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冥瞳玄蛇 > 第0495章 武器飞走
    “嚯呀!吓死我了。”

    此时的侍小蕊呼吸有些不太平稳,脸色也有些苍白,显然是被吓得不轻,但尽管这样,羽浪还是皱了皱眉头。

    “切!差一点吗?”

    侍小蕊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气鼓鼓地看着羽浪。

    “喂!你这个家伙,难道真的想杀了我吗?我从一开始都没有想要杀了你。”

    “你是白痴吗?这个时候竟然还在问这种问题,可不要因为你是一个小孩子就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里可是战场,而你我之间是敌人!”

    “你骂我!”

    “我不但要骂你,还要杀了你!”

    羽浪身上再次燃烧起绿色火焰,强烈的火光将周围都染成了绿色,羽浪身上的气势再次暴涨,原本黑色的长枪在此时也被染成了绿色。

    “嚯呀!燃烧自己生命的来换取力量的招式,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呐,这个招式能不能教教我?看上去好厉害哎。”

    “去死吧!”

    羽浪脸色变得漆黑,长枪再次刺向侍小蕊,正当侍小蕊想要躲闪之时,侍小蕊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能动弹了,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抓住了一样。

    侍小蕊微微一惊,此时长枪也来到了侍小蕊的面前。

    “噗!”

    燃烧着绿色火焰的长枪刺入侍小蕊的额头,将侍小蕊的脑袋整个贯穿,侍小蕊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羽浪,羽浪此时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识海被破,就算是你,也不可能幸免于难,给我去死吧!”

    “嘭!”

    长枪上的绿色火焰瞬间点燃侍小蕊的全身,这个时候,侍小蕊也回过了神来,隔空对着羽浪打出一拳,羽浪整个人都被侍小蕊给打飞出去,长枪也同时被拔出了侍小蕊的脑袋。

    羽浪稳住身体,不可置信地看着侍小蕊,侍小蕊用手捂着自己的脑袋,身上的火焰缓缓熄灭。

    “哇呀呀呀!疼疼疼!好疼啊!你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竟然攻击我的脑袋,还在我的脑袋上开了一个洞,万一变丑了怎么办?”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没事?识海被刺穿就算不死,你也应该无法动弹了才对,为什么你会没事!”

    “识海被刺穿?怎么可能,就那种东西怎么可能能够刺穿我的识海?再说了,就算识海被刺穿了,我也不可能无法动弹啊,我的灵魂可没有那么脆弱,不过,你竟然打我打得那么痛,而且还想让我变丑,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要认真打你了,而且,奈奈也生气了,你,会死!”

    侍小蕊放下捂住呃额头的手,此时侍小蕊的额头已经完好如初。

    侍小蕊手拿短枪,瞬间出现在了羽浪面前,短枪散发着金色光芒朝着羽浪刺下,羽浪下意识地用自己的长枪抵挡,但是羽浪还是小看了侍小蕊。

    侍小蕊的短枪落到羽浪长枪枪身之上,尽管羽浪挡住了这一枪,但是羽浪却被侍小蕊的大力震退两步。

    还没等羽浪站稳,侍小蕊便再次刺下,羽浪这次不敢硬接,赶紧躲闪,躲开后的羽浪满脸忌惮地看着侍小蕊。

    “力量突然变大了?还变大了这么多,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可能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力量啊。”

    “我说了,你会死就一定会死!”

    侍小蕊再次拿枪朝着羽浪刺下,羽浪心头一惊,刚想躲闪,侍小蕊手中的短枪却脱手而去,并且朝着一个方向飞去,而短枪飞去的方向正是袁天城所在的方向。

    面对这种突发情况,不管是侍小蕊还是羽浪都愣在了原地,反应过来的侍小蕊对着渐渐远去的短枪一顿叫喊挥手。

    “喂!你去哪里啊?你怎么就走了啊?喂!我还要用的呀!你给我回来!回来啊!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尽管侍小蕊叫喊地非常大声,但是却依然于事无补,短枪很快便消失在了侍小蕊的视野之中。

    侍小蕊呆呆地看着短枪离开的方向,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真,真的不见了,它,它就这么走了?为什么呀?为什么它就这么走了呀?”

    “哈哈哈哈!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现在好像已经没有武器了吧?就算你的力量再大,没有了武器就像是没有了爪子的狮子,现在的你已经威胁不到我了!”

    羽浪抓住这个机会,拿着长枪对着侍小蕊一顿猛刺,侍小蕊一惊,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也只能躲闪,不敢硬接。

    “哇!哇!哇!停手,停手!你,你这是欺负人!我,我……啊呀!”

    侍小蕊一个躲闪不及被羽浪刺中肩膀,整个人都跌坐到了地上,还没等侍小蕊爬起来,羽浪的攻击便再次来到了侍小蕊面前,侍小蕊没有办法,只能翻滚身子,勉强躲开这一枪。

    “欺负人?真是可笑,我刚刚就已经说了,这里是战场,是你死我活的地方,只要能够胜利,哪怕是使用卑劣的手段也在所不惜,而你在这里说出‘欺负人’这么可笑的三个字,你难道以为这是在玩过家家吗?如果还没有长大,那就回家叫妈妈,喝奶去吧!”

    “锵!”

    前一刻还在狼狈躲闪羽浪攻击的侍小蕊突然举起小手抓住了羽浪长枪的枪尖,侍小蕊的小手没有和想象中那样被长枪所伤,而是在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之后,将枪尖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侍小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黑气,瀑布一般的头发无风自扬,长枪上的绿色火焰缓缓熄灭,侍小蕊缓缓抬头看向羽浪,此时侍小蕊漆黑的瞳孔变得无比深邃,羽浪甚至感觉,自己只要多看侍小蕊一眼,自己的灵魂就会被侍小蕊的瞳孔给吸进去一样。

    羽浪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用力地想要将长枪从侍小蕊的手中拔出来,但是羽浪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自己的长枪就想是被钳子钳住了一般,无法撼动分毫。

    “这,这怎么可能?你,你怎么可能拥有这种力量?不,不可能!不可能!”

    “你刚刚说,回家叫妈妈,喝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