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终生路 > 第325章 畏惧
    收拾妥当,黄永威也从房间出来了。

    他依旧走路一瘸一拐,但是最起码自己不借助外物。

    “霍步天的事情怎么样了?同意么?”

    “当然同意,而且他是被人坑了,本来是梁局想调他到总局当副局,结果被东方那个狗鈤的给假传了旨意变成调往昌安区了。”

    “东方?哪个东方?”

    他说着,坐在沙发上。

    “叫东方什么来着我也忘了,反正也是个副局长,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结局已经定了,那就是得让他去昌安那边待一段时间,然后梁局才能把他给重新调回来。”

    “梁局?”

    “正局长,叫梁俊力。”

    “哦,什么时候调任?”

    “这个就不清楚了,等过几天他出院了自己去问不就行了。”

    “嗯,我手头上正好有个单子,你去解决一下?”

    “多少钱?”

    “两万块,好像是一个小家伙放学之后跑到人家坟圈子上撒尿了,结果被冲了。”

    “嗯,可以!说地址吧。”

    “现在不用去,过几天再说,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把你俩的婚礼给办了。”

    “……”

    他一脸淫笑,然后冲齐舒雅挑了挑眉毛。

    按照老套路的话,她应该脸色潮红,结果她也冲黄永威挑了挑眉毛。

    我有些懵逼,我又被坑了?

    可能世事总是如此瞬息万变吧,稀里糊涂的我就跟她结了婚。

    这一天,来的很人多,形形*的人都有,上至梁俊力这种官僚,下至街边的乞丐。

    酒席上,我被灌得醉醺醺的,齐舒雅没有父母,我同样也没有,为此梁俊力还充当了‘家长’的角色,也不知道黄永威是怎么想的。

    婚礼持续到下午四点钟,我像是一头死猪一样趴在床上,动一下都懒得动。

    呕——

    没一会儿,我就吐了三次,污秽弄了我一身,我趴在秽物上面睡觉,还挺香。

    结果本来该洞房的日子,我却跟秽物睡了一宿。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脑袋疼的就像要炸开了一样。

    洗了个澡,我推开门,客厅乱糟糟的一片,满地都是瓜子皮跟酒瓶子剩下的菜肴之类的东西。

    咚咚咚——

    我很愤怒的锤开黄永威的门,把他从里面给拖了出来。

    “我艹,你别碰我。”

    他一把推开我,迷糊着脸坐在了沙发上,“说吧,啥事儿。”

    “你就不能把地上打扫打扫吗?还有我床单上,一大片吐得东西,能不能收拾一下?”

    “你没媳妇么?让你媳妇收拾去,我要睡觉。”

    “你不说我还忘了,她哪去了?”

    “上班啊。”

    他气呼呼的回房,留我一个人在客厅。

    上班?

    昨天刚结婚,这蜜月还没度就上班去了,确实够拼的。

    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我换洗了一下床单,又把家里给打扫了个边。

    我这扫完了,他也出来了,哼哼唧唧的说我干得不错。

    我也懒得理他,打车来到东升集团。

    她坐在办公室里飞快的在键盘上打着字,而那个斯皮尔的儿子也在她办公室。

    看到我进来,他脸色一白,但还是故作镇定的坐在那里。

    “怎么刚结婚就来上班?”

    “这不是看你睡的那么香,不好意思叫醒你吗?”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工作。

    他在这,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好拎着他的领子把他给丢了出去。

    这一下就清净了不少。

    “你以后可不能这么暴力。”

    “so?让他骚扰我老婆?”

    她脸色一红,然后笑骂了我一声。

    等她完成工作,已经下午三四点钟了。

    她伸了个懒腰,“感觉时间都不够用了。”

    “谁让你是董事长呢。”

    “去。”

    她站起来跨上了背包。

    “我们去哪?”

    “我也不知道,如果知道我就不来找你了。”

    “不如,我们度蜜月去?”

    “你说了算,反正你得包养我。”

    “没问题。”

    她笑嘻嘻的挽着我的胳膊出了公司。

    结果刚走到门口就碰到了斯皮尔,他领着他儿子,气呼呼的。

    “爸,就是他。”

    那小子眼角还挂着泪痕。

    “年轻人,你为……”

    当斯皮尔看到我的脸之后,剩下的话被他咽了回去。

    “怎么了?”

    “没什么,原来是张先生,没事儿,您请便。”

    “嗯。”

    齐舒雅开车载着我离开,等离开公司的范围之后,她把车停在了路边。

    她一脸严肃的看着我,像是一个捉奸的正房。

    “为什么斯皮尔这么怕你?当时他们甘愿当我们公司的附庸也是你做的?”

    “我不知道啊。”

    “不可能。”

    “我确实不知道,不过可能是因为的身份很特殊,所以他们被特别照顾了吧;不过…我记得上次跟在他旁边的那个保镖很厉害,你能问出他的下落么?还有,斯皮尔现在住在哪儿?”

    “你要干嘛?”

    “拜访他一下,顺便知道知道你我共同的疑问。”

    “共同的疑问?”

    她满是疑惑的脸随后笑了起来。

    ……

    晚上九点钟,复兴区的如家酒店走进去一个穿着运动装,头戴棒球帽的人。

    这人来到八楼之后,停在了802号客房前。

    敲了敲门,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拉开了门。

    “你找谁?”

    “斯皮尔。”

    “这里没有斯皮尔。”

    “你去告诉他,张天玄找他。”

    听到我的名字,他脸色一变,然后关上了门。

    十几秒后,斯皮尔从里面走了出来,“张先生,请进。”

    “有劳了。”

    我走进房间,暗叹一句奢侈。

    坐在沙发上之后,他亲自给我沏了杯茶。

    接过之后,我随手放在桌上。

    “你似乎很怕我?”

    “当时不知道张先生强大的背景,多有得罪,还请张先生不要怪罪。”

    “怪罪谈不上,我想知道,是谁让你甘愿成为东升的附庸,又是谁在暗中保护我?”

    “张先生不知道?”

    “不知道。”

    他一双蓝色的眼珠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他笑了:

    “张先生多虑了,哪有人在暗中保护你,只不过看你跟梁局长走的很近,我一个外乡人,不敢得罪罢了。”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事实就是如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