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终生路 > 第023章 抬棺
    “哥哥,不要杀我们。”

    耳边传来小孩的哭声,有男有女。

    唰的一下。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眼睛看向了我手中的金童玉女。

    果然,两个纸人的嘴竟然在向下撇,那是哭的动作。

    “还不老实,给我拿鸡血泼他娘的。”

    佘老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把两个纸人拿到院子里,我让人抽了一些汽油泼在上面给烧成了灰烬。

    大概下午六七点的时候,佘老三从屋里走了出来。

    “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吧。”

    李修缘一听,连忙招呼人抬棺。

    八个人分别站在棺材的八个角落,用那种能有成人大拇指粗的麻绳。

    “起。”

    八人一起用力,力道何止百斤?但这棺材却是纹丝不动。

    这时候,佘老三当着所有人的面揪起李修缘的领子。

    “说,你爹怎么死的?你要是敢有一个字说谎,你明天就横尸街头。”

    李修缘一听佘老三的话,脸立马就吓白了。

    “我…我爹病、病死的啊……”

    “病死的?那你说说是怎么病死的?又是什么病?”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到,那个整天一副死人脸却什么都不在乎,说话十句九句不靠谱恨不得别人出事的佘老三会大发雷霆。

    佘老三这话一出,一直在院子里看热闹的人也都围了上来,私下低语议论个不停。

    “道长,咱能不能先去屋里面说?”

    李修缘看着四周的村民,脸上有些挂不住。

    “行,给你个孙子留点脸。”

    佘老三说完,转身走进了堂屋,我跟李修缘也紧随其后。

    李修缘在我进屋之后,把门关了起来。

    “道长,你可千万得救救我们全家,我那孩子才刚出生,我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这孩子可怎么办?”

    “你少说这些没用的,我问的是你爹他是怎么死的?”

    “这都是怪我和我媳妇不孝顺!现在后悔也晚了!”李修缘双手抱头,跪在了佘老三面前。

    “我父亲得了是冠心病,大夫说还能活个四五年,但是每个月光吃药就得花好几千,而且这么长时间下来,我…我真的是负担不起,又有个刚出生的孩子等着我养,家里前些年做生意又赔了五十来万……”

    “所以,你就让你父亲在家里自生自灭,断了他的药,不管不顾?你刚才说拔管那个是骗我的了?你父亲根本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

    佘老三的语气空前的冰冷,让我都有些不适应。

    “我……我现在真的后悔了,我媳妇劝我这么干的,我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道长你救救我们全家,我知道错了……”

    李修缘不断的给佘老三磕着头。

    “人之所以被称为人,是因为人***有良知,但是你,你他吗良心被狗吃了吗?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一辈子的儿子对自己的死活不管不顾,谁能没怨气?抛开这些不说,哪怕让老人家在走之前看自己的孙子一眼也行啊,你他吗是怎么做的?”

    “你这是变相谋杀!这件事情,我救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

    佘老三说完,去东屋伸手揭下了遗像上的符咒。

    李修缘见状,上去就抱住了佘老三的腿。

    “道长,你要是走了,我们全家可就真完了,最近我孩子总说晚上做梦梦见爷爷回来要带他走,道长我求求你,救救我们全家!千错万错全都是我的错,可我那孩子是无辜的啊,实在不行,你让我爸带我走,我赎罪。”

    佘老三本来面色坚决,但是听到孩子的时候,他身子震了一下。

    他心软了。

    “起来吧,我这次帮忙,是看在你家那孩子的面子上!”

    李修缘脸色一喜,连忙道谢。

    “多谢道长!道长的大恩大德方伟我记下了!”

    “行了,别做这些没用的,要磕头别给我磕!先对着你爹的遗像磕去。”

    “这个…道长,磕多少个?”

    “把你爹的遗像带到院子里,什么时候棺材能抬动了,什么时候停。”

    李修缘一听,连忙拿起他老爹的遗像出门磕头去了。

    不多时,外面便传来砰砰的磕头声。

    “你去让外面的人抓一只鸡过来,如果有黑狗的话,顺便抓一只过来,今天的事看来是不大可能善终了。”

    佘老三脸上尽是愁容。

    我点头,告诉一个村民,让他准备好佘老三需要的东西。

    等公鸡跟黑狗全部弄来之后,佘老三摆下法坛。

    “取鸡血。”

    我点头,拿刀割破公鸡的咽喉,放了一碗血出来。

    随后便是黑狗血。

    等这两碗血弄好之后,佘老三从包里一次拿出毛笔、朱砂跟黄纸。

    取三分之一的鸡血,三分之一的黑狗血跟一些朱砂混合在一起之后,佘老三拿起毛笔在符纸上画了起来。

    “看好,这是六甲镇尸符,对付这些含冤而死的东西,就要用这种掺和了血的符来镇压他们喉咙的那口怨气,不然起尸就麻烦了。”

    我站在他身后,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一笔一划的写着符。

    等他画完,我都没看懂这是个什么东西,只知道很复杂。

    画好符纸,我和佘老三走出屋子。

    李修缘依旧跪在他老爹的遗像前,脑门都磕破了,却还是不敢停下,口中不断念叨。

    “爹,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原谅孩儿吧……”

    “行了,别在那磕了,现在就出殡吧!点主,起哀乐,挽幛、举花圈,准备抬棺出殡!”

    随着佘老三这句话,已经等在外面近一天的人群马上忙活了起来。

    前面有小孩举白旗,后面则是有人举花圈和纸扎,先出了院子,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候着。

    而八个抬棺的汉子也早已把绳子绑在了棺材上面,抬棺的木头也插在了绳套里面,随时准备抬棺出殡。

    “死者的长子双膝跪倒!”

    这时有一老大爷走到棺材前面喊道。

    李修缘忙上前跪在了自己父亲的棺材面前,擦干额头上的血,手捧烧纸钱的瓦盆,痛哭失声。

    “摔盆起棺!”

    那个老大爷再次喊道。

    李修缘大哭一声,站起来朝着地上就把手里的瓦盆摔的粉碎。

    同时佘老三也跑到了棺木前面,把之前所画的六甲镇尸符纸贴在了那个血红色的棺材头。

    “起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