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八荒圣道 > 第9章 法域屠神
    两人取出符器仔细观瞧,这纸符普普通通,但有一层灵光包裹,也不知有什么作用。

    “小姬,这老道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钱胖子却是有些担心害怕。

    姬天只好让钱胖子跟自己一床睡了,两人衣服也不脱,抱着利剑侧卧,姬天内心警惕,直过了一个时辰才迷迷糊糊睡着。

    等姬天睡着,内心一动,睁开眼睛现自己身处一座仙宫之中,仙宫雕梁画栋,灵气成云雾飘散在地上,姬天正在仙宫之中转来转去。忽然从外面走来一队仙女,这些仙女个个国色天香,风姿绝世,素手抬着一顶软轿。

    “请公子上轿,我家老爷有请。”众仙女抬着软轿来到姬天近前说道。

    “你家老爷是?”姬天正在奇怪,就见自己身不由己上了软轿。

    仙女娇笑一声,脚下升起白云,抬着姬天飞快出了仙宫。

    前面两个仙女提着花篮,不断洒下漫天花瓣。香风袭来,让姬天有种飘然之感。

    姬天心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在做梦么?这梦到也离奇。

    众仙女抬着姬天度飞快,两侧景物根本看不清,突然,轿子一震,度慢了下来,姬天打眼望去,却是置身一座巨城上空。

    白云托着姬天缓缓下降,画面一转,姬天现自己已经置身一个热闹的宴席之上。阵阵丝竹之声传来,一群仙女起舞,席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姬天心道:这却奇了,这梦怎的如此真实,我且用心记住,等明天吓胖子一吓。

    “咦,小姬,你怎的在我梦中。”

    姬天回头一看,见钱胖子正伏案大嚼。

    姬天心中一动,感觉有些不对。

    “拿下了!”

    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几姬天抬头一看,哪里还有宴席,自己跟钱胖子正置身一座大堂之上,上坐着一个威武的官员,一脸正气,颌下三缕长须,正是城隍摸样。

    “城隍这是何意?”姬天将钱胖子拉到身后问道。

    “你这小贼倒也机警,只是反抗也是无用。”

    说完城隍伸手一指,一道流光笼罩姬天跟钱胖子,二人当即动弹不得,通通定住。

    这城隍大堂皆是城隍神神力所化,为城隍法域,置身其中,只能任由拿捏。

    “可曾使了人去?”城隍不管二人挣扎,对旁边判官问道。

    “城隍爷放心,一早我就托梦给庙祝,现在只怕已到了客栈,那葫芦却是唾手可得。”

    “如此就好!将此二人用木枷夹了,压到外面风口,吹散了事。”

    说完,不由二人分说,窜出几个阴兵,将铁链当头一抖,锁了个结实,取出两个大木枷,将两人夹了。

    “糟糕!中这城隍计了,没想到这城隍好生奸猾,将我阴神勾来。”

    姬天心中暗恨,自己此时只是阴神出窍,哪有半点力气,只怕一阵风儿吹过,自己就要魂飞魄散。这阴神之身脆弱无比,不成元神真仙,阴神出窍连一丝风儿也经不得。轻则大病一场,重则魂飞魄散,连转世都不能。这城隍好生狠毒,要是将两人压到风口,哪还有命在。

    客栈之中,姬天跟钱胖子的身体正躺在床上,只是气息全无。

    房门忽然无声无息推开,现出白天庙祝的身影,这庙祝四十来岁,睁着双目,眼神中满是狂热之色缓缓来到床前。

    庙祝口中念念有词,伸手向姬天脖子上的葫芦抓去。

    、、、、、、

    阴兵压着两人向大堂外面走去,城隍只是看着二人冷笑。

    “嘿嘿,你这法域倒也广大,不枉道爷一番算计。”

    钱胖子突然出声说道,只是这声音有些陌生,不像本人在说话。

    “嘭!”

    钱胖子周身一撑,将身上锁链木枷全部震碎。

    “不可能!你到底是谁?”城隍显得有些惊讶。

    “嘿嘿,你道爷专管天下不平事,死来!”

    钱胖子一声大喝,向城隍扑去。

    城隍伸指连点,打出一道道流光,只是这钱胖子如有神助,流光打在身上,不痛不痒。

    “着!”

    城隍抓起桌上城隍大印,这大印是城隍法力神器,御使神力,大印金光大放,当头向钱胖子砸下!

    “嘿!早等着你哩!”钱胖子嘿然一笑,张手打出一道符印,正是白天送给姬天二人的方形符纸。

    这符纸翻翻滚滚,灵光大放,化作丈许方圆,将城隍大印一包,抵住大印。

    “这是?你到底想干什么?”城隍见符纸将自己大印封住,惊慌起来。

    “无他,屠神尔!”

    钱胖子伸手一招,姬天身上突然飞起一道灵光,直接打在城隍身上,这符纸却又不同,贴在城隍身上,城隍当即动弹不得。

    钱胖子嘿嘿笑着来到城隍近前,一脚将判官踢翻过去。这判官已被惊呆了,心道:事情大条了,却是碰见个不要命的主,这是要屠神代之。

    判官平时也就帮着城隍打理文书,那里有什么神力,双眼一闭,躺在地上装死。

    周围阴兵见城隍被困,一声喊齐齐涌上来。钱胖子手掌对着阴兵一张,“喀嚓!”一声巨响,掌神雷!涌上来的阴兵全被神雷劈成灰灰。

    神雷是至阳至刚之物,那里是这些修为低下的阴兵所能抵挡,阴兵劈成劫灰之后,满地符篆出现,这些符篆却是阴兵神职,有了符篆阴兵才能享受香火,出去捉拿鬼魂不惧狂风。

    钱胖子嘿然一笑,来到城隍面前,一道流光从钱胖子头顶冒出,灵光一转,化作一个老道模样。

    “是你!”

    姬天惊呼一声,认出这老道正是白天拦住自己的算命先生顾不言。

    钱胖子噗通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别白费心机!我这城隍之位是丹霞派代天分封,你抢去也没用。”城隍说道。

    “呸!当道爷不知么?什么代天分封,糊弄常人可以,如何瞒得过我去?天庭已是沉寂无数岁月,神道混乱,神祗之位谁抢到就是谁的,你们这些仙道门派,霸占修行之法还不知足,连神道也要掌管。我等散修求长生之法不可得,苦苦摸索,大限到来,连神道也不能入,叫我如何甘心!”顾不言一脸狰狞的说道。

    这顾不言原是前朝一落魄书生,屡试不中,眼见已是四十年纪一事无成,遂动了出世的念头,找了一个破落道观出了家。

    这顾不言在道观中过得倒也自在,本身读书几十年,常常下山做些法事,也能养活自己。原想此生就这么过,不成想闲来翻看道观典籍之时,心有所悟,竟让他看出了修行门道。

    思及那些长生不老的传说,顾不言修行之心一不可收拾,遂遍洒钱财,收集天下道门典籍,潜心研读,这顾不言倒也有些道心仙缘,几十年书不是白读的,还真让他摸清了修行之路。

    连蒙带猜一路突破先天、开窍、归元、采气、凝丹、阴神。

    这顾不言倒是个天才,可惜修行晚了,四十多岁才开始修行,每每思及顾不言就悔恨莫及。遇到修行难关,顾不言也曾找过门派投靠,只是人家见他年纪大了,所修皆是自己摸索,根基漂浮,怎会收他。遍寻无果,顾不言熄了此心,狠自行修炼。

    而顾不言的寿命也随着修为的提升一步步延长,一直到突破阴神有了千年寿数,前些年到了过风劫关口,只是这顾不言自身所学皆是东鳞西爪,根基本就不稳,如何过的了天风大劫。

    苦思无法,眼看寿元将尽,如何舍得死去,狠狠心去度了天风大劫,差点被吹的魂飞魄散,自此息了渡劫之心,又从别的散修那里听说,仙道不成可以修神道,也有长生希望,顾不言如获至宝,遂在太康王朝转悠,寻思着寻个神祗屠了取而代之。

    这天顾不言正在神岳城转悠,无意间获悉城隍密谋,这顾不言何等修为,阴神境界,搁到丹霞派也是长老级别,窃听城隍也不会被现。只是城隍身处法域之中,肉身并不能进入,只得阴神出窍。这城隍在此地吸收了百年香火,法域结实无比,顾不言根本进不去,这才给了姬天二人两枚符文,自己阴神出窍附在钱胖子身上,混进城隍法域。

    且说顾不言封住城隍,伸出手来直接抓向城隍胸口。城隍双目圆睁,连连求饶,这顾不言那里管他,手掌直接插进城隍神躯之中。

    城隍张口痛叫,惨嚎出声,顾不言手掌插在城隍胸口抓弄半响,猛然抽出手来,一枚神光璀璨的符篆被顾不言抓在手中。

    看着手中神祗符篆,顾不言仰天狂笑,仿佛得到极大满足的摸样。而城隍失了符篆,当即身形扭曲,翻翻滚滚化作一道硕大的白色流光。

    这城隍神躯皆是香火神力凝结而成,没了符篆,就变回原样,城隍身死道消,只留一团香火神力,和一团积攒百年的功德之气。

    城隍一死,外面城隍塑像当即崩塌,天空响起一声闷雷。

    顾不言大口一张,将城隍神躯所化香火神力源源不断吸入口中。

    姬天看着眼前这幕,心思急转。这城隍阴兵一死,姬天身上的枷锁全都消失不见,眼看顾不言一脸狰狞的吸收着城隍神力,内心惴惴不安。生怕这顾不言吸收完毕将自己灭了,看顾不言正忙着凝结神躯,当下纵身上前,抓起躺在地上的钱胖子,索性二人皆是阴神出窍,没有重量。

    回头看了一眼,姬天牙关一咬,蹿到那团功德之气跟前,伸手一抓,将这团功德之气抓在手中,负着钱胖子撒腿就跑。

    城隍即死,法域屏障也消失不见,姬天顺利的跑了出去,徒留顾不言在身后怒吼连连,暴跳如雷,却又分不开身去拦截。

    却说那庙祝来到姬天跟前,伸手就要抓取葫芦,眼看就要碰到,葫芦突然光芒大放,微微抖动。

    “呛!”

    姬天手中古剑突然自鸣,微微一动一道蚕丝般的青色剑气劈出,这剑气穿身而过,将庙祝无声无息劈作两截!

    庙祝没有哼出声就死于非命,劈出剑气之后,葫芦微微抖动,貌似很是满意。

    “咕嘟!”

    一道金红流光从葫芦中喷出,这流光射到姬天身上,无声无息被姬天吸收,姬天肉身古铜色光芒一闪,颈下隐隐现出一枚鳞片摸样,只是转眼又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