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你们不配,我不欠你
    现如今,对于《虚空经》典风已经精通奥义,他可以掌控,将敌人放逐的空间距离。

    这一界,只要是典风去过的地方,他可以将任何人,放逐到那些地方去。

    黑暗的星空下,这里是典风曾渡仙劫的地方,远离各大生命星域,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有人感应得到。

    这个宇宙,太大了。

    嗡——

    虚空变幻,突然数十艘战船,与五位帝仙被传送过来,显化在这里。

    “这……这是哪里?”那几人,心中惊惧,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虚天真仙,一招就将他们全带离了虚空夹缝。

    嗡——

    典风一步跨越亿万星河,像是一道天外飞仙,站在了源星战船对面。

    他黑发缭乱,长披在后肩,此时却被宇宙罡风吹起,发出如布匹在风中摇曳的猎猎声响。

    典风深吸一口气,那边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感觉时间似乎要停止了似的。

    “很好……”吐出憋在心里的那口气,典风冷瞥了典尘一眼,眼中满是杀意。

    这回,典风已经不止是,想要揍典尘一顿了。

    典尘脖子一缩,似乎是感觉自己居然被儿子吓到,立刻又昂首挺胸起来,不卑不亢地瞪着典风。

    典风只又冷瞥他一眼,典尘立刻轻咳一声,撕开虚空准备要走:“我去救小昊……”

    然而,他发现,虚空迅速愈合,就再也撕不开这片星空的虚空。

    典风冷冷道:“你们自编自导了一出好戏……恭喜你们,这次玩儿火成功烧起了我的怒火……”

    “咕噜……”符笼与那三位身着帝甲的人,皆是咽下一口唾沫,浑身不由自主地微颤着,怎么也止不住。

    原本,他们以为一位真仙罢了,依靠这么多战船与他们的帝甲仙甲,足够击杀。

    可现在他们才发现,真仙与真仙,也是有差距的,且差距甚大。

    在源界,符笼也见过不少真仙,可从未像面对典风这样,感受到强烈的惊惧与危机感。

    在这位虚天真仙的气势下,他们感觉自己,穿不穿仙甲帝甲,似乎都是没有差别的,觉得自己如蝼蚁一般羸弱。

    典尘脸色不比那四个好。

    “剑耀九州!”典风抬手,便是《光明剑典》中的秘法,但却不针对那几个人。

    轰轰轰——

    所有战船,在一瞬间炸碎,藏在里面操控战船的人,死得渣渣都不剩。

    典风都没祭出斩灵剑,抬手以指成剑,就够用了。

    若是突然偷袭,这些战船可能有点用,但面对活着的修士的正面对敌,这些东西和玩具没什么区别。

    除非是数量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让人无法躲避攻伐,且还能不停地出击,那样才能威胁到帝仙强者。

    星耀天号称黑科技之道,可挑战同境修士,可到底他们被灭了,就说明他们不够强大。外物终究是外物,强大的是人,不是什么宝具兵器,星耀天太过依赖外物,才导致了他们真正面对危险时,根本不足以抵挡,才会被立时淘汰掉。

    源星官方,以为继承了一批废墟中的战船与战甲,就可以让凡人轻易挑战帝仙,未免太过天真,太过不自知了。

    修士是人,机械永远是机械,除非它成为灵族那样的智慧生灵,否则永远无法同境匹敌谁。

    至于那些历史上的战绩,不提也罢,全是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星耀天在当时诸天之中,其实是最弱的那一列。

    因为太过依赖科技与外物,导致他们对自身修行不注重,不管是战法还是经验,与经历磨难的修士都不可比。

    “好,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典风双手抱在胸前,冷瞥着源星四人与典尘,眼中闪烁着凛然杀意。

    典尘感觉手心都出汗了,额头更是汗如雨下,这是冷汗。

    第一次,他从典风身上感受到,那么决然的杀机。他才知道,以前与典风对上那几次,典风竟然都没有认真,此刻他才知道为什么,虚天真仙才是帝尊阁的阁主。

    帝尊阁的诸多帝仙,哪个不是兆亿生灵中独一的人杰?能降住这些人,坐稳帝尊阁阁主的位子,本身就已经说明了许多事情。

    只是总有些人,心怀侥幸,只要他没见到别人有多强,就不相信别人有那么强。

    “虚,虚天真仙……我们之间,或许,或许有什么误会……”符笼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却也说不清楚话。

    他感觉如芒在背,屠刀悬颈一般,后脊都在发凉,似乎自己的生死全在这位虚天真仙一念之间。

    典风冷看他一眼,冷笑,却对典尘道:“一株不死仙树,就让你这般心动,不惜赌上小昊与我的性命?”

    典尘无话可说,被典风当场抓包,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你真的太让我失望……!”典风深深地瞪着典尘,缓缓说出这几个字,他冷笑之际身躯随之微颤,“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对你有什么期许,成仙真的已经让你入魔了。”

    典尘顿了顿,争辩道:“我没想赌上你们的性命……符笼已经立下契约之誓,小昊不会有危险的……”

    “那我呢?”典风猛然转头,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典尘的眼睛,一双天眼,洞彻人心。

    典尘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只得微微低下头。

    典风自嘲一笑,摇了摇头,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他心中的火气压不住。

    典风就不信,典尘与符笼谋划此事时,就不曾想到,符笼会在交易后轻易放走典风吗?

    或者说,典尘的确没有想到这一层,因为他根本就只在意典昊。所以,在与符笼的契约之誓上,明确写了不允许伤害典昊,却没提及典风。

    事实如此,还多说什么呢,典风心中感觉悲凉,他苦涩地轻声道:“还真是亲爹……”

    眼角,一滴血泪,被蒸干,谁也没有发现典风双眼已经充满血丝。

    合上眼,再缓缓睁开,眼中的不适消失,典风脸色也再没有任何感情。

    “我……”典尘大感不妙,他感受到典风的气息,又变了,此时他感觉自己仿佛面对着,一头来自九幽的恶魔。

    从典风眼中,释放的眼神,充满了冷酷、无情与冷血。

    “风,风儿……”典尘惊骇,想要用这样的话,勾起典风心中的情感,从而逃脱此次危机。

    然而,典风的耐心,早已被他消耗殆尽。

    嗡——

    “虚空接引……”典风抬手,虚握,典尘感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似乎整片天地都将他朝着典风手中拽去。

    咔——

    典尘被接引而来,典风掐住了他的喉咙。

    “咳咳……”典尘剧烈咳嗽,直接咳血,因为典风已经捏碎了他的喉管。

    当然,对大帝来说,这远远不致命,但却难受。

    嗡——

    典风左手掐着典尘,右手闪烁神芒,那是时间的力量。

    “轮回!”典风掌,拍向典尘眉心。

    “不!……风儿,他是你的父亲啊!……”突然,星空中,数道身影显化在此,黑天带着典玲珑来了。

    啪——

    然而这一掌,典风还是烙印在了典尘眉心,时间的力量,开始侵蚀典尘全身,从灵台开始。

    典尘的气息,开始坠落,他的境界,立刻跌落到准帝……

    “不!”典尘合着血,绝望大吼,眼泪都憋出来了。

    噗——

    典风一眼洞穿了典尘的肉身,在他的五行秘境中,五枚九转金丹,被典风取出碾碎。

    轰——

    典尘神藏秘境崩塌,已经形成一个小世界的神藏,被典风湮灭,道种随之烟消云散。

    嗡——

    一柄神识天刀,斩在了典尘眉心,将他的灵台削断!

    从现在开始,典尘永远无法再成帝,别说成仙了。

    然后,典风松开了他,将他如垃圾一样,随手丢掉。

    “不……风儿,你疯了吗?!”典玲珑扑了过来,将典尘抱在怀里,她颤抖地发现,典尘已经废掉了。

    典玲珑抬头,怒视典风:“他可是你的父亲啊,你怎么能下得了手!”

    她猜到了那句话,天机大帝说的,不管什么情况下,典昊都绝不会有事。她不傻,回去后,很快想明白,这件事情恐怕与典尘有关。

    于是,典玲珑暗夜去典府,又去了帝尊阁,得知典风已经不在。她顿时大感不妙,求黑天带她来,想要阻止典风伤害典尘。

    她来了,也在关键时刻来了,可典风还是当着她的面,废掉了典尘。

    “我……我……我废掉了?”典尘不可置信地看在远处黑暗的星空,他此时心中,就是这种感觉,浑身都空落落地,似乎一切都是云烟。

    他眼中,满是绝望,在这一刹那,他所有的希望,都毁灭了。

    这一切,是他咎由自取,典风给过他不止一两次机会了。

    “典风!你怎么能这么对你的父亲!”典玲珑紧抱着典尘,他哭了,她也跟着哭了,也疯了一般地骂着典风。

    “他再怎么不对,也是你亲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他,你还是个人吗?!”

    “你这个不孝子!你父亲说得没错,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当初果然不该在你身上多费心……”典玲珑疯了一样地骂起来。

    在她心中,丈夫排第一,典昊排第二……至于典风,她只有一些愧疚感罢了,本也没多少感情。她心中也多少觉得,典风是个借她肚子转生的大能而已,原本就培养不起什么感情。

    典风身躯猛地一颤,深深地看着典玲珑,在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原来她对自己也没有爱。有的,是敬畏,是利用,是一丝愧疚而已。

    典风深吸一口气,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苍凉,笑得自嘲。

    “或许,我真的不该对你们,有任何期待,也不该来找你们……算了……”

    忽然,典风语气冷下来,淡淡道:“只是你要知道,从一开始,我就不欠你们什么,这几次我更是还清了一切!从现在开始,我们再无关系,从此以后再惹到我,我绝不会有任何留情的余地!”

    他转身,背对典玲珑。

    典风的脸变得狰狞,撕心裂肺的表情,不想让这夫妇二人看到。他很安静,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绝情一些,那样就不会觉得太没面子。双眼血泪滑落,他做了一个决定,这次是认真的。

    黑天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他心疼地看着典风这撕心裂肺的表情。

    他知道,在这孩子心里,一直渴望得到父母的爱。可事实证明,典风无法拥有这一切,因为他投错了胎。

    或许,他真的是太初之子,又或许,只是一个恰好与太初之子体质相同的人罢了。但不管事实为何,这夫妇俩,深深地伤害了他。

    早已将典风当做徒弟,也当做自己儿子的黑天,也没法对着夫妇二人,有任何同情怜悯。

    “你们不配做典风的父母……”黑天摇了摇头,一声冷喝,对典尘与典玲珑说道。

    “咝……”源星那身着帝甲仙甲的四人,吓得快尿了。典尘都是这个下场,他们能好到哪儿去?

    作者光明草说:有点伤感,阁主是个可怜人,他想要得到父母的爱,但摊上这么一对父母,他注定得不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