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冥瞳玄蛇 > 第九十四章 小变
    清晨,屋檐下,一口满满的大缸前。

    韩均之眼睛浮肿,睡眼惺忪,把刷牙子塞进嘴巴,左右揩刷。

    昨晚,不知道妖怪发什么疯,大半夜的攻城。

    轰隆轰隆,把全城人都吵醒,估计没一个人睡得好觉!

    在家里吃了早点,两根面条,韩均之出门正想去叫方略潮,猛然看到昨日买画的那位短须客,施施然走在巷中。

    “早啊!”韩均之心中奇怪,口中却含笑招呼。

    莫非这人也搬进画林坊了?

    “早!”那人也笑着点头回礼,两人擦身而过。

    趁方略潮在里面开门的工夫,韩均之偷眼见那人走进自家隔壁的隔壁,然后“喀啦”一声,关上大门。

    “那不是包二道那小子说的新租客家吗?”

    “难道他就是?不对呀,包二道说的是个寡妇啊!”

    “师傅,”门打开,露出“方略潮”平静的面容,他已经背上了行箧。

    韩均之的思路被打断,便不去管它了,

    “走吧!”

    “昨晚又画了什么妖怪?”

    “呃……不是妖怪,是副美人图!正好可以换给那位在客栈的客人!”方略潮抽出一根画轴,递给韩均之。

    韩均之摆摆手,“到地方再看!”

    “不过你做得对!给别人承诺的事,不能太快完成,也不能太晚,两天时间刚刚好!”

    “今日正好再去探下那位客人的口味,看他喜欢哪一种的!”

    “说不定有意外之喜!”

    ……

    “还真是意外啊!”

    画林客栈门口,韩均之双手拉着画卷,瞅瞅一脸平静的方略潮,又瞅瞅画上的紫衫美人。

    “太过妖艳,和你之前那副仕女图的素净截然不同,也不知道客人喜不喜欢!”

    点评了一句,摇摇头,又说道:

    “不过,看得出来,画上有感情在!”

    “你在哪家青楼看过这名女子?”韩均之好奇地问徒弟道。

    方略潮的眼睛顿时睁大,脸色古怪,然后急忙摆手道:

    “没有没有,不是青楼……”

    韩均之宽容地一笑,随口说道:

    “少年慕艾,这也没什么,你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

    “若是你家中长辈在,早就给你张罗亲事了!唉!”

    他发觉自己不由又提起对方的伤心事,赶紧转开:

    “好吧,我先去客栈找客人看看!”

    “你在此地看着摊子,不要走开!”

    “轰!”

    韩均之刚抬腿,头顶上就响起一声晴天霹雳,巨大的声响把人震了一下。

    接着一声呜呜啸叫,连续不断,似有尖利之物飞来。

    抬头一看,一坨黑影从高空黑漆漆地压下,不知是什么怪东西,迅速在眼前扩大。

    “不好!快跑!”

    韩均之拔腿就跑,临走时叫了一声徒弟。

    他不敢进客栈,沿着街道拼命地往前跑。街上残留的行人,如同被狗追一样,也纷纷在街上狂奔起来。

    “铛!”

    “崩!”

    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敲击之声,好像敲钟;紧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震动四方。

    背后一股气浪猛地推了一把韩均之,

    “哎呀!”

    韩均之在地上一倒,顺势滚起,抬头一看,只见画林客栈门前,一口黑乎乎的大鼎摆放在街道上,

    把整条街都给堵住了!

    周围尘烟四起,灰烟冲上客栈顶楼。

    一人脚踩灰烟,凌空虚踏,一手挥出,一道白光飞向地面上的巨大方鼎。

    “炼气士!”

    韩均之眼神一缩,那人不正是买了那副仕女图的客人吗!

    方鼎中冒出条条黑气,汇聚在空中,形塑成一个人影模样的黑影,张口一吐,一颗圆溜溜的黑珠就朝客栈上空的严峻实打去。

    “铛!”

    白光击打在方鼎上,又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甚是悦耳!

    严峻实身形一震,似乎不能支撑,一头跳下半空,在房顶上疾走!

    背后那颗黑珠一个转弯,紧追不舍!

    “吼!”

    空中妖魔的黑影,似乎对严峻实并不感兴趣,大吼一声,又化作无数条黑气,四散低空飞翔,钻进大街小巷和各处宅院。

    城南这一片,顿时传来阵阵的尖叫声和惨叫声。

    韩均之连忙趴下,不敢让黑气看到自己。

    但他没有走远,反而朝方鼎边上、客栈门口爬去——他的徒儿方略潮,刚才还没有跑出来呢!

    他得回去找找!

    这妖魔似乎是个灯下黑,只顾着啃啮周边的凡人,方鼎边上的画林客栈,一条黑气也没有进入。

    烟尘渐渐散开、跌落,韩均之爬到一半,惊愕地发现,徒弟方略潮还盘腿坐在客栈门口,低头画着画。

    那口方鼎,就落在他不到三步远的地方,简直就是挨着!

    “这个门渔儿!”

    难道他聋了傻了?!

    韩均之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该夸还是该骂,他脸色扭曲,急忙从地上站起来,也顾不上拍掉身上的尘土,赶紧跑了过去。

    “门渔!门渔!”韩均之不敢高声叫唤,低低地喊道,一边在路上狂奔。

    客栈门口,露出一颗惊惶的头,瞪大眼睛看着跑过来的韩均之。

    此人正是凌长生!

    他的半个师傅严峻实,刚才朝落下的方鼎砍了一剑,没砍动,现在正被妖怪的宝贝追着跑。

    凌长生不敢留在客栈,见其他人都缩在柜桌底下,他却跑到门口看动静。

    只是一时之间不知该往哪里跑!

    见韩均之过来,凌长生大喜,忙招手道:

    “韩大哥,这边这边!我在这边!”

    ——对方的身影却从客栈门口擦身而过。

    凌长生一愣,不是来找自己的?

    他只好追了出去,见韩书生的那个徒弟,刚刚从地上站起来,开口问道:

    “师傅,我那副美人图呢?不是要给客人看的吗?”

    啊?

    韩均之和凌长生都一呆,顿时哭笑不得。

    低头,见自己手上原本那副画,果然不知所踪了,韩均之一跺脚道:

    “嗨!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什么劳什子画呀!”

    “快走,我们先回家!”

    “哦!丢了也好!”

    方略潮蹲下,收拾未完成的画作,起身正好见师傅将画卷放回箱子。

    一旁的凌长生,也七手八脚地在帮忙收拾。

    “哎呀!那底下的画就不要管啦!”

    凌长生打定主意,和这两个傻大胆待在一起。他刚刚放好全部画轴,抬眼就看到那小徒弟,正钻进方鼎下,去捡拾地上的画轴,不由得心中大急。

    想必是刚才狂风起,把画轴吹到客栈墙上,又溜溜地滚到街上去的。

    不要命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