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权宠 > 第298章 敲打
    进来的男子也看了过来,神色微怔,蹙了眉头四下一扫,刚要开口,容筝已经敛了眼底异色,出了柜台上前,眸光清越如水,不疾不徐地开口,“公子可是要买香料?”

    这玄衣男子不是旁人,正是方才先去泊车的慕白。

    听到容筝的话,慕白摇摇头,眼中现一抹诧异。听这姑娘口气,分明是店中之人,可看她模样,分明该是个世家小姐才是,不免有几分生奇。

    刚要说话,脑中忽地有灵光乍现。

    昨日回去之后,公子叫他去查查临都城中容家三小姐容筝的底细,说是今天少夫人会来沉香阁与她学调香,难道……眼前这位清雅的姑娘,便是容家三小姐容筝?

    他垂眸敛下眼底思量,摇摇头开口道,“在下来找人。”

    找人?

    容筝怔愣一瞬,很快也明白过来。

    瞧这位公子的打扮,可周身的气韵,似乎也不像是世家公子哥儿的模样,难道是寒王妃的侍卫?

    淡淡打量他一眼,“公子……是来找寒王妃的?”

    慕白点头,“在下慕白,乃王妃身边侍卫,不知王妃可在?”

    果然。

    容筝不动声色地垂了眼睫,点头道,“王妃在楼上雅间,我正要上去,公子可要一起?”

    慕白笑笑,“不必了,我在此等着便是。”这位容三小姐,看上去倒不像是藏奸之人,宋清欢在楼上学调香,他上去也不大自在,便留在楼下便是。

    顿了顿,眸光落在她清丽容颜之上,补充道,“容姑娘唤我慕白便是。”

    容筝抬了眸望来,瞧见慕白嘴角淡淡微笑,不知为何,眼睫跳了跳,略有些不自在地垂了眸,温声道,“也好,那便请在此稍候片刻了。”

    说着,小二从后间走了出来,容筝忙转头看去,吩咐道,“这位公子是王妃侍卫,你好生招待着,我先上去了。”

    小二快步上前,朝慕白行了个礼,望向容筝点头应是。

    容筝向慕白点头一示意,转身上了楼。

    慕白看着她袅袅离去的身影,眸中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

    容筝上了楼,敲门进了雅间,朝宋清欢歉意地笑笑,“抱歉殿……清欢,耽搁了些时候。”

    见她改口有几分困难,宋清欢不由笑笑,神情温和,“若是你一时半会改口不过来,便怎么舒服怎么来吧?”细细想想,她确实是心急了些。

    容筝腼腆一笑,在她面前坐下,“方才在楼下碰到殿下身边那位叫慕白的侍卫了。”

    “唔。”宋清欢没有多想,随口应了,“他在楼下等着是么?”

    “是的。”容筝点头应了,心里头也证实了慕白的身份,不由感慨,到底是皇家出来的人,身边连个侍卫都有迥于常人的风仪。

    “那……殿下,我们就开始吧。”她敛下心思,看向宋清欢。

    “好。”

    宋清欢在雅间中待了一个多时辰。

    容筝果然是调香的大家,因宋清欢有底子,她今日教宋清欢的一些调香之法,显然比前世要高深得多。

    见今日学得差不多了,宋清欢起身告辞。

    容筝忙跟着宋清欢一道下楼。

    到了大堂,慕白还在那里坐着,手中一盏青瓷茶盏,不紧不慢地啜着。慕白亦是容貌俊朗的男子,不笑的时候,倒像一副淡雅的水墨丹青。

    好看的事物人人都喜欢,容筝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听到楼梯处传来的脚步声,慕白抬了头,见宋清欢和容筝一前一后走下楼,忙放下茶盏上前,眸光在身后的容筝面上一扫,很快看向宋清欢,“少夫人。”

    “久等了。”宋清欢微微笑。

    慕白摇头,不再多说,垂手立于一旁。

    宋清欢看向容筝,“今日就多谢你了,下次我若要来,会提前派人来告诉你的。”

    “好,欢迎殿下随时光临。”

    “那我便先走了。”宋清欢笑着点点头,别过容筝,带着慕白和流月出了沉香阁。

    慕白将马车赶了过来,挑起帘子请宋清欢上车。

    宋清欢微微提了裙摆,刚要抬步上车,忽的转眸,似笑非笑地看向慕白,“怎么样?查到什么关于容筝的消息了吗?”

    慕白微愣,尚有些未回神。

    宋清欢笑,“难道阿殊没有让你去查容筝?难道是玄影。”

    慕白有些心虚地笑笑,不好如何接口。

    宋清欢扶住流月的手,借力上了马车,闲淡的声音传来,“若是查到了什么有意思的消息,也告诉我一声,我也有些好奇呢。”

    说着,帘栊落下,隔绝了她清艳容颜。

    慕白无奈地抚了抚额,低低应了下来。

    少夫人果然不是好糊弄的,她这般了解公子,又怎会猜不出公子的想法?抿唇无奈一笑,摇摇头,一扬马鞭,寻思着要不要同公子提这事才好。

    车内,流月看向宋清欢,有些好奇地眨了眨眼,“殿下,您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王爷叫慕白去查容姑娘么?”

    宋清欢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唇,眼底有一抹无奈,却并没有生气。

    沈初寒的性子她还不了解?容筝对他来说只是个陌生人,自己想与她交好,他自不会多说什么,但暗中一定会派人去查清楚容筝的底细,以防自己会受到什么伤害。

    所以说,沈初寒这过强的保护欲其实一直都没变,唯一变的,就是如今他在自己面前会收敛住这强烈的占有欲和保护欲罢了。

    从前觉得这是个枷锁,现在看来,便是枷锁,也算是个甜蜜的枷锁吧,久而久之,竟也习惯了。

    “殿下怎会突然想与这位容姑娘交好?”别说沈初寒了,流月也是一肚子的好奇,瞪大了眼睛看向宋清欢。

    “有些人,就是一眼就合了眼缘,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的。”宋清欢浅笑,眼中一抹淡然。

    流月似懂非懂地“哦”一声,没有再多问。

    接下来的日子,又平静了一段时间。

    沈初寒在朝中的地位越发巩固起来,他来昭国之前本就暗中做了诸多部署,再加上最近昭帝明面上对他做出的态度,让许多原本持观望态度的朝臣投入他的阵营,如此一来,竟隐隐与君彻有了分庭抗礼的趋势。

    而看到这种趋势,心焦之人除了君彻,还有昭帝。

    这日下了朝,沈初寒刚要离开大殿,王喜却叫住了他。

    他转身看去。

    王喜朝他笑着躬身一礼,“王爷,皇上有话同您说,请您跟老奴过去一趟。”

    沈初寒几不可见地扬了扬眉,点头应了。

    王喜一让,“王爷请。”

    跟着王喜走出大殿,昭帝已先行一步乘步撵离开,沈初寒跟在王喜身后朝昭帝寝殿走去。

    一路上他都没有开口,王喜也不好说什么,沉默中昭帝的寝殿到了。

    王喜脚步未停,径直引着沈初寒进了殿内。

    进了殿,昭帝不在正殿之中,王喜并未停步,领着沈初寒进了一旁的侧殿。

    侧殿是昭帝的寝殿,最靠里便是一张巨大龙榻,昭帝正坐在长几之前,背靠引枕,神情懒懒地看着手中奏折。

    “皇上,寒王爷来了。”王喜小心翼翼恭谨开口。

    昭帝抬了头,将奏折一合,指了指对面的座位,“殊儿来了啊?坐吧。”

    沈初寒点头行礼,神情淡然地在昭帝对面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父皇。”他淡淡开口。昭帝这会子找他,想必是试探来了,又特意约在了寝殿,约莫是想打亲情牌吧。

    他面上不动声色,等着昭帝开口。

    昭帝看他一眼,又看向王喜,“上茶,其他人都退下吧。”

    王喜躬身应了,带着殿内的侍女内侍都退了下去,很快又亲自上了茶来,自己也跟着退下。

    昭帝端起茶盏,轻呷一口,方抬头看向沈初寒,“殊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沈初寒淡淡一笑,“为父皇分忧,不辛苦。”

    昭帝沉默一瞬,“你觉得……彻儿怎么样?”

    沈初寒心中泛起一抹冷笑,面上却依旧平静如水,抬了头看向昭帝,“儿臣不大明白父皇的意思。”

    昭帝凝视着他,眸光幽深,“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朕就不同你兜圈子了。”

    “父皇请说。”沈初寒眸中没有丝毫波澜。

    “朕如今迟迟未立太子,原本你未回来之前,这太子之位,非彻儿莫属了。但彻儿有几分性傲,朕怕他封他做太子之后他愈发膨胀,所以迟迟不曾下定决心。没想到这个时候,你正好回来了。”

    沈初寒知静静听着,未发一言。

    见他不搭腔,昭帝有几分尴尬,眸光一沉,清了清嗓子接着道,“这段时间,你的能力朕都看在眼里,也一直在考虑这个立太子的问题……”

    说到这里,他刻意顿住了,抬头看着沈初寒。

    沈初寒心知他在等着自己接话,他既做得这么明显,自己若再无视他便有些说不过去了,抬头淡淡一笑,“多谢父皇的肯定,为父皇分忧,是儿臣的分内之事。”

    见他回答得滴水不漏,昭帝终于露出了一丝不郁,只很快隐去,又换上一副和善的模样,叹一口气道,“殊儿,朕就明说吧,你对这个太子之位,有没有想法?”问完这话,他眸光闪了闪,“毕竟,如今苍邪剑是在舞阳帝姬手中。”

    沈初寒眸底有冷意漫上,他眼睫一垂,敛下眼中森寒,只不疾不徐开口道,“太子之位关系到日后昭国的江山社稷,自是能者上,儿臣的想法并不重要。父皇若觉得而成能胜任,儿臣定拼尽全力,全不辜负父皇的期望,父皇若觉得二皇兄更合适,儿臣也绝无半句怨言,甘做辅臣。”

    眼下他尚未准备周全,回答得自是滴水不漏,让昭帝挑不出一丝错处。

    果然,昭帝的脸越来越黑起来。

    他今日叫沈初寒过来,就是想摸清楚沈初寒的想法,没想到他竟油盐不进,这么一想,面上神情也冷淡下来。可沈初寒方才那番话,将他本来想说的话堵得死死的。

    他叹一口气,“你能有这种态度,朕感到很欣慰。不过……”他顿了顿,严肃地看他一眼,“这里有一份参你的折子,你看看。”

    说着,将面前一份奏折推了过来。

    沈初寒眉头一挑,没有多说,接过折子打开看了起来。

    一目十行看完,他合上折子,再次推回昭帝面前。

    “看完了?”昭帝撩眼看他一眼。

    沈初寒点头。

    “你有什么想说的?”昭帝眸光沉沉盯着他。

    “儿臣没什么想说的。”沈初寒语气平和。那折子中,有人参了他一本,说他最近在朝中拉帮结派,野心日益膨胀,给朝中风气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什么意思?你这是默认了?”昭帝皱了眉头,紧紧盯着他,眼中有压抑之色,显然没想到沈初寒会这么回答。

    沈初寒摇头,“父皇最近给儿臣指派的差使,有很多地方需要各部官员帮忙,儿臣难免同他们联系得勤了些,若儿臣因此被冠上拉帮结派的罪名,自然不服。但儿臣也相信,父皇不是偏听之人,是或不是,父皇心中自有计较,无需儿臣解释。”

    他心中清楚得很。

    昭帝的确知道他在暗中拉拢朝臣之事,这折子,不过是他给自己的一个警告罢了,但他并不敢真的动自己,因为除了自己,君彻最近也是蠢蠢欲动起来。昭帝不会在这个时候拉自己下马,让君彻一家独大。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借此敲打敲打自己,让自己明白,他才是那个最后拍板定夺之人,让自己不要做得太过了。

    果然,昭帝被呛了一瞬,理了理思绪方阴沉着脸开口道,“虽然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殊儿也应该明白众口铄金的道理,朕当然是相信你的为人,不然今日也不会来找你说这番话。只是朝中关系纷杂,你日后做事,务必更谨言慎行,与重要的朝臣之间,还是能避则避地好。”

    沈初寒眼底有一抹讥讽闪过,从善如流地应一声,“好。”

    昭帝“嗯”一声,若有所思地瞥一眼他,又开口道,“朕知道,彻儿如今把你当成了假想敌,平日里对你或许有所针对,若他真有做得太过的地方,你尽管来找朕,朕一定会你主持公道。”

    沈初寒唇一张,刚要说话,突然听得殿中一声闷响传来。

    他眉头一蹙,朝声音发源处看去,映入眼帘的,却只有一堵厚厚的墙,并没有其他异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