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至尊仙帝 > 第321章 正月初八!
    辞旧岁,迎新春。

    新年新气象,新年新开始。

    尽管这次回来发生了不少事,有些事还不太愉快,可年三十一过,一切便又顺风顺水,再无波澜。

    大竹乡,当林昊还陪着糖姨等人纵情巴山蜀水,另一边,北太平洋西部,马里亚纳群岛以东,一湍暗流又待浮出水面。

    ……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北太平洋西部,马里亚纳群岛以东,东北信风推动下,北太平洋暖流起伏跌宕,带来腾腾咸湿水汽的同时,也酝酿着勃勃生机。

    便在这波澜壮阔一望无垠的碧海之上,一艘万吨级巨轮静静停泊着,随风起,随浪落,四平八稳,无声无息。

    “今儿几了?”

    “回门主,初八!”

    “原来已经初八了,没记错的话,少门主已经离开宗门整整四十五日了啊,是了,那边的情况查得如何?”

    “回门主,已经查清,少门主他,他已经离世!”

    “离世?

    呵呵,果然是死了啊!

    想我披甲门始于先秦燕赵,代代英才辈出,名将如雨,不想如今却落得如此境地,是蛰伏太久,以致世人都遗忘了么?”

    “……”

    甲板中央,凭舷观海,中年人神色清冷,目光锐利如刀。

    不出所料,雷虎果然是死了!

    那位天纵英才,耗费大量门派资源培养,也肩负着未来披甲门兴衰重责的少门主,他就那样悄无声息、籍籍无名的埋骨在一个陌生的小城市。

    恨,自然是有的!

    对于雷虎之死,他谈不上痛心。

    这是武者的宿命,既然选择踏上这条路,便早该料到会有这样一天。

    他恨的是,居然有人敢对披甲门不敬,居然有人胆敢毁灭披甲门未来的希望。

    这才是真正不可饶恕的罪责,任山高水长,虽远必诛!

    只是身为门主,肩负着门派兴衰之重任,此时此刻,他却不能不分轻重。

    十年!

    十年了!

    此处是马里亚纳群岛海域,脚下,便是世界闻名的马里亚纳海沟。

    作为全球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平均深度在八千米以下,其最深处的海渊,更是高达万米以上,连珠峰都要被淹没。

    就是这个地方,披甲门上一代门主,他的师尊庞盛大师一呆就是十年。

    所在的深度是海面下三千五百米!

    那是连抹香鲸都无法潜入的深海,那里海水温度几乎为零,且没有光,一片黑暗。

    最可怖的是,那个深度的水压极强,达到三百五十个大气压,用科学的换算方法,那是每平米三千五百吨的压力,折合巨力三百五十万公斤。

    地球上的修炼环境越发恶劣了,之所以去到那种死境,所为者,不过是为了增强体魄,更上一层楼。

    只是这其中的凶险着实难以想象,饶是下去的是他心目中天人一般的师尊,他心里依然没底。

    “十年!”

    “十年了!”

    “十年弹指一挥间,多少红颜已老,又多少韶华白首,师尊,你真的还活着吗?”

    “若还活着,想必已经勘破入道,距离先天不远了吧?”

    “……”

    以武入道不易,晋级先天更难。

    纵观华夏古武界,古往今来,入道宗师甚多,先天大宗师却屈指可数。

    尤其对于专修外家功夫的披甲门而言,想要破入道晋先天,难度之大,可谓是痴人说梦。

    若非如此,师尊也不至于舍生忘死,孤身去到那黑暗冷寂的海下冰域。

    而今十年已过,归期将至,可说实话,他对于师尊能否或者归来,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若活着,自然好!

    那般险恶的环境,十年捶打磨练,锤炼的不仅仅是身体,也是心境与意志。

    如此,若能归来,纵然不入先天,也必然不远。

    而一旦晋级先天,则必将踏足华夏古武之巅,届时华夏古武界,四派三门双宗一门,披甲门足以傲视群雄,比肩那流传千古,独一无二的唯一一门。

    然而,若不能活着归来……

    沉默!

    想起雷虎被确认死于柳城一事,不由自主的,他心中又平添几分阴霾。

    便在他心中暗暗思量抑郁百结之际,巨轮之下,三千五百米深的海底。

    冷寂!

    幽暗!

    没有光也没有温度的世界,一根粗大的铁索自上方悬垂而下,而铁索的末端,赫然是一个玄铁铸造重逾万斤的方形铁笼。

    海底暗流徐徐而过,铁笼之中,仿佛被囚禁多年的死囚一般,有人头发干枯,形容枯槁。

    这便是庞盛大师!

    十年过去,衣衫早已在巨大的水压和海水侵蚀之下粉碎,而今他光着身子,看那瘦骨嶙峋的模样,赫然已经不是人,而是一具死去多年的骷髅骨架。

    然而上天不负,他终究是没有死!

    分明已经到了灯枯油尽难以为继的地步,某一刻,“咚”,仿佛晨钟暮鼓敲响,突然间他睁开双眼。

    同一时间,“砰”,“砰”,“砰”,仿佛重新引入生机,原本已经趋于停止工作的心脏忽然又活了过来,越来越强壮,越跳越有力。

    待某一刻意识回归,一股明悟涌上心头,他霍然自笼中站起。

    枯瘦如骨爪的手抓住身前两根玄铁,头颅高高抬起,一双怒目仿佛要刺破幽暗的海水般,双臂劲力狂吐之下,只听“嘣”的一声,四周海水被震开,手臂粗的玄铁钢条应声而弯。

    便在此后不久,阳光下平静的海面突然风云乍起。

    那雄浑热血的长啸声中,只见一道瘦长的身影利剑般窜起,带出数十米冲天水柱,直入苍穹。

    而这个时候,川蜀之地,林昊等人游兴正浓。

    年前不大顺利,年后却还是不错。

    年初一上午,梁市长带队,李明启父女一道虽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过来拜年。

    带来不少礼物,也带来不少好消息!

    当众人还震惊于李启明一掷千金,居然愿意为那幅明唐寅的《山路松声图》出价一千万之际,李明启父女却在心中暗喜。

    那区区一千万,出得真是太值了。

    相比林昊提笔亲书的一副春联,这幅唐伯虎真迹虽然珍贵,却也不过如此!

    市里面才刚走,年初二,乡里镇里领导登门拜年。

    随之而来的消息是,王大石落马,副乡长职位空缺,希望糖姨父亲顶上。

    在此之外,唐家与老王家多年前一段公案也因为王大石的坦白而水落石出。

    多年前,是王大石垂涎糖姨母亲,欲行不轨,幸得糖姨父亲路见不平,事后却因王大石颠倒是非黑白,以至于这些年来一直被误解,也一直被王大石欺压。

    初二一过,虽然陆陆续续也经历了一些亲戚朋友上门求助化缘之类的烦心事,可总体说来还不错。

    至今日,正月初八,一行人的足迹早已不局限在丽水镇,而是放眼整个蜀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