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驭兽狂妃:帝尊,来接驾! > 第1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天元大陆,北安国,青玄学府。

    喧嚣声震破云霄,一阵阵兴奋又饱含恶意的声音几乎刺穿人的耳膜。

    “打她!打她!”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模样!”

    “苏小姐,好样的!”

    “嘿!还想为爱痴狂,丑人多作怪!”

    “一个废材也想肖想百里公子,做梦去吧!”

    身穿一身流苏云衫,容貌俏丽的少女正用鞭子狠狠抽着地下不断抽搐翻滚的少女。

    蜡黄瘦小的身子遍布血痕,她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像是孤独的幼兽在冰冷的地面上不断滚动,却躲不过那迎面而来的狠戾长鞭。

    周围是狂热而兴奋的叫喊声,少女狼狈的样子似乎激发出了他们内心的暴虐,一个个激动得面红耳赤。

    “云轻言,认不认输?!”苏灵儿看着地下疼得打滚的人,面露鄙夷,叉腰大声道。

    就这面恶丑颜的废材,还想肖想她们的男神?!

    也不撒泡尿照照!

    “不……不认!”

    一直在地面翻滚的人儿挣扎地睁开眸子,颤巍巍地道,声音柔弱,夹杂着一股疼痛难忍的颤抖,却无比的坚定。

    她漆黑的眸子渴求又痴迷地望向比武台下的一名白袍玉容的男子,痴痴的目光中充满着爱恋。

    百里清雪,北安国第一公子,俊逸绝伦,冷若冰雪,是青玄学府乃至北安国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整个天元大陆美男排行榜前十的人物。

    面对着这样一个痴恋着自己的人,百里清雪的眸子仍然是平静的、淡漠的,仿若不染尘埃的一丝冰雪,晶莹剔透,飘然世外。

    只是,在对上那一双漆黑又坚定的眸子时,百里清雪的心脏陡然一跳,一股不易察觉的疼痛开始蔓延。

    他微蹙起秀美的眉头,想要再抓住这一丝感觉,但却已经寻不到它的踪迹了。

    看到百里清雪脸色变幻,他身边一名温柔妍丽、柔婉大方的女子关切地问道,

    “清雪,怎么了?”

    说完,女子一双美目中噙着丝丝水润同情,看向台上不断翻滚的女子。

    目光中闪过一道阴蜇杀意,很快一闪而逝。

    “我看轻言妹妹似乎已经撑不下去了,我们快阻止苏灵妹妹吧。轻言妹妹虽然做事出格了点,但好歹是对你一片真情。”

    林婉月一双手紧紧握住百里清雪的手,语气中满是担忧。

    那突然伸过来的柔荑让百里清雪下意识地想要闪开,最终却忍了下去。

    他的目光看向林婉月时柔和了几分,像是冰雪初融,“不用管她。”

    声音便若他这个人一般,清冷若初雪。

    看到百里清雪的态度,林婉月心中的大石头落下。

    还好……清雪对那个废物不感兴趣。

    不过……如果让他知道救他的人其实是云轻言……

    想到这,林婉月眼中阴狠一闪而过。

    不行!这件事绝对不会让他发现!

    救他的是她林婉月,他喜欢的人,也应该是她林婉月!

    “呜呜!清雪!清雪!”比武台上传来少女痛苦的呜咽声,那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神志已经接近散失,尽管如此,少女一双黑黝黝的眸子仍然紧紧地追随着台下那如初雪般的身影,不问因果,不问归期。

    那爱,浓得炽烈,烈得灼人!

    即使是冷漠如百里清雪,也忍不住心中一颤。

    甚至……不敢面对。

    最终,百里垂下眸子,避开那道目光,转身而去。

    白雪般的衣袖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

    台上的少女,眼中的光芒也越来越暗,越来越暗……最后湮灭。

    “云轻言,继续表演驴打滚啊!百里公子就要走了,还不滚得卖力一点!”

    “废物就是废物,打两下就没用了!”

    奚落声和嘲讽声像是一只巨兽,张开血盆大口,逐渐将少女瘦弱的身躯淹没。

    “这废物是不是真死了?!”一声疑问发出,却被淹没在声潮之中。

    已行至大门口的百里清雪脚步一顿。

    就连苏灵也瞬间惶恐了起来,她只是想教训教训云轻言,却没想过杀了她啊!

    云老爷子是有多宠这废物整个北安国的人家喻户晓,要是知道她杀了这个废物……

    苏灵儿整个身体都害怕得颤抖起来!

    只怕云老爷子根本就不会顾及苏家,会直接出手将她击杀!

    痛!好痛!

    吵!好吵!

    云轻言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断掉了般,全身疼得发慌。怎么死了还会痛?

    突然,一阵潮水般的记忆涌向云轻言的精神海。

    若是一般人,忽然被塞入这么庞大的信息,只怕不死也得疯,可是云轻言上一世已经位列神皇,自然不怕。

    属于她的精神力很快将那股记忆的吸收、同化。

    她像是走马观花的度过了另一段人生。

    灰暗、暗无天日的人生。

    从小被人骂着怪物、废物,即使有着爱她护她的爷爷,也无法阻止她内心走向封闭。

    直到……她救下那个若初雪般皎洁的眼盲少年。

    他说……不管她长什么样,他以后都会娶她、护她。

    她不惜代价,治好了他的伤、他的眼,死前得到的……却是他漠然转身的背影。

    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从心间蔓延开来,那是属于原主的情绪。

    “喂!云轻言,你不是命很硬吗?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吧?”

    一道娇俏的声音盛气凌人地在云轻言耳边炸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