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要算计虚天
    看着手中,那氤氲仙光的液体,在如琉璃般剔透的针筒中,那一抹充满生机的仙药之光,典尘眼中就满是痴迷。

    仙甲之下,那一双看透人心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嘲讽。

    他是源星的高层,从政几十年,算计人心的事情,每一天都在做。对于掌控利用他人,他很有心得,知道该如何利诱。

    典尘是个很好用的棋子,仙甲男子心中觉得,可以利用他做许多事情。他们之间,纯粹的利益往来,又相互有力量制衡,所以不会出现黑吃黑的情况。

    收起手中的几枚针剂,仙甲男子看着典尘,忽然间看过来,眼中的那种渴望,道:

    “不要打我的主意,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对你有防备,你想要抢夺还是偷取,都没有机会……想要得到更多,你就得付出……这很公平。”仙甲男子轻笑。

    典尘深吸一口气,深深地看着他,微微点点头。

    说实话,在某一瞬间,典尘真的想,强行从仙甲男子手中,夺走这些东西。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行动。

    因为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仙甲的对手,从没有这方面的交战记录作为借鉴,贸然出手很冒险。

    且一旦打起来,就算能打赢,这些针剂也多半会被毁掉,想要得到没可能了。

    “你说话,倒是直白。”典尘淡淡道。

    “你我都知道根底,我们都不是那种值得信任的人,能将我们联系起来的,只有利益。你我合作,可以双赢,你若是拒绝合作,我可以找别的大帝合作……我相信有得是人,愿意帮我做事。”

    仙甲男子轻笑,他很自信,手中掌握着资源的人,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那你想要我做什么,直说吧,我没空与你扯淡。”典尘道。

    仙甲男子,微微点头,道:“你我都是喜欢干脆的人,就不多言了,我想让你帮我……弄来一株不死仙树。”

    典尘立刻眯起眼,转头冷瞥着仙甲男子,冷笑:“呵呵,原来你没有仙灵之心,想用不死仙树来替代,激活你要造出的仙体的生机?”

    “看来你也懂得不少,不错。不管是从你们修士炼药师的角度,还是从我得到的星耀天传承的角度,我都有办法可以用不死仙树,帮我成功造出仙体。”

    “可是这样的话,就要毁掉一株不死仙树作为代价……”典尘盯着他,一脸的审视与严肃,“你要知道,不死神树和不死仙树,都是得天眷顾,如此行事无异于逆天而行!”

    “有什么关系,你们修士,不是一直在逆天吗?”仙甲男子,语气无所谓地道。

    典尘道:“你莫不是,对逆天有什么误解……我们所说的逆天,是指违背自然规律。而你让我参与毁灭不死仙树,这是在逆天地法则,属于作死行为!”

    他眯着眼,眼中满是审视,不想做这件事情。

    “呵呵,你想多了……据我所知,你那个败家的阁主儿子,在仙遗古星的时候,就已经毁掉了一株菩提不死仙树……可你看,他现在活蹦乱跳,哪有被天地惩罚的样子?”

    仙甲男子不知道,典风渡帝劫,有多难,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典尘却信以为真,顿时思索起来,心想:“是啊,难道那些传说都是假的,毁灭不死仙树不会受到天地惩罚?”

    见典尘动摇,仙甲男子继续道:“若是毁掉天生地养的东西,就会召来天地规则的惩罚的话,那么击杀了灵族的先贤,岂不是全都被清算?”

    还是循循善诱,仙甲男子若是去传销,一定能拉起一支队伍来。

    “而我只是让你帮我抓来,最终杀死不死仙树的人是我,你能承受多少因果?”仙甲男子轻声说道。

    典尘沉吟,这句话,彻底让他动摇了。

    是啊,背锅最大的,应该是直接杀死不死仙树的人,他只是去抓而已。

    “话是这么说,但天下之大,不死仙树你让我去哪儿找?”典尘佯装不知地道。

    仙甲男子笑道:“我知道,在神农架秘境里,有一株黄角树。”

    典尘冷瞥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去过那里?”

    “呵呵,我什么都知道。”仙甲男子,一副神秘得意的语气。

    典尘摇头:“那黄角仙树,与我有善缘,我不能害它。”

    “一个善缘而已,又不是立下契约之誓,做了你也不会有什么报应,怕什么。”

    典尘摇头,道:“神农架里,还有大人物,你想让我去送死?”

    仙甲男子冷笑:“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嘛,何必装作大义凛然的模样。”

    “符笼!你一定要将话,都说得那么难听吗?!”典尘怒哼道。

    有些话,看破不说破,是一种交流默契。

    典尘想要装得像个君子,但仙甲男子一言戳破,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典尘,你我是一类人,在彼此面前就别戴上伪装的面具了。”仙甲男子——符笼,冷笑道。

    典尘愠怒:“你若一直这般态度,我想我们的交易,很难再进行下去了。”

    符笼立刻举起双手,投降一般的姿态,笑道:“好好好,既然你想要遮羞布遮一下,我也不再说破,你喜欢伪装你就伪装吧……”

    说着,在典尘看不到的仙甲内,符笼的脸上,满是轻蔑之色。

    一个不敢承认自己是小人的小人,符笼都觉得,有些看不起他。

    “神农架那株不死仙树,别打主意了,还是想想,在哪儿还有不死仙树吧……”典尘舒缓怒火,他还要成仙的针剂,所以也不想在此刻与符笼撕破脸皮。

    “在典府和帝尊阁,似乎有不少不死神树,不死仙树也有几株……”符笼微笑一声,别有深意地说道。

    仙遗天帝府,归入了帝尊阁,帝尊阁自然就有了天帝府原本的九株不死神树。

    再加上,近年来,被虚天种在自家后花园的那株【雪桑不死仙树】,现在在源星,其实有很多东西……

    “你想让我去典府偷【雪桑不死仙树】?”典尘瞪大眼,怒道,“你是疯了还是傻了!”

    符笼从一边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端着酒杯摇晃着,看着那一抹红色,道:“不要慌嘛……未必有那么凶险。”

    “呵呵,你让我去典府,还不如让我去神农架!”典尘冷笑。

    典府,有虚天真仙坐镇,还有竹韵、瑶光等大帝时常都在,去了能偷到才怪。

    “我有说过,是让你去偷吗?”符笼揭开嘴边的仙甲,露出他的半张脸,一口饮下杯中美酒,满足地轻叹了一声。

    典尘却被他的话,听得一愣,皱起眉头来:“那你的意思是?”

    符笼也不是个傻子,当然不会提出不可能的方案,让典尘去做了。

    叮——

    符笼轻轻放下高脚杯,合上下半边脸的仙甲,对典尘笑道:“我听说,虚天为了典玲珑的请求,去救典昊……不惜以身犯险,独自进入不周山,最终将典昊救出?”

    典玲珑求虚天真仙,救回他的弟弟,也就是她的儿子,这件事情本就不是秘密,自然用不着隐藏,很多人都知道了。

    有不少人,就与符笼有相同的想法。觉得典风冒险孤军深入,最大的目的不是要救人质,而是为了典昊。

    否则,一尊真仙,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质,冒着生命危险独自进入不周山秘境呢?

    一个利益主义者,永远无法明白,别人的大情怀。他们会将别人做的一切事情,不管是好事坏事,都与利益挂钩,仿佛没有利益的事情就只有傻子才会去做。

    所以典尘常说,帝境与大帝,是绝对不同的。有的人,有实力,却不明白自己应该承担什么义务。所以他们不懂得,愿意承担这些责任与义务的人,他们心中的坦荡与浩然正气。

    “你说得对……那小子借了玲珑的肚子,欠下因果,对玲珑的请求,还是会答应的……”典尘微微点头,觉得典风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还生育之恩。

    他不知道,若是典风听到他这话,不知心中会觉得多悲哀。

    典尘也觉得,符笼的话是对的,他也觉得典风没必要,为了那些不相关的人质拼命。

    至于先前,他与源星官方合作,帮源星御敌,只是因为与符笼这位源星高层有利益关系而已。从始至终,典尘就与典风,是决然不同的两种人。

    “不错,虚天欠你们夫妻的因果,所以他不得不还这份情……或许他也的确,心中还有典玲珑这个母亲……你说,若是典玲珑去求典风要不死仙树,他会给吗?”符笼别有深意地笑道。

    “这……可就这么平白无故去要,他就真的愿意拿出一株不死仙树,送给玲珑?”典尘挑眉,觉得没这种可能,换做是他也不会给的。

    且典玲珑也绝对不会答应,她不会平白去让典风做什么事情,因为人要脸,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既然现在是平白无故,那么,我们自然就要造出些缘故来……让典玲珑去求虚天时,有个充分的理由,也让虚天顾忌情感和因果,没有拒绝的理由……”符笼一声轻笑,得意又戏谑,他早有腹稿。

    典尘眉头紧锁起来,他大约明白了符笼的意思,只是心中有些挣扎。

    这时,符笼倒了一杯酒,递给他,道:“何必纠结呢,就算事后事情败露,虚天知道了,难道他还能杀了你这个生父不成?……到时候,天下悠悠之口当前,他若敢对你做什么,也会被口诛笔伐的,嗯?”

    典尘微微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他本就是在思索,万一事情败露怎么办,而不是不好意思。

    可他转念一想,反正与典府也已经形同陌路,无可挽回了,不如彻底划清界限,有什么大不了呢。

    作者光明草说:典尘是个利己主义的正常人,不算邪恶,但也不是个好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就是这样的人,但还是有底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