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八荒圣道 > 第24章 纯阴纯阳
    见那先天阴煞之气向自己冲来,姬天跟钱胖子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停留,急忙从瓶底大洞钻了出来。

    苏清竹手持三阳一气瓶正一脸欢喜,不想瓶底突然钻出两个拇指大小的小人出来。这两个小人钻出瓶底,猛然恢复原状,直向莽苍江落去。

    苏清竹手一哆嗦,吓了一跳,“嗤嗤!”的声音响起,千丈长短的先天阴煞之气追着姬天从瓶底大洞飞了出来。

    苏清竹定睛一瞧,就见那三阳一气瓶瓶底出了个破洞,先天阴煞之气正源源不断的冒出来。

    “啊!师姐快抓住哪两个天杀的小贼,竟然毁我宝瓶,这可怎生是好,回去会被师父骂死的!”

    莫芷仙正护在苏清竹旁边,不想突生这种变故,急急喝道:“扔了宝瓶,这阴煞之气厉害,莫要伤了肉身!”

    这先天阴煞之气切割空间,苏清竹不过采气修为怎能抵挡,元神真仙之前,若是肉身破损,突破元神难之又难,几无希望。所以修行中人将自家肉身看得极重,倍加爱护,生怕损伤了,断了长生希望。

    苏清竹见事不可为,银牙一咬,松开手中宝瓶。

    “咦,怎的是这小子。”

    木须道人见姬天跟钱胖子从三阳一气瓶中钻出来,也是脸色诧异。伸手一招,一道星光将钱胖子卷了过来,停在自己身旁。

    那阴煞之气不知为何,追着姬天不放,姬天修为不到先天连飞行都不会,刚要落到莽苍江中,这先天阴煞之气当空一卷,将姬天卷在半空。

    这先天阴煞之气连空间都能切割,更不用说姬天身躯,姬天当即出声声惨叫,血肉横飞!

    “老神仙,快救我那兄弟一救!”钱胖子见姬天受苦,目眦欲裂,拉着木须道人袖子哀求。

    但这木须道人竟不为所动,仿佛没听见一般,定定的看着姬天,眼神古怪。

    钱胖子咬咬嘴唇,看姬天被先天阴煞之气切割的鲜血横流,“噗通!”跪倒在木须道人身前,连磕三个响头说道:“师父!还请伸手救他一救!”

    木须道人见钱胖子终于拜了自己为师,深吸一口气,连额头皱纹也少了很多,仿佛得了什么天大好处,伸手扶起钱胖子说道:“乖徒儿,快快起来,为师这就施法。”

    嘴上说着,却是身形不动,兀自取出星罗棋盘拨弄起来,棋盘上星斗棋子“隆隆”直响。

    那先天阴煞之气在三阳一气瓶中打了一个逛,全部缠到姬天身上,苏清竹召回宝瓶,看着瓶底破洞眼中泪光点点,泫然欲泣的说道:“莫师姐,都怪你!当初我说把这两个小贼灰灰了去,你还不同意,呜呜,现在可好什么都没了!你赔我宝瓶,赔我煞气!”

    苏清竹露出小女儿本性,拽着莫芷仙衣袖只是不依。

    这莫芷仙天性纯良,虽是剑修,却轻易不开杀戒。如今见因为自己坏了师妹好事,心中很是过意不去,银牙一咬,驾云上前,手中剑光包裹,不顾危险,向先天阴煞之气抓去。

    莫芷仙见姬天被先天阴煞之气缠住,这阴煞之气宛若磨盘一般,剔肉削骨,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痛心之感,心中暗想:我这是怎的了?怎会起了这种心思。

    莫芷仙百思不解,咬咬牙,不去看姬天,自顾去抓先天阴煞之气。

    “蛤儿,此番我却是活不成了,你去把那梅剑抓来,完我心愿!”姬天已是不成人形,咬紧牙关说道。

    “呜呜,小老爷是大气运之辈,怎会身死,您且等着,我必把那梅剑小儿吞了,一点渣都不剩!”

    小蛤蟆现出身形,御使吞天袋大口一张,一道绿光向远处看热闹的梅剑射去。

    这梅剑得了纯阳元丹,欢喜已极,见梅长青跟赤龙子回了山阳城不以为意,此地有木须道人坐镇,却是不怕别人来抢。

    见苏清竹收取先天阴煞之气,梅剑正自好奇,不想姬天跟钱胖子跳了出来。梅剑当即一股狂喜涌上心头,只觉今日天道在我,刚得了纯阳元丹,现在连姬天的小葫芦也送上门来。身形暗暗移动,来到姬天被阴煞之气缠身附近,只等姬天身死,自己上前抢了葫芦。

    “哈哈哈,往常还以为这姬天小儿有些气运在身,逃脱了爷爷杀局,不想现在要给我做嫁衣。看来,我才是气运所钟,你却没这个命了!”梅剑看着姬天遭殃,心中狂笑,只觉一股舒爽涌上心头。

    不想一道绿光直接射到梅剑身上,绿光临身,梅剑身形被定住。这梅剑虽然修为提高了些许,但也只是炼髓初期,那里躲得过吞天袋。

    小蛤蟆见定住了梅剑,吞天袋一张,出滔天吸力,将梅剑直接吞了进去。这几下兔起鹊落,木须道人正自欢喜钱胖子拜自己为师,竟没注意到。

    等现梅剑被吞了,木须道人眉头一皱暗叫不好。

    “苦也,这叫梅剑的小子干系重大,出了差迟,如何向赤龙子道兄交代。”

    这木须道人虽是仙风道骨,却是个极要面子之人。因自己出身低微,只是斧柄所化,身为旁门散修,生怕别人瞧不起自己。自结识了赤龙子,就加意讨好,恨不得投了莽苍山去。这木须道人得了烂柯洞洞天传承,手中星罗棋盘推算天下,无有不中,这也是他最得意的地方。不成想在卷云观遇到姬天,自己竟推算不出,当时就对姬天起了厌憎之心,只觉这姬天冥冥中克制自己的推算之术,害自己在赤龙子面前失了面子。

    如今见姬天身陷险境,木须道人内心竟暗中松了口气,只觉去了心中阴霾。钱胖子求他救人,这木须道人那会真去相救,口中答应,却不行动,只想等那先天阴煞之气把姬天磨成齑粉。

    如今梅剑被抓,他却是急了,刚要上前,那吞天袋张口一喷,吐出一股黑气来,却是已将梅剑消化的渣都不剩。

    小蛤蟆灭了梅剑,一张口吐出两样东西来,一枚金灿灿的珠子,正是纯阳元丹。一座三足两耳圆肚的青铜大鼎,却是丹霞山重宝虚空挪移鼎,那梅长青倒是奸猾,不曾将此鼎带在身上,却藏在梅剑丹田之中。

    “呜呜,小老爷,你往常喜好那奇珍法宝,这帮子道门修士一个个道貌岸然,实则一肚子阴谋诡计。见你落难,没一个人来相救,为了这两物斗得你死我活,害的小老爷也要身死。如今我将这两物毁去,让他们千般算计,皆是一场空。”

    小蛤蟆见姬天肉身已经辨不出模样,悲愤已极,将纯阳元丹跟虚空挪移鼎推到先天阴煞之气中,姬天的身边。

    “住手!你这小妖,作死不成!”

    木须道人大急,也不拨弄星罗棋盘了,手掌一伸,五根手指顿时化作五根长长的树须,急向纯阳元丹和虚空挪移鼎卷去。

    岂料那纯阳元丹一碰到先天阴煞之气顿生可怖变化,如水浇滚油,不断爆响,将周边空间炸的破布一般!纯阳元丹当即爆开,化作一道千丈长短的先天纯阳煞气,两条先天煞气如两道长蛇,将姬天盘在当中。

    这两道先天煞气一阴一阳,相持不下不断消磨姬天肉身,度奇快,不一会功夫姬天已经消失不见,只余一滴金红精血。

    这滴精血好生神异,被两道先天煞气消磨,纹丝不动。姬天魂魄藏在精血之中,身边葫芦、古剑、吞天袋、虚空挪移鼎飘荡。姬天肉身已毁,魂魄却是被脑海中《禹余天清微有相真法》护住,这真法圣德之气绽放,竟旋转起来,将精血之外两道先天煞气接引进来。

    姬天吓得魂飞魄散,若这两道煞气进来,自家魂魄不魂飞魄散才怪,心急如焚,用精神力连连沟通葫芦,这却是姬天最大的依仗。

    只是那葫芦见姬天落难,竟是一点反应也无。姬天脑海中真法旋转,将两道先天煞气源源不断吸到精血中来,姬天已是绝望,两道真法进了精血,依旧不断相撞,争斗不休。

    那真法圣德之气大放,两道先天煞气顿时安分下来,姬天试着用精神力沟通,就见这两道先天煞气竟能虽姬天心意而动。

    姬天心思一转,操纵两道先天煞气盘在一起,作太极图形之状。

    “轰隆!”

    这太极图形一出现,仿佛触动了天地道痕。识海中一声巨响,一个空间开辟出来,一个三寸小人出现,正是姬天模样。

    “这是?先天灵神!”

    不想在如此境况下姬天竟开辟识海,唤醒了先天灵神。

    心思一转,记起自家得到的那部《摩利支天自在本愿经》,心意如刀,虚空一劈,将先天灵神斩下一块,驱动识海中那团抢自城隍神的功德之气,包裹两团先天灵神。

    这功德之气不断消耗,滋养两团先天灵神,等功德之气耗尽,姬天识海中中已是拥有两个三寸高下的先天灵神。

    姬天的变化只在片刻功夫,莫芷仙掌心剑光缠绕,去抓那先天阴煞之气,不想生了这么多变化,后见两道先天煞气被那滴精血吸取,莫芷仙也不知如何是好。

    “呱呱,太好了,小老爷没死哩!”小蛤蟆感应到姬天神识扫过,乐得直蹦。

    姬天突破先天,唤醒先天灵神,精神力蜕变为神识,可以将神识探出去,四下打探。

    那两道先天煞气被姬天驯服之后却再生变化,出了精血化作一枚两丈方圆的太极图,将精血围在中心。姬天正不明其意,就见太极图形缓缓旋转起来,越转越快。

    木须道人五道树须卷向虚空挪移鼎,竟被旋转的太极图甩开。

    这太极图形急旋转,将天地间灵气接引过来,滋养那滴精血,只是此地灵气稀薄,几近于无。这太极图形中间曲线,突然射出一道浩渺神光,将空间切出一道裂缝。

    恐怖的吸力从裂缝中传来,太极图包裹着姬天悠忽钻了进去,葫芦、古剑、吞天袋,皆被吸入,那莫芷仙离得甚近,措手不及,急中生智,往虚空挪移鼎中一钻,连鼎带人被吸了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