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至尊仙帝 > 第368章 兵不血刃!
    市局。

    “对不起!”

    “对不起!”

    “……”

    终究还是来了。

    审讯室里,文凤山在,文君武在,那个充当打手的副局长杨元坤,也在。

    在此之外,便是文家众多有分量的二代亲属。

    都是来道歉的!

    此刻,包括文君武在内,全都给林昊道歉,希望他能尽快从这里出去。

    这也是上面最迫切希望看到的后果!

    只要林昊从这里出去,那么外面的军队自然会散去,控制着文家大院的炎龙组一样会散去。

    到那个时候,时间基本上就算是平息了,就算有点后续,也不过是小打小闹。

    只是这些似乎想错了,因为歉已经道了,林昊却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

    想他可能是不满意,文凤山心里一怒,可想起现在的局势,禁不住又是一叹。

    “抱歉,林教官,这件事是我文家不对,是我们没有教好孩子,以至于君武做下这等错事。

    您是前辈高人,还请您宽宏大量,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君武,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林教官赔罪?”

    形势迫人,是以态度放得极低。

    不管自己低声下气,同时,还严令文君武诚恳赔罪。

    林昊也没出声。

    虽然所谓的“孩子”言论十分可笑,可他并没有兴趣计较。

    文君武是一万个不情愿。

    只是现在他也明白,若不把姿态放低些,这件事怕是不会完结,文家,也难逃厄运。

    是以,牙关一咬,他低头道:“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

    屈辱。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样过,这让他赶到无与伦比的屈辱。

    此刻,他也想说得更多些,更诚恳些,只是,他真的做不到。

    林昊本就没兴趣跟他一般见识。

    闻言也没计较,只问道:“你错哪了?”

    “错在……错在不该对唐玥有非分之想!”绝对的违心之言,这话出口,文君武的心在滴血。

    林昊摇头,淡然道:“你想多了,我跟唐玥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言外之意,文君武的答案他不满意,文君武的错,也并非因为他对唐玥有非分之想。

    文君武却没想这么多,闻言下意识就冷笑道:“普通朋友关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是普通朋友关系,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饱含怒气。

    下意识就忽略了墨彤的存在,也忽略了那其实是套房,里面有好几个房间。

    当然,也可能对他来说其实都一样。

    根本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说出这种话,当场文凤山就怒了,扬手就是一巴掌,怒道:“林教官什么人,他需要跟你说谎?

    他说是普通朋友关系,那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不是也是……”

    其实他也不信。

    唐玥他是知道的,那样的女人,他不信有哪个男人私底下能把持得住。

    林昊不置可否。

    他大约明白文凤山的想法,但他没有解释的兴趣。

    文君武这时也反应过来。

    不论究竟是否普通朋友关系,此时此刻,他都不应该纠结这个。

    强行压下心中恨恼,他道:“错在不该指使人,往您的车里放毒品,栽赃嫁祸。”

    终于说到正题了。

    林昊点点头:“算是其中之一,但不是全部!”

    这就让人为难了。

    文君武就是抓破脑袋,也不知道还哪里有错。

    林昊也没让他太费脑筋,不多久,淡然道:“忘了给我定的什么罪?”

    定的什么罪?

    不就是走私贩毒,判死……

    “等等,死刑!!”

    “毒品分量太大,按律当判死刑!!”

    “我,我想置他于死地!!”

    终于想明白自己最大的错在哪了,明悟过来,再无丝毫侥幸,当场文君武便跪了下来,磕头不止。

    “我错了,林教官,我真的错了!”

    “林教官你饶了我!”

    “我不该指使人栽赃陷害,更加不该存有置您于死地的歹毒心思!”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

    终于知道怕了。

    面对死亡的危险,哪怕平日里再高高在上,此时此刻,文君武也露出了胆小怯懦的一面。

    一听他居然还存了置林昊于死地的心思,文凤山等人顿时也慌了,又惊又怒,又急又恐。

    林昊倒是没什么兴趣吓唬人。

    “知道就好。”

    “放心,我没兴趣要你的命。

    你的命对我来说不值一提,若是真想,你就是一万条命也不够死。”

    “也罢,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且老实回答,若是能让我满意,这件事,我既往不咎,如何?”

    “您问,我一定如实回答!”文君武连连点头,如逢大赦。

    文凤山等人也松了口气,连连吩咐文君武一定要老实回答。

    林昊也没浪费时间,问道:“我就很想知道,那么大一箱毒品,你哪来的?

    是文家私底下就在做这种勾当,还是……你,在跟人合伙做这种勾当?”

    语落,全场安静,落叶可闻。

    可能林昊就是好奇,随口一说,可对于文凤山文君武等人来说,这绝对是诛心之言,杀人不见血。

    须知,此刻在场的可绝不仅仅只有文家人。

    除了文家人之外,还有市局几个局长,甚至于还有上面派来调停见证的大员。

    如此一来,这话看似要不了命,实际上却比要命还要严重。

    文家自然不可能跟这种事沾边,文家也决计不能让这种脏水泼到头上。

    是以文凤山很快组织言语解释,一力澄清毒品之事与文家绝无半点关系。

    只是这样一来,文君武就洗不清了!

    既然文家不沾边,那么,必然就是文君武。

    或许文君武也没有参与走私贩卖,只是,他跟那些人有勾结,甚至于提供庇护,那是肯定的。

    当意识到自己的辩解无意中就将儿子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回头想要帮文君武脱罪洗白时,文凤山这才发现,他已经没有足够让人信服的理由,也无法有那样的理由。

    这是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

    要么舍弃文君武,要么,文家跟着文君武一起扛。

    若只舍弃文君武,那么文家虽然败落之势无法避免,可终究不至于覆灭,文君武也未必会死。

    可若是一起扛,结果显而易见,不论文家还是文君武,皆无幸免于难的可能。

    是以,再不愿,文凤山还是沉默了,文家其它人,也沉默了。

    这时林昊站起身来,若有所思看了杨元坤一眼,摇摇头。

    “请神容易送神难,当时我就说过,你会后悔,可惜,你不相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