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八荒圣道 > 第16章 风起卷云四
    姬天炼髓圆满之后,再听那赤龙子之言,却是感觉越来越难懂。讲道之声入耳,在脑海转一圈,全部溜走。再看那些金丹修士却听的津津有味,时而眉开眼笑。

    这赤龙子讲道渐渐慢了下来,到最后仿佛说一个字都要费很大力气。整个广场四周布满密密麻麻的天道轨迹,赤龙子以**力,将天道轨迹显现,直观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观瞧那些天道轨迹,让姬天头晕目眩,感觉心神要被扯出。

    “呱呱,小老爷小心了,这天道轨迹不到金丹却是不宜观看。”小蛤蟆呱呱说道。

    姬天急忙收回心神,不敢再看,只是闭目吸收先天灵气。姬天到了突破先天的关口,这先天诀窍是要唤醒先天灵神,开辟识海。

    前世姬天就是突破先天而死,那时只是自己摸索,无人指导。现在有了顾不言修行玉简,姬天已将突破之法牢记于胸,只是姬天心中还有些别的心思,倒是不急突破。

    回头看钱胖子,就见钱胖子正呼呼大睡,轻微的鼾声响起,仙拂坐在钱胖子肩头,不断吸取着一朵朵先天灵花。姬天刚要伸手推醒钱胖子,只听小蛤蟆说道:“这小胖子好机缘,已是道境入梦了也,小老爷看他修为。”

    姬天心神感应,这钱胖子居然已是炼髓中期,熟睡间,一丝丝黑气从钱胖子口鼻间呼出,正在排除杂质。

    这仙拂见姬天观瞧自己,“刺溜”钻到钱胖子头里不出来了,只是依旧不断接引先天灵花。

    晋升炼髓圆满之后,姬天精神力已是大为不同,增长了三倍有余。赤龙子之道听之不懂,姬天目光被三位皇子吸引,这太康王朝三位皇子双目微闭,头顶皆升起一枚光灿灿的金丹,圆坨坨的金丹徜徉在天道轨迹之中,光芒大放。

    三位皇子金丹却是不同,一个银白之色,一个金黄色,一个居然是血红之色。三枚金丹交相辉映,气象不凡。姬天正无聊之时,赤龙子真言一停,天道轨迹尽皆消散,在场众人纷纷出叹息,意犹未尽。

    “散了吧!”

    听赤龙子一说,众人也不停留纷纷行礼退下,姬天刚要退下,一个声音传到耳中,抬头望去,见赤龙子正望着自己。姬天点点头,见钱胖子还在呼呼大睡,只好负着钱胖子来到道观之中。

    到了道观大殿,见赤龙子已在上做了,旁边还有一个老者。这老者一身灰扑扑的袍子,两道白眉飘散,端的是仙风道骨。

    此外三位皇子也在此,见姬天负着钱胖子进来,众人目光纷纷看向钱胖子。姬天找个座位将钱胖子放下,就见钱胖子在睡梦中不知生了什么变化,身上浮现一个硕大的龟壳,这龟壳将钱胖子包在其中,活脱脱一个大王八。

    “嗤!”

    大皇子夏杰嗤笑出声,那三皇子夏起眉头微皱说道:“皇兄何故耻笑?这少年梦境入道,仙根不凡,却是好机缘。”

    “哦?三弟真如此认为?这小胖子不过做梦罢了。”说完夏杰伸手一指,一道灵光打出,射向钱胖子。

    “不可!”上坐着的老者出言制止,这灵光当即消散。只听这老者说道:“这少年因道入梦,显现天象,定是忆及前世。若真如此,赤龙道兄倒做了一番功德。”

    听这老者如此说,姬天心中有些古怪,这钱胖子习练自己给他的《荡武伏魔拳》身后龟壳显现,怎的到了老者这里就是觉醒前世了。

    “两位小友是何人门下?”这老者向姬天问道。

    “却是不曾拜师,之前在丹霞山修行,因领了师门任务,来卷云山求助。”

    听姬天如此说,这老者伸手推算半响,轻咦一声,看向姬天一脸惊奇说道:“古怪,这天地间竟有老道也推算不出之人。”

    “如何?先前我如此说,你还不信。”赤龙子说道。

    “不忙!”老者翻手取出一张棋盘出来,这棋盘黑黝黝的,道道白线纵横其上,密密麻麻的棋子摆放在棋盘上。姬天定睛看去,这哪里是什么棋子,分明是密密麻麻的一颗颗星斗!

    这老者不知是何人,竟将满天星斗摘下做棋子。只见这老者伸出手来,拨弄棋盘上一颗颗星斗,出“隆隆!”巨响,道道天道轨迹显现,姬天身影浮现在棋盘之上,姬天当即感觉周身上下被人看透,不曾有半点秘密。

    正惊诧间,姬天身上小葫芦微不可见的一闪,棋盘上姬天的身影当即模糊起来。老者来回拨弄棋盘星斗,而姬天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渐渐消失无踪。

    “好厉害的蒙蔽天机之术!连老道棋盘上的星斗大阵也推算不出。”老者脸色凝重,看了姬天一眼。

    姬天却是暗暗心想:不怪这么多天丹霞山一直没有消息,原来我身上竟天机蒙蔽,别人推算不出,如此一来却是白担心一场。

    见这老者用星斗大阵也推算不除自己来历,姬天暗暗松了口气,之前姬天一直担心让人看出自己来自前世,现在却是解开了一个心结。随即又有些奇怪,不知自己身上怎会天机蒙蔽的。

    “真是一场好睡!”

    钱胖子伸个懒腰,咂咂嘴说道。

    抬头看见姬天,钱胖子急急的说道:“小姬,你是不知,方才我做了个奇怪的梦哩,梦到我变成一只好大的乌龟,吞食日月,拨星弄斗,好生自在。后来来了个古怪道士,我就醒了,也不知后面怎样了。”说完还一脸遗憾之色。

    大皇子夏杰轻蔑一笑,扫了钱胖子一眼,满是鄙夷。只是赤龙子跟那老者,对视一眼,脸色凝重。

    “这位小友,可愿拜我为师?”老者开口问道,三位皇子皆惊讶起来。

    “咳,你这人倒是口快,又被你抢先。”赤龙子现出可惜之色。

    “咦,我怎生在这里,你这老头是谁?”

    “呵呵,小友不知,这老头是棋盘山烂柯洞木须道人,元神真仙修为,还不快点拜师。”赤龙子见被木须道人抢了先,也不以为意,反而向钱胖子介绍老者来历。

    钱胖子已是惊呆了,惊讶道:“什么!你是元神真仙,你要收我为徒?这是真的?”见木须道人点头,钱胖子感觉手脚都没地方放了,语无伦次。

    回头看了姬天一眼,见姬天对他点点头,一副鼓励的神色,又说道:“这却甚好,甚好,呃,您老人家大慈大悲,把我这兄弟也收了罢,到时我们弟兄一起孝敬您。”

    姬天听了心中一暖,这钱胖子到底没忘了姬天,只听木须道人说道:“这却不可,你那朋友却是自有机缘,却不应在我身上。”

    “真的不行?”近木须道人摇头,钱胖子低头默想片刻,抬头说道:“不行!除非将我兄弟一起收了,不然我不拜师。”

    “小友倒是好性情,你可想清楚了,错过仙缘,再难回头。”赤龙子劝道。

    姬天也是大急,不断规劝钱胖子,这木须道人身为元神真仙,何等修为。即看上钱胖子,就是天大机缘,如何肯让钱胖子因为自己错过了。

    “不必再劝,我意已决。”见钱胖子如此决绝,三位皇子看傻子一般看着钱胖子。

    “却是时机未到,老道倒是心急了,即是不成,老道走也。”说完,这木须道人也不告别,星光一闪,踪迹全无。

    “小友却是太过任性。”赤龙子微微摇头。

    “敢问真人,这木须道人是何来历?”姬天问道。

    赤龙子沉默片刻说道:“这木须道人是我好友,虽是旁门散修,但却是大毅力,大机缘之辈。在东荒临海之地有一山唤作棋盘山,山上有一洞天,唤作烂柯洞。”

    听到烂柯两字,姬天心中一动,觉得有些熟悉,只听赤龙子继续说道:“三千年前,这烂柯洞居住一元神真仙在此清修,此仙嗜好弈棋,每每约了好友在烂柯洞探讨弈棋之道。不曾想,这一日此仙正与好友下棋之时,洞天竟闯进一凡人樵夫。这樵夫却是大机缘之辈,无意中穿过层层大阵来到洞天之中。这樵夫平时也好此道,见二仙棋力惊人,遂在旁观看,不曾想不过观瞧了两局功夫,回头看时自身带的斧子已是腐朽,自身也被仙人赶回家了。”

    “这樵夫却是好生愚钝,那仙人洞天何等严密,若这仙人不想他进来,如何进得去。分明是这仙人看他跟自己有缘,故意放他进来,只是这樵夫自己愚昧,不明仙人真意,竟自顾回家了。”三皇子夏起轻摇手中折扇说道。

    赤龙子微微点头,继续说道:“不错,三皇子却是聪明。这樵夫归家之后,现已是两百年过去,物是人非。才知道自己遇到两个仙人,急忙回去找寻,却再也进不去了。这事在当地传为奇谈,但事情还没有完结,那樵夫遗留的斧子却还在洞天之中,虽已腐朽,但洞天之中灵气充足,竟让那斧柄生根芽。这斧柄所生小树,在洞天中日日听道,观瞧仙人弈棋,竟渐渐通灵。多年后那仙人离了此地不见踪影,这小树听仙人讲道,领悟修行之法,日日勤修。最终让它化形出来,有洞天遮挡,连化形雷劫也轻易度过。此后这小树自名木须道人,寻到洞天中仙人传承,在洞天中苦修两千载岁月,最终修成元神真仙,得了长生。”

    赤龙子一气说完,姬天心中动容,才明白什么叫大毅力、大机缘,而这观棋烂柯之事又让姬天周身颤栗。

    “观棋烂柯!观棋烂柯!”姬天心中不断重复这四个字,心中杂然莫名。

    这木须道人留在洞天之中是为机缘,苦修两千载岁月,不易其志,是为毅力。

    “罢了,机缘错过不再来,此次讲道,本想将两位小友提升到先天境界。三位皇子听闻了莽苍江水府之事,却是愿除害,正好两位小友任务在身,一起走一遭正好。三位皇子金丹修为,皆是采天道异气,神威非凡。如此一来,可保万全。”

    姬天一听,才知道赤龙子把自己两人留下的原因,自无不可,点头应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