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呵,真是亲爹
    典府后花园。

    典玲珑一脸着急,因为她见典风,似乎丝毫不着急去救典昊。

    她什么也吃不下,就算眼前摆着仙酿仙果,也是食欲不振。毕竟典昊生死未卜,这次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她怎么还吃得下。

    “风儿……”见典风似乎,还要将这一局饭局进行到底,典玲珑终于忍不住,想让典风尽快去救典昊。

    典风看过来,笑道:“您不用担心,我方才请天机道友算过了,小昊绝对不会有事的。”

    典玲珑看了易天机一眼,她也知道这位是天机大帝,算无遗策,可她却还是无法信任他。

    “真的?”典玲珑不好直接否决一位大帝,却也表明她的怀疑态度。

    易天机放下杯盏,抬手在苍穹一划,顿时星空图出现,白日暂时黑暗下来,众人仿佛置身于星空下。

    易天机提着筷子,指点着道:“虚天,我观此星象,少昊星晦暗隐约,却不曾有凶兆,只是有惊无险而已,不必担忧……”

    典风信他,但典玲珑却觉得,从星象,怎么能看出一个人的命运如何呢?

    关心则乱,典玲珑欲言又止,还是觉得事情宜早不宜迟。

    典风道:“我请天机道友来,就是为的救小昊,您放心吧,他不会儿戏的。”

    说着,典风轻瞥易天机一眼,隐约有些警告——你可别开玩笑,否则我给你好看!

    易天机哂笑:“夫人放心,令郎绝对不会有事,我算到的卦象和星象上,都是这么说的。”

    典风微微点头,却也有些疑惑,问道:“为何说,绝对不会有事?”

    天机大帝身为测算天地的人,应该知晓,世间事情应该是瞬息万变的,他以如此笃定的语气说典昊不会有事,难道有什么隐情?

    易天机笑道:“我算过了,就算虚天你不去救人,典昊也不会有事……我觉得,绑架他的人,只是为了不死仙树,绝不会杀他。”

    “嗯?这,这你如何判定?”典玲珑疑惑,那可是绑匪,很可怕的帝境绑匪,若是得不到“赎金”,怎会不撕票?

    典玲珑已经陷入,她的思维死角之中,因为她从没想过某种可能,或者说她万万想不到会有那种可能。

    典风却眯起眼,与黑天相视一眼,又与易天机对了个眼神,得到了后者隐晦地点头眨眼。

    没有传音,但典风却心中,有了些怀疑。

    不管去不去救典昊,典昊都绝不会有事,这是易天机算到的,绝不会有错。

    那么,在何种情况下,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绑匪是谁,才会使得,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典昊都不会有事?

    一般来说,绑匪得不到赎金,一定会撕票。

    那么在何种情况下,绑匪即便得不到赎金,也绝不会撕票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绑匪舍不得杀人质,也有绝不可能杀害人质的理由。

    解释起来很简单,那就是——熟人作案。

    而典风的熟人中,具备这样条件的人,貌似只有那一个。

    典风眼眸中,寒光闪烁起来,心中无名的怒火,突然涌起。

    若易天机没算错,没说胡话,那典风真的要动真怒了。

    “风儿,你,你怎么了?”典玲珑突然感觉到,典风的气息有些暴躁,眼眸中的寒芒,她也看到了,不禁感觉后脊一凉。

    竹韵有些同情地看了典玲珑一眼,有些莫名地道:“母亲,您还是搬来典府吧……”

    因为,魔都外滩别墅区的那个典家,恐怕注定要与典府势不两立了。

    ……

    典昊很郁闷。或者说,是紫府仙尊,他很郁闷。

    他受到了,来自宿主,也就是典昊父亲的传信,要他去野外一见。

    却不曾想,半路上,遇上了一个身着仙甲的男子,他被绑架了。

    是的,曾经的一代真仙,居然被一个穿着仙甲的人,绑架了。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很无奈的是,紫府仙尊无法反抗,他只有真仙元神,没有仙境肉身,绝对不会是此人的对手。

    而紫府仙尊发现,对方根本不想杀他,也似乎有所顾忌,只是用他的血为证,烙在了勒索信上,传回了典家。

    绑匪很确定,典家知道这封信是真的,从而典玲珑必然会去求虚天,到时候不死仙树唾手可得。

    “蠢货!”星空之中,一枚死寂的星辰之中,“典昊”被封印在星辰内部,这里烙印着大阵。

    紫府仙尊被困在这里,他知道,那封简直是开玩笑的勒索信,多半此时已经在虚天手中了。

    他原本就是想要,避开典风,他知道虚天精通《魂诀》,若是隔得近了仔细观察,他说不定会立刻暴露夺舍了典昊的秘密。

    可这些绑匪蠢货,还非要让虚天来达成交易,不是在拿他的小命儿开玩笑吗?

    于是,紫府仙尊一直在努力,想要冲开封印,逃得远远地。

    “你还是不要乱动,否则我不一定还愿意,保证你的安全。”符笼显化在星辰内核中,对典昊警告道。

    一个穿着仙甲的凡人,呵呵!

    紫府仙尊冷笑,若是在他全盛时期,这种货色他根本不会放在眼中,可现在他却处境十分尴尬。

    “你们实在是太天真了吧,居然以为,虚天会愿意将一株不死仙树,拿来换一个不熟的弟弟的性命?”紫府仙尊冷笑。

    紫府仙尊根本不相信,虚天真仙,会为了弟弟做出这样的牺牲。因为换位思考,换做是他,也绝不会用一株不死仙树,来换典昊的。

    “年轻人,你还是低估了,那些所谓正人君子的情感底线与原则……相信我,老夫久居高位多年,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你放心,你那阁主大哥,绝对会舍得用不死仙树救你的……”

    符笼得意地冷笑着,从这个计划从他脑海里浮现时,他就觉得,可行。

    “呵呵……”紫府仙尊摇头冷笑,他对这个蠢货无语了。

    紫府仙尊有些着急,若是虚天真来了,救出了他,绝对会查看他的识海,看看是否被绑匪动过手脚……到时候,他的秘密就藏不住了。

    “玛德!”紫府仙尊暗暗骂了一句,气到不行,他算到了一切,就没算到居然有坑儿子的亲爹。

    这可真是亲爹。

    “你就安稳呆在这里吧,放心,我与人立下了契约之誓,无论如何都会留你性命。”符笼穿着仙甲,一闪而逝,穿越虚空,消失在了这枚星辰内核之中。

    “艹!”紫府仙尊,终于骂出了声,他张嘴将符笼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便。

    “该死的典尘,我艹你大爷,你要害死我啊!”紫府仙尊苦笑,他被封印了修为,又被阵法困在这里,他简直绝望了。

    只能等人来救,或者被放走。

    从符笼说得那些话中,以及自己被约来此地是典尘发的讯息,紫府仙尊就知道了一切,这个坑儿子的亲爹啊!

    “麻麦皮,千算万算,算漏了这么个极品亲爹……天呐,难道是天要忘我?!”紫府仙尊捶胸顿足,恨某人恨得牙痒痒。

    早知如此,还不如从不周山出来后,就抛却典昊的肉身,元神躲着藏起来呢。

    ……

    封印关押典昊的古星外。

    典尘与符笼,站在虚空中,交谈着什么。

    “别忘了与我的约定,不要手下没了分寸!”典尘警告符笼,千万不要伤到典昊一丝半点。

    为了保持在典昊心中的形象,典尘没有在典昊面前露面,明面上一切都是符笼这个穿着仙甲的男子,搞的鬼。

    但典昊不是傻子,典尘知道,自己这个聪慧的二儿子,一定会猜到是自己参与了。

    可典尘已经打定主意,他不会承认,只要不承认,怀疑始终就只能是怀疑。

    “你放心,我不会伤到他的,我们之间的生意,我还想一直持续下去呢……再说了,我不是签了契约之誓吗,你放心,我对你这个二儿子没有什么心思。”

    符笼说出这话,下意识微微有些紧张,瞥了典尘一眼,见他没有想多,心中松了口气。

    对你这个二儿子没有心思,那么,对其他儿子呢?

    典尘忘了,或者说下意识不去想,符笼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费尽周折,冒险抓来典昊,难道只是为了一株不死仙树?

    就算起初只是为了不死仙树,可是现在呢,若是典风真的独自拿不死仙树来换人质……如此好的机会,符笼会愿意轻易放典风走?

    绑架勒索,已经是得罪了典风,而且是得罪死了。既然如此,为何不彻底解决这个麻烦呢……何况,帝尊阁,在某些人眼中,原本就是眼中钉肉中刺。

    帝尊阁太强了,坐大得太快了,在数十年内,就已经胜过了源界第一世族——北斗叶族,这实在是惊人。

    现下的帝尊阁,在源界大有“说一不二”的架势,是修士界的第一势力。

    现在大局已定,是时候,该为自己考虑利益了。那么,帝尊阁的存在,也就显得多余了,不如瓦解掉……帝尊阁嘛,有三两个帝仙维持源界治安就够了,人太多了对其他人,可是威胁很大呢。

    看着典尘,符笼微笑之下,心中暗暗冷笑道:“我的目标,可不只是一株不死仙树……典尘,你可真是个亲爹……我的福星啊……”

    作者光明草说:第三更,十一点左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