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金鹏雷雕颤巍巍地缩在一旁,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个团子!

    即使帝九阙并没有放开自己的威压,但周身浑然天成的强大气息,已经让它几乎抖成筛糠!

    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太可怕了!

    它出生至今,都没有感受到过这么可怕的气息!

    就连它血脉中隐约的传承记忆中,都没有过!

    根本让它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心思!

    金鹏雷雕一边把头颅焉嗒嗒地垂着脑袋,一边又对这股让它本能害怕炸毛的气息感到一阵奇怪。

    这种恐惧……它似乎有些熟悉?

    云轻言知道那件事不会善了,但是她完全没有料到,债主竟然会来得这么快!

    而且……还是亲自来!

    像他这样的强大的存在,不应该很忙的吗?

    对于她这种一捏就死的蝼蚁,即使心中再愤怒,也不会为了她而亲自上门吧?

    云轻言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之色。

    原以为这些“大人物”一向舍不下身段,不会轻易地亲自向她这种“小喽啰”动手,只会先派一些下属过来探探情况。

    那样,她就有时间拖延下去了。

    没想到,他本尊竟然亲自来了!

    这完全就是不按套路来啊!

    云轻言脑海急速转动,实力差距太大,硬抗是不可能的。别说她现在的身体只修炼了个把月,就算她仍是神皇,也不见得可以击败对方。

    煌炎也在考虑范围之外,他被封印在玄戒之中不能使用力量,而且现在还因为封印反噬陷入了沉睡,一时半会儿是靠不上的。

    至于碧水雷狮和金鹏雷雕……看金鹏雷雕现在那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的怂样,就知道靠不住了!

    圣兽毕竟只是圣兽,在天元大陆上,圣兽可能还十分强大,但是对于神阶来说,圣兽也不过是蝼蚁罢了!

    让圣兽去对付一名比神帝还要强大的存在,无异于找死!

    云轻言心中急出了冷汗,然而一张精致的小脸上神色却无丝毫变化。

    这真是她重生以来,遭遇的最大的危机!

    但是她不后悔!

    不开启禁区就不能压制毒素、重塑筋脉进行修炼,与其当个废物被人欺辱嘲笑过完一生,还不如痛痛快快地为自己人生搏一把!

    再说,他没有一出现就直接击杀自己,说明,还有一丝活路不是吗?

    云轻言脑中精光一闪,像是在黑暗中抓住了一道光。

    忽然,那张精致白皙的小脸上露出一缕晕染般浅浅的笑意,云轻言一揖,语气不卑不亢,“不知前辈深夜造访云府,所为何事?”

    她可没忘记,她遇到他时,脸上青斑未消,而现在她已经卸去了脸上的青斑伪装,与之前的形象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不亲眼看她卸去青斑,根本无法将她与之前那个貌丑若鬼的云轻言联系在一起!

    她现在赌的就是,对方并非北安国人、甚至……并非天元大陆人,也没有听过云家轻言、面布青斑、貌若恶鬼的传闻,所以,并未完全认出她来!

    这样,她就能死死地咬住对方认错人了!绝不承认自己扒了他的衣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