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云轻言目光看向窗外,嘴角噙着浅淡的笑意,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桀骜和乖戾。

    那嘴角的邪意越发旺盛,含着几分讥诮的声音从薄唇里流出,轻蔑、嘲讽,“啧啧,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她仿佛拢聚万千星光的目光看向遥远的星空,脸色漠然,语气含笑,“小玄,你说,傻不傻?”

    黑团呆在玄戒之中,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不解地抖了抖身子。

    它懂得这大陆上无数的天地灵宝、草药珍奇甚至功法轶闻,但却不懂的人类的情爱,所以也无法回答云轻言的问题。

    不过好在云轻言也并不需要它的回答。

    收回了目光,云轻言看了看自己白裙上的灰尘,无奈道,“好好一个晚上就这样被破坏了,得,又得重新沐浴更衣了。”

    幸亏云府够大,有好几间客房,不然,她今晚都不知道住哪了。

    云老爷子晚上都在密室修炼,广寒不愿去打扰他,等他找到昏迷的绿萝,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去找云轻言打算履行自己的“交代”时,却发现她早已睡。

    在窗口站了良久,直到天上星辰隐没,天边露出鱼肚白,身上早已被露水打湿的广寒才抿着唇转身离开。

    青年的身姿挺拔如剑,在寒凉的早上,却无端有几分萧索之意。

    ……

    “言儿,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云轻言刚起来,就看见云老爷子匆匆赶来的身影。

    身后,还站着抱剑而立,绷着张俊脸的广寒。

    广寒看了云轻言一眼,发现对方的目光根本连触碰都没触碰到他身上时,暗暗垂下了眼睑。

    昨日,到底是他冤枉了她。

    “爷爷,我身体好着呢!”云轻言笑嘻嘻地转了个圈,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没想到我云府竟然有人要害我孙女儿,这事一定要彻查!”见云轻言并无大碍,云老爷子心中一松,随即眼神一厉,冷声道。

    原以为他云府是铜墙铁壁,没想到还是被外面那群蝇营狗苟侵蚀了,看来,也是时候对云府进行一次清洗了。

    连他孙女都保护不了,要这云府如何?

    “云侯。”广寒一步站了出来,“请将此事交给广寒负责。”

    紫菀已死,相当于最重要的一条线索断了,但是他答应过给云轻言一个交代,就绝对不能负她!

    对于广寒的举动,云老爷子有些惊讶。

    平时,广寒可不会特意去插手这种事。

    云老爷子眉头一皱。如果广寒去调查了,那谁来贴身保护云轻言?

    “云侯。”广寒再次出声道,语气坚决。

    一向将广寒当半个孙儿对待,云老爷子犹豫一会儿,还是没有忍心拒绝,抬手拍了拍广寒的肩膀,“广寒,这件事便全权交给你了。”

    “是,云侯。”广寒抱剑应声。

    云轻言一双黑黝黝的眸子扫过广寒一眼,嘴角翘起,露出一颗小虎牙,显出几分俏皮邪意。

    既然是广寒调查,那她就不把林婉月给说出来了。

    这小子,竟然敢冤枉他,就应该给他一点教训。

    “言儿,有没有兴趣来陪我这个糟老头去吃早膳啊?”

    确认云轻言无虞后,云老爷子心就放下了一半,他小心翼翼地看向云轻言问道,眼中的希冀几乎要满溢出来了。

    自从言儿喜欢上那个小白脸,都没时间陪他这个爷爷吃饭了!

    “那爷爷可要准备我最爱吃的香酥柳包~”云轻言俏皮地缠上云老爷子的手,笑靥如花。

    就在一老一小心情愉悦准备用餐时,一名侍卫跑了进来——

    “侯爷,青玄学府来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