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至尊仙帝 > 第379章 轻舞仙子!
    水云间深处,复古小院,露天泉池。

    “你怎么来了?”背靠着泉池边沿假寐,林昊道。

    女子眼嘴轻笑,面色微微泛红:“知道林公子在这里,小女子焉有不来之理?”

    温泉水滑,肤如凝脂。

    尤其是那绻首低眉间展露的妩媚风情,便如韩晓琴所言,乃是一等一的天香国色,连女人都为之倾倒。

    林昊没出声,仿佛睡着了一般。

    女子也不在意。

    全身丝薄通透,九成肌肤显露在外,浸过温泉水,便是身上最为隐秘的美好之处,亦在柔和的灯光下若隐若现,韵味十足。

    缓缓来到身边坐下,她侧目笑道:“怎么,真就一点都不好奇,不想睁眼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妙目如珠,内中包含好奇、感激、羞涩,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林昊张嘴:“不看我也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子!”

    反应很平静,称得上冷淡。

    女子轻笑。

    不恼,也没再说这个,而是柔声道:“堂堂林大师,来此处泡温泉却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

    却不知小女子是否有幸,得以侍奉一回呢?”

    林昊这次睁眼了。

    看着身边若隐若现身姿妙曼的女人,看着那张精致宛如胭脂美玉雕琢而成的脸,半响,他皱眉道:“你们这些女人怎么回事,这样很有意思吗?

    还是说,除了这些你们就想不出别的?”

    似乎不太高兴,言语间带着轻视。

    女人脸一红,略显委屈道:“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倚红偎翠姬妾成群吗,轻舞以为林公子也喜欢的。”

    说着又抬起头,目光铮铮道:“也就是林公子你,要换了别人,断然没有让轻舞如此自贱的道理。”

    轻舞。

    花轻舞。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龙泉山庄见过的药仙子。

    区别在于,她现在总算不带着面纱,敢于以真面目示人了。

    只是,别看现在这张脸美玉无瑕,事实上,当初带着面纱的时候,底下随时保持着至少三道毒痕。

    也正因为此,第一次在聚贤阁,林昊才会对柳倾城说,如果换了是她她也会戴上面纱。

    世人皆以为药仙子戴面纱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是因为下面那张脸太过国色天香,倾国倾城,殊不知,下面是一张因为经年累月与药物打交道而几乎被毁去的脸。

    见她这样说,又那样认真,林昊是真感觉没意思。

    闭上眼,他又回到此前仿佛睡着时的样子。

    花轻舞眨了眨眼,抿嘴一笑,道:“林公子这是默认了吗?

    如此,那转身吧!

    轻舞柳蒲之姿,想来公子也看不上眼。

    正好百草山庄不但精通药石,还有一些独门的活血舒络之法尚过得去,不如就让轻舞为公子疏解一二,也算聊表心意……”

    到底是古武界大名鼎鼎的药仙子,便是说起话来,也是那般赏心悦目,令人身心俱畅。

    既然她坚持,林昊自然也无所谓,闻言果断翻身。

    而后,那一双纤纤素手就抚上脖颈、脊背、肩头,时轻时重,时缓时急……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将近一个小时。

    当花轻舞停手,浑身玉肌绯红,额头微微见汗,呼吸也因为耗神耗力而略显急促,这个时候,林昊已经睡着了。

    “还真是个奇怪的人!”

    “那么多人欲求轻舞一笑而不得,而今轻舞近乎裸身在前,你却一点不心动。

    难道轻舞就那么差,丝毫不入公子法眼吗?还是说……”

    心里默默想着,有点庆幸,却又莫名有种失落。

    也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她一双美目就莹润起来,水波潋滟着悄悄往下移。

    “应该不能吧?”

    “看他的面向,不像是无能之人。

    而且,他连我身上沉积多年的药毒都能轻松拔出,没理由自己有那方面的问题却解决不了!”

    “……”

    自觉不自觉,反正就是想歪了。

    尽管觉得那种可能性不大,可一股莫名的心思驱使着,趁着林昊睡着,她还是悄悄伸出了手。

    安静!

    好紧张!

    长这么大,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做这么下流的事情。

    她更加没想过自己一双冰清玉洁的手会去碰男人的脏东西,尤其还是趁着人家熟睡的时候。

    这感觉让人十分羞耻!

    只是,此刻她仿佛魔障了一般,根本不受控制。

    近了!

    越来越近了!

    摸到裤头,拉开小手钻进去,轻轻抓住……

    “唔,看来是想多了,比正常男人强壮得多!”

    “想来他应该是看不上我,而不是对女人没兴趣!”

    “……”

    心里默默想着,突然有变成沉思者的架势。

    手也忘了拿出来,自觉不自觉就把玩上了。

    直到某一刻……

    “好玩吗?”

    “要不要我把短裤脱掉?”

    声音平静,平静中带着一丝清冷。

    “好啊……”下意识回了一句,醒过神来,“啊”的一声尖叫,花轻舞瞬时退出老远,面颊通红,恨不能藏进水里淹死。

    好久好久,她才呐呐道:“公子,公子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你伸手的时候!”林昊平静回答。

    花轻舞惊呼,又是一阵脸热,好久才道:“对不起,轻舞,轻舞不是故意的。

    轻舞只是,轻舞只是想知道……”

    到底难以启齿。

    林昊却不以为然,只道:“现在知道了?”

    “知道了!”花轻舞低着头,活像个大鹌鹑。

    林昊也不理,径直从泉池中爬起来。

    见状,也不顾不得脸红了,花轻舞赶忙跟了上来。

    上岸跟在水里又不一样,尤其光线明亮,那珠圆玉润的身体散发着柔光,愈发显得魅惑,令人口干舌燥。

    见她自己都顾不上穿,只忙着这边,林昊皱眉:“何至于此?

    你的脸对你当真就那么重要?”

    好吧,这是废话。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脸无疑是很重要的。

    没人愿意天天带着面纱过活!

    没人愿意天天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脸上纵横交错的蜈蚣!

    林昊也感觉自己说了一句蠢话,是以说完便不说了,由着这女人摆弄,听之任之。

    花轻舞也很细心。

    这一刻,品行高洁孤芳自赏的药仙子,似乎跟新婚燕尔的小妻子也没什么区别。

    直到帮林昊穿戴好,又看了一阵,她才轻笑道:“每次午夜梦回,看到铜镜中那张满是蜈蚣的脸,那种痛苦,寻常人是体会不到的。

    所以很早的时候轻舞就在心里暗暗发誓,若是这辈子有人能帮轻舞消除这种痛苦,那么哪怕他是市井屠夫,又或者是垂垂老叟,轻舞也愿意以身相报,侍奉终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