眼骨船的侧身,有些地方都穿了窟窿。

    典风轻笑,道:“看事物不能只看表面,别看这艘船破,但它却是这一界,最强的船……”

    “有那么厉害吗?”典辰嘟嘴,一脸不信,“这船下水都要漏沉下去的吧?”

    乖乖,真是童言无忌!

    白鹤真仙都眉头一跳,瞥了太初头骨一眼,它方才似乎闪烁了一下魂火,他真担心太初的残识与这孩子计较起来。

    远处,看着这一幕的修士们,也是惊异。

    就算是真仙,也不敢在太初遗骸面前,提到丝毫不敬之语,这小孩子居然这么敢说话?

    而且,虚天大帝,也不教教他吗?

    敢嘲讽太初天帝的船破漏,典辰是第一个。

    典风暗笑,有些人太过胆小了,孩子的话语也只是随口,没有侮辱的意思,就算天帝当前也不会在意。

    “想上船去看看吗?”典风低头,看着典辰,笑问道。

    呵呵!

    修士们冷笑,想上去看看嘛?说得好像,你想上去,就能上去似的。

    “不想。”典辰竟然摇了摇头,让人大跌眼镜,一脸嫌弃地道,“这船里没有好吃的,也没有好玩儿的,不去。”

    众人险些一个踉跄。

    典风牵着他,笑道:“辰儿可知,能踏上这条船的人,会是天下最强的人……你能踏上去吗?”

    “最强?真的?!”典辰眼前一亮。

    小孩子,最是争强好胜,尤其是在一群帝仙强者的熏陶下,更是如此。

    典辰看向典风,问道:“我能登上去的话,是不是以后会比父亲还强?”

    “会的。”典风笑道,丝毫不在意孩子的话,若他能超越自己那才是好事。

    小家伙顿时眼绽精光,捏着小拳拳,斗志满满地道:“我将来一定要比父亲更强,我要保护大家……父亲,我要登上这艘船!”

    典风一直给典辰灌输一些意志,比如,男人存在的意义,就是守护。

    守护家人,守护爱人,守护朋友,守护这片天地。

    这都是男人,生来应该负有的责任。

    “嘿……”典辰站上木梯,开始攀爬,还拉着典风。

    典风一脸自豪与满意,典辰这般话,让他心中甚是欣慰。对典风来说,几个有所期许的孩子,都让他很满意,这是他的幸福。

    “父亲,快呀,我们一起登船……以后我就是天下第一,您就当天下第二吧!”小家伙自信满满,张口便是狂言,让典风笑得止不住。

    孩子有梦想,是好事,不管多么渺茫与没有希望,家长都不能扼杀。万一,他能做到呢?

    “好好好……”典风依着他,让典辰牵着他。

    典风知道,自己是可以登船的,不过这次他要展示出来,让天下人看到。

    当然不是为了装逼,他有某些想法,若今日他们父子都登船,异界的暗子绝对会打他们的主意。

    将敌人扼杀在摇篮中,谁不懂得?

    所以,典风这回,又是来钓鱼的。

    虽然用典辰钓鱼,有些冒险,但典风准备完全,数件仙王器在手,无需担心。

    为了让这次钓鱼,更有可能钓到,典风在这几日,已经将帝尊阁大部分人,都派出源星去了。

    就是让人知道,他身边,是没什么人的,等回去的路上,说不定就能有人对他们父子出手。

    若是钓不到鱼,也没什么,暴露了就暴露了,现在帝尊阁的力量,已经有能力守护任何东西。

    而那些异界的人,若是没出手的想法,典风反倒觉得不正常。因为换做他的话,也会忍不住,将有如此资质的敌人,先行扼杀的。

    一步,两步。

    阶梯只有九阶,谁都能上到第八阶,可第九阶就上甲板了,此前无人能登上。

    典风父子俩,来到了第八阶,典辰却还在向上攀爬!

    第九阶,典辰爬上去了!一个打滚儿,便将甲板擦了个干净,小铠甲后辈的红色披风,都染上了灰尘。

    “上,上去了……”所有人,都哑巴了,张大嘴瞪大眼,像是时间被定住了一般。

    “这……咝!”白鹤真仙,都颤抖着身子,倒吸一口凉气。

    典辰登船成功了!

    这意味着什么?此前那个得到白牙的大帝(黑天),就曾说过,这意味着仙王之资!

    不知多少人,激动到无以言表,热血沸腾起来,虽然当事人不是自己,可他们也居然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而暗中,却有几道目光,变得阴冷,充满杀机。

    太初骨船,甲板上,典辰站起身来,笑看着典风。

    小家伙双手叉腰,一副“可把我牛逼坏了”的得意表情,仰视典风挑衅地道:“父亲,您看,我上来了,我以后就是天下第一强者!”

    对小家伙来说,这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这攀爬半晌,也很费体力呢。

    典风轻笑,微微点头,虽然他早有猜测,但验证之后还是对典辰多了些笑容。

    “父亲,你怎么不上来呀,难道你上不来吗?嘿嘿!”典辰挑衅地,对典风挤眉弄眼,并没有多少畏惧,父子感情平日温和时就如玩伴。

    典风笑道:“为父就让你知道,你还是个小屁孩儿呢。”

    说着,典风懒得费事,直接一步跃上太初骨船,将甲板上站着的小家伙,提了起来。

    “哇!”典辰被典风抓住铠甲后领,提在眼前悬空着,却不害怕,他信任父亲不会伤害他。

    典风将典辰,放在脖子上,让他骑在自己肩头。

    “父亲你也好厉害,不过比我还是差了一点,等我长大了,就换我保护你吧?”典辰坐在典风后脖上,抓住典风的长发,稳住身子。

    “好好好……”典风笑着,举着小家伙,来到船头镶嵌着的太初颅骨前。

    船外四处,却已是寂静无声。

    虚天大帝,也登船了!

    “哦,天呐!”白鹤真仙捂着脸,有些受打击的样子,哭笑不得地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看看人家……”

    他倒不是责怪小白鹤,而是觉得,自己到底混了几百万年,混成了个什么屁样子。

    一门双帝,本来已经是佳话,现在,典家是有一门双仙王的潜力啊!

    “咝……”沉默半晌后,众人回过神来,立刻就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虚天……将来也能成为仙王?可是不对啊,他明明只是圣体……”有人暗中不忿,不服,七星仙体也就罢了,圣体凭什么有仙王之资?

    “一门双仙王……就算是在冥古甚至太初时代,都寥寥无几吧?”有人惊叹,摇了摇头,苦笑,不得不服。

    就算是几尊天帝,他们的亲子亲女,也不一定都是仙王呢,何况其他。

    已知,混沌天帝,似乎就没有仙王境的子嗣。

    “帝尊阁,帝尊阁……难道这一界,真的要出一个帝尊吗?”暗中,有人眼神阴鸷盯着典风,在他们眼中典风更有威胁。

    典辰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可典风已经如此强大,再不出手遏止,恐怕将来更无法对付了……

    嗒——

    太初骨船上,鲁谷上,上颚的一枚大牙掉落。典风拾起来,用自己发丝串着,给典辰戴在了脖子上。

    “咦?典风也登船了,怎么没有白牙掉给他?”有人敏锐,发现了这个事实。

    随后,他们便见,典风有意撩了一下衣领,将脖子上挂着的那枚门牙,亮了出来!

    “咝!”

    “原来,这一世最早得到太初之牙的,竟然是虚天大帝!”

    此刻人们才知晓,为何太初之牙,会在那神秘大帝得到一枚前,就已经缺了两枚了。其中一枚,正是典风得到了。

    那,还有一枚呢,在谁手里?无数人,在心中,默默猜想起来。

    典风轻瞥了一眼不周山周遭,仿佛没发现那些一闪而过的恶意,就这么让典辰骑在他脖子上,父子俩跳下了船来。

    “虚天道友,真是一鸣惊人呐!”三台古星与水府古星的真仙,听说典风父子登船,也立刻赶来,正好见到典风父子下船。

    典风笑了笑,谦逊地道:“侥幸而已,且也不能说明什么,天有不测风云,谁知我能不能走到那一步呢,你们说是吧?”

    说这话时,典风微微眯着眼,深深地看着两人。

    “虚天道友,这是准备出去了吗?”三台古星的真仙问。

    典风点头,道:“正是,今日忙里偷闲而来,我还要回仙遗一趟,得快些走了。”

    白鹤真仙有些丧气,告辞先走一步,觉得在典风面前有些受打击。

    水府古星的真仙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准备去荧惑古星,回家乡将我们的后人,找来试试看能否登船……不如,我们一同出昆仑吧?”

    “好啊,最好是先去典府,我与二位前辈一见如故,在下请两位喝仙酿……”典风笑着应下,眼中笑得诡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