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质问,筹码
    天枪三星外,浩瀚无垠的星空下,两道身影站在那里,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典风似乎没有立刻出手的意思,典晚秋更不敢主动出手,她一直在找机会,看看是否能走掉。

    “在动手前,我要问你一些话。”典风淡淡地道,看向典晚秋的眼眸,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只剩下一丝杀意。

    “问我什么?”典晚秋心中有些紧张,她感觉被典风的气机锁定了,在典风面前她是逃不掉的。

    她只想,多牵扯一些时间,或者……她暗暗瞥了天枪三星一眼,心中安定不少,她觉得自己还有筹码。

    典风看着她,微微提一口气,轻声地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典晚秋一愣,旋即冷笑一声:“为什么?因为你是虚天神体,我是元灵道胎,为了成就我的未来与情感,自然要对你下手!”

    在试炼神域中时,她不敢这么对典风说话,可现在没什么可顾忌的了,她知道典风这次绝不会手软。

    典风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么多年了,你果然一点都不了解我……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动用血祭之阵,牺牲那么多生灵!”说到这里,典风语气有些冷硬。

    对于过去的种种,典风早已看淡,只是近年来典晚秋的所作所为,让典风越发不可忍受。

    “为什么?”典晚秋冷笑一声,似乎觉得可笑,道,“还不是你逼我的!”

    典风皱眉,哼道:“我逼你的?”

    “若不是为了走在你前面,为了能杀你,我怎会走到这一步!”典晚秋怒道,似乎还怪典风太强,觉得应该伸着脖子给她杀一样。

    “你为什么非要想杀我?”典风冷声问道,这是他一直以来,都觉得典晚秋有问题的地方。

    “因为你杀了我父亲,我太爷爷!”典晚秋咬着牙,杀父仇人,不共戴天。

    “可,是他们先对我下手的。”典风淡淡道。

    典晚秋怒指着典风:“我不管!我只知道,是你杀了我的父亲,你就该死!”

    在典晚秋眼中,她不管自己的家人,对别人做过什么,就算伤天害理又怎么了?那还是她的家人,谁伤害了她的家人,就是罪该万死的。

    “看来,你是不会后悔了。”典风微微摇头,也不想说什么了,女人不跟你讲理的时候,你有天大的理都是说不通的。

    “我当然后悔!”典晚秋怒瞪着典风,冷冷道,“我只恨当初,没在典家就杀了你,让你逃出了典家,从此一路平坦,青云直上……”

    “青云直上?”典风听了,哂笑一声,微微摇摇头。

    看来,那句话果然没错——别人只会看到你最终的成就,中途的坎坷艰辛,他们并不在乎。

    只要你成功了,在别人眼中,你就是命好的。似乎,你经历的艰辛,遭受的那些苦难,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深吸一口气,又长舒出去,典风淡淡看着星空中的典晚秋,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话不投机半句多,多说也无益,”典风看着她,眸中迸射冷意道,“你应该知晓,我不会让你再逃掉的吧?”

    典晚秋屏息着,她眼中有不甘心,咬牙道:“典墨可来了?”

    典风瞳孔微缩,没想到在这一刻,她还会问典墨。

    “他还不到帝境,怎么敢来见你?”典风道,“何况,他也不想见你。”

    “为什么?”典晚秋道,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为了典墨才对典风下手的,此刻心中很不是滋味。

    “其实当初,你对我下手,并不是为了典墨……他只不过是你的借口而已,让你觉得自己是为了爱,为了别人,这样你心中的愧疚会少一些……”典风淡淡道,他已经是大帝,早已学会了看人心。

    “不,我就是为了他!”

    典风冷笑:“承认吧,你就是个自私的人。所谓的为了典墨,不过是为了更好对我下手,为了保住你自己的道胎,就将自己腹中孩子都炼化……你觉得你真的,懂得什么是爱吗?”

    典墨离开典晚秋,有一个很直接的原因。

    典晚秋曾有孕在身,可元灵道胎若是产子,体内道胎就会变成孩子的胎盘,产子后道胎就会破碎。

    虽然元灵道胎的孩子,因为从道胎中孕育,先天就资质超然堪比帝子,可终究是毁了一个元灵道胎。

    典晚秋好不容易,才从典风那里夺来了圣骨,成为了一尊仙体。她怎么会甘心,为了一个孩子,就将自己道胎破碎,而只剩下圣骨呢。

    所以,在没有与典墨商议前,她便自己做主,炼化了体内胎儿。

    典墨知晓后,对典晚秋生出了忌惮之意,连自己的孩子都能轻易杀死,他怎敢再与典晚秋在一起。何况后来,典晚秋又要他,在她与典风之间做个选择,典墨选择了离去。

    “我……”

    她想反驳,可却找不到什么话来说。

    相比于典墨,典晚秋自己也无法反驳的是,她更喜欢无上的力量。

    她若是能放下,典家与典风的恩怨,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原本,典晚秋已经是仙体了,稳健修行,将来成帝大有希望。却非要服用九转仙丹,成了一个没有道果的大帝,连自己的路都还没有走出来。

    空有法力与力量罢了,她太容易达到帝境了,所以根本不知道成帝有多难,所以成仙也不想耗费时日去修行。

    既然近在眼前,有成仙的捷径,为何不走捷径?

    至于要牺牲那么多生灵?她却不在乎,反正,死者中又没有她的家人朋友,一群蝼蚁而已。

    准帝强者说,准帝之下皆蝼蚁。大帝说,帝境之下皆蝼蚁。可是在更高的层次里,大帝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修行无止境,没有最强只有更强,可以看淡生死,但不能漠视生命。

    “唉……出手吧,你放心,我会很果决地杀了你,看在年幼时的情分上,尽量不让你受折磨……”典风看着典晚秋,眼中没有丝毫旧情,只有杀意。

    做下了羽神星域那场血案,她已经是最该万死,落在其他大能手里,只怕她想死都不成。

    典晚秋冷笑,咬着牙道:“典风,你也太自负了!”

    她很气恼,典风如此无视她,让她感受到了,被他蔑视了的感觉。

    典风说这话,似乎意思是,抬手就可杀她似的。

    典晚秋深吸一气,右手握着仙王枪,微微轻颤着,她想要枪指典风直接杀去……可是,她发现,自己没有勇气。

    是的,她自己内心深处也知道,不是典风的对手。

    未战先怯,这不是一个强者应该有的气度,就算是大帝,也得有敢死拼真仙的气势,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可典晚秋不是,她自诩命比天高贵,轻易不与人生死厮杀,没有绝对把握就不会动手。

    这样是安全些,可后果就是,她面对任何一个同境强者,都没有自信敢先发动攻伐。

    所以,黑天曾教导典风,境界不等于实力,实力不等于战力。

    “你若不来,我便出手了。”典风抬手,便要压下。

    “等等!”典晚秋紧捏着仙王枪,却不敢出手,她知道典风也有仙王器。

    “你还想说什么?难不成,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名声,会有人来帮你不成?”典风道。

    典晚秋盯着典风,眯眼带着阴冷的语气,威胁道:“我已经在这里,布下了血祭之阵,一旦我催动,这三枚古星中的所有生灵,都得死!”

    典风冷笑着,轻声道:“你祭出阵牌,还未催动大阵前,我就可以杀了你!”

    典晚秋伸出仙王枪,指着三枚古星,冷笑道:“那我就这么刺过去,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大帝催动仙王器,会有什么威力?

    别说仙王器了,单是大帝,奋力一击便可轻易崩碎星辰!

    典风眉头皱起,若是典晚秋铁了心,要让这三枚古星的生灵给她陪葬,那典风真的难以防住她。

    毕竟她也是一尊帝境,还是一尊仙体,典风也不可能完全压制她到那种地步。

    两尊持有仙王器的大帝大战,绝对会波及甚广,这三枚星辰都存留不下来。

    “看来,你是觉得自己有筹码了?”典风盯着她,眯起了眼,这是更坚定了杀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