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新一代崛起
    源星星域,迎来了一个太平盛世。

    各方都安静下来,似乎达成了一个难得的默契,谁也没有再轻易挑起事端。

    典尘一家消失不见,帝尊阁的成员越来越多,典府的少年少女们,也踏入了江湖。

    “虚天神体,果然名不虚传……”

    这几年来,人们议论起典小风,不会再随口挂上“虚天真仙之子”的前缀,而是直呼其名。

    因为典小风有这样的资格,他以少年大帝之姿,纵横捭阖,一手虚空秘术出神入化,年轻一代能与他交手的人不到一手之数。

    其中,鬼面便是一位,除却诸帝仙,谁也不知道这位居然也是虚天真仙之子。

    典帅在世人面前,一直戴着面具,帝仙不会说破,因为他们知道虚天真仙的意思,就是要让孩子离开他的光环之下。

    这样成长起来,才算是真正的强者。

    鬼面今年也十六岁了,与当年典风初出茅庐时,差不多的年岁,但却展现出更强的天资与力量。

    他只是个凡体,却能在昆仑秘境之中,与年轻一代众多圣体较量,还未逢一败,这让不少人都觉得震撼。

    除此之外,年轻一代这几年,又冒出了几个强者。

    “花雨剑”,是一位少女,十六七岁,一柄双指宽的花雨剑,击败了最近崛起的“焚天战体”。

    她时常戴着面纱,总不在人前露面,谁也看不到她的真容。

    只有典小风与典帅等几人知道,她其实就是典小雨。

    最为异军突起的,要数“太阴圣体”典月、七星体典辰与人王体典钰。

    后两个孩子还不满十岁,但却已经可搏苍龙,尽管努力压制境界,却也已经晋级到了灵台!

    不到十岁的灵台,这引得修士界,掀起轩然大波。

    “不愧是虚天……不愧是仙体啊……!”不知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人家有一群帝仙做导师,当然强了……”不乏有杠精,将这几个孩子的成就,全归功于他们的出身与师资。

    在有的人眼中,生得好就什么都能好,一句话就抹掉了孩子们所有的努力。

    他们不曾见过,孩子们五岁时,就背着千斤鼎奔袭百里;七岁时,整日修行学习阵法与炼器,夙夜不眠。

    为了炼体,小小年纪,就已经遍体鳞伤,典府的姨娘们心疼不已。

    为了学阵法,长时间背记阵法基础知识。临摹神纹,将刻刀与符笔,都磨坏了不知多少支。

    尤其是两尊仙体,被赋予重望,修行加码的程度,比帝尊阁培养天才还要更甚。

    终有一日,他们异军突起,翱翔九天,横扫年轻一代,却被说成只是出身好的缘故。

    “母亲,辰儿真的是因为生在真仙家,身具仙体,才有今日的吗?”夜晚,九岁的典辰拄着剑,坐在雪桑不死仙树下,他哭了。

    他觉得委屈,这么多年来的辛苦,不被人认可,似乎全赖他生得好。

    人言可畏,典辰才只是个九岁的孩子,虽然已经位列灵台,但心灵还是个孩子。他在修行时,可以忍住一切委屈,但听到这样的闲言碎语,他就心里过不去。

    苏梅一袭长裙,端庄素雅,坐在树下,伸手抚摸典辰的小脸,笑道:“傻孩子,他们不过是嫉妒你罢了……你要知道,出身是你不可选择的,但你的未来能走到哪一步,是你自己做主……”

    “你身怀仙体,自然天资卓越,可这并不是能让一个修士,高枕无忧的资本……你看你三哥(典帅),虽是凡体,如今年轻一代,他已经无敌……”

    “那些说酸话的人,大概一生都不会明白,什么叫做强者之心……你只需坚持走好自己的路,当你站在巅峰时,世人只会夸你,谁也不会再觉得你只是出身尊贵而已……”

    典辰似懂非懂,他虽然聪慧,但多半天赋都是在修行上,心性还是个孩子。

    “母亲,我好像明白了,三哥为什么要蒙面了……”典辰若有所思地道,他不想让人觉得,他的一切都来源于出身。

    从那一夜起,七星体典辰,便消失在了世人的眼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面具上烙印着一片星河的少年,号称“北星”。

    于是,似乎所有年轻一代的高手,都达成了某种默契。后几年崛起的年轻强者,多半都戴着自己特色的面具,谁也不知道面具下是帝子还是仙之子,或是个凡体。

    年轻一代的少年,都戴上了面具,少女们,也都罩上了轻纱斗笠。

    一个朦胧神秘的少年江湖,在源星星域揭开,这种神秘感,使得人们对这些少年强者,更感兴趣了。

    “人王体击败了赤羽族太子……一个八岁女娃,打败了一个灵台……”荧惑古星,这里已经是最大的消息与贸易来往的中心,什么消息在这里都传得极快。

    “虚天真仙一家子,真是太可怕了!”

    “虚天生了一窝变态……”

    “嘘,你小声点儿,帝尊阁的大帝就在这里驻守……”

    赤羽族太子,这个曾经被典风揉捏的人物,现在居然还被典风的女儿暴打,他近日非常沮丧,醉倒在了昆仑内的醉仙楼中。

    没错,现在醉仙楼的分店,已经开到了源星,昆仑内也有几家了。

    赤羽瞳酒醒来,发现身处一个包间,在房间内除他之外,还有一人。

    赤羽瞳很熟悉此人,捂着脑袋看着他,宿醉的人就这样,他道:“天神子,居然有空来看我?”

    那男子转身,与赤羽瞳对视,正是当年仙遗古星的天神族神子。

    “我来看看你,怕你想不开。”天神子轻笑,但也是略带着些苦笑。

    新的年轻一代又崛起了,犹如瀚海后浪拍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赤羽瞳不是唯一一个,被后生吊打的当年少年至尊了。

    赤羽瞳从床上坐起,一身酒气,轻笑道:“你都没有想不开,我怎会想不开。”

    早在赤羽瞳之前,天神子曾就惜败在了“鬼面”手中。

    天神子嘴角咧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苦笑,他摇了摇头,笑骂道:“我就不该来看你,让醉仙楼将你拔毛洗干净,下锅煮了多好……”

    这话,顿时让赤羽瞳,想起了当年的典风。第一次见面时,赤羽瞳的一个手下,就是这么被典风吃掉的。

    赤羽瞳早已看开,不生气,哂笑道:“我们是注定追不上那个人了,现在连他的孩子,都能与我们争锋了,呵呵……”

    这一声“呵呵”,蕴含了多少辛酸和苦楚,房间内的两个曾经的少年至尊,是最明白的。

    当年他们虽然也不是典风的对手的,但好歹也是同一个层次,有交手的资格。可现在,他们俩还在原地踏步,典风的儿女都已经能打败他们了。

    不由得,就让人觉得,这一生似乎都白过了。

    “我早就断了追他的想法……或许,我们缺的就是这种勇气吧,唉……”天神子坐下来,也没有了风度翩翩的雅兴,长发在身后缭乱。

    忽然,天神子笑道:“我们去喝一杯?”

    赤羽瞳却摇头,眼中突然闪烁精光,道:“你认命了,我却不信命,我既然酒醒了,就不会再醉过去……若是连追逐的勇气都没了,我们就真的完了!”

    说完,赤羽瞳长身而起,化作一道神光,离开了醉仙楼。

    颓废与沮丧,只是暂时的,不能让悲观的情绪主宰人生。赤羽瞳不信命,他还要再拼搏下去,他不信自己这一生,就注定不能站在巅峰。

    凭什么!

    看着赤羽瞳飞走,天神子站起身来,看着赤羽瞳的背影,思索良久。

    他像是呆住了一样,眼角隐约有感动闪烁,闭上眼,嘴角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意。

    “赤羽瞳,这么多年了,你这次让我服……”天神子轻笑,眼神突然坚定起来,积极的态度也是会传染的。

    “你说得对,若是连这份勇气都失去了,凭什么走上巅峰?”天神子眼神变得凌厉,在这一刻,他很看不起以前的自己。

    昆仑山。

    嗡——

    正在交战的两人中,戴着半月面具的少女,突然伫立虚空,宝相庄严,手中捏出一个印诀。

    “海上升明月!”戴着半月面具的少女,一声轻叱,身后法力幻化无边瀚海,一轮圆月从海平面下缓缓升起。

    在这寂静的夜空中,这一幕,显得极为壮观。

    “你是太阴圣体,典风的女儿?!”那边,一身轻纱半透长裙的吴霜,一脸震惊。

    典月十来岁,但却已经七尺高,身材高挑只比吴霜矮半头,她约战了这位太阴族的神女,以此来检验自己的修行。

    “我就是我,不要说我名字的时候,非要提上我父亲的名字!”典月皱眉,颇为不悦。

    砰——

    法相碾压,在太阴圣体手中,具有无上神威,吴霜祭出法相也抵挡不住,被击飞。

    “啊……”她一声娇哼,胸膛淌血,被圆月切开了,倒飞之间在空中洒落一条鲜艳的血线。

    她撞断林木,停在了一座神山山腰,无力地滑落下去,气息萎靡。

    嗡——

    典月收起神通,站在虚空中,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你太弱了……”

    “噗——”似乎感觉被气到了,吴霜又喷出一口精血,脸色越发苍白。

    “神女大人……”远处吴霜的护道者,一脸着急,却也不敢上前来。

    典月身旁,不知有没有护道者,且这是真仙之女,他哪里敢动。只能奢求,典月手下留情。

    典月冷瞥那护道者一眼,看向吴霜,以警告的语气道:“就凭你这样的,也曾有勇气想嫁给我父亲?你最好离我父亲远些,不然下次……下次就打花你的脸……”

    她终究还是个孩子,虽然在为母亲和姨娘们扫除隐患,却也狠不下心来,放狠话也显得不够威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