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冥瞳玄蛇 > 第0198章 禹兴的弱点
    “不得不说,这种东西在有一个人配合的时候,可以说是非常无解,如果换做一般的渡劫期修士的话,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不过,很可惜,你们碰到的是我啊。”

    “可惜?这有什么好可惜的?废话少说,赶紧受死!”

    虽然两人联手在表面上压制住了玄冥,可是,玄冥毕竟只是一个渡劫期的修士,而自己这边则是两个大乘期的修士,两个大乘期的修士联手才只能压制住一个渡劫期的修士,这传出去了也绝对不好听,所以,禹兴也开始变得不耐烦了起来,攻击也变得更加凌厉。

    虽然禹兴的攻击速度非常快,但是在玄冥看来,这速度也就那样,想要躲开并不是什么非常困难的事情,而翁阳平更是不值一提。

    渐渐地,翁阳平也失去了耐心,攻击也变得轻浮了许多,虽然两人都极力掩盖自己的不耐烦,可是玄冥还是从两人的表情之中捕捉到了这被隐藏起来了的不耐烦。

    玄冥在翁阳平砍自己的时候,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用匕首挡了一下,禹兴精神一震,自然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刺锤紧随其后朝着砸向了玄冥的脑袋。

    然而,就在刺锤快要砸到玄冥的时候,玄冥的身影突然消失。

    “不好!”

    翁阳平看到玄冥消失了之后,瞬间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了禹兴,果然不出所料,此时的玄冥已经出现在了禹兴的面前,并且匕首已经刺进了禹兴的胸口。

    禹兴的动作猛然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玄冥。

    “你怎么……”

    “呵呵呵呵,怎么?难道非常意外吗?不得不说,你的攻击能够穿过除了我身体的任何东西,这一开始让我觉得非常棘手,毕竟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可是,这也正是你的弱点所在啊,因为,这就意味着,你根本没有任何防御的机会。”

    “防……御?”

    “呵呵呵呵,看来,你和翁阳平是老搭档了,翁阳平看似是在配合你攻击,可其实是在保护你,只要他近身牵制住我,那么我就很难再攻击到你,而你则只需要在远处控制着那玩意砸我就行了,就算一时半会砸不到,那你们大乘期的修士,耗也能把我这个渡劫期的修士耗死,你们应该是这想的吧?,可是,你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啊,那就是,翁阳平根本就没办法跟上我啊。”

    “妖孽,滚开!”

    在玄说话的这会儿功夫,翁阳平也赶了过来,手中的大刀直接朝着玄冥砍来,而玄冥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并没有硬接这一刀的必要,便直接拔出匕首,躲开了这一刀。

    翁阳平赶紧伸手将禹兴扶住,“你怎么样?”

    “我没事。”

    禹兴捂着胸口稍微摇了摇头,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可是从那苍白的脸色就能够看得出,禹兴并没有他说得那么轻松。

    可是,玄冥在见到禹兴这个样子之后,并没有一点高兴,因为这一匕首并没有达到玄冥预期的威力,玄冥的匕首上面有毒,而禹兴被带毒的匕首刺中了胸口,却依然能够安然地站在原地。

    当初卡洛斯将匕首交给玄冥的时候曾经说过,这匕首会随着玄冥的成长而成长,玄冥在使用之中也能够明显地感受到这匕首的强度有所增强,可是毒的强度却没有增强,也就导致了这匕首在面对强一点的对手之时,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玄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可是一直找不到解决的方法,这一点让玄冥有些头疼。

    虽然玄冥心中有些不满意,可是嘴上却还是不能落了气势,玄冥将匕首在手中转了一圈之后,略带嘲讽得看了看禹兴。

    “怎么样?被我的匕首刺一下的感觉还好吧?刚刚我是刺了你的胸口,你说,我下一次该刺你的哪里呢?喉咙?心脏?还是……脑袋?”

    虽然玄冥的毒并不会对禹兴造成什么危险,但是却给了禹兴很大的痛苦,而现在禹兴又听到玄冥这么说,脸色变得更是难看。

    “刚刚只不过是你运气好,被你偷袭到了。”

    “哦?也就是说,你不相信我还能够攻击到你?既然如此,那就不好意思了,为了我的体面,我必须要再刺中你一次才行。”

    说着,玄冥直接化作了一道黑影冲向了禹兴,禹兴这次并没有再用那些淡蓝色的东西来对付玄冥,而是取出了一把佩剑。

    禹兴只是将佩剑朝着玄冥隔空一指,佩剑之中直接飞出了无数剑气,迎面朝着玄冥飞来,玄冥的身影突然出现,然后被剑气刺成了碎片,可是并没有一丝鲜血落下。

    禹兴见玄冥被刺成了筛子,露出了一丝笑意,可翁阳平见状则是瞳孔一缩,下意识得将刀伸到了禹兴身后,想要为禹兴抵挡玄冥,可玄冥却没有出现在禹兴身后,而是又出现在了禹兴的正面,并且匕首再次刺进了禹兴的胸膛。

    禹兴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不过禹兴也没有就此放弃,而是举剑再次朝着玄冥刺下,这一次,剑同样是穿过了玄冥的身体,可是结果依然和之前一样,并没有丝毫鲜血洒出,并且玄冥的身影也渐渐模糊,等玄冥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回到了之前站的地方。

    这一切都发生在刹那之间,如果不是禹兴的胸口之上又多了一个伤口的话,甚至还以为这一切只不过是错觉。

    “哎呀呀呀呀,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刚刚你可还说,不会再让我刺中的啊。”

    在禹兴看来,玄冥完全就是在耍自己,而且玄冥现在又说出了这种话,更像是在耍弄了自己之后的嘲讽之词,这更是让禹兴恼羞成怒。

    “哼!战斗的时候缩头缩尾,攻击也只靠投机取巧,像你这种家伙,注定成不了大气候。”

    “呵呵呵呵,我成不成得了大气候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我还能够在你身上留下伤痕,其实啊,刚刚我本来是想刺你的脑袋的,很可惜,被翁阳平给挡住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能是选择再刺一次你的胸口,不过,这一次就不一样了,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