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至尊仙帝 > 第383章 宗师不可辱!
    剑宗首席大弟子穆天歌!

    青城派首席大弟子方林!

    岭南宋家嫡长子宋无缺!

    皆是华夏古武界年轻一辈翘楚,名列华夏潜龙榜前二十的人物。

    而今,众目睽睽之下,林昊举手投足间,飞花摘叶,剑斩三骄,待消息传回,瞬间引发华夏古武界前所未有之震动。

    “混账!”

    “他怎么敢,他怎么就敢?”

    “可怜我儿,天资纵横,我还指望宋家在他手里发扬光大,更上层楼,不想而今却毁于一宵小之手,林昊小儿,我宋家与你不共戴天,此仇不报,我宋天养誓不为人!”

    “的确是不、可、饶、恕!

    我那徒儿方林,不仅武学天分绝佳,且为人慷慨侠义,华夏古武界有口皆碑。

    我与他更是情同父子,连掌门之位也预备传给他,不想今日竟飞来横祸。

    林昊,你毁我徒儿,毁我青城不世之栋梁,我蜀山青城,与你不死不休!!”

    “没错,不死不休。

    华夏古武,一脉相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今毁于此魔头之手者,虽不是我等门下弟子,却是华夏古武之未来,不论如何,我等不会坐视不理!”

    “丁掌门此言有理,不论如何,万万不可再让着魔头猖狂下去,否则迟早一日,我等门下弟子也要遭其荼毒,华夏古武界也将遭其荼毒!”

    “我提议,即刻行动,权力诛杀此獠!”

    “没错,此事刻不容缓,为免这魔头闻风而遁,我等需尽快启程!”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陆宗主,你下令吧,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没错,陆宗主你下令吧,一旦放虎归山,则遗祸无穷!”

    “陆宗主,请下令!”

    “……”

    反应格外激烈。

    京城西郊,一座五进五出的大宅子里,济济一堂,群情激奋。

    此处原本乃是前朝一处皇庄,自前朝灭亡后,便暗中落入剑宗掌控。

    眼下,偌大的华夏古武界,几乎七成以上的势力再次聚焦,共同声讨林昊。

    只是,不论周围如何汹涌,至始至终,主位上新晋先天宗师、剑宗当代宗主陆沧海,始终双目低垂,一言不发。

    直到某一刻,一脸疲惫的花轻舞走进正堂。

    “轻舞,天歌他们的情况如何?”陆沧海缓缓睁开双眼,随着他的声音传出,四周迅速安静下来。

    花轻舞摇了摇头:“断手已经成功续接,只要好好休养,假以时日,必定无碍,只是……”

    “只是如何?有话不妨直说!”陆沧海皱了皱眉。

    轻声一叹,花轻舞道:“不瞒陆师伯,虽然断手已经成功续接,假以时日也能复原,但此生恐怕都无法再拿起刀剑。”

    说得很委婉。

    言外之意,穆天歌三人的右手算是废掉了。

    虽然手也的的确确能长好,只是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不能提刀舞剑,与废掉也没有任何区别。

    便是因为听出这一层意思,短暂的安静后,堂中火起急剧升温。

    陆沧海目光凝重,沉思良久,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难!”花轻舞摇了摇头。

    办法自然是有,只是不在她百草山庄。

    就她所知,林昊肯定有办法,但她并不愿说出来。

    她出现在这里,那是没办法,否则百草山庄必将自绝于华夏古武界。

    但她完全可以不把林昊说出来。

    也就她这一个“难”字,希望泯灭,瞬间场面失控。

    只是就在人群怒气冲冲准备出发去找林昊算账的时候,忽然陆沧海道:“诸位去哪?”

    “找那姓林的魔头算账!”

    “血债血偿!”

    “没错,血债血偿!”

    “……”

    众口一词,义愤填膺。

    陆沧海却很平静,都没起身,他淡淡道:“诸位确定是他的对手?

    别忘了,明日便是清明决战之期,他可是连庞门主都万分重视的对手!”

    瞬间安静。

    穆天歌等人可以选择视而不见,穆天歌等人可以选择性忽视那种可能,可当消息传回来,此间却无人不知,那林昊不是别人,正是明日与庞门主决战紫禁之巅的另一个人。

    虽然无法确定他的实力,可连入先天的庞门主都如此郑重其事,而今依然避不见客,那林昊的实力便可见一斑。

    再者,今日穆天歌三人的遭遇,也的的确确证实了,这人实力非凡,并非易与。

    见人群沉寂,陆沧海又道:“天歌的实力你们可能不清楚,但是本宗主不怕告诉你们,想仅凭一叶飞花便让他毫无还手余地断去一臂,绝非入道境所能办到。

    陆某日前也听闻,孔府大公子曾试探此人,后来却讳莫如深,连提及都不敢……”

    言外之意,林昊必定是先天强者,即便不是,那也拥有先天强者的手段实力。

    如此,你们去算账可以,死了别怪本宗主事先没有提醒。

    就这些话,很快场面又平静下来。

    这回是真的冷静了。

    毕竟此处受害的只有岭南宋家川蜀青城以及此处的东道主剑宗,其它人之所以闹,并非真的多么有切肤之痛,所为者,不过是想借机表诚意,拉近彼此尤其与剑宗之间的关系。

    可眼下既然陆沧海本人都没有兴师动众的意思,而对手又强得过分,自然而然,人群也就偃旗息鼓了。

    可身为受害者,这口气,岭南宋家不论如何咽不下,川蜀青城也一样咽不下。

    “那依陆宗主的意思,此事就这么算了,这个亏,我们就这么吃了?”

    见周围都安静下来,宋家家主不禁冷笑。

    青城佟掌门则冷哼道:“陆宗主若是怕了,不妨直说,我青城山也没逼着剑宗跟我们一起去。

    就算陆宗主与剑宗不去,这个仇,我青城山也一定要报!”

    看来是真的怒了。

    面对一位先天宗师,竟敢出言不逊,言语挤兑。

    只是这话说出来效果还是很明显,闻言,场上气氛微妙了许多,不少人都在等着陆沧海的回答。

    陆沧海却似一无所觉。

    品了口茶,他淡然道:“宗师不可辱。

    既然你们不服气,那本宗主且问一句,无故挑衅先天宗师,到底该不该罚?”

    一句话,全场哑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