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至尊仙帝 > 第391章 作画!
    偶遇。

    简单两句话,而后,再次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你呀,打算就这么原谅她了?”

    挽着林昊手臂,一道静静走在略显清静的街头,糖姨一脸微笑,那明眸深处,似有一丝欣慰。

    林昊淡然一笑:“无所谓原不原谅,至少妈妈走的时候,放不下她,她也哭得伤心欲绝。”

    说着便沉默了。

    好一阵过去,摇头轻笑道:“总有一天我会走。

    若哪一天我不在了,我不希望妈妈坟前积满尘土,不希望当别人的坟前都亮起时,只有妈妈的分头一片漆黑。”

    “小昊……”

    有些担心,有点心疼,不能的母性发作,糖姨想将身边的“孩子”搂在怀里,细细安慰。

    林昊却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好了糖姨,我没事,这件事你不生气就好。

    反正现在还早,现在我去开车,一会带你去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

    取了车,直接开到皇家猎场。

    很尽兴!

    用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糖姨终于克服了恐惧,敢于脱离林昊的怀抱独自上马。

    接下来的一下午,便是尽情欢笑,尽情奔跑。

    便是为了记载这英勇的一刻,林昊还特意寻来数码相机,认认真真拍摄了一组靓照。

    晚上在水云间安顿,吃喝玩乐一条龙。

    翌日一早,天不亮就出发了。

    这次就没人“请假”,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万里长城。

    转天又回到城内,听戏曲,看相声,吃隐藏在京城各个角落的私房菜。

    顺带着也走一走那些著名的皇家园林,历史名胜,再者,礼佛烧香,也是必不可少的。

    就是这样,一转眼一个星期过去。

    这天一早,凌家老宅最深处西厢房。

    林昊睁眼,正习惯性等着糖姨打水进来洗脸,不曾想没等来糖姨,却等来了墨彤。

    见他懒在床上一脸错愕,少女嗤嗤就笑:“师傅啊,你怎么越来越**堕落了?

    糖姨来了才几天,你从前也不这样的啊……”

    一边说,一边将铜盆放下,然后又拿了一套衣服过来。

    林昊也没不好意思,一边由着服侍,一边问道:“你怎么过来了,糖姨呢?”

    “徒儿服侍师傅,天经地义啊!”墨彤就笑。

    话语间小手不老实这里捏捏,那里摸摸,时不时发出痴痴的傻笑。

    林昊也懒得费劲去纠正称呼上的问题了,反正是没用。

    墨彤又道:“糖姨今天可能不大舒服,所以换人家来了。

    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几天应该也是我,当然,也可能是唐玥姐或者子君姐,又或者……”

    顿住。

    又忍不住笑起来,妙目微转,眼神促狭,凑到耳边悄声道:“漂亮的母女花哦,说老实话,师傅你一点都不心动啊?”

    就知道没好话。

    别看人不大,肚子里坏水却多,脑子也不干净。

    林昊没出声。

    他只是默默抬手,往少女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少女瞬间眼泪汪汪,却不知是羞的,还是疼的,只颤着嗓子道:“师傅啊……”

    也是个不安分的小妖精。

    这小嗓子一捏起来,“嗲”得人头皮发麻。

    林昊嘴角抽了两下,想了想,还是忍住了继续“教育”的冲动。

    洗过脸,他就往东厢房来了。

    就格局来说,除了那没人居住的主卧,就数东厢房最尊贵了,放在从前,那是嫡长子的居所。

    糖姨便住在东厢房。

    “糖姨,墨彤说你身体不舒服,没大碍吧?”

    东厢房,内侧暖阁内,糖姨盖着一条薄毯,云鬓高卧,姿态慵懒的沐浴着爬过窗棂的晨光。

    林昊进来,端了张漆凳坐下。

    闻声,糖姨目光从窗外满架蔷薇上收回,笑了笑,“没什么是,就是你大姨奶奶来了……”

    嘴角翘起一丝弧度,促狭而迷人。

    林昊一脸懵,显然是没反应过来。

    糖姨得意,就笑:“小笨蛋,这还不懂,女人每个月都有的那几天……”

    原来如此。

    糖姨大姨妈可不就是他大姨奶奶……

    明白过来,林昊顿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别的他都能帮,可这种事,只要不痛不痒,他也是没什么好办法的。

    这东西又不能人为的断掉,一旦断掉,女人就会迅速走向衰老。

    是以也没再多说,只笑道:“那糖姨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只管叫我。”

    说完便起身准备出去。

    糖姨却出声叫住,“不躺了,躺久了骨头疼,过来拉姨一把……”

    到底还是起来了。

    冲了杯红糖水,聊了会天,感觉有些无聊,不多久,二人一起来到不远处的书房。

    书房也是精心布置过的,很合糖姨的口味!

    尤其这里面还挂着一幅百花争艳图,落款处书“林紫霄,丙戌年三月初九”,古意盎然,韵味横生,令人爱不释手。

    “丙戌年三月初九,没记错的话,就是今年的四月六号,姨过来的前一天吧?”

    素手在画卷婆娑着,那笑容,看上去说不出的恬静、宁美。

    林昊点头:“特意准备的,糖姨你喜欢吗?”

    “喜欢,且不说画得如何,光是这一记落款,怕是很多人抢破头了!”

    糖姨笑,一脸揶揄。

    没见过林昊画画,但她见过林昊写字。

    犹记得大年初一在老家时李明启抱着林昊手写的一副春联如获至宝的样子,那场面,真是想起就让人发笑。

    况且,画得是真好啊,栩栩如生,俨然那一朵朵花都活了,在汲取真实世界的阳光雨露。

    当然,这都是玩笑话。

    真正让她开心的是,这幅画是特意为她准备的。

    便也是看到这惊人的画技,心中一动,她心里突然涌起一个惊人的念头。

    “春光易老,韶华易逝,看着是明若春花,艳若桃李,却不知哪一日便年华老去,朽若枯骨……”

    听着是萧瑟,实际上却很平静,并无哀叹。

    说着,扭头眨了眨眼,她笑道:“小昊,帮姨画几张像怎么样?”

    “画像?行啊……”林昊应得很爽快。

    根本不需要准备,也根本不需要摆姿势,提笔挥毫,一笔接一笔,一张接一张。

    等糖姨回过神来,俨然已经四幅画好。

    看画卷上明眸皓齿栩栩如生,仿佛在对着她笑,要活生生从画里走出来的“少女”,一个不小心,她脸红了。

    “讨厌,就知道哄人开心,姨哪有画上那么好?”

    眼波流转,娇羞无限,不期然间,心底也有种莫名的情愫在滋生。

    林昊就笑,也不说话,低头又是一阵狂画。

    看画上神态各异,看画上生活中转瞬即逝的细节,不知不觉,糖姨面上喜色更浓。

    只是,这终究不是她最想要了!

    挣扎良久,心一横,她咬牙道:“姨想画一张不穿衣服的,等以后老了慢慢看,可以吗?”

    脸色通红。

    声音发颤,心尖儿,一样在发颤。

    然后林昊就傻了,手底下一幅即将完工的画毁于一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