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终生路 > 第059章 不会太平
    一个头顶盖头、身穿红色嫁衣、脚穿绣花鞋的女鬼从里面走了下来。

    “公子,天地间有那么多游魂野鬼害人性命你不去阻止,为何非要与小女子我过不去?”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好一个路见不平。”

    “姑娘,尘归尘,土归土,你已经身死,何必还要苦苦相逼,葬送一个大活人的性命?”

    女鬼没有说话,退回了花轿里。

    这时候,花轿被放下,那四个抬轿子的鬼蹦蹦跳跳的冲我跳了过来。

    我大惊,连忙举起手里的符纸。

    四个小鬼看到符纸停在了原地。

    “姑娘,只要你能放过他,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从今以后不会再拦你的路。”

    “他已经是我的夫君,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你又何必搭上自己的性命。”

    “什么?夫妻之实?”

    “是的。”

    我愣在了当场,有了夫妻之实,这代表什么?当时司机小王的下场我还历历在目。

    “公子,你又何必拆散我们?”

    女鬼趁热打铁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反正我今天在这,你别想带走他。”

    “天哥加油。”

    屋里传来二黑子的声音。

    “嗯?还有一个?没想到今天还能再多带走一个。”

    女鬼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什么鬼?

    突然,屋里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门一开,黑牛紧闭着双眼,手里拎着已经被打得没个人样的二黑子。

    我连忙当在黑牛面前,伸手去夺二黑子。

    一不留神,我被黑牛一脚踹在胸口,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我被踹倒,女鬼的娇笑声从花轿里传来。

    听到这笑声,我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怕鬼哭就怕鬼笑。

    果然,女鬼从花轿里飘了出来。

    揭开盖头,那是一张美到极点的脸。

    “夫君。”

    伴随着这一声夫君,黑牛缓缓睁开了眼睛。

    “魅术。”

    我连忙站起来,一脚踹在黑牛的肚子上,拖着他跟二黑子就进了屋里。

    两张百解驱鬼符被我狠狠的贴在门上。

    但依旧抵挡不住他们的攻势。

    我心中一狠,端起二黑子的尿就泼在了门上。

    砰的一声。

    门直接被撞开,那四个小鬼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

    擦他大爷的二黑子,跟老子装处男。

    四只小鬼刚要进屋子,却突然又退了出去。

    我见状一喜,跑过去关上了门。

    “春生…春生……”

    外面传来那女鬼的叫声,却让我有点疑惑。

    半天我才想起来黑牛叫何春生,要不是这女鬼我还真想不起来。

    黑牛听到这声音就像是发了情的公牛。

    冲着门子就撞了上去。

    本来就不太牢固的门子直接被撞破,他也跑了出去。

    花轿外,女鬼伸手抱住黑牛,钻进了轿子。

    等那些小鬼抬着花椒离开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感觉刚才被黑牛踹的地方火辣辣的。

    掀开衣服,都给踹肿了。

    “天哥?”

    “别特么叫我,谁让你把他身上的符撕掉的?”

    “我那不是好奇嘛。”

    “幸亏这次那女鬼只想要黑牛,不然我们两个全都得死。”

    在屋里捱了一晚上,第二天我主动去找了黑牛他爹。

    “大叔,黑牛他……”

    “不用说了,叔都知道,春生那孩子自己造的孽,就得他自己还,我本来以为还要一些时日,也赶紧让他给我们何家留个后,没想到,唉。”

    “您节哀。”

    “你俩回去吧,昨晚的事儿我都看在眼里,虽然看不到那些脏东西,但是你做的一切我都看着呢。”

    摸了摸被踹的地方,我跟二黑子走出了黑牛的家门。

    这时候,黑牛他爹追上来跟了我们两人一人一千块钱,说是给我们的补偿费。

    回到家之后,免不了被我爸一顿训斥。

    坐在沙发上,我闭着眼睛冥思着,我面前的茶几上放着的是那一千块。

    “爸,把钱给何大叔送去吧,他跟何大婶也挺不容易的。”

    “谁让你拿回来的?要送,自己去送。”

    我爸气呼呼的走进了卧室。

    一晚没睡,我也上楼钻进了被窝里。

    等我下午醒过来的时候却听到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

    何大叔两口子全部上吊自杀了。

    走下楼,我爸也得到消息从屋里走了出来。

    瞪了我一眼,他连忙穿上棉袄跑了出去。

    因为何大叔夫妇最后接触的人是我跟二黑子,所以如果不弄清楚的话,我可能会吃官司。

    来到何大叔家里,桌上放着一封书信,内容就是两人的遗言,因为老年丧子,所以两夫妻就双双自杀了。

    他们村子的村长表示已经报了警,晚点就会过来,就让大家都散了。

    晚上七点钟左右,全村的狗都狂吠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狗吠声我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没一会儿,我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脸色不太对劲。

    “你怎么了?”

    我爸坐在我对面,看我脸色不对,连忙问道。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总是感觉这些狗吠声很不寻常。”

    “神经质。”

    “爸,你不懂,我……算了,你们先回屋吧,今晚注定不会太平。”

    似乎是认可了我的话,我爸锁上院门之后就进了卧室。

    站在二楼的窗前,我看着外面的街道。

    可能是因为心理作用吧,我觉得外面的路灯都是冰冷的。

    杂乱的狗吠声一直从七点钟左右,持续到了夜里两点钟。

    两点钟,又是两点钟。

    我焦虑的搓着双手,总觉得这事情不简单,而这个‘不简单’的罪魁祸首,我还是认为是那个女鬼,她的目的不只是黑牛一个。

    突然,我看到一支迎亲队伍再次自东向西走去。

    这只迎亲队伍正是那个女鬼的队伍。

    路过我家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

    这下,我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慢慢从口袋里掏出那剩下的两张百解驱鬼符。

    花轿的帘子打开,女鬼从中探出头来,嘴角微翘,带着胜利的笑容。

    就在我要松一口气的时候,黑牛突然从轿子里探出头来。

    现在的黑牛眼窝深陷,嘴唇发紫,并且,他嘴角同样挂着微笑。

    突然,他说了一句话。

    看那口型,似乎在说,好戏要上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