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世帝尊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执笔者
    嗡嗡嗡——

    一道道劫云,在九天凝结,昆仑、星空或是这片星域中任何一枚星辰,在这段时间里都经历了一段传奇故事。

    一尊尊人杰,于兆亿生灵之中,异军突起,早在准帝境压制多年。适逢三帝渡劫成功,于是一群准帝巅峰的修士跟风,“成帝的季节”变得名副其实。

    然而,人与人之间,还是有足够大的差距。

    一个又一个人杰,陨落在天地之间,热血喷洒,真灵破碎。

    “唉,可惜,墨族的墨无缺,渡劫失败,血染昆仑山外……”

    昆仑山,那崩出的甬道,位于山巅,今日这里染血。

    一位巅峰准帝,喋血于此,陨落归西。

    他叫墨无缺,是墨族一个非常古老的人物,隐藏到这一世,原本想在此时成帝,一举惊人。

    只可惜,道行不够,遇到混沌天劫,肉身与元神都炸碎在了雷海之中。

    帝血洒落,将整个昆仑山主峰,都染红了,大帝气机之强,让准帝之下的修士都不敢靠近。

    最终,帝尊阁派大帝出手,炼化了这些血液,才让昆仑山口,变得安全。

    “无缺老祖啊……”墨族浮空岛之内,一片素稿,上下一片哭诉之声,绝望不已。

    一尊有望成帝的老祖,居然死在了昆仑山口,没能撑过帝劫,墨族再崛起的机会又失去了。

    “早知今日,当年何必要分宗家和分家呢……”墨族内,宗家的长老们,纷纷觉得先人们错了,不该如此。

    现下,墨族分出去的分家,反倒是成了宗家一般,八尊大帝!

    “我觉得,无缺老祖没能渡劫成功,多半是分家那八人在搞鬼……当年无缺老祖就是支持,分宗家、分家的……”墨族的小辈们,恨恨地暗自说道。

    “不要乱语!”墨族宗家的掌权者们,立刻警告下去,不允许传出这样的谣言。

    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怀疑分家那八人,只是人在屋檐下,现在不得不低头。

    分家拥有八尊大帝,已经是除却叶族之外的第一族,而这一切来自于帝尊阁,墨族分家早已盖过了宗家的风头。

    “可恶……我可以确定,无缺老祖的死,绝对和那八人有关系!”是夜,墨族宗家内,一群长老喝得酩酊大醉,嚎啕大哭起来。

    “天要亡我宗家吗!”一位长老哭诉,仰天长啸,掷出杯盘,砸得稀碎。

    一人摇着头,自嘲地道:“好一个墨寒,害得我宗家,翻不了身!”

    “哐当——”说着,一片摔杯声传出,一群老者,鼻子都哭红了,满是悔恨。

    帝尊阁。

    典风端坐云端,在眺望星空,他想看看能看多远。

    忽然,身后有人开口:“阁主……我有罪……”

    墨飞鱼精神焕发,早已不是个老者,血气充沛。他此时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什么。

    典风没有回头看他,只看着星空,道:“墨老,你有什么错?”

    “今日……”墨飞鱼还没说完,便被典风打断。

    “往日之因,今日之果……帝尊阁只是不插手各方内务,却没说,不允许门人了结恩怨……”典风淡淡道。

    “是……多谢阁主恕罪!”墨飞鱼有些感动,今日他做了很大快人心的事情,但让帝尊阁背锅,他有些过意不去。

    谁都没有说“墨无缺”三个字,但谁都知道,这件事情就是墨族那八人干的。

    墨无缺原本有望渡劫成功,只可惜,墨飞鱼暗中做了一些事情,让他喋血在帝劫之中。

    至于缘由,很简单——墨无缺是主导,将墨族分成“宗家”和“分家”这般制度的人之一。

    由于这个制度,让墨族人心不齐,宗家和分家对立,宗家奴役分家漫长岁月……这份怨气,需要用当年那些人的命来宣泄。

    典风不觉得,墨飞鱼做错了什么,这是墨无缺当年自己欠下的因,现在该还一个果了。

    “既然因果已清,你们与墨族宗家,当再无恩怨,也不需太过刻意针对……”典风道。

    墨飞鱼点头,理所应当地道:“阁主说得是,墨家与墨族再无干系,一切都了结了。”

    这点气度,墨飞鱼还是有的,墨族宗家他没心思对付。

    典风说这话,也是觉得,墨天痕有些可怜。这位仙王的后人,未免太不争气。若是被墨天痕知晓,后人分出宗家与分家,还搞成这个局面,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三尸暴跳。

    在黑暗之中,墨雁站在那里,看着这两人。她有些担忧,墨飞鱼会被惩罚,听到这个结果,心中不免高兴。

    “阁主……”墨雁就那么,远远地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的背影,漫天星辰在他面前,也黯然失色。

    ……

    “以神为笔,以念为墨,以虚空为纸,以天地为兵戈……”

    典墨坐于帝尊阁后山,在这群山之间,他坐在最高峰,猛地睁开了眼。

    “不用再压制了,盛世降临,百帝逐鹿的时代到来,成帝又有何惧……”典墨淡笑,嘴角掀起一丝自信,眼神突然洞若星辰,眸中有古神纹隐约浮现。

    “解……”他念出一字,以神念为笔墨,在自己身上,写出一个符字。

    嗡——

    顿时,他周身亮起神纹,一道道黑色的铁索般的东西,从他体内抽出,这是镇压他力量的法则。

    他自封了几年,早在数年前,就可以冲击帝境。为了更有把握一些,他已经压制境界几年了,现在也难以压制,封印不住了。

    轰隆隆——

    九天之上,立刻聚起乌云,一片劫云之中,风雷大作。

    “嗯?”典风坐在帝尊阁浮空岛边,感受到这气息,转身回眸一眼。

    嗡——

    典风一步跨越虚空,发现是典墨要渡劫了,他眼中也有些激动与兴趣。

    激动的是,典墨终于登临帝境,感兴趣的是,典风也想看看帝境的执笔者,到底有多强。

    “轰——”

    雷海终于砸下,典风抬手隔断虚空,不让帝尊阁上,一草一木受到损伤。

    典墨瞥过去,见典风这般手段,顿时也是心中一惊:“他已经这么强了吗?”

    见典风在观战,典墨心中也有些好胜心,他也想展现一下,执笔者的强大。

    被称作禁忌传承的执笔者,人才凋零,一直没能展现这一道的强大,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位帝境执笔者。

    嗡嗡嗡——

    九天之上,帝影浮现,一同冲出,九道!

    典风眼皮一跳,微有些惊诧,同时九尊帝影,是最强天劫了。当然,还要看后续,是否还有别的帝影出现。

    “杀!”典墨轻斥,抬手,以飘逸的手法,在虚空中铭刻出一个“杀”字。

    这个字,充满血腥,也杀机毕露,让人觉得十分显眼。

    “噗——”

    “杀”字飞去,将一尊帝影挡下,顿时这符字与帝影,一起炸碎在虚空中。

    典风一惊,眯起了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