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八荒圣道 > 第25章 生而先天
    “师姐!”

    苏清竹见莫芷仙投到虚空挪移鼎中,被空间裂缝吸了进去,忍不住嘶声呼喊。之前苏清竹懊恼莫芷仙心慈,放了姬天跟钱胖子性命,坏了自己好事,现在见莫芷仙影踪全无,不由想起莫芷仙的好来,心中难过之极。

    木须道人见自己树须皆被甩开,一应宝贝消失不见,顿时急的胡子翘了起来。这木须道人虽是元神真仙,却不善争斗,也就一手推算之术拿得出手。毕竟出身旁门,靠着前辈真仙传承修炼,不能与那些传承万古的大派真仙相提并论,现在却是毫无办法。

    钱胖子在苏清竹三阳一气瓶中被折磨一回,又饥又渴,现在见到姬天消失无踪,急火上涌,晕了过去。

    “都怪你!不想我一时心善,引出这么多事来,你还我师姐。”苏清竹飞到钱胖子近前,对着钱胖子拳打脚踢,眉宇间煞气凝聚。

    这木须道人收了钱胖子为徒,那里允许,挥手一道星光将钱胖子护住。

    “你还护着他,我这就去找赤龙师伯,让他给我做主。”苏清竹打不破星光,连木须道人也恨上了,跺跺脚,悠忽远去。

    “好重的煞气!这莽苍山却是出了个煞星。”木须道人望着苏清竹背影微微摇头。

    木须道人带着钱胖子回了山阳城,到了赤龙子住处,就见赤龙子正与梅长青说法,梅长青眉开眼笑,侧耳倾听。

    赤龙子回了莽苍山掌门法旨,正在传梅长青突破之法,梅长青暗暗得意,心想:这丹霞山皆是顽固之辈,抱着虚空挪移鼎有何用,难不成还能得道莽苍山的乾坤化神鼎不成。

    见木须道人进来,梅长青连忙起身行礼,这木须道人度却是比苏清竹快,先到一步。

    “道兄,剑儿何在?”

    “这,赤龙道兄,却是有负你所托。”

    当下木须道人也不隐瞒,将赤龙子走后生之事细细说了一遍。

    “剑儿!该死的小杂种,当初在丹霞山就该直接动手。”梅长青听闻梅剑已死,连渣都不剩,只觉天旋地转。

    “如此说来,那虚空挪移鼎也不见了?”赤龙子不动声色的问道。

    “却是没想到那鼎在梅剑身上,那两道先天煞气好生厉害,我却插手不得。”

    “师伯!”苏清竹风风火火闯了进来。

    “事情我已尽知,你且回莽苍山去吧。”赤龙子眉头一皱,摆手说道。

    “请师伯做主,若不是这小胖子跟那小贼不会有这么多事情,这木须道人还要袒护与他。”苏清竹眼含煞气,盯着钱胖子。

    “你待怎地?”赤龙子眉头一挑。

    “此人不死,我心难平!”苏清竹指着钱胖子说道。

    “放肆!”

    苏清竹见赤龙子并不相帮,定定的瞪着木须道人跟钱胖子,煞气弥漫。娇叱一声,身形一转,竟化作一道玉白道气,飘出房门不见踪影。

    “此事却是我照顾不周,已无颜在此,这就回棋盘山闭关。”木须道人拱手道。

    “道兄倒是收了个好弟子,此番心愿得偿,不送!”赤龙子暗暗恼恨这木须道人,一尊元神真仙却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你这道人妄为元神真仙,连个小儿都看不住!都是你!”梅长青见木须道人毫无愧疚之意,将梅剑之事轻描淡写翻过,有些歇斯底里。

    木须道人看了梅长青一眼,有些怜悯,冷哼一声携着钱胖子出门而去。

    “赤龙道兄,你可要为剑儿报仇啊,莽苍山万古大派,可不能做言而无信之事。”

    “嗤!你这厮好厚的面皮,我莽苍山兴师动众,如今什么也没得到。若虚空挪移鼎仍在,我慈悲,还能帮你推算一番。你这厮对我戒心颇重,将此鼎藏到你孙儿身上,如今丢了性命,却是合该。你这丹霞叛徒,连元神都不是,蝼蚁一般的人物,哪来的脸面跟我称兄道弟。正要灭了你,替丹霞山出口恶气!”

    这赤龙子心中窝火,大好局面坏在一少年身上,这姬天来听道之时,赤龙子见姬天身上天机蒙蔽,就加以拉拢,原想以后算计一番,得些好处。不想好处没得,自己先栽了个跟头。见这梅长青恬不知耻,当即翻脸。赤龙子眼中只有虚空挪移鼎,若不是顾及莽苍山名声早就抢夺过来了,哪里还会与梅长青虚与委蛇。

    如今失了宝鼎,赤龙子哪有功夫跟梅长青啰嗦。当即骈指如剑,一道蚕丝般的金色剑气刺向梅长青。

    “你好生狠毒!”

    梅长青指着赤龙子,脸色狰狞。这赤龙子却是要杀人灭口,之前赤龙子将突破元神之法说与梅长青,现在这梅长青已无利用价值,哪里会让莽苍山长生真法泄露出去。

    赤龙子元神真仙修为,一生练剑,早已将剑气练到剑气成丝的境界。那金色剑气看似无害,刹那间就刺中梅长青,穿身而过。

    梅长青只来得及遁出阴神,肉身已被剑气搅成齑粉。

    “你们这些万古大派,把持长生之法,对我等修士予取予求,我诅咒你们全都不得好死!”梅长青料今日难以活命,嘶声怒骂。

    “哼!且看看你有何秘密。”

    赤龙子伸手一抓,将梅长青阴神吸到手中,五指突然黑气绽放,渗进梅长青识海之中。

    梅长青阴神颤抖,抬起手指,指着赤龙子嘶声道:“你!你这是魔功,原来你是外……”

    “哼!”

    赤龙子手掌一握,将梅长青捏的魂飞魄散,可怜堂堂丹霞山长老却命丧与此。

    赤龙子灭了梅长青,眼中黑光一闪,诡异非常。骈指如剑,一道剑气刺出,将地面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孔洞,不一会一股地肺煞气上涌,将地面烧得通红,却是赤龙子算计不成,恼怒之极。

    随手取出一枚玉简,赤龙子眉心一道神光射出,进入玉简之中,屈指一弹打出一道剑光附在玉简之上,那玉简当即化光飞去。

    做完此事,赤龙子掐算半响,眉头一皱,自语道:“这叫姬天的小贼天机蒙蔽,推算不得,我那师侄倒能算到,只是她却身在亿万里之外,怎么可能。”

    却说那太极图形裹着姬天身形,穿过空间裂缝,这空间裂缝中黑蒙蒙不见天日。姬天小心的探出神识,四下打量,这裂缝中四维不辨,时间不生。

    不时有一枚枚空间碎片飞来,皆被太极图形挡住。

    “呱呱,小老爷,你还活着么?”小蛤蟆心神跟姬天联系。

    “我很好,那梅剑可是死了?”

    “正是哩,这小子修为太低,吃起来没什么味道,我倒是帮小老爷抢了他那宝鼎。”小蛤蟆邀功道。

    听了此言,姬天心中杂然莫名,回想前事,这梅长青爷孙俩对自己算计不休,没想到死的这般轻易,正应了凡人皆有一死。那梅长青没了宝鼎,料想莽苍山不会让他好过。

    “你这小贼,倒是命大,现在还未死。”

    “莫芷仙?你怎会在此?”姬天听出是莫芷仙的声音,有些诧异。

    “哼!”莫芷仙娇哼一声不再说话。

    这空间裂缝中没有时光流逝的概念,也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一道裂痕,太极图裹着姬天跟一应宝贝钻到裂痕之中。

    出了裂痕,姬天探出神识打量,神识先接触到一股浓郁的灵气,自己身处半空,姬天神识也就覆盖方圆十里,再远就探不到了。

    太极图形包裹着姬天缓缓下落,最后落到一座湖泊之上,在姬天神识中,这湖泊中长满荷花,太极图形停在湖面,缓缓旋转起来。

    顿时磅礴的天地灵气蜂拥而至,被太极图接引汇入姬天精血之中。

    莫芷仙见虚空挪移鼎不再移动,小心飞出宝鼎,四下打量。此处不知何地,小湖四周一座座俊秀灵山隐在飘渺灵气云雾之中。

    呼吸之间沁人心脾,见太极图形生了变化,不敢靠近远远躲开,瞧见一旁虚空挪移鼎,飞身上前就要抓到手中。

    “你这婆娘想做什么?想偷你蛤蟆爷爷的宝贝?”小蛤蟆御使吞天袋飞到宝鼎旁边,现出身形,警惕的看着莫芷仙。

    “什么你的宝贝,此宝鼎是我莽苍山之物,你这小妖让开,若不然把你灰灰了去。”莫芷仙唤出七星剑丸,恐吓道。

    “我才不怕你哩。”说完吞天袋一张口,将虚空挪移鼎吞下肚去。飞到太极图旁,小蛤蟆又蹦又跳,把莫芷仙气得够呛,几次御使七星剑丸,想在这癞皮蛤蟆身上扎几个透明窟窿,银牙一咬终是没有下手。

    那姬天精血却生了变化,随着源源不断的灵气汇入,这滴精血一鼓一缩,宛如心跳,随着精血跳动逐渐长大起来,最后变成八尺高下一血红元胎。这元胎缓缓将先天阴煞之气、先天纯阳煞气形成的太极图吸到元胎之中。

    “这是,天道孕育,生而先天!”莫芷仙一惊,盘坐在元胎跟前闭目悟道。

    一连九日过去,血红元胎逐渐道韵弥漫,散出一股奇香。

    姬天已经沉睡过去,不知那两道先天煞气在元胎中慢慢合二为一,化作一道清亮道气,包裹住姬天魂魄。这日,姬天慢慢醒来,本能的伸展手脚,却惊讶的现,自家身体成了一股清气。

    姬天强忍住惊恐,心念转动,这气流倒是随心所欲,碰了碰身周元胎外壳,姬天感觉好生气闷。向元胎外壳一撞,“嘭”的一声,已是来到元胎外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