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我救不了你
    元灵神体道胎,就一定,可以成为仙王吗?

    典风不以为然,就算是七星体,在成为仙王前,典风也不会那么认为。

    就算典辰得到了太初之牙,典风也还是会教导他,要艰苦修行,谦逊大度。

    仙王枪想得多了,也太固执,已经到了顽固的地步。

    突然,典风暗暗一惊,他想起来了易经对他的提醒。

    若是再放走某人,就会酿成大祸。典风原先还有些不明白,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典晚秋,但现在他知道了。

    若是灵虚仙王枪坚持要救人,典风还真不一定,敢强留。

    这里,还有三枚古星,若是仙王器全面复苏打起来,恐怕……

    “不管怎么说,我的决定不可能改变,就算你强势,我也不会放弃元灵神体道胎……”仙王枪就是个老顽固。

    典风听了这话,真是想暴揍它一顿,这就是个混蛋。

    典风听得出它的意思,要么放人,要么打一架。

    它没有顾忌,就算这里星空崩裂,它也毫不在乎,只要能救走仙体就行。

    典晚秋眼中的绝望,渐渐消失,嘴角浮现一丝笑容。

    她表现得很识趣,连忙道:“灵虚枪大人,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做血祭之事,好生修行,将来为这一界尽责……”

    “你看,仙体还是很有大局观的,既然她已经认错,你何必揪着不放呢……”仙王器也是个好骗的,居然似乎就信了,顺杆爬要典风放人。

    典风咬牙,险些气得吐血!

    他现在严重怀疑,古灵虚炼制这柄仙王枪的时候,是个什么心理状态,竟然给了器灵这样的三观。

    古灵虚……特么也不是个东西,兵器载道,承载修士的道与意志,如此看来古灵虚的三观也有待考究。

    典晚秋微微笑着,她就像个毫无心机的小女孩儿,将自己表现得很弱势,衣服可怜至极的模样。

    “好了,将圣骨拿出来吧,不能耽搁太久,否则对道胎不好……”仙王枪居然蹬鼻子上脸,还让典风将讨回的圣骨,再给典晚秋装上。

    典风气得咬牙,以极大的毅力,强忍住暴揍仙王枪一顿的冲动。

    突然,黑天道:“灵虚枪,你的意思是,你不在乎一切,只要守住一尊元灵神体道胎,是吗?”

    “是!”灵虚枪固执地道。

    黑天冷笑,道:“那好,我有个法子,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同时也不会放过这个为恶的女人。”

    典晚秋大惊失色,她是过来人,自然知道黑天指的是什么,脸色顿时大变。

    典风却眼前一亮,看着典晚秋胸口的血迹,冷笑了一笑。

    “什么办法?”典风明知故问,与黑天唱双簧,眼看典晚秋脸色沉了下去。

    “既然圣骨与道胎,都是可以移植的,为何不将这女娃的道胎挖出,与典风的圣骨一起,嫁接到另一个天资聪颖的修士体内呢?”黑天笑道。

    老而不死,是为贼,狡猾诡异,有事也不是一件坏事。

    “如此一来,就算元灵神体道胎,还是会有的,不过是换了一具神体,最多我们费一些神药仙丹温养几年……”黑天继续说道,看着灵虚枪。

    “这……”灵虚枪一颤,居然开始思考起来。

    典晚秋脸色大变,顿时再次绝望,她今日心境变化太急剧,上上下下地,都快被折磨疯了。

    “不行!灵虚枪大人,你救救我,不能这么做啊,万一移植的时候,道胎破碎了怎么办,这损失谁能承担……”典晚秋吓得要死。

    见灵虚枪不说话,典风道:“阁下不必担忧,她已是大帝,道胎哪有那么容易破碎。”

    “灵虚,这是我们最后的妥协!”黑天语气微冷,威胁道,“你若是不答应,那你连重新见到一尊元灵神体道胎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灵虚枪!”典风冷道。

    “大人饶命……”典晚秋惊恐不已,眼神乞求地仰望着,头顶的仙王枪。

    嗡——

    灵虚枪一颤,在虚空倒转,枪尖猛地赐下。

    “噗——”

    仙王枪刺穿了典晚秋的头颅,顺着咽喉直下,插入她内腑,破入了紫府秘境之内。

    嗡——

    在血肉之中,枪尖绽放仙光,十分精准又完美地,将典晚秋的“先天道胎”,剥落开来,收入了它内世界。

    “呃……”

    典晚秋仰着头,瞪大了眼睛,嘴巴一张一合,浑身痉挛,已经说不出话来。

    这一枪,灵虚枪十分果断,直接刺穿了她的灵台,元神也被洞穿,此刻已经是垂死之态。

    “咝!”典风深吸一口气,身躯也微微有些颤抖,他天眼洞彻之下,自然看得到仙王枪对典晚秋做了什么。

    它拿走了典晚秋的道胎。

    “噗——”灵虚枪拔出,典晚秋头颅鲜血逆冲百丈,红白之物喷薄而出,她感觉脑子里空空如也。

    此时,她还没死,但元神已经开始碎掉,离死不远了。

    看着染血的仙王枪,典风心中也是大惊,他没想到灵虚枪如此无情,说翻脸就翻脸了,方才还百般维护呢。

    “我已经杀了她,将你的圣骨给我吧,我会再培养一个元灵神体道胎……”灵虚枪在虚空中一颤,血迹洒落,它语气淡然,似乎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

    这柄仙王枪,也是个疯子!

    典风与黑天相视一眼,心中暗暗定义,灵虚枪为了元灵神体道胎,真的是极其无情。

    它出手迅速果断,让典晚秋毫无戒备,典风自然知道为何。它是担心,典晚秋明知必死,便会自爆道胎,到时候就竹篮打水一场空。

    它很识时务,知道不是典风等人的对手,眼下又有了保住仙体的办法,它自然就觉得可以牺牲掉典晚秋了。

    嗡——

    典风从神藏空间中,取出他的那枚圣骨,抛给了灵虚枪。

    这就是个滚刀肉,也是个利益主意者,只要符合利益,它就会毫不犹豫。所以,典风还真不想,将它给得罪死了。

    嗡——

    灵虚枪点破虚空,遁入其中,消失在了这片星空下。只留下,典晚秋那还在抽搐的身躯。

    “呃……典……典风……”

    典晚秋口中满是帝血,她苦皱着眉头,眼中满是绝望,倒在虚空中,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

    她倒在虚空,微微抬起手,伸向典风,眼中满是乞求之色:“典……典风,救……救我……”

    典风一直以为,他有多想杀了典晚秋,可当她垂死在自己眼前,典风还是忍不住,心中有些难受。

    不知怎地,典风微红了眼,深吸一口气,看着她叹道:

    “为了得到仙体,你不折手段失去了一切,可曾想到,自己也会有被挖走道胎的一日?”

    突然,典晚秋双眼,溢出泪花,她颤抖着喉咙,嘶哑地道:

    “我……我……错了……救……救我……”

    她的求生意志,很强,世人谁不怕死,没有人不想活着。

    典风微微闭上双眸,他呼吸都是颤抖的,不知为何,他还是忍不住地感到悲伤。

    “我……救不了你。”

    在这一刻,典风感觉,她回到了小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清澈,明亮。小时候,她这么看向自己时,多半就是想要自己身上的糖果。

    在这一瞬间,典风真的,很想救她。

    他们,毕竟曾是亲人,青梅竹马十多年,典晚秋可以绝情,但典风做不到。不管典风在心中,怎么对自己说,她不可饶恕必须杀死,可临了,还是还以绝情。

    可是现在,典风救不了她了。她的元神已经开始化道泯灭,灵台也破碎,神藏、五行与紫府秘境,都被灵虚枪一枪破灭。

    曾经沧海难为水,典风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他重情义,也能辨是非,可这种情况下也难免悲伤。

    但就算典风不忍,也只能看着她死,无能为力了。

    这世间,有许多无能为力的事情,典风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可还是感觉到力不从心的不甘。

    “救……救我……风……风哥哥……”

    典风身躯一颤,双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他看着典晚秋,深吸了一口气。

    滴——

    他落泪了,这是典风记事以来,第一次落泪。

    多少年过去了,典风万万没想到,今生还能听到这一句“风哥哥”。

    这三个字,唤醒了多少尘封的记忆,多少年青梅竹马的曾经,多少玩闹嬉戏时的美好场景……

    黑天没有说话,他站在远处,暗暗叹了一声,收起了虚空戒,离开了这片星空。

    血祭大阵已经被他拆除,他最了解典风,知道典风现在需要一点时间与空间。

    听着这一生“风哥哥”,在黑天走后,典风泪崩了,再也忍不住。这无关乎旧情,无关那场婚约,只是两个孩子纯真的兄妹情。

    典风没有哭出声,但却泪痕滑落,止不住地流淌。

    他看着典晚秋,典晚秋也努力仰着头,看着他。

    见典风落泪那一瞬间,典晚秋微颤,她脸上浮现出自嘲与懊悔之色。

    此时,她心中不再是什么杀父之仇,不再是什么恩怨,只剩下典风眼中,看她的那份怜惜与温柔。

    为什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典晚秋脑海中,浮现出当年旧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得那么无情。

    “咝……哈……”典风深吸一口气,长长呼出,看着眼神越发失神的典晚秋,摇头道,“晚秋,我救不了你了,对不起……”

    在这一刻,典风抛却了所有的恩怨,不管她犯下了什么罪行,她到底是他的亲人啊。

    典晚秋苦笑,许是绝望了,居然也不那么怕死,她嘶哑地道:“别……别哭……该说对不起的,是……是我……”

    作者光明草说:不是在洗白谁,典晚秋是洗不白的,只是人这一生,大概只有死前,才能最坦诚最抛却一切心思杂念了吧……写完这一章,心情复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