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至尊仙帝 > 第315章 镇长问话!
    “不能吧?”

    “这茶叶真那么珍贵?”

    “难怪觉得特别好喝,原来是古代的贡品,不行,我得好好藏起来,千万不能让小娃子给糟蹋了!”

    “原先还道小婉小气,送那么小包的茶叶,连一两都没有,现在看来,是我们不识货啊!”

    “是呢,哎,今早也是猪油蒙了心,怎么就想不开去闹事了呢?”

    “还好还好,茶叶没还回去,要不然我现在该跳楼了!”

    “都怪王家那两兄弟。

    忒不是东西了他们,要不是信了他们的挑唆,又怎么会有早上的事?”

    “没错,就怪那两混账东西。

    我也是昏了头了,居然连他们的话都信,却完全忘了他们什么德性。”

    “不说了不说了,走,找那俩混球算账去!”

    “没错,今天非得给他们绑了,然后过来道歉,不然以后也没法做人了!”

    “……”

    纯属意外。

    民众大多就是这样,一方面对于当官的充满敬畏与抵制,一方面又对他们的话深信不疑。

    就像眼下人人称道的茶叶。

    早些时候,没人相信那是多么珍贵的好茶,以至于提着礼品回来闹的时候,都没人想起这一茬。

    别说糖姨当时没说,就算说了,他们也绝对不会相信。

    可现在,经高秘书这么一说,又有那么多官员争相道好,瞬间所有人都深信不疑。

    便是因为这样一种逻辑,纵然对茶叶一窍不通,很快,人群还是开始懊恼内疚,继而满腔火气集中在挑唆使坏的王氏兄弟身上。

    然后王氏兄弟倒霉了!

    正好就在人群中间,前一刻还在跟旁边的人吹牛打屁,下一刻便被人揪住,又抓又打。

    动静有点大,很快便引起院子里高秘书等人的注意。

    原本是要出来管一管的,可等乡里那办事员简单把打听来的情况一说,瞬间一群人脸色变了。

    “活该!”

    “这种人,挨打还是轻的,就应该抓进去关起来!”

    “这些人也是,这么容易就被挑拨,没长脑子的吗?”

    “郝乡长,你们乡里的工作都怎么做的?要是都这么搞,以后谁还敢回来支援家乡建设?”

    “大娘,大姐,是我们对不起你们啊!

    你们家做了这么大的贡献,我们却让你们受了委屈,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

    大娘,大姐,你们放心,不论如何,这事情我们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交代!”

    “……”

    匹夫之怒尚且骇人,何况这些常年高高在上的官员?

    得悉事情的前因后果,瞬间院子里高秘书等人怒了。

    其实这种事可大可小,若放在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可偏偏今天是市长下来视察的日子!

    尤其今天还有一个投资规模高达十亿的超大型项目要谈!

    如此情况下,谁敢等闲视之?

    若因此而惹恼了市长,又或者因此而阻碍了项目落户的进程,试问,谁能担待得起?

    便是因为这种考量,前一刻还欢声笑语融洽非常的场面,此刻怒气席卷,寒流涌动。

    作为正职乡长,郝国柱第一个受到质问!

    紧随其后,作为丽水镇镇长,范成栋也受到质疑!

    在此之后,随行的乡镇两级领导一个个都挨了批,惨一点的直接被骂得狗血淋头。

    最后,高秘书代表市里对此事表示道歉,同时也表态一定会严肃处理,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

    紧跟着步调,镇里乡里也纷纷表示要严肃处理,必定不让有功之人吃亏受委屈。

    基调定下,院子里众人也顾不得喝茶了。

    范成栋指示下,很快被打得鼻青脸肿一张脸被抓花满是血痕的王氏兄弟被带了进来。

    王显仁还好,一副滚刀肉模样,死活不承认!

    王显贵就不行了,脑子不行,随便绕一绕吓唬吓唬,立马全都招了!

    即便如此,王显仁依然横,梗着脖子叫嚣:“是又怎么样?

    难道我们说错了,难道唐婉没有给乡里捐款一千五百万?

    别以为你们是当官的我们兄弟就怕了你们,当官又怎样,当官的就能不讲道理,当官的就能徇私枉法?”

    嘴皮子还真利索。

    这么一辩解,一时间高秘书等市里来的领导还真有些找不着严肃处理的理由了。

    见状,范成栋笑了笑,道:“领导们见笑了,乡下地方不比城里,刁民颇多。

    对于这种人,其实不必讲什么道理的,扔进去关几天,比什么都管用……”

    话虽如此,这个时候他却没有野蛮从事。

    语毕,他也不掰扯,笑着问道:“行,这事算你有理,那关于造谣诽谤的事呢?

    捐款的事情是真的,可你别告诉我,你们所说关于唐婉女士个人那些私事也是真的!”

    “当然……”

    下意识就想说是真的,可到底没敢。

    关键时刻,王显仁话锋一转,冷哼道:“我不知道,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

    王显贵难得激灵了一会,闻言大声喊道:“是啊,我们也是听人说的,你们休想以造谣诽谤的罪名把我们关进牢里去!”

    似乎早料到会这样,听这些话范成栋根本不急。

    完全不在乎这些话的真假,他顺着往下问道:“既然是道听途说,那你们说说,到底是听谁说的?”

    “不认识!”

    “不记得了!”

    王氏兄弟答得很顺溜,在他们想来,这样一说,基本上就是死无对证,无可追究了。

    周围不少人也这么想。

    范成栋却突然变了脸色,一拍桌子道:“好大的胆子,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罪责了?

    太天真了,告诉你们,就算你们不是主犯,你们也是从犯!

    造谣诽谤固然是罪,以讹传讹也一样要追究法律责任!

    不是你们造谣诽谤,记不得听谁说起的了,行,这话我信,那你们就蹲到牢房里去,等想起来谁造的谣交代清楚了再出来……”

    手段略显粗暴,但也不是毫无道理。

    法律层面来讲,不辨是非以讹传讹,的的确确是快要追究民事或者刑事责任的。

    尽管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么一回事,可一看这位镇长大人勃然大怒,再不信,兄弟俩也信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