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至尊仙帝 > 第647章 剑意凌空!
    北风城东,丹朱家。

    一夜烟雨初歇,至天明,云淡风轻,天气趋于清朗。

    门口的石狮依旧沉默,然那沉默中却没有了从前的暮气,反而带着一股莫名的生机与威严。

    大门处还是老样子,连牌匾都没有,可事实上,这里已经不是什么元帅府,主人也不再是丹朱家的人。

    现在这里是紫霄苑,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林昊。

    丹朱馨雨终究还是留下来了,哪怕现在她的身份从曾经的千金大小姐变成现在卑微的小侍女,但是她依然觉得开心,内心充满阳光。

    “爹,你醒了?”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好多了?”

    清晨,她照例早早的来到父亲房间,手上端着水盆,盆中有温水,有毛巾。

    寻常这个时候,父亲肯定还没醒,即便是醒了,也只能缠绵于病榻,根本无力起身。

    可今天,他在窗前,吹着晨风,静看庭前翠色,落花如玉。

    听到声音,窗台边上,丹朱烈阳回头一笑,慈爱道:“好多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过。”

    数年流连病榻,伤痛缠身,眼睁睁看着当初活泼好动的少女日渐成熟懂事,早早肩负起原本不属于她的担子,那种痛,并不在身,而在于心灵。

    曾几何时,他也一度认为这辈子就这样了,会带着痛苦内疚与悔恨死去。

    曾几何时,他更是一次次有过轻生的念头,只想着结束自己的生命,减轻活着的人的负担。

    不论如何,他终究未曾料到还有这样一天,他能痊愈,他能再次从床上起来,他能开着窗户看外面的世界,享受自由的空气……

    这种感觉太好了,那是一种从前数十年生命里从未有过的幸福。

    尤其此刻看到少女脸上甜美的笑容,那种幸福感更是浓浓的,蜜汁一样化不开。

    更可喜的是,他康复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本身的实力。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好起来了。

    他不知道那位神秘的林大人如何治疗他又或者给他吃了一些怎样神奇的东西。

    总而言之,一夜之间,他不仅身体恢复如初,实力上也从曾经最强时期的武王中期,一举突破到现在的武王后期。

    武王后期的实力,很强了,整个北风王国层面,强过他的寥寥无几。

    有了这个实力,便是长风家族又如何,他依旧可以一力担之。

    可尽管如此,他心里还是不免内疚。

    目光慈爱看着少女,他叹道:“丫头,苦了你了……”

    声音略显沙哑,带着淡淡的哽咽。

    曾经趾高气扬鲜衣怒马的千金大小姐,而今却要下跪,却要屈尊降贵去服侍别人,作为一个父亲,他心里着实有些不是滋味。

    丹朱馨雨却想得很开。

    眨眨眼,她笑着说道:“爹,你说什么呢?

    馨雨才不苦,真的,看到爹爹你好起来,人家心里不知多开心呢!”

    说罢又道:“而且公子他人其实蛮好的,虽然说话不好听,虽然为人冷冰冰的,可我能感觉到,他比外面那些人都真,都好……”

    这是真话。

    她并不觉得如何苦,或许这里面有身为女性天生容易屈服的原因在内,但最重要的是,这些年遭尽白眼受尽委屈,她已学会用心去看人。

    在她心里,林昊这位主人或许拥有着这样那样不少的毛病,但根本上说,他是好的,这一点,她无比确定。

    有些话她没好意思说。

    昨夜沐浴更衣,她都做好侍寝献身的准备了,毕竟这是作为一个侍女应该要做的事情。

    她也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小侍女,规规矩矩叫他主人。

    然而她昨晚做过的唯一事情,就是往浴桶里放满了洗澡水,接下来……

    她在房间外守了一整夜,一直等着里面喊她进去,结果最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传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早上开门,道了声主人好,结果还被嫌弃叫得难听,让换个称呼。

    差不多就是这样,如果说早些时候还是迫不得已,那么现在,她心里是真的不抵触。

    听她这些话,观她此刻的神色,丹朱烈阳心底的内疚散去许多,面上也有了笑容。

    作为父亲,他虽然也心疼,可受人大恩,该报还是要报的。

    没想过要去纠正什么,他道:“去吧,爹已经好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以后爹跟你一样,在这里都是下人,既然是下人,那就断然没有让人服侍的道理。

    况且,你现在是主人家的侍女,你最紧要的工作,应该是服侍好主人……”

    一席话,说得丹朱馨雨眼眶都红了。

    只是她也明白父亲的性子,就是那种说一不二,受人点滴涌泉相报的人。

    是以也没多么坚持,放下水盆毛巾过后,很快又返回林昊所在的地方。

    园子很大,可供居住的地方有很多。

    林昊没想太多,他把自己的住处选在了园子深处湖心小岛上。

    丹朱馨雨驾着小船过来,远远就看见他站在湖边树下,一把木剑十分灵动绕着他飞来飞去。

    “公子,你这是什么武技,好神奇啊!”

    到底是少女心性,林昊并未刻意强求的情况下,她胆子也不小,自然而然就会娇憨烂漫。

    听着湖上传来的声音,林昊也没再御剑。

    随手握住剑柄,双眸一闭,信手斩出。

    便是那虚空一斩,看似没有任何力量波动,可冥冥之中却有一股剑意涤荡,霎时原本平静的湖面无风三尺浪,硬生生被斩出一条近百米长的水道。

    好诡异!

    也好恐怖!

    从未见过这等手段,湖上,少女满脸呆滞,尤其那挥剑一刻,莫名有股寒意,她浑身汗毛都竖起来。

    也正因为此,她心中越发好奇起来。

    “公子,这是什么武技,我也可以学吗?”

    有点逾越了。

    这些话根本不是一个侍女该说的,很显然,她并不清楚如何当好一个真正的侍女。

    所幸林昊也从未在意过这些。

    “这不是武技!”

    “你之前看到的是御剑术,不过受规则压制,除了锻炼灵识,并没有很实际的效果。”

    “之后看到的是剑意,那是明悟剑与力量本质之后才会诞生的东西,你可以学,但是我教不了你,你只能凭自己去感悟。”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