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第285章 一个月的时间
    这是早就预谋好的,不管是薛千易还是沈家小姐,他们应该都是受害者,只是狗血的碰到了一起罢了,而能把酒店监控都弄坏的也只有酒店内部人员才能做到。

    从监控上看,给薛千易下药的人那个女人最可疑,她有可能就是给薛千易下药的人,现在他们要找出整个宴会大厅的监控录像,看能不能找到她正在下药的视频。至于沈家小姐,那是沈国明的事,她被算计了,可却不知道是什么人,虽然监控坏了看不了,但绝对不是偶然,这事得好好调查调查,如果查不出来,那就只能等沈小姐醒来后才能知道了。

    廖凡白沉着脸和沈国明点点头,领着郝宝贝和佟寒安以及丁家兄弟先出去了,丁家兄弟将他们带到走廊的另一边最里面的房间,几人坐了下来。

    “监控室里有我们的人在吗?”

    廖凡白让丁家兄弟和进来的一群兄弟都找地方坐,坐不下的就站着。

    丁富点点头,“有的,我们到后第一时间将人安排进监控室了看着了,大家都是同行,我们星月的名气大,他们都没有为难我们,而且还有沈总在里面说话,安排人进去看着很容易。”

    廖凡白没说话,可是房间里的低气压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也就只有佟寒安和郝宝贝无视了,就连丁家兄弟也是呼吸一紧,不敢再抬头。

    佟寒安眉头深锁,“一楼到五楼的监控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就坏了,保安里面也许有内应,你让咱们的人查查。”

    屋里没有人再说话,等着星月安排在保安屋的人查问完回话,也等着郝战的到来。

    十分钟后郝战先到了,他没上楼,只给廖凡白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他已经带人到了,并且人就是宴会厅。

    廖凡白等人叫上沈国明下楼去宴会厅与郝战汇合,见到郝战,郝宝贝不由得担忧地问郝战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郝战笑着摇摇头,“不会,我是用配合上面加强京都安全保卫的借口封了酒店的,来时也和上面打了招呼,这点小事还是会给我个面子的,更何况是为了你们的事,上面的人谁不知道你们的大名?谁敢得罪我?”

    郝宝贝暗暗松了口气,就怕他们的行为给郝战带来麻烦。

    廖凡白一行人的到来给宴会带来一股紧张气氛,许多人都向他们看来,只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询问,反而站在原地不动,等着郝战他们的下一步行动。

    众人心里明白,这是出事了,不然郝战一个当兵的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更何况他还带来一个连的士兵把这里给围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

    众人等着事态的发展,想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时沈国明的四弟弟沈国昌做为酒店的老板和这次宴会的主人出现了,他走到沈国明的身边疑惑地看着和沈国明站在一起的众人。

    “二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酒店给围了?”

    沈国明面无表情地扫了沈国昌一眼。

    “上面有检查,我们配合就行了。”

    沈国明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对沈国昌说实话,郝宝贝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沈国明不信任他弟弟,或者说,酒店里的监控失灵让他对这个弟弟产生了怀疑。

    郝宝贝和廖凡白几人没有多嘴说明情况,更何况现在事情还没查清楚,说也说不明白。

    沈国昌皱了皱眉,显然是对沈国明说的话产生了不满,可他没说什么,站在一边听他们聊天,可是众人不再说话,这让他更加疑惑了,同时也有些忐忑不安。

    今天是他女儿20岁的生日,他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为这次生日宴会做准备,现在宴会出了意外,所有人都走不了,邀请来的人全都在这里等着他给个说法,他这个主人家不好不出面。可是现在他又给不出个合理的理由,这让他以后还怎么邀请人来参加他举办的宴会啊?

    沈国昌低头不语,想了想又抬头看向周围的人群。

    他知道,所有人都是看在廖家的面子上才没有闹起来,他们不是信任廖凡白,而是信廖家,单一个廖凡白现在还震不住场子,可以说他现在还不够看,他还没那个力度让众人甘愿在这里等。

    沈家说是百年世家,可这几年都在走下坡路,就是正在辉煌时也不会与政府做对。沈家世代从商,今天邀请来的客人也大多是商界的,无论是廖凡白还是带兵过来的郝战,他们都惹不起。

    音乐停了下来,会场里的人都聚在一起看向他们这边,窃窃私语的人大有人在,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又不时抬头看向他们这边,很显然是对他不满。

    好心好意给他面子来参加宴会,没想到碰到这糟心事儿,搁谁谁都不会有好脸色,只是碍着廖凡白的身份和郝战的威慑力他们不敢吱声,可到最后还是要给他们一个说法的。

    众人在宴会厅又等了一会儿,一名保镖走了进来,无视众人视线淡定地走到廖凡白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又交给他一个存储卡,廖凡白接过后随手交给了丁家兄弟,挥挥手让人离开了。

    廖凡白冰冷的视线扫过沈国昌,略过他扫向会场上的人群,在看到一抹身影后眯起眼,宛如实质的杀意冲天而起,手里拿着的高脚杯被他生生捏碎。

    “咔嚓”

    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会场里响起,碎裂的玻璃掉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让会场里的人一惊,全都看向廖凡白。

    廖凡白面如寒冰,周身的气压低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丹凤眼微微眯起,前额的碎发盖住了他的眼睛,可众人还是能感觉得到他的眼神中杀气四溢,而直接面对他的一个女孩儿被他吓的退后两、三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发抖,哆嗦成了一团。

    沈国昌见到这一幕立即上前一步将廖凡白的视线挡身前,皱眉道:“廖总,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别针对我女儿。”

    沈国昌对上廖凡白冰冷的眼神身上一哆嗦立即腿软的要向下秃噜。

    沈国昌到底还是咬牙挺住了,只是微微颤抖的双腿告诉众人他在承受多大的压力。

    沈国昌心惊不已,站在他旁边时还没怎么样,可直面他时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廖凡白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就如同看一个死人,毫无波澜。

    沈国昌咽了咽口水,将心底的不悦强行压下,免强再次开口道:“廖总到底什么意思?”

    廖凡白无视了沈国昌的阻拦,眼神好似利剑从他身上穿过,直直射向跌坐在地而没人敢上前扶的沈国昌女儿。

    “你问问你女儿都做了什么好事?”

    廖凡白语调平缓,声音平静无波,可是沈国昌愣是从中听出了那森森的杀意。

    沈国昌汗都下来了,冷汗顺着脖子流入前大襟,冰冷的汗水流到温热的前胸上让沈国昌感觉到他是真的要杀了他女儿,不是开玩笑,也没有要吓他们的意思。

    沈国昌着急地向后转身看向跌坐在地的女儿,厉声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千万不要做些无法挽回的事啊!得罪了这些人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而沈家也不会为了她而出手得罪廖家,那她这一生就完了。

    沈国昌急的够呛,可是对面的沈乐静却好像没听到一样,呆呆地看着廖凡白发愣。

    沈国昌闭了闭眼,赶紧走到沈乐静面前用力摇晃她的双肩。

    “小静,到底怎么回事?你做什么了?”

    沈乐静被沈国昌摇晃的回过神儿来,看看沈国昌,又看向了廖凡白和郝宝贝一行人,当她看到廖凡白如冰的眼神,立即摇头。

    “不,我什么都没做,爸,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沈乐静神情慌乱,双手都不知道放哪儿好了,最后硬是扑进了沈国昌的怀里寻求庇护。

    沈国昌见她状若疯癫,直说自己什么都没做,疑心尽除,心疼地将沈乐静搂进怀里安抚。

    “好了好了,爸爸知道,你什么都没做,不是你的错,是爸爸错怪你了,没事了,不用怕,爸爸在这里,爸爸在这里。”

    廖凡白和郝宝贝、佟寒安对沈乐静说的话弃之以鼻,压根就不相信她说的,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撒谎,她有事瞒着沈国昌,也就沈国昌心疼女儿,被沈乐静疯癫的状态蒙蔽了眼睛看不出来,剩下的这里的人都是人精,谁还看不明白啊?

    廖凡白冷哼一声,冲着向后摆摆手。

    丁富和丁贵对视一眼,丁贵上前走到沈国昌父女身边蹲下,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抱在怀里面向沈国昌和沈乐静打开,里面播放着一段影像。

    看的出来,影像是从监控器里下载的,画面有些黑看不太清楚,应该是地下车库,正在这时一个身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女生走通往大楼的楼梯口推门而入。时间过了半个小时,画面跳转到一座电梯里,白色礼服女孩儿神色焦急地站在里面来回走动,等电梯停下,立即走出电梯,然后就看到女孩儿出现在八楼的宴会厅,在门口来回转悠,似在等什么人。

    丁贵按下暂停键,跳到第二段影像,一个身穿黑色晚礼服的女人快速在走廊上行走,有时还小跑两步,显然是急着去办事。她从九楼到达八楼的宴会厅,与第一段影像里的那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女孩儿交谈了几句,然后露出气急败坏的样子,还把那个穿白色礼服的女生骂了一顿,然后身穿黑色礼服的女人快步离开去往九楼,走到廖凡白的房间后推了半天门没进去,女人气的捶了两下门,转身走了,然后在十楼进了一个房间换了身淡黄色的礼服又出现在了八楼的宴会厅。而这个换好衣服出现在宴会厅的女人正是沈乐静,现在正瞪大眼睛趴在沈国昌的怀里看向丁贵怀里的笔记本电脑。

    第二段影像到此为止,丁贵又换了一个影像播放。

    身穿白色礼服的女孩儿没有坐电梯下去,而是顺着楼梯间一层层往下走,每走一层都在走廊上来回走动,每个房间门都用力推一下,直到五楼影像消失,过了大半个小时,酒店门外的监控器又扑捉到了女孩儿的身影,她快步出了酒店出了酒店打车就走了。

    三段影像播完,沈国昌还没明白过来,而沈乐静却是看明白了。

    沈乐静面色苍白地趴在沈国昌怀里瑟瑟发抖,将小脸埋进沈国昌的怀里不敢抬头。

    廖凡白双手插兜,一步步慢慢走到沈国昌父女身边,蹲下身体在两人耳边轻叹一声,低声说道:“唉!何苦呢?算计你妹妹我不管,可是算计到我兄弟头上我就不能放任你了,沈四老爷,你让你女儿害了,一个月内,我让你倾家荡产。”

    廖凡白冰冷无情的话语让沈国昌身躯一振,立即抬头看向已经站起来的廖凡白。

    “不,你不能那么做,我没有得罪你。”

    廖凡白居高临下地睨视着沈国昌,如同看着自己的臣民,嘴角微微挑起。

    “不,你得罪了。”

    廖凡白不再搭理沈国昌转身而走,郝宝贝深深看了沈乐静一眼,似在记住她的长相,然后依偎进廖凡白的怀里向宴会大厅外走去。

    郝战似笑非笑地看着地上抱在一起的沈家父女,正了正身上的军装,向身后摆摆手,“放行。”

    抓到人了这里就不用他了,至于那个白衣服的女人也逃不了,他干儿子可不是好惹的,手底下的人狠着呢,被他们抓到了有那女人好果子吃。

    郝战转身而去,佟寒安面色冷淡地看着沈乐静,一直就那么注视着她,一动不动。

    丁贵给沈国昌父女播放监控器的录影时并没有让沈国明看到,他是后来在丁贵回来后看到的,看到半道沈国明就明白了自己闺女是遭到侄女沈乐静的算计,等到全看完,沈国明的怒气已经控制不住了。

    沈国明快步跑到沈国昌父女跟前一拳打到沈国昌的面门上,然后就是雨点般的拳头落在沈国昌的身上,拳拳到肉,打的沈国昌都懵了。

    沈国昌一边喊住手,一边护着沈乐静向后退去,趁着沈国明回拳的瞬间翻身而起,向身后倒退六七步稳,伸手阻止沈国明的袭击。

    “二哥,你不说明白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刚那里放的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小静的身影在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国明站直身体冷笑一声,指着沈乐静说道:“你问问你的好女儿她都做了什么?这件事没完,不止我会追究,廖家也不会就这么算了,老四,你惹祸了,沈家让你女儿连累了,你祈祷吧,祈祷薛总没事,不然,我们沈家就完了。”

    沈国明不好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了一眼沈国昌父女二人,转身准备离开宴会厅。

    佟寒安眉头紧皱,扫了眼离开的沈国明的背影,双眼微眯,一股冰寒的杀气透体而出,直射沈国明。

    沈国明浑身一振,闭上眼睛微微喘口气,知道他做的事让佟寒安发现了,可是他没办法,为了沈家,他只能这么做。

    沈国明不顾身后佟寒安的杀气快步离开,等他走到宴会厅外才发现,后背全湿透了,要不是穿着厚厚的西服外套,他今天这脸可就丢大了。

    沈国明靠在墙上叹了口气,伸手让保镖扶着他走向楼梯间迈步回了九楼,看到女儿所在的房间里还是和临走时一样,摇了摇头,走向了另一个房间。

    佟寒安看着沈国明离开,微皱的眉毛在他离开后恢复了原样,又看向了呆立在墙角的沈国昌父女。

    佟寒安一米八八的高大身躯站在宴会厅的正中央,一身合体的黑色Y国手工西装包裹在他的身上,显得他身材修长,胳膊和大腿健壮有力,微长的头发直达耳际,将他那凌厉的双眼挡住些许,突然,他伸出舌头在薄唇上舔舐一圈,一种嗜血的微笑在他脸上绽放,随后阴冷的嗓音在宴会厅响起,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如坠地狱。

    “呵呵呵呵,我好久没有对着外人笑了,你们很好,居然能让我笑的出来,既然这样,我岂会辜负你们,做好准备吧,我不会留手的,接下来的一个月,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太失望。”

    佟寒安双手插在裤兜里,迈着修长的双腿慢步出了宴会厅,随着他的离开,宴会厅里又恢复原样,低气压消失不见,那种如同生活在地狱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沈国昌呆呆地看着佟寒安离去,突然觉得自己老了,他一个活了40多年,并且事业有成背景深厚的人居然被两个年轻后辈给轻易地压制住了。刚刚面对他们的时候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那不是面对上位者的感觉,那是一种面对帝王的感觉,是一种面对死神的感觉,在那一瞬间,他甚至认为他就要死了,因为他们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无情,看着他就如同看着一个死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