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至尊仙帝 > 第1章 海棠未雨
    八月,江南省云州监狱。

    催促集合的声音不断通过广播传来,水房里,仿佛刚刚做了个噩梦一般,正在洗头的青年猛然抬起头。

    “怎么回事?”

    “这里……这里是云州监狱?!”

    眉头微皱。

    不可思议。

    可到底是仙界鼎鼎大名的紫霄大帝,很快,他就镇定下来。

    “真的没死!”

    “从神域降临的九天登神劫不但没有劈死我,反而解除了孤月神晶封印,时光回溯让我回到万年前的地球!”

    “原来这才是神晶真正的解封方式,唯有来自神域的力量,方可破开神晶封印,释放其无上伟力,难怪此前穷尽数千年时光参悟却一无所得。”

    “想来你们都没料到吧,追杀、背叛、算计,到头来,终究还是我林紫霄笑到最后!”

    “……”

    目光闪烁,时而睿智如渊,时而冷厉如刀,不过转念间,一切的前因后果便悉数洞明。

    林昊,仙界百万年不遇之奇才,三十开始修炼,百岁渡劫,白日飞升,此后更是突飞猛进,以区区不过万年之岁月,成就无上大帝伟业,威震九天十地诸天万界,群仙共尊“紫霄大帝”。

    只可惜,他还是于九天登神劫中陨落!

    九天登神劫,乃破仙成神踏足无上神域的唯一途径,亿万年来,无数惊才绝艳之辈想要踏出这一步,登临神位,却无不落得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下场。

    曾经,他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走出这一步之人,只是,依然失败了。

    这里面原因很多,除了那些追杀算计与背叛,更多的,还是根基不够稳固。

    区区万年时光,便能与那些苦修百万年之久古仙帝并驾齐驱,可想而知,他走了多少捷径,又放弃了多少。

    再加上,前世开始修炼的时候已经三十岁,错过了修炼启蒙的最佳时期,后来虽然竭尽全力弥补,可终究无法臻至完美。

    便是这诸般种种,让他空有一身毁天灭地破击星辰的力量,却是根基不稳,心魔缠身,最后于神劫中神话破灭。

    所幸,他还有孤月神晶!

    “不愧是传说来自神域的神之结晶,不枉我林紫霄这些年为你受尽磨难,屡次陷入绝境!”

    “虽然修为法力神通仙宝一样没有带回来,但是,你为我赢得了时间!

    而且没感觉错的话,似乎连体质都被改变,更加适合修炼了。”

    “……”

    感受到体内空空如也,身体也孱弱不堪,林昊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开心的笑起来。

    便在这时,监狱广播又响了!

    “回来得真是时候,今天正好是刑满释放的日子,修炼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当务之急,赶紧洗头换衣服,不然一会糖姨见了该笑话了!”

    被广播惊醒,林昊很快回过神来。

    不再多想,他迅速洗头,顺便冲了个凉水澡,然后快速回监室换了衣裳。

    跟着,简单收拾了一下,打了个包,他离开这个住了三年的地方。

    三年前,他年满十八!

    那一年,为了夺走母亲留给他的公司,也为了不让他私生子的身份影响声誉,张家设计陷害,最终,以强奸未遂之名,他被判入狱三年!

    便是从那一刻起,他不再是张家人,他跟随母亲姓林。

    过去的三年里,无时不刻,他心里不充斥着仇恨,无时不刻,他心里不想着报复。

    所以那一世,出狱的那天他根本没有见糖姨!

    他避过了糖姨,悄悄走了,他去找张家复仇,结果是成功作死,再次被判二十年。

    二十年的刑期,足以完全耗尽青春,最终,是糖姨在外面各种为他争取,才让他减刑到十年。

    十年后,他终于第一次见到糖姨!

    那个时候,糖姨的公司没了,婚离了,人也老了,孤苦伶仃。

    因为内疚,那时的他根本不敢久留,匆匆一面,便匆匆而去。

    一去,便是永别!

    从此,开了挂一样,他开始了他紫霄大帝的热血征程,糖姨,便悄悄在不知名的角落老去,死去,化作一杯尘土……

    一路想着这些事,饶是大帝之心,此时此刻,林昊也不免有些伤感。

    不过很快他又笑了!

    “都是过去的事了!”

    “放心吧糖姨,这次,我不会再那么傻!”

    ……

    林昊来到出监区,接受出狱之前一些外界基本生活常识的教育。

    同一时间,监狱外面,距离护栏出口不远,一辆锃亮的宝马Z4静静停着。

    五六十万的车,在云州这个省会城市并不如何出众,真正出众的,是车旁边两个美女。

    看上去,眉目间有七八分相似,酷似一对姐妹花,可实际上,这是一对母女。

    那个子稍矮些,身材丰腴成熟些,黑丝套裙白衬衫,化着淡妆打扮精明干练的,名叫唐婉。

    唐,糖,其实不是一码事!

    可因为林昊小的时候,这女人总喜欢在嘴角抹上蜜糖笑眯眯逗他吃,然后问他“姨姨嘴嘴甜不甜”“是糖糖甜还是姨姨嘴嘴甜”,久而久之,“唐”就成了“糖”。

    而若要说那一生亏欠谁最多,那么糖姨绝对在三甲之列!

    糖姨身边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青涩女孩儿,正是她的女儿江未雨。

    “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江未雨,糖姨翻遍典籍取的名字,颇具诗情画意,一向是她的骄傲。

    只是这个时候,江未雨明显有些不耐烦。

    “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出来,妈你不是记错日子了吧?”

    目光频繁从紧闭的监狱大门扫过,少女明显有些不高兴。

    今天早上五点不到她就被叫起来了,之后用了近四个小时,长途奔袭三百多里,从柳城来到云州,就为了接林昊出狱。

    说实在的,她心里很烦。

    更烦躁的是,妈妈总想撮合她跟林昊,却也不想想,他一个被赶出家门的私生子,自卑自闭还因为强奸罪坐过牢,哪里配得上她?

    似乎明白她的心思,糖姨有些无奈,道:“说多少次了,你小昊哥哥是被冤枉的。

    那些人就是眼馋你林姨留下的遗产,所以才故意设计陷害他……”

    江未雨明显就不乐意听,是以,这些老生常谈的话到底没有继续往下说。

    看她这么抵触,糖姨也只能是叹了口气,叮嘱道:“妈知道你不愿意,多的话也就不跟你说了。

    就当看你死去林姨的面子吧,一会说话注意点,你小昊哥哥没有亲人了,本身性格也敏感,你别刺激他就是……”

    就这么说着,不知不觉,十点到,监狱大门轰然打开。

    【作者题外话】:新书发布,求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