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终生路 > 第372章 黑莲子
    “吗的,你小子拽什么?穿个黑衣服就觉得自己是黑涩会么?”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醉汉抡起手中的啤酒瓶就砸在了邻桌的一个男子头上。

    男子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红色的液体遍布他的手掌,并且还混着啤酒的液体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淌。

    他丝毫不怒,甚至没有去管头上的伤口跟旁边‘行凶’的醉汉,反而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

    他笑了,笑的很癫狂,就像是一个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神经病。

    “磊哥,我们走吧,这小子可能有病。”

    旁边那个劝架的人推着醉汉,企图让他离开。

    或许是醉汉觉得他有些‘怂了’更是胆气横生,几个酒瓶子又在男子的头上炸裂开来。

    “够了磊哥,再这么下去就该出人命了。”

    醉汉可能此时酒也醒了不少,面色有些灰白,转身就要离开。

    而就在这时候,一只有力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回过头,看到的是一张遍布血迹,狰狞的脸。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醉汉那肥壮的身子直接飞出去三米有余,倒在地上之后,他已经没了呼吸。

    呼——

    轰隆——

    天空传来隆隆的雷声,不多时倾盆大雨就落了下来。

    “你打了人,就想走吗?”

    刚开始劝架的人看着男子的背影。

    “你也想动手?”

    “你叫什么名字?”

    “张天玄。”

    ……

    那天雨夜斗殴事件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我一直都躺在家里的床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头上的伤口被缝了十多针,当时隔壁医院缝针的医生都有点害怕,非要让我去大医院,最后在我的恐吓下,他完成了缝针的工作。

    我手里捧着一个相框,相框上面是一个胖嘟嘟的婴儿,那是医院给孩子拍的照。

    一个多月前,他出生了,然后就被带走了,齐舒雅没见过,他‘住’在二楼的爷爷奶奶没见过他,除了我这个不称职的爸,谁也没有见过他。

    “脑袋还疼吗?”

    齐舒雅面色苍白,她两眼有些红肿的端着一碗鸡汤走了进来。

    “好多了。”

    “你真傻,你怎么就不知道躲躲呢,非要用脑袋去迎接酒瓶子啊。”

    “哦。”

    我张嘴,她喂了我一口鸡汤。

    喝完之后,我从床上走了下来,脑袋还是疼的可怕,而且头重脚轻的,走路都打晃。

    她连忙扶住我,到了客厅。

    “大黄呢?”

    “不知道,可能住金泽那边了吧,他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就搬出去了。”

    “崂山的那群道士呢?”

    “不知道。”

    “哦。”

    我坐在沙发上,刚拿出一支烟,就被她给夺走,“还抽烟,想死吗?”

    “就一支。”

    她看了我许久,还是把烟递给了我,并且帮我点上之后,倚靠在我肩膀上。

    “孩子没了,你恨不恨我。”

    “不啊,其实我找人算过的,那个大叔说孩子不是我们的,而是我误食了一颗黑莲子才生下来的。”

    “大叔?你去哪儿算了?”

    “就百货商场门前的天桥下面啊。”

    “他天天在?”

    “不是,那是很早以前了,我去视察的时候,他突然从街边窜出来告诉我,说我吃了黑莲子,估计要走霉运,而且四月产子,我当时还不信,现在一一应验了。”

    “你怎么不早说?”

    “那不是怕你担心。”

    她这么说,我也没有理由再去怪她,而且她身子这几天也虚的可怕。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我感觉脑袋又疼的不行。

    而这时候,楼下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我过去打开门,是梁局,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国字脸的人。

    “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复兴派出所的新所长,梁赞;这位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张天玄,张兄弟。”

    梁局很热情的跟我做着介绍。

    跟梁赞握了握手之后,我让他们上楼,顺便给他们倒了杯水。

    而齐舒雅非常讨厌这些官场的人,就先回房去了。

    我坐在沙发上,心里已经知道啥事儿了,一个月前我一拳打死的那个醉汉,可能宣判结果下来了。

    “那个,张兄弟,一个月前的那个案子。”

    “嗯,结果是什么?”

    “这个……”

    “说吧,我承受的住。”

    “宣判结果是故意杀人罪,本是死刑,因为你身份的特殊性,所以无期。”

    “嗯。”

    他跟梁赞的手都有些发抖,他们捧着手中的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企图从我脸上看出什么。

    一杯水下肚之后,我把手伸了出去:“来吧,逮捕我。”

    “张兄弟,你开什么玩笑。”

    “不是无期吗?”

    “本来是这样的,但是你也知道,你的身份有些特殊,而且关将军特地给打过招呼,那个叫张磊的人他们军部会处理,让我们不要插手。”

    “哦。”

    我收回手臂,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那你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告诉我?”

    “嗯。”

    “好吧,那就多谢梁局了,还有上次在西山发生的事情,我看了你们的报道,谢谢。”

    “应该的应该的,那张兄弟,我们就先走了,具体的事项你跟关将军说?”

    “好。”

    送走两个人之后,我又给关飞鹏打了电话。

    但是他没有接,挂掉之后我手机又马上收到了他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就三个字——等我来。

    揉了揉发疼的脑袋,我下楼打车向金泽的店里赶去。

    自从他把孩子交给白无常之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就算上次我被人开瓢住院,我都没有搭理他。

    当我赶到这里的时候,黄永威正跟金泽在后院下棋。

    看到我,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笑了起来。

    “天哥,刚才我还跟大黄说你呢。”

    “说我?说我啥了。”

    “说你可能这辈子都不理大黄了。”

    “怎么可能。”

    我笑笑,坐在黄永威旁边,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兄弟,对不起,之前的事情,是我的错。”

    “我们是兄弟啊,你还说这些干嘛?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哈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